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10章、苍鱼出水(下)

说是商量,但苍鱼完全就是要求的语气。三水先生不禁暗暗叫苦,没想到门中修为最高、辈分也最高的苍鱼长老,竟然动了这种心思。其实这个要求连提都不该提,哪怕是暂时掌控神器,也需要虎娃将掌控神器的神魂烙印传给他,这可是绝对的隐秘。

兽牙神器是虎娃之物,开启门户之法掌握在虎娃手中。苍鱼显然也想得到传承,将来好掌控整座小世界。这种事情倒不是不可商量,但首先必须要有足够的诚意与补偿交换条件,而不能像这样就直接提出要求。

苍鱼长老几乎没怎么与别派修士打过交道,又是一位长年只在水潭中潜居的妖修,不通人情世故。如今的步金山弟子也皆是他的晚辈,他与虎娃说话时,不自觉就用了门中尊长对待晚辈的态度。

同样的话若是剑煞说出来,虎娃当然不好拒绝,但苍鱼又算哪位呢?别人还未开口呢,玄源已脸色一沉道:“前辈自己觉得,这样做合适吗?反正我是觉得不合适!”

苍鱼一直紧握兽牙神器,又看着虎娃道:“我是以仙界守护者的身份与你商量,你因机缘偶得这件神器,恐怕也没多长时间吧,而我守护此仙界门户已有二百年。况且小世界在步金山宗门道场中,本应归步金山所有,门户也应掌握在步金山手中。但彭铿氏大人请放心,步金山也是因你才能打开这座小世界,当然要心怀感激。将来在小世界中所获的仙缘,步金山上下,绝不吝与彭铿氏大人夫妇分享。”

苍鱼提出这种要求虽显得很无礼,但虎娃也不觉得太意外。苍鱼早就清楚步金山自古传承的隐秘,知道有那么一处传说中的仙界,他本人还掌控了这水潭中的洞天结界,当然对那仙界的存在更是深信不疑。

他如今借助秘法于仙家水府蜇伏延寿,若是能掌控那传说中真正的仙界,说不定能得到更神奇的仙缘,也许还能找到更好的延寿之法,甚至脱胎换骨有望,就连飞升登仙也并非不可能啊,他当然想将这一线希望都抓在自己手中。

在场其他人都觉得苍鱼做事有点不对劲,比如藤金、藤花,看向这位妖修前辈的眼神,简直像在看一个白痴,心中暗道,也许这鱼妖因长期在水府中蜇伏,脑子已经锈掉了。

两个小妖修在心里犯嘀咕,却没有在这个场合乱说话,但三水先生已变色道:“苍鱼长老,此事万万不可强求!”

苍鱼:“我没有强求啊,这不是在商量嘛!小世界在步金山宗门道场中,当然应归步金山所有。而我身为仙界门户守护者,执掌开启门户之法,也是理所当然。否则就算打开了这座小世界,出入仍然要得到步金山允许、且要通过我所守护的水潭。”

看来这个老家伙并不是要故意刁难虎娃,他心里真就是这么想的,便毫无顾忌地说了出来。

玄源冷笑道:“苍鱼前辈,步金山并非小世界之主,只是拣到了前辈仙家的东西。小世界为前辈仙家所打造,如今也不知那里面还有没有他们的传人,又是因何故再也没有打开这门户?这一切,都要进去之后才有答案。恕我直言,你也并非此门户的守护者,只是在门外偶尔拣到了人家的东西,怎能说那一座宅院就是你的?我等在步金山道场中行事,当然要得到步金山的允许,是和三水先生商量好了才来的。若是前辈坚持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这门户不开也罢。”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虎娃很痛快地点头道:“娘子说的对,我们可以先告辞!……三水先生,等步金山宗门内部先商量好了,再谈此事吧……苍鱼前辈,请把神器还给我。”

虎娃的脾气很好,也一直是个很好说话、很讲道理的人,就算突然冒出来一个苍鱼节外生枝,他也没有动怒。在人家宗门道场中行事,的确要得到步金山的允许,事先商量好了才行。但虎娃愿不愿意打开门户,则与步金山无关,至于那件兽牙神器,更不可能传给苍鱼,哪怕只是暂时的也不行。

他既然敢把神器交给苍鱼,就不怕对方起什么歪心思强夺。没有得到掌控神器的神魂烙印传承,那兽牙在苍鱼手中便没有用处,虎娃可以随时将之召回。就算苍鱼有什么手段能将神器强行扣下,然后再和虎娃讨价还价,虎娃也不担心什么。

他可能还不是苍鱼的对手,但与玄源联手足以一战,实在不行,将师尊剑煞请来,还宰不了一个苍鱼吗?况且若真有那样的事,也应是三水先生先召集步金山弟子将苍鱼拿下,然后按门规处置,实在搞不定了,才会轮到虎娃动手。

三水先生脸已经黑了,也顾不得给这位尊长面子,上前一步道:“苍鱼师叔,您也是步金山弟子、应遵守宗门之命!步金山与彭铿氏大人早已商定,请您不要节外生枝。”同时在暗中不知以神念与苍鱼做了何种交流沟通。

苍鱼终于将兽牙神器还给了虎娃,悻悻道:“我只是想商量嘛,既然彭铿氏大人不答应,那就算了!我身为步金山传人,宗门之命自当遵行……三水,你既然已经代表宗门和人家商量好了,又把老夫叫出来做什么?”

三水先生:“那小世界的门户就在您清修的水潭上方,开启时便会惊动您。而且我进入小世界之后,也不知会遭遇何种状况,步金山不仅需要您这位高手坐镇,更需要您把守此地以防意外。苍鱼长老,这也是宗门之命。”

苍鱼:“你如今已是宗主,你说了算,具体需要老夫怎么做呢?”

三水先生:“我们打开门户进去之后,您须坐镇步金山道场亦镇守此地。为以防万一,假如从门户中先出来的不是我们,您就不要放任何人或任何东西出来;在我等未归之前,也不要放任何人进去。”

开口说话的同时,他又用抱歉的语气,暗中以神念对虎娃与玄源道:“实在不好意思,苍鱼长老是长年潜居于水中的妖修,修为虽高却不是很懂事,但数百年来对宗门忠心耿耿,性情也很率直。若有得罪之处,请二位不要计较。”

虎娃也以神念答道:“他又没有真的怎么样,我当然没必要计较,只要忠于宗门、恪守职责就好,大成修士当然也能信得过。”暗中又单独对玄源道:“很多看似性情率直之人,其实只是心念独私、言行无顾他人。那苍鱼身为大成修士,又怎能不会讲道理,但只讲他自己的道理。”

玄源亦暗中道:“世上这种人、这种事很多啊!有这么一位苍鱼长老坐镇步金山,说不定我们此行的结果会更完美。”最后这句话,感觉颇有些高深莫测了。

就算是脑筋不对劲的妖修,也毕竟是一位大成高人,既然商量不成,也不会再做无谓的纠缠,苍鱼旋即点头道:“那好吧,老夫把守门外,你等速去速回……彭铿氏大人,你快快开启这仙界门户,老夫很想开开眼界!”

虎娃拱手道:“那就辛苦苍鱼前辈了!晚辈还想请前辈帮个小忙,这水潭边的飞瀑与千年之前相比,已大有不同,不知当初是何情形?”

仓颉先生曾以神念指点虎娃的,应是千年之前的景象。小世界的门户就在这瀑布之中,瀑布的水帘后面本有一个向内凹陷的岩洞。

可是由于长年的流水冲刷,这里的地貌已发生改变,眼前的瀑布至少向后退了一丈。千年的时光其实并不算太漫长,照说流水冲刷的效果不至于如此夸张。瀑布后的高崖岩层应经历过一次突然的坍塌,那个天然的水帘洞如今也消失了。

苍鱼眯起眼睛道:“彭铿氏大人是想让老夫重现千年前的地貌吗?没问题!”说着话大袖一招,便已闭目施法。

潭中又卷起了漩涡,不断有碎石飞出水面,就这么一块块皆悬于半空。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石断续堆积、拼接,竟将这面七丈高崖向前延伸出了一丈多远。

千年前的崖壁,虽还原得不算很完整,有很多崩落的碎石已找不到,但残存的石块都悬空浮现于原先的位置。瀑布水流从蛛网般的石隙中泄下,崖壁中间确实有个丈许方圆的空洞。

这妖修脑筋不太好用,但神通法力着实强悍,使用的只是三境御物之功,但世上恐没有哪位三境修士能办得到。操控无数块碎石定于虚空,拼接还原成千年前巨大的崖壁,承受着水流冲刷纹丝不动。

苍鱼开启清晰的灵智也不过几百年,照说他不可能记住此处千年前的地貌,这多少借助了推演神通,但也不完全是定境中的推演。崖壁坍塌后的碎石都落在了水潭里,还保留了些许原先整体的物性勾联,苍鱼便把它还原了出来。

虎娃赞道:“佩服,佩服!前辈可以收起神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