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11章、世外人烟(下)

紫沫惊讶道:“这里还有人建造了村寨城廓?”

玄源:“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小世界是千年前的前辈仙家所开辟,上古时就有人在此修行,连谷鱼都有,当然也能有人烟村寨……就是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那些上古仙家的传人,不再打开门户或者已打不开门户。”

三水先生:“彭铿氏大人,我们是否需要先潜行过去暗探一番?”

虎娃摇头道:“小世界的门户开启之时,此间若有高人,必然会有所感应,知道有外人来了。而对于生活在此的普通人,我们也没必要隐瞒身份和来意,直接过去找人询问情况就是了。”

紫沫一指水潭上空道:“那么这道门户呢,我们是否需要留人把守?”

玄源也摇头道:“此地情况不明,我们最好不要分散,也要防止有什么东西趁机跑到外界……虎娃,你若能将兽牙收起,可以先将门户关闭。”

虎娃一招手,半空中的门户消失,那枚兽牙又回到了他的手中。三水先生似有感应,试探着问道:“彭铿氏大人,我们若想回去的话,还需要在原地重新打开门户吗?”

虎娃答道:“开启门户的过程,就相当于祭炼了这处仙家洞天结界的入口。我手持这件兽牙神器,已可以在这方圆八百里内的任意地点,打开通往外界的门户。”

声音中伴随着神念解释。虎娃如今掌握了门户开启之法,在小世界中任何一处都可以打开它。但是门户的另一端,仍是步金山中那水潭的上空,因为那个位置,是前辈仙家于现实中开辟小世界的“原点”。

假如他们出去之后,还想再进来,仍然需要在步金山中的那个位置开启门户,穿过门户所到达的地点仍是这里。因为这座小世界不是在一天内开辟成功的,这里是前辈仙家开辟洞天结界的“源点”。

这是众人都能“听见”的神念,还有另一些话,虎娃私下里只告诉了玄源。

如果虎娃打开门户之后,不再将兽牙神器收起,就将门户留在小世界中的某个地方,除非是和他一样得到了掌控兽牙神器的神魂烙印,否则他人是无法再将兽牙神器收起的,那道门户也会一直保持在开启状态,使此地与外界相通。

如此就算虎娃陨落了,仙家小世界的门户也仍然存在。假如有人想打这座小世界的主意,却又得不到虎娃的同意,那么最好的办法就算趁门户保持在开启状态之时将他斩杀。

虎娃当然不会给人留下这种机会,所以将这门户暂且关闭,此刻若没有得到他的允许,便没有人能出得去了。其实小世界门户的掌控者还有玄源,因为虎娃在来的路上已将兽牙神器的神魂烙印传给了她,这也算虎娃留下的一个后手。

虎娃来到这里,原本就是为了告诉小世界中的人门户已开,便公然以“使者”的身份行事。他让藤金重新备好马车,并将那根金杖红节插在马车前,打开了车篷上的帘子,使外面能看清车中的场景,虎娃与玄源登车,并邀请三水先生与紫沫同乘,其他人则步行跟随。

车中能坐四个人,紫沫身为晚辈有此待遇,当然是因为他的身份是相君。但紫沫一坐上车就有些后悔了,因为虎娃插在车前的那根金杖红节,这分明就是代君巡视的意思,他身为相君怎能捧这个场呢?紫沫一时不慎,但想后悔也已经晚了,再下车反而显得尴尬,只有暂且装糊涂。

大家都很好奇,不知就这么乘车公然而行,会遇见什么?而小世界中的居民,见到他们又会有何反应?车走得并不快,离开了这片丘陵地带,众人的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

前方是一片田园,有不少人正在田间劳作,见到这辆“奇怪”的马车和他们这些“奇怪”的人,惊讶得连手中的农具都丢了,撒腿跑回了不远处的村寨。

而众人也同样觉得很惊讶,难道他们看见了几百年前的古人吗,或者又回到了上古蛮荒岁月?当地居民所穿的衣物,在如今的巴原上已经很少能见到,是用兽皮、树叶和各种纤维缠绕编织而成,能起到最简单的保暖以及保护皮肤的作用,显得相当原始。

虎娃是在蛮荒中长大的,那里深山中的一些部族仍保持着这样的生活状态,所以还没有觉得太意外,但紫沫等人显然未见过这等场面。

更令众人惊讶的是,他们在田园中看见的不仅仅是普通人族。方才看得清楚,这里有的农夫身高过丈,尤其是两条腿非常细长,几乎占了体长的三分之二,就似某种鹤类的双足,而两只手臂也是长得不弯腰便能摸到自己的脚趾,分明是某支不知名的妖族人。

紫虚捡起了一件丢在田间的农具,那就是一根略带弯曲的树棍,前端有两个分叉,用细绳绑着磨尖的石片,可以翻土也可以除草。紫虚惊讶道:“师尊,彭铿氏大人,看来此地也有修士。这农具上的石片应该被法力炼化过,变得坚韧锋利,炼化它的人至少有三境修为。”

虎娃以神识扫过,早就看出来了,武夫丘弟子平日就用特产的石料打造成各种日常用具,看来这里也有人这么做。三水先生则沉吟道:“此地既有城廓村寨,可能也和巴原上一样,有修士担任类似城廓共工的职务,而且他们是和妖族混居的。”

虎娃命藤金驾车径直往那村寨行去。这村寨周边很多年前应该是有寨墙的,但如今已基本毁弃,只余勉强能辨认出的残痕。

原始部族的村寨修建寨墙,最早是为了防范野兽,后来是为了应对部族间的战乱。看来这里不仅没有猛兽袭击村寨,也很久没有发生战乱冲突了,寨墙都已经被荒废了几百年。可是在几百年前,人们又为何会修建寨墙呢?这里可是仙家小世界啊!

村寨中的建筑,使虎娃不禁想起山膏族人的居所,基本上都是圆形的,垒石为墙、立木为柱,用草帘和木板铺成的房顶像一根根不太尖的锥子。

马车离村寨还有数十丈远时,村里终于有人出来了。一大群穿着怪异的村民簇拥着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看见这位老者,虎娃不禁又想起了翠真村的族长凡伯,因为感觉有点像。

这位老者的修为比凡伯高出了一个境界,是一位三境修士,他手拄的长杖是一件很原始的法器,可能也是代表族长地位的礼器。但是一眼望过去,村寨中央并没有祭坛。此人既有修为在身,比周围的村民要镇定许多,拄杖行礼道:“请问你们是哪里来的客人,为何会出现在仙隐村外?”

他这一开口,紫沫等人都有点发蒙,因为没太听懂他在说什么。小世界门户上次打开,已经是七百多年前的事了,这么久的隔绝,语言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变化更大的其实是如今的巴原。

虎娃却开口答道:“我们来自这座小世界之外的巴原,请问小世界中如今是什么情形?”

在场这些人当中,只有虎娃听懂了老者所说的话。其实对方使用的,与巴原上的人们是同一种语言,就是发音有些区别。巧合的是,在虎娃家乡一带的蛮荒中,还有一些偏远的部族保留着这些古音。而虎娃身为大成修士,就算是连蒙带猜,也能判断得非常准。

简单的一句话,虎娃同时施展了最温和的神念手段,尽量不冲击元神,缓缓地传达了很多信息,就算语言不通,对方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这场景多少有些怪诞,虎娃来到小世界中,却要向小世界中的居民解释什么是小世界、它当年是怎么出现的?此地之外,还有真正广大的人间,而他们这些人,便是打开门户、来自人间的访客。

那老者突然变得异常激动,抢步跪在车前道:“原来你们是大世界的客人,来自仙人诞生的地方。在这望仙之地,仙界消息已是太久远的传说,只有仙人飞升而去,却再也没有大世界的仙家降临。没想到我和成还能等来这一天!”

说到这里,这位名叫和成的老者竟然哽咽难语。再看跪在他身后的众族人,也一律激动得热泪盈眶,身体在轻轻地颤抖,不仅是兴奋、又仿佛充满了幸福感。

虎娃本能地就感觉不太对劲,双方的话好像从一开始就说拧了。这个村寨名叫仙隐村,这里的人,称呼这座小世界为“望仙之地”,而他们显然也知道外面有更广阔的人间,却把真正的人间称为大世界,更称为仙界!

此地淳朴的族人,丝毫没有怀疑虎娃说的话,立刻就把他们当成了大世界的来客,也是从仙界降临的仙家。听和成的意思,望仙之地已经很久没有仙家降临了,但这里的人却可以飞升仙界——也就是外面的人间大世界。

这让虎娃心中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荒诞感。在步金山自古传承的隐秘中,也曾将这座小世界称为“仙界”;而困于小世界中的居民,反而将外面的人间大世界视为真正的仙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