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10章、苍鱼出水(上)

这样一位高人,竟在巴原上默默无闻,至少虎娃从未听说过他。见虎娃错愕的神情,三水先生开口互相引荐的同时,又暗中以神念解释了一番。

苍鱼长老乃是妖修出身,其原身是这水潭中的一尾游鱼,已度过的岁月比步金山这派宗门的历史还要漫长,具体有多久,连他自己都有些记不清了,恐怕已接近千年。

步金山祖师四百年前建立宗门时,就在水潭中发现了这一尾灵鱼,比照人间修士的境界,它当时应刚刚突破二境未久,可能是此处仙家洞府遗迹中的水潭特异,给了它开启灵智自悟修行的机缘。

相比修为精进堪称逆天的盘瓠,苍鱼的经历更符合一位山野妖修的修行历程,直到近二百年前,这尾灵鱼才灵智完全、突破四境化形成功,成了宗主身边的一位护法侍者。算起来,苍鱼应是三水先生师尊的同辈。而到了三水先生的师尊任宗主时,苍鱼突破了大成修为,如今已有七境九转圆满。

身为水族,与其他的禽兽不一样,在没有突破大成修为之前,是不能长期离开水域生活的。而修为大成之后,倒是能离开水中行动无碍,但修炼也会受到影响,水域仍是最适合他的环境。除非能突破化境修为、脱胎换骨超越原身之限,才能真正地完全消除身为水族所受的影响。近千年来,苍鱼的最佳修炼与安身之地,就是步金山中的这座水潭。

苍鱼也曾有过几次短暂的下山游历,顺着山中水道前往山外巴原,偶尔也化为人形进入人烟城廓,但他人皆不知其身份。绝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这座水潭中潜修,近来更是长年蜇伏不再露面。

苍鱼上一次浮出水面,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除了宗主以及几位核心长老,就连其他步金山弟子都不知道宗门中还有这样一位太上长老。而今日之事非常重要,三水先生才会召唤苍鱼长老现身。

外人只知,步金山只有三水先生这么一位大成修士,却不知还潜伏着这样一位高人。传承数百年的修炼宗门,当然不可小看,或多或少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底蕴。就拿已名震天下的赤望丘来说,假如仓颉先生不点破,虎娃也不会知道山中竟还有少昊天帝留下的小世界。

其实不用三水先生特意介绍,虎娃等人也能看出这位苍鱼长老是水族出身的妖修。因为三水先生方才召唤苍鱼时,向潭中打出了一道法诀,然后就见水中卷起巨大的漩涡,隐约出现一道数丈长、如蛟龙般的盘旋阴影。紧接着浪花一分,苍鱼长老便化为人形走到众人面前。

苍鱼作为宗门隐藏的实力,不为外人所知,三水先生这个解释倒也能说得过去。但虎娃心中却另有猜测,步金山中有苍鱼这等高手却对外秘而不宣,定然还有其他的原因。

首先苍鱼的妖修身份比较敏感,绝大部分时间也离不开这座水潭,所以也没必要对外界说什么,免得引起世人妄议。另一方面,这位妖修寿元已接近尽头,因此长年于水潭深处蜇伏不出,并不适合轻易现身露面。

已将菁华诀修炼大成的虎娃,在苍鱼身上能感应到一丝沧桑的暮气,竟有点类似他第一次看见后廪的感觉。

这位妖修的寿元极为长久,虽然修为精进速度相比寻常修士缓慢得多,但从某种意义上讲,很多修炼机缘也是依靠岁月堆积所得。可是再长久的寿元亦有尽头,而且也不知他在突破大成修为的妄境中,曾耗费了多少他人看不见的寿元?

虎娃有种隐约的感应,这位妖修的寿元应该已到尽头,但不知施展了何等秘法,并借助这座水潭的灵气,长年蜇伏以延寿,寻常情况下是不能轻易露面的。但就算是这样,恐怕也只能再苟延残喘几十年。

几十年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就是一世,但对苍鱼来说恐怕只是短短光阴。而且在这种情况下,苍鱼再想突破化境几乎已无可能。

虎娃曾为后廪施法延寿,假如他不惜耗费不死神药,理论上也可以再为苍鱼延寿一段时间,但恐怕也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苍鱼的情况与当初的象煞还不一样。象煞并非寿元已尽,而是在修行中走错了路、进而遭受了原身枯槁的困扰。

虎娃虽看出了这些,却什么都没有点破,只与玄源暗中交流。他虽有手段能以巨大的代价为眼前这位高人暂时延寿,但并不意味着他有必要一定那样做。天下间寿元将尽者多着呢,几乎每天都能看见,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况且他与这位苍鱼长老只是初次见面,从未打过任何交道,高人做事亦当讲究缘法。

互相见礼之时,三水先生应该也暗中给苍鱼发出了神念,向他简单介绍了巴原上这三十多年来发生的事情,还有虎娃等人今天的来意,足够苍鱼消化好一阵子了。

这位前辈妖修呵呵笑道:“老夫久不行游江湖,巴原上竟出现了你们两位后起之秀,分别闯下了玄煞与虎煞的威名……嗯,这两个小娃娃倒很有趣,根基也不错,彭铿氏大人年纪轻轻便能指引这样的弟子,也算是很难得了。”

他的口吻颇有些老气横秋,无形中端出了前辈高人的架子,但以他的辈分和年岁,虎娃和玄源倒也不会介意。苍鱼特意提到的那两个“小娃娃”,指的是藤金与藤花,他已看出了这两人也是妖修出身。

虎娃以晚辈的礼数拜见,然后说道:“万没想到,步金山中还有您这样的高人!若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座水潭不仅是您的修行洞府,也是一处以仙家神通打造的洞天结界,不知您是如何掌控它的呢?”

虎娃方才看得清楚,当水中出现巨大漩涡蛟影之时,展开元神感应,那绝不是小小一座水潭,而是方圆足有十余里宽广的水域,如此情形只能有一种解释。而仓颉先生告诉虎娃的小世界门户位置,就在这座水潭的上方。

苍鱼得意地答道:“这水潭中的仙灵气息,便是老夫的修炼机缘。老夫有仙缘气运加身,这座水府的掌控之法,乃是得自天授!……彭铿氏大人倒是很有眼力,难怪能得到开启仙界门户的传承。那件传承神器在哪里,快拿给老夫看看。”说着话,他已经大大咧咧地向虎娃伸出了手。

苍鱼解答了虎娃的一个疑问,他得到这座水府的传承竟然来自“天授”,也就是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不知什么时候就稀里糊涂印入元神了。待到他突破大成修为后,自然就能掌控这水潭中的仙家洞天结界。

仙家手段自有不可思议的玄奇之处,如此情况倒也并非绝无可能。苍鱼本就是潭中的一尾灵鱼成妖,而这水府传承,可能就以某种类似御神之念的手段留在水中某处,机缘巧合恰好被他所得。

看来步金山历代祖师寻找传说中的“仙界”多年,最后不得不放弃,但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前辈祖师发现并收服了潭中的这尾灵鱼,而灵鱼成妖得到了水府传承,水府便是一处仙家洞天结界,但这水府对于其他步金山弟子并无太大用处。

见苍鱼直接伸手问虎娃要开启小世界门户的神器,三水先生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别人的传承神器哪能说看就看,这是很犯忌讳的事情。而虎娃倒是面不改色,摘下兽牙神器信手扔了过去道:“就是此物,请前辈过目。”

苍鱼接过兽牙神器,一边以神识查探一边问道:“你小小年纪,是从何处得到的这件神器的?又怎知步金山中有仙家小世界存在,而它便是打开门户的枢键?”

虎娃答道:“因机缘而获,又得前辈高人指点。”

苍鱼追问道:“请问是何机缘,又是哪位高人指点?”

虎娃摇头道:“很抱歉,有些隐秘不便告知前辈……我来之前,三水先生亦代表步金山向我承诺,今天之事,应互相为对方守密,不知这个承诺能否约束前辈?”

三水先生赶忙插话道:“苍鱼长老亦是我步金山门人,当然也会信守这个承诺。”

苍鱼又笑道:“彭铿氏大人既然不想告知,老夫也就不再追问……但你能否先告诉我,那小世界的门户在何处,又如何打开它?”

虎娃一指那潭上的飞瀑道:“有尊长告诉我,门户就在那飞瀑之中。只要将此神器放在正确位置激发空间妙用,自然就能将门户开启。”

苍鱼紧握兽牙神器,看着不远处的飞瀑,眼中难以掩饰地流露出炽热之色,又突然转身对虎娃道:“老夫已在此修炼千年,今日方知,这座水潭便是守护仙界门户的水府。而我得到水府传承、身为仙界的守护者亦有近二百年。我能否与二位打个商量,将这件空间神器暂时交由老夫掌控,此门户亦由老夫开启。我的修为虽尚未突破化境,但神通法力应不在二位之下,更是这仙界门户的守护者,无论出现什么意外状况,亦能应对得更为妥当,当是此事最适合的人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