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8章、虎娃的宝贝(上)

虎娃对飞羽和华仓做出的“算不上特别神妙”的评价,是从自己的眼界出发,不知要惊煞多少人。寻常修士连一件神器也难得到手,甚至见都很难见着。赤望丘在传承之初便能拥有这样一批器物,已经是相当雄厚的家底了。

赤望丘如今还拥有另外一些神器,妙用威力各不相同,是三百年来因各种机缘所获。所谓的机缘包括行游中偶然而得,比如找到了前辈仙家的洞府遗迹,甚至可能就是顺手拣来的,也可能是灭了别的宗门抢来的,或者是他人献上的,但数量也不可能太多。

未踏过登天之径的凡人炼制不了神器,哪怕是化境高人,也只能炼成上品法器。赤望丘传承三百年来,虽然历代都有大成修士,但并无人飞升成仙,所以后来所得的神器,皆非宗门中的高人自己所炼制。

那么流落于世间的这些神器,最早又是从哪儿来的呢?除了各派仙家祖师所传,虎娃如今也知道了不少渊源。比如在上古时代,太昊未开辟登天之径前,有诸多修士修为超越化境之上却无处飞升,驻留于人间为地仙,他们应该留下了不少神器。

比如虎娃与玄源此番要去的步金山,其宗门祖师就是偶尔发现了前辈仙家的洞府遗迹,不仅得到了好几件神器,还得到了神魂烙印传承。

虎娃手握比翼飞舟道:“白煞很大方啊,仅有的两艘比翼飞舟,他就给了你一枚,还是在很多年前。”

玄源冷笑道:“并非他所传,否则恐也落不到我的手里。赤望丘上代弟子,最后只剩下了我师尊参寥以及白煞两人,这比翼飞舟当然是每人执掌一艘。我师尊殒落之时,本应将比翼飞舟交还宗主,再由宗主赐予另一位合适的弟子执掌。可当时白煞却没有露面,我后来方知他是跑到树得丘去了,师尊便直接传给了我。待白煞回山后,我正有很多事要质问他,他也没法再提比翼飞舟之事,此物便继续由我执掌。”

虎娃已得掌控比翼飞舟的神魂烙印,以神念往里面“看”了一眼,随即惊叹道:“娘子,你攒下了不少家当啊,当真太会过日子了!”

这件特殊的空间神器中所收存的东西,假如全拿出来,至少能装满十辆马车,不仅有各种贵重的财货、精美的器物,还有看似平淡无奇却难以搜集的天材地宝。就连特产于红锦城的精美织锦都有好几匹,应该是其中最普通的东西了。

玄源笑着答道:“开春时的赤望丘庆典,你只送来了一根竹子,但巴原各地的贺礼可谓堆积如山。我只留了一小部分能看得上眼的,其他的东西,要么交由宗门收存,要么随手赐予传人弟子了,否则这比翼飞舟中根本装不下。”

虎娃:“此神器的主体就是一枚服常果的果核,想必少昊天帝当年也是随手炼化而成。照理说,神器空间应该是无限的,但祭炼者的神通法力毕竟有限,而使用者的修为也有限,所以它并不大。这次彭山庆典,各地也送来不少贺礼,难怪你都让藤金、藤花收存于库房,看来你这里面是装不下了。待将来我们踏过登天之径、拥有了仙家修为,便可以自己炼制空间神器,不仅有更大更好的,还能传于弟子,材料我这里已有不少。”

说着话他顺手从兽牙神器中抓出了一把服常果核,这些果核中有两枚是他吃剩下来的,更多的是从炎帝行宫中带出来的。果核本身也是不死神药的一部分,若是用类似于炼化吸收玄牝珠的方法服用,果核也是剩不下来的,可虎娃偏偏拿出了这么多。

玄源惊呼道:“你吃过这么多服常果吗?还特意把果核留了下来,难道早知它们可以打造空间神器?”

虎娃惭愧道:“服常果我虽然吃过不少,但绝没有这么多。这些果核,是我从得到服常果的地方带出来的。至于那个地方,我曾对洞天主人承诺,绝不轻易泄露隐秘,你暂时就不要多问了。”

玄源以神念扫过道:“这里面只有一枚有果仁,其他的果核都是空的。”

虎娃又很不好意思地解释道:“以大成高人的手段,根本就不用破坏果核就能吸收炼化其中的果仁。至于那一枚嘛,是被我当成水果啃了,就是我在赤望丘挨了金天大阵的一击,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

玄源:“你的志气倒是不小,已想着踏过登天之径后亲手炼化神器。但这些果核仅仅只能炼制华仓,若没有服常树的精华叶片为辅材,还是炼不成比翼飞舟……”

“叶片我也有。”虎娃又顺手掏出来一把叶片,每一片叶子都是巴掌大小,展开就像一副对称的羽翼。虎娃当初从炎帝行宫带走了九枚服常果,为了保持其灵效不失,取服常树上的精华叶片炼制成了封印法器,每三片叶子包一枚果子。

后来有几枚服常果被他和阿源吃掉了,包裹的叶片却仍然留了下来,正是虎娃手中拿的这些。玄源又惊叹道:“你简直就是个宝藏!怎么各种宝物无穷无尽?快让我看看,你还收藏了什么好东西!”

虎娃将自己的兽牙神器摘下来递了过去,同时将神魂烙印以神念传给了玄源,呵呵笑道:“都是从小时候到现在积攒的零碎,这些年行遍巴原,陆陆续续装进去的东西可不少,但我没有你那么好的挑选眼光,基本上都是随手为之。”

玄源一“看见”兽牙神器中的东西,立刻就被吸引了。里面的零碎可真不少,有数十枚未及合器炼化、如鸡蛋般的石头蛋;有足能装满几间大屋子、大大小小的碎石块,是从啸山君洞府的石壁上削下来的,也是可用来炼制空间神器的材质,但远远比不上服常果的果核。

还有駮马的银角、金兕的金角,都是虎娃亲手掰下来的活祭之器;有被虎娃炼化成法器的紫金葫芦,还有最普通的、人们赶路时用于背水的竹桶;有已经小了的旧衣服、工艺异常精致的葛布、蛮荒中出产的兽皮、不少散碎的黄金,林林总总令人眼花缭乱。

玄源一边看一边惊呼道:“哇,好东西真不少!这些葛布看似寻常,却编织得异常精美,非神识精妙的高人不可织就。这匹织锦应是红锦城一带的特产,却比我见过的都要漂亮,是怎么织出来的?这个小瓶子里装的是什么?碧灵液,居然是从植株中现场采炼的碧灵液!若是落在别的人手中,恐怕早就拿去炼制成碧灵丹了。碧灵液辅助突破修为的灵效,没有碧灵丹那么大,主要是能助人洗炼形骸。但它润入形神之后,能使天然的体香更宜人,你是从哪儿弄到的?”

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虎娃耐心地解释道:“这葛布,是我家乡的水婆婆所织……织锦嘛,出自一支特殊的妖族之手,是红锦城郊外的多木族所织,多木族人的眼睛与常人不同……至于这瓶碧灵液,你不提我都快忘了,想当年我遇到了南荒蛇女齐罗姑娘……”

虎娃一边解释一边在心中感慨,暗道阿源真是太可爱了。兽牙神器中还有六枚被叶片封印收存的不死神药服常果呢,她首先关注的却是布料、香水一类的东西。

玄源又说道:“碧灵液归我了,这匹织锦我也先拿走,可以给你做身新衣服……齐罗姑娘?南荒蛇女?除了那位阿南之外,怎么又冒出来一位蛇女?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没对我详细说过,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有什么关系……?”

虎娃只得又详细解释了一番,他与蛇女齐罗结识的经过以及所打的交道。其实此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剑煞杀了那几名众兽山弟子,还命红锦城城主把人头都挂上了城门,那也是虎娃与众兽山结怨的源头。

但是巴原上的传闻,重点提到的也就是这些,有关蛇女之事只是一带而过,根本就没涉及齐罗的名字。而玄源关心的重点显然不一样,仔仔细细地打听了一番,最后才靠在虎娃怀中连声感叹,夸赞了自家夫君几句,重点是夸他既未见色起意、亦未被美色所迷。

虎娃岔开话题道:“看见这艘比翼飞舟,我倒有了一个主意。先别着急把兽牙神器里的东西都挪过去,而是把这里的东西都挪到兽牙神器中。我们可以改走水路,它就是一艘现成的船。”

玄源:“对呀,飞舟不仅可以在天上飞,展开了也可以就当作一艘船。不当飞天神器使用,船上还能装不少东西呢。”

这件神器可化为飞天之舟,但使用时比较麻烦,需要先把里面的东西清空了,展开后再装回去。但里面若堆满了杂物,不仅乘坐不便,而且施展其他的神通妙用也不方便。平日它作为空间神器时,其空间就相当于一艘大船的船舱。

虎娃并非想借助神器飞天,而就是把它展开当成一艘船,而且里面的东西也不必装在船舱里,都可以挪入兽牙神器中。两人说干就干,穿过相城后便离开了原先的大道,驱车直奔一条河流边的渡口。

这是个连接大路、很热闹的渡口,来往的人很多。虎娃的车马路过,所有人皆跪拜行礼,他们有幸目睹了彭铿氏大人与玄煞大人的真容。车帘挑开,虎娃挽着玄源走下了车。玄源素手一招,水中便出现了一艘华美的楼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