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11章、世外人烟(上)

苍鱼扬起的手臂一垂,碎石重新落入水潭。虎娃手中的兽牙朝着刚才的岩洞位置飞了过去,他在施展掌控神器的法诀,同时借助了扭转空间的小神通,注意感应那一片空间的异常。虎娃尚无仙家大法力,只有将兽牙放在准确的位置才能察觉门户所在,所以需要先确定一个范围。

众人皆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枚在空中缓缓飘移的兽牙,只见虎娃神情未动,兽牙竟然就在众高人的眼前消失了,仿佛它从未存在过一般,就连神识也查探不到。

苍鱼惊讶道:“仙界门户在哪里,那神器怎么不见了?”

虎娃答道:“仙家手段果然非凡,若未曾亲身见证,难知真切体会。小世界门户已经打开,是一个移转空间的通道,便是那兽牙神器所化,我可以带诸位进去。”

说着话他伸手虚画,半空中便出现了一道丈余宽的门户,似由云雾凝聚而成,门后亦是雾气缥缈,不知通往何处。假如有武夫丘传人在此,一定会觉得这门很眼熟,每一名武夫丘杂役弟子想登上主峰成为正传弟子,都要拔剑斩开这样一道云门。

仙家小世界的门户本无形,虎娃是将那件打开通道的兽牙神器变化为这个样子,好让在场的人有直观的感受。门户本在那瀑布后的水帘洞中,但并没有随着岩洞的消失而消失,如今就成了虚空中的一个点,又被兽牙神器打开。

虎娃回身吩咐道:“藤金、藤花,备车!……诸位道友,请随我来。”

禁制法阵中不仅有这些人,虎娃居然把车马也带来了。藤金将金杖红节插在车前、与藤花并肩坐在御手的位置,虎娃挽着玄源上了车。两匹雪白的骏马奋蹄而起,脚踏虚空拉着车飞驰而入半空中的云门。

相君紫沫露出了苦笑,今天上午,他还在王宫中召集群臣商议,如何接待彭铿氏大人这位使者,不料人家根本就没有打算去王宫。打开小世界门户之时,彭铿氏大人又将金杖红节亮了出来,并乘车马而入。

彭铿氏大人代君出巡,难道要巡视的其实是这座仙家小世界吗?

……

蓝天白云之下,苍翠青山之间,有一座清澈的水潭。这里很像门户外步金山中的景象,但仔细一看差别也不小,此地并无三水汇流,只有水潭正上方的一道飞瀑。流水击在碎石间,轻雾飘荡,半空中有一道奇异的云门,门后亦云雾缥缈,看上去不知通往何处。

虎娃、玄源、藤金、藤花、三水、涂颜、紫沫、紫虚都是从那道云门中走出来的,此刻他们都站在水潭边,车马亦停在不远处。

众人初次进入未知的仙家小世界,方才皆凝神戒备,不料什么意外都没发生,门户这边的景象显得是那么宁静祥和,附近甚至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眼前潭水很清,低头可以看见水中的游鱼和小虾。

周围的花草树木,在三水先生眼中感觉也很熟悉,因为大多就是步金山中常见的植被。这里与步金山一带的地势并不同,山不高水亦不深,并非什么人迹罕至的险峻之处。虽然周围看上去毫无危险,但众人并没有放松警惕,也没有着急到处乱走,就在原地展开神识查探周围的情况。

三水先生率先开口道:“对普通人而言,这里与外界并无太大区别,但天地灵息更为精纯。此处的花草树木,应大多都是从步金山中移植来的,但最早不超过一千五百年。这座小世界,可能就是从那时开辟的。”

虎娃补充道:“移植花草树木,应是从一千五百年前开始,那么开辟小世界的时间应该更早。此地的植被,大多与步金山中完全一样,但还有很多不同的花草,应该就是前辈仙家留下的灵药了。”

水潭周围有树林,以几位高人的神识,能覆盖很大一片区域。玄源微微闭着眼睛道:“赤华草、方茎竹、浮玉花、金片榆、苦心木……林中居然有这么多灵药,好像也是野生的,打造此地的前辈仙家用心之巧妙,实在令人惊叹。”

虎娃:“这水潭周围原本应是药田,这些灵药最早当然不是野生,而是前辈仙家所植,只是数百年来无人特意打理,渐成野生散布之态,但当初药田的巧妙布置仍在。”

玄源方才所说的,都是在别处很罕见的灵药,不仅对生长的环境要求很高,而且对环境的影响也很特别。比如有赤华草的地方,通常数丈方圆之内杂草无存,哪怕这株赤华草已经枯死,那里好几年内也长不出其他东西来。

照理说这片山林中是生长不出这么多灵药的,以凡人最朴素的耕作常识去理解,那就是这片土地的肥力不够。但上古仙家打造药田的手段非常巧妙,将多种灵效不同的植株混种在一起,其物性相辅,竟然形成了均衡的共生关系,使各种灵药都能得到合适环境的滋养。

虎娃等人的周围就是这样一片药田,假如要采摘其中的灵药,也很有讲究,必须按照物性分布,均衡地收获。假如将其中一种灵药单独给采绝了,那么各种灵药之间的共生均衡也可能就被打破了,反而无法继续生长下去。

三水先生又捻须道:“玄煞大人果然见多识广,您方才说的几味灵药,我也只是听说过却从未亲眼见过。但除了玄煞大人提到的那些灵药之外,我还发现一些花草,亦是步金山中所没有的,可能也是仙家前辈特意种植。”

玄源:“上古仙家所种植的灵药,如今有不少可能已非我等所知,不认识也正常。”

虎娃笑道:“以前没见过也没关系,反正现在已经见到了,能辨析其物性灵效即可。想来当年的神农天帝便是这么做的,因此创出了大器诀。”

相君紫沫突然手指水潭叫道:“师尊快看,那是谷鱼吗?”

三水先生:“还真是步金山中特产的谷鱼,如今已经很少见了!”

玄源惊讶道:“步金山中有谷鱼,只在人迹罕至的深涧中才能发现。食此鱼可祛寒壮骨,取其血肉炼成丹药,甚至能激发神力加身。但身受外伤时不可服用,否则会导致创口崩裂。”

虎娃的话则更干脆:“谷鱼?我以前倒没有听说过。这东西平常人可不能乱吃,弄不好会要命的!……三水宗主,贵派太上长老苍鱼,其原身就是谷鱼吧?”

水潭中的谷鱼体型很小,最大的也不超过三寸长,身体接近于半透明,而背部颜色稍深,不注意看很难发现。在它的身体两侧,各有一条淡淡的血色细纹,刚才紫沫就是由此辨认出来的。

三水先生有些尴尬地答道:“我只知苍鱼长老的原身是潭中的一尾游鱼,却不知是什么鱼,我也看不出来。师尊并未告诉我,他自己当然也不会说,彭铿氏大人倒是好眼力。”

藤花也低着头,瞪大眼睛看向水潭中,好奇地问道:“原来这就是谷鱼啊?水里还有不少小虾,不知又是何等灵物?”

步金山长老涂颜笑道:“我已经看了半天了,分辨再三,它就是步金山中普通的溪虾,那边还有石鸡呢。”

山里人所说的石鸡,就是岩蛙。虎娃点头道:“嗯,的确就是普通的溪虾和石鸡,我小时候经常吃的,味道真好!”

众高人已大致明白,这仙家小世界是处什么样的地方了。它是仙家以大神通法力开辟的洞天结界,创造了一片本不存在天地。但它也不是凭空开辟的,应以现实中的天地山河为源,勾联天地灵息自成一方世界。

花草树木都是从外界移植的,这里生长与生活的一切生灵,也都是从外面带进来的,但可在此地繁衍生息。

紫沫望向远方感叹道:“这片天地,真能有八百里方圆之广吗?真是一片世外洞天福地!”

这座小世界中并没有太多的险山恶水,面积超过了相室国现有的残境,生存环境更是好得多。紫沫身为国君,当然难免在心中感叹——假如能开辟这样一片新的疆域,该有多好!

但他也只是在心里这么想而已,此刻还不可能说出来。就算已经动了心思,也得回头与诸位高人商量才行,他这位国君也说了不算。

他的大师兄紫虚却疑惑道:“这里看上去,就是与外面一样的天地山河,难道真的仅仅只有八百里方圆吗?……放眼望去,我怎么感觉其空间无穷无尽?”

这里看上去确实与外面的世界没什么区别,抬头可见艳阳高照,放眼四野无边。再好的目力,当然也看不清数百里外的情形,神识更延伸不了那么远。但看不清并不代表看不见,至少望向天空的视野仿佛是无际的。

最了解这洞天构造的虎娃,思忖着解释道:“道友有所不知,仙家洞天结界的玄妙,并非常人可思议。这里与外界看似没什么不同,就是以仙家大神通开辟出的一片本不存在的天地山河,亦可见日月星辰,但可见并非可至。这里立足的空间,就是八百余里方圆,却没有常人所理解的那种边界或围墙,其边缘似无穷无尽、神识亦无法探明,哪怕你前行再远,回头时,仍是八百里方圆小世界……我也是用兽牙神器开启门户时,以元神感应这座小世界,方有此悟。”

三水先生隐匿身形,御神器飘然飞向高空,过了一会儿落回地面道:“确实远望无尽,也不知我们身处什么位置,但以阳光判断,若朝西走便能见到人烟村寨,远方有一座城廓,更远的地方还有一片山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