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13章、望仙之地(上)

洪天城主是一位四境八转修士,他的排场不小,乘坐四位鳄身族奴仆抬的步辇,后面还有一队手持仪仗的随从,身上穿的衣服是用葛丝纤维编成的面料,还点缀着很名贵的兽皮。而虎娃竟然不认识这种兽皮,在望仙之地的山林中尚未见过此种野兽出没,可能是另有产地,而他亦未将八百里方圆的望仙之地完全探明。

在和成的指引下,洪天走入草房拜见了“降临人间的仙家”,他的态度异常恭敬,心情却迟疑不定,仿佛心怀忧虑。洪天城主向众贵客介绍了望仙之地如今的情形,与和成昨日的介绍没有什么区别,更重要的是在询问虎娃等人的来历与来意。

与这位城主交流倒显得更简单了,虎娃直接发过去一道神念,告诉对方他们来自外面的人间,而外面的人间又是怎样的世界。他获悉了上古仙家传说,得知此地有一座小世界、这座小世界又是怎么回事,恰好有幸得到了开启门户的传承、便入此一探。

虎娃最后开口道:“听闻此地有仙山,我昨日询问了仙山中的状况,而和成族长也不清楚。听闻城主大人是上过仙山的修士,可否告知详情?此地自古传说,仙山上的高人可飞升我们所来的人间大世界,可据我所知,那好像是不可能的。外面的步金山,也从未出现过从小世界‘飞升’的来客。所以我很好奇,此地所谓的飞升成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些修士又去了何处,城主大人能否为我解惑?”

陡然接收到虎娃传来的神念,洪天也是震憾不已,他惶恐地答道:“上仙所说的开辟此地的上古仙家,就是我等的祖师;如今仙山上的高人,皆是他们的后世传人。有些事情,和此地凡人是解释不清楚的,这里就是他们所知的人间世界,我也身在此处,得师尊指点才明白了更多的秘辛。

这望仙之地,按照您的说法,确实是上古仙家所开辟的独立仙界,而仙山就是当年他们的修行洞府所在。很多年前,与大世界的来往断绝之后,门户再也无法打开,又过数百年,望仙之地一度纷乱,幸有古天老祖出世,不仅传授上古仙家秘法,又重新安定了望仙之地。

如今的仙山,就是众高人的修行福地,他们在这里也被民众视为仙家。凡间得仙缘有望飞升的修士,才有资格被召入仙山中修炼,但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至于飞升仙界是怎么回事,本城主的修为尚浅,尚不知其玄妙。”

三水先生又问道:“洪天城主是仙山派到城廓中的统治者,那么如今的仙山之上,又是谁人主事呢?”

洪天答道:“众高人共商,如今以云起仙长为首,据说云起仙长的修为,如今已距飞升登仙不远……请问诸位上仙,你们真的能打开通往人间大世界的门户吗,是怎么打开它的,今后是否能够一直让门户开启,而诸位来此的目的又是什么?”

虎娃取出了兽牙神器,直接发过去一道神念,向他解释了开启门户的玄妙,同时开口道:“我等只是听闻了上古仙家秘辛,又恰好掌握了开启门户之法,故入此一探。在没有弄清楚此地状况之前,尚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就算有恐怕也要与仙山上的众高人商谈,我看他们才是此地真正的掌控者。”

玄源突然以神念对虎娃道:“这位洪天城主的反应不太对劲,他既然多少清楚此地的来历,门户终于被打开,他的惊疑却远远大过惊喜,数百年后突然有外界的访客来到,心有疑虑也很正常,但我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敌意。方才你以神念与他交流,他的反应虽然很震憾,但震憾的是你的修为,而非感觉不可思议,说明他领教过神念手段。如此说来,我们昨日的判断是正确的,此地有大成修士,曾施展过神念,而这位洪天城主对此也很了解。”

发来神念的同时,玄源直接开口问道:“洪天城主,方才我夫君以神念与你交流,你是什么感觉啊?”

洪天赶紧答道:“上仙修为高超,远非洪天所能及!”

玄源紧接着就问道:“原来你了解神念,也领教过神念,此地必有大成高人!”

洪天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立刻解释道:“我在仙山上的确领教过这等仙家神通手段!”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是在那些前辈高人飞升之时。”

玄源:“哦,城主大人还亲眼见过此地高人飞升啊?”

洪天:“曾远远地观礼,但我亦不知他们飞升到了何处,更不知仙家玄妙。”

玄源:“我们何时能见到仙山上的高人呢?”

洪天:“诸位上仙打开了通往人间大世界的门户,仙山上的众高人定会欣喜恭迎。我邀请诸位今日先到望仙城中,待仙山上的高人们前来拜见。”

既然是到人家的地盘中做客,虎娃等人也没有自作主张,便点头答应了洪天的要求,跟随他前往城廓。藤金御车,仍是虎娃、玄源、三水、紫沫等四人坐在车上,涂颜、紫虚、藤花也没有步行,而是在洪天城主的安排下,坐上了由鳄身族人抬的辇。

一行人在众随从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离开仙隐村前往望仙城,样子多少显得有些怪异。他们走的这条路显然是人烟密集之处,沿途也见到了不少田园村寨,正在田间劳作的人们看见这支队伍经过,远远地便跪拜行礼。

玄源坐在车中暗道:“这位城主大人的威风不小啊,甚至超过了人间的国君。”

万民拜道的场面,虎娃也经历过,他和玄源来到相室国的一路上便是那般场面。但此地的情况有所不同,民众见到洪天城主的随行仪仗,皆是远远地就地跪拜,根本不会跑到路边来,他们跪在田地间连头都不敢抬,要等队伍走出很远之后才起身。

虎娃从当初一个默默无闻的少年,到如今名震巴原受万民敬仰,不是因为身份与地位,而是实实在在的功业与事迹。但洪天城主显然不能与虎娃相提并论,他只是仙山上派下来的统治者,没听说过有什么功德壮举,便享有了这般神圣权威。

虎娃:“这位城主背后显然有高人,他是被派来做试探的,待我们到了城廓之后,恐怕还会遇到另一轮试探。”

三水先生道:“想试探就来吧,反正小世界的门户掌控在彭铿氏大人的手中,可随时随地开启。门户的另一端通往我步金山道场,又有苍鱼长老镇守,我们想离去随时可离去。就算对方心怀不轨,以彭铿氏大人和玄煞大人的修为,也不会怕了他们。”

玄源:“我等当然不会怕了他们,但我感觉有人好像很害怕我等……这里的景色很不错,天地灵息充盈,倒是片绝佳的世外修行洞府。”

他们以神念交流,而坐在步辇上的洪天城主,仍在向诸位上仙介绍这望仙之地的情况,并宣扬仙山上众高人的功德。

此地勾联天地灵息却自成一界,其玄妙非常人所能解,亦有日月循行、云气蒸腾、风雨变换。但天然的风雨未必能完全满足耕作的需求,民众们有时也会祈求仙山上的众高人施法,以保风调雨顺……

众人于日落前到达了望仙城。这座城廓的规模不小,比飞虹城也差不了多少,城墙以块石垒成,四面却没有城楼,所谓的城门看上去只是城墙的缺口,当然更没有门板。在这小世界中,望仙城没有敌人,更没有人能威胁到它。这道城墙其实只是起到一种象征作用,划出了一条城里城外的界限。

城中的东北角房屋比较杂乱,在一片空地上有不少人摆摊,应该是交易的集市。城中并没有专门的商铺,大家都是以物易物。城廓西北角的房屋相对比较整齐,有一些还算高大宽敞的建筑;据洪天城主介绍,凡是在仙缘大会上得到仙缘者,都会在那里居住并修炼一段时间。

城中还有一些官方设置的场所,各部族村寨将所收获的物产供奉到这里,并求取一些只有修士才能打造的日用器具。村寨里有人生了病,也会到这里请求高人医治,救治者就是住在城西的修士,他们中有人定期轮流值守,地位异常尊荣。

城廓的西部则显得非常整洁,房屋院落以条石和竹木建造,还经过了神通法力的处理,宽敞而精致。城西是高尚而神秘之地,其尊贵地位仅次于那缥缈的仙山,是有资格永居城廓的高人们平日的修炼之所,普通民众未得允许不可进入。

城西只住了近百位修士,每人占据一座独立的院落。但实际上却有上千人生活其中,余者都是侍奉那些修士的奴仆,人族和妖族都有。

城西被划为禁地,寻常民众不得轻易涉足,距离也会导致一种神秘感,使人莫名产生敬畏与向往之心。生活在这里的众奴仆,生杀予夺之权都掌握在主人手中;但在普通民众面前,他们又有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城主府在城廓的最中央,就算在虎娃等人眼中也算得上很华美,不知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其规模至少比飞虹城的城主府大好几倍,后院中还有一片独立的园林,足以显示主人的奢华与尊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