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13章、望仙之地(下)

望仙城已经建立四百年了,这里不像巴原,这么久的时间里并没有什么战乱和天灾,它管辖的八百里方圆之地,也远远超过了巴原上的任何一座城廓。拥有三万多人口,另有一万多妖族奴仆,简直就相当一个世外的小国,城主府差不多就是一座王宫了。

与其听人介绍,不如自己走走看看,从仙隐村一路进入城廓,虎娃已大致搞清楚小世界中的人间轮廓。这里没有祭坛,所谓的仙山上高高在上的“仙家”,就是人间的神灵,他们掌控了这个世界的一切。

生活在城西的近百位有希望登临仙山的修士,则是离神灵最近的人,由城主代表仙山统治着人间,这些人的身份类似于祭司,而城主就是大祭司。在城主眼中,普通人不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真相,只需知道神灵所告诉他们的一切。

虎娃也终于明白,为何洪天城主见到他时,心中的忧惧大于惊喜。因为根据此地自古的传说,他们的身份被视为降临人间的上仙,这是一个谁都没想到的意外。

降临人间的上仙,代表了更崇高与神秘的身份。虎娃等人的到来,很可能会打破此地数百年来业已形成的人间格局、使很多事情发生改变,也令洪天城主害怕会失去他在望仙之地所享有的很多东西。

至于站在洪天背后,仙山上那位至少有大成修为的高人,其眼界应该不仅止于此,他应该也希望此绝地的门户被打开,但同样也会感到某些惊惧,至少可能会担忧自己不再是这个世界绝对的掌控者,或者是某些不为人知的隐秘被揭开。

既然这小世界中有居民、有城廓、有仙山,并非是一片无主之地,到目前为止,虎娃等人还是以客人的身份行事,只想尽量先搞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而仙家所开辟的洞天结界,千年之后又为何会成了这个样子?

偌大的城主府位于城廓的正中央,与巴原上很多建筑正面朝南、便于采光不同,这座建筑是朝东的,面对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城主府门前有一座高台,恰好遮挡了府门内的情景,这里也是普通民众止步之处,他们平日的足迹不可越过高台两侧的界限。

高台前有一片空地,与巴原上很多城廓的格局是一样的,但这片空地非常大,足以容纳上千人很宽松地坐下。此处便是每三年一次举行仙缘大会之地,那座高台也不是祭坛,而是仙山上的高人指引仙缘的讲法之处。

举行仙缘大会时,来自各地的少年只能伏地而跪,不可以抬头看向台上。和成族长当年曾经悄悄抬眼看过,可是什么都没看清,只见高台上一片神光缭绕,吓得他赶紧前额叩地、不住地在心中请罪。

城外民众看见城主的仪仗不敢靠近,到了城中也是一样的情形,民众都是远远地就地跪拜而不是跑过来围观。不是他们没有好奇心,应是不敢冲撞冒犯。

城西一带所居住的近百位修士也没有露面,只有他们的奴仆站在门后好奇地悄悄张望。小世界的门户被打开,应是给当地民众带来了已期盼数百年的希望,这些人不露面迎接,多少是不太正常的。看来显然是有人下了命令,暂时不让其他人与客人们接触。

但洪天也低估了虎娃的修为,虎娃坐在车中展开元神世界,所能探查的范围非常广,能察觉到周围的很多动静。城西果然有修士三三两两地聚在屋中,正在私下议论。

他们已知道望仙之地来了神秘的客人,纷纷在猜测客人的身份。其实也不用乱猜,各种议论指向了同一个答案——从仙界降临人间的上仙。城主已下令,让他们暂时都不要露面,以免惊扰了仙界来的贵客,接待贵客的一切事宜,皆交由仙山上的尊长负责。

虽暂时不能与贵客接触,但是这支队伍从城外一路走来,却是没有办法掩人耳目的。尤其那辆神奇的车以及那两匹雪白的骏马,格外引人注目。哪怕是有修为在身的高人,出生于此地也从来没见过马,那两匹白马竟被不少人视为仙界的神兽。

虎娃还在城西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譬如这里的人家养竹鸡,他们并不把鸡放出来乱跑,因此外面的人看不见。院子很大,里面有专门的鸡圈,为了防止竹鸡飞走,翅膀上的硬毛也被剪掉了。养鸡是要喂粮食的,还可以捉虫子当饲料,而这些都不必众修士亲力亲为,自有奴仆代劳。

虎娃不禁暗想,仙山上的高人会不会已经来到,正在城主府中等着他们。他猜的果然不错,绕过高台之后,城主府门前已站着十余名修士,当中簇拥着一名中年人。

在此迎候的都是仙山上来的高人,居中为首者便是云起仙长。云起披着一件染着红色花纹的大氅,应该是望仙之地最精美的服饰了,他的修为已有五境九转圆满,满面春风迎上前来向众位贵客行礼,并表示得到消息后就从仙山赶来,已在此恭候多时。

随云起同来的还有另外十二名修士,一律拥有五境修为,看他们所站的位置以及周身的气机感应,应合练过某种阵法,随时可布阵对付强敌,衣袍下也都隐藏了随身携带的法器,看来还是对虎娃这些不速之客怀有戒备之心。

他们又没有将修为写在脑门上,虎娃为何能看得这么清楚?许是因为这个封闭的世界情况比较特殊,或者他们平日没必要注意收敛气息,就算不刻意释放出法力威压,从平常的神气波动中也能大致分辨。

虽然怀有戒心,但双方相见并没有剑拔弩张的场面,显得热情洋溢,主人一方甚至热情得有些过分了。城主府中宴席已经摆好,席上不仅有竹鸡,还有禁止凡人享用的鸡蛋,更有烤得香喷喷的剥皮小兽。

洪天城主特意介绍,这是仙山中特产的白面兽,毛皮非常珍稀,而且兽肉油脂极多,烤着吃非常香。果然是仙家招待贵客的手笔,有鸡有蛋有肉甚至还有酒。此地的酒与巴原上不太一样,稍显浑浊但是口感很甜,是在漫长的岁月中,本地人自行摸索出的酿酒之法。

酿酒要耗费大量粮食,就算在巴原上通常也是祭神之物,寻常百姓难得享用,在这望仙之地当然更显珍贵,如此招待也足见诚意。

云起仙长在宴席上谈笑风生,代表仙山上的众高人向虎娃等人表达了热烈的欢迎,感谢他们打开了封闭的世界、给人间带来了希望,并简要介绍了望仙之地的历史。

上古之时,有六位仙家联手开辟了这座小世界。最早开始于一千五百年前,当时只有两位仙家,后来又有四位同伴陆续加入,经过近五百年时间,在一千年前有了如今的规模。后来这几位仙家祖师陆续飞升登仙而去,只在人间留下了传说。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望仙之地甚至都没有留下他们的名字。

连六位祖师之名都没有流传下来,足以说明此地的仙家传承曾一度断绝。倒不是说没有后人继续修炼仙法,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再没有大成修士出现。

八百年前最后一位大成修士坐化前可能也预见到了这种情况,他给后人留下了一批传承玉箴。这些玉箴大多是最早的六位仙家祖师所留,内容也经过了后世弟子的整理与补充,以御神之念记载了很多秘法。

玉箴是一种上品法器,以法力注入其中的信息可存留万年,但每读取一次便消散一分,需要后人继续以法力注入其中,才能维持传承神念不散,但这只有大成修士才能办到。

有一枚玉箴中记录了小世界门户的开启秘法,后人曾反复读取传承,以各自的修为进行了多番尝试,但都没有办法再将门户打开,玉箴中存留的神念渐渐便彻底消散了。

在此后近三百多年的时间内,望仙之地都处于一种仙家传承濒临断绝的状态,再没有人能突破大成修为。当前辈修士亡故之后,后人得不到高明的指引,传承更是日渐衰落。

当初六位仙家祖师带入小世界的,有他们的弟子、身边的奴仆以及嫡系后人,总计约有数百人。在仙法传承衰落之时,后人却能在这个没有战乱、天灾的洞天结界中繁衍生息,千年之后竟已有如今的规模。

大约四百多年前,望仙之地出了一位修士,便是古天老祖。古天老祖得到了上古祖师所留下的最后一批、传承神念尚未完全消散的玉箴,成了仙山的主人。其时恰逢望仙之地各族冲突开始出现并蔓延,他便下山传授仙法、率众平定人间。

待人间重归安定之后,古天老祖又命弟子召集民众修建了望仙城,而他本人又回归了仙山隐居。如今望仙之地的修士,可以说都是古天老祖的传人。古天老祖还告诉世人,突破六境修为,便有望飞升人间大世界、那传说中仙人诞生的故乡,此地修士皆对此深信不疑。

云起的修为已有五境九转圆满,只要渡过了最后一重“天劫”的考验,便可飞升仙去,因此他也成为了如今仙山上的主事人。

云起的介绍,并没有包含更多的信息,也没有解答虎娃等人心中的疑惑,这位修士更感兴趣的是外面的人间大世界。既然门户已经打开,那还需要什么历天劫飞升,直接走出去就是了,外面就是他一直向往的地方、修炼追求的目标。

而实际情况,可能会让仙山上的众高人失望了,同时也可能会点燃他们更多的期待。

虎娃没有撒谎,以神念如实地介绍了“人间大世界”的情况,那里确实是上古仙人的故乡,但并非真正的仙界,同样也是人间、生活着诸多的凡人,却比这小世界中要广袤、复杂得多,也有各种动荡纷争、不同的凶险与精彩。

仙山众修完全被虎娃的讲述吸引了。要想改变一个人固有的见知是很难的,他们仍然认为修炼到六境便是成仙,而人间大世界就是一个更广袤的仙界,凡人与仙家同在,充满了各种未知凶险和莫大机缘。在那里,能求证更高境界的修为,最终像上古时的六位仙家祖师那样,登临更为神秘的帝乡神土。

接下来谈话进入了正题,云起代表仙山众修,与客人商谈两界往来之事。他非常高兴地表示,封闭已久的望仙之地急需打开门户,接受与见识人间大世界的一切事物;但也很明确地提出了一个要求——不希望外面的人干涉小世界中的一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