《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14章、古天老祖(下)

众人皆施法隐匿了身形,以他们的脚程全速赶路,二百里很快就过去了,于正午之前便到达了仙山,这还是为了照顾队伍中走得“慢”的人。

进入仙山,真可称为一片仙家福地,就连见多识广的虎娃都不禁连连点头赞叹。一条蜿蜒的长阶,就在天然的山岩上凿就,穿行于葱郁的奇花异草之间。沿途还有很多野生动物出没,比如花尾松鼠、白脸小兽、叫声奇异不知名的飞禽。

这些禽兽显然都是上古仙家带到小世界中,原先可能是豢养于洞府周围的珍禽异兽,如今散居于仙山中。

山路拐弯处的高坡上,能见到供人安坐看风景的凉亭。将山中巨大的岩石整体掏空雕凿成亭台,这是多么巨大的人力物力投入,非大神通法力不可为。看来这数百年的与世隔绝,山中修士平日闲得没事,将这里的景致打造得格外优美。

山路起起伏伏转了七、八个弯,越过了好几条溪涧上的石桥,地势越走越高,终于到达了众修士的洞府所在。幽谷上方,有一片依山势而建的楼阁。

在半山腰最开阔之处,向崖壁凿建了一个巨大的石龛,石龛前有台阶,台阶后是一个小型的广场,广场后有门户,门户后应是一个洞厅。仙山上的众高人显然早知有贵客来访,已在长阶前列队相迎。

虎娃扫了一眼,加上出山迎接的云起等十三名修士,不多不少正好四十位,而且一律是五境修为、皆已修炼菁华诀入门。

玄源暗中说道:“四十名五境修士,皆修炼同一门秘法,假如平时演练过某种阵法,斗法时结阵对敌。就算你我想将之拿下,恐怕也要颇费一番手脚。”

虎娃:“若是不想取他们的性命而是一一制伏,确实要费一番功夫,真动手最好酒不要给他们结阵的机会。其实就算你我不出手,其他人至少也能与这些人周旋一段时间……这些人中仍以云起的修为最高,看来正主尚未现身,应该在里面等着我们呢。”

藤金与藤花如今亦有五境修为,而涂颜、紫虚、紫沫等三人修为皆是五境九转圆满。三水先生更是一位大成修士,此行还特意携带了两件神器,一件是飞天神器并无太多的神通妙用,另一件却是专为防身斗法准备的。他们加起来实力亦相当不弱。

众人都保持了足够的警惕,但表面上的气氛还是非常融洽。云起满面笑容,给大家一一做了介绍,丝毫看不出昨日宴席上曾有暗中求助之事,然后说道:“诸位贵客远来辛苦,老祖就在堂中恭候!”

老祖?看来就是此地真正的幕后高人了。众贵客被迎进了门户后的厅堂,这是一座完全在天然岩层中凿出的洞厅,足有五丈余宽、十丈余深、七丈多高,顶上镶嵌着罕见的月犀石,经法力激发,散出的光线明亮而柔和。

两侧有几排座位,是就地取材制作的竹榻。正前方的主座非常显眼,显得宽大而厚重,就是在开凿洞厅时于整体基岩上雕成。主座上原本坐着一个人,此刻已离座而起,上前行礼道:“老夫古天,恭迎诸位贵客来访仙山!”

此人须发皆白,银色长髯一直垂到了小腹,身披纯白色的长袍,脚穿白色软草编织的芒鞋,手持一根通体雪白的长杖。他的眼窝微有点深,鼻梁和颧骨稍高,面色红润、目光清澈而深邃,此刻带着盈盈笑意。

此地的礼节也很有特点,他将手中长杖拄地、以双手相握微微躬身低首。平日就算手里没有握着东西,也是用这样的姿势,有点类似于巴原上众修士互相问候的拱手礼。他并没有刻意展开修为法力,但也没有刻意收敛,无形中的神气波动就能使人感受到他的神通强大。

修为越高的人,对此感受得就越明显。虎娃有那么一瞬,不禁想起了在步金山遇到的太上长老苍鱼。眼前的高人亦未突破化境,修为仍是七境九转圆满,但法力深不可测,显然更在那苍鱼之上。

这位高人陡然现身,其生机律动竟隐然与天地间的灵息一体,甚至判断不出他的年岁,无形中仿佛有种与天地同寿亦同在的感觉。白袍、白须、白杖,如此高超玄妙的修为,就似一位降临于人间的上古仙家。

他还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老祖”,因为其报上的名号叫古天!虽不是开辟这座小世界的上古地仙,但也是四百年前传说中的仙山祖师,在此地几乎无人不知。以他的修为以及身份的确算得上在场所有人的前辈尊长了,让虎娃等人进山拜见,亦是理所应当。

虽然早就猜到此地至少有一位大成高手坐镇,却未想到竟是这样一位高人,震憾之余,三水先生目瞪口呆道:“古天老祖!您就是传说中四百年前的古天老祖?”

古天老祖摆手笑道:“老夫确实就是古天,只是空活了些许岁月,在诸位贵客面前,可不敢自称老祖!……诸位快请坐,云起,给贵客们奉上露饮。”

仙山上的众高人,在望仙之地的民众眼中是高高在上的仙家,而在古天老祖面前,则像如奴仆般恭顺,他们给八位客人奉上了八只玉杯,其中皆盛了半杯清露。微微晃一晃杯子,可见灵光荡漾,虎娃以神识扫过,亦察觉其中蕴含了浓郁而精纯的生机菁华,其灵效竟与琅玕果相类,也算世间的奇物了。

虎娃好奇地问道:“古天祖师,请问这是何种仙饮?”

古天老祖解释道:“这座仙家小世界的来历,想必诸位已清楚。上古仙家开辟此地,此仙山中有一洞窟,能勾联天地灵息运转。窟中有一泉眼流淌地乳,以玉杯盛接便化为露饮。但一年也接不了几杯,乃山中珍藏之物,今日特用来招待贵客。”

众人连声称谢,纷纷表示此物太珍贵了,但是谁都没先喝。看来这地乳就算此地修士也难能轻易享用,仙山上众修见贵客们每人端着半杯露饮,眼中皆有羡慕之色。

虎娃举杯饮了一口,闭目凝神片刻,似在炼化吸收其灵效,然后睁开眼睛点头称赞不已,其他人才放心地端杯饮用。修为越低的喝得越慢,尤其是藤金和藤花,就是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抿,小心翼翼地炼化吸收其中灵效,唯恐浪费了好东西。

仅仅是这半杯露饮,补益生机的灵效且不提,炼化吸收之后,至少好几个月都不会饿了。大家都是高人,古天老祖也没有来虚的,不必再摆上宴席接待。相君紫沫赞道:“此地乳菁华有延寿之妙,难怪古天祖师寿元如此长久,我等有幸见到四百多年前传说中的仙家前辈。”

接下来宾主双方相谈甚欢,望仙之地的历史已不用再做过多介绍,大家主要谈的主要是人间大世界如今的种种情况。古天老祖叹道:“这望仙之地与世隔绝已近八百年,上古祖师仙法传承一度断绝之后,再没有人能打开门户。困守于绝地,修炼格外艰难,此后三百年间再无大成修士出现。

我于四百多年前出世,得先师指点迈入四境,并在仙山之中得到了上古仙家祖师最后的神念传承。恰逢人间动荡,我便下山平定纷乱、寻弟子传授宪法,回山后侥幸突破了大成修为,习得仙家秘法并借地乳精华之助,渡过了悠长岁月。

这些年来我只在山中清修,已极少过问世事,山外之人不知老夫还活着,甚至传闻我早已飞升仙去。前日定坐中忽觉天地灵息有变,似已勾联无穷无尽之大世界,心中不禁狂喜,而今日众贵客果然到来。

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还能等到这一天。那么今日就想与诸位贵客商量,这座仙家小世界,是我仙山祖师所留,而开启门户秘法,可否请彭铿氏大人再传于原主?

仙山并不空求秘法,只想掌控自家门户,亦会尽力报偿诸位。门户开启之后,望仙之地可与人间大世界交流往来、各取所需。只是老夫有一请求,希望诸位勿打破此地数百年来的祥和安宁,由仙山代表望仙之地,与门户外的步金山结为同盟,负责两界往来之事。诸位提出要求,仙山亦会尽量满足。”

高人就是高人,说话不兜圈子了,古天老祖直接切入了正题。他首先想要掌控门户的秘法,愿意花大代价与虎娃交换。其次也不希望改变仙山以及望仙城对望仙之地的统治,不想打破小世界的现有秩序,于是提出了一个在现有情况下最合理的建议。

门户的另一端并不直接通往巴原上的人烟城廓,而是仍处于崇山峻岭中的步金山道场。若仙山也相当于一派修炼传承宗门,那么古天老祖愿与步金山结成同盟关系,由两派宗门共掌两界之间的交流往来之事,并由布金山提出各种利益要求。

当然了,此事也不能让虎娃吃亏。虎娃不仅能得到足够的补偿,而且仙山修士若能离开此地进入巴原,虎娃和玄源将来若有事,他们则会尽力帮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