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7章、问对人了(下)

虎娃前不久刚刚清退了近百号门客,而如今贤俊先生却想来到彭山道场修行。虎娃想了想居然答应了,因为贤俊先生和那些人不一样,散修出身能突破大成修为,必不是无聊无能之辈,而且是樊翀亲自开口请求。

如今彭山道场周围已有不少散修结庐而居,他们不论是何来历、有何来意,皆听闻了虎娃两次公开的法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虎娃的传人了。道场中有贤俊这么一位大成修士,亦可委托他管理与监督彭山中的散修,倒也省了虎娃不少事情。

樊翀又替贤俊称谢,告辞离开了彭山。又过了半个月,梁易辰和田东升的人头被挂在了巴都城的东门上,少务特意派了很多大嗓门,每日向来往民众宣讲这两人为何有此下场,同时也派采风官将消息送往巴原各地。

各地传开的还有另一条消息,主君又任命彭铿氏大人为国使,持金杖红节前往相地巡视。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很意外,因为相室国残境如今并非在少务治下,两国大军尚处于对垒状态,有事派彭铿氏大人出使商谈倒也正常,但又哪能谈得上什么巡视呢?

但在百川城之会后,少务毕竟成为了各支宗室的族长,就算名义上的族长也是族长,他派一名使者象征性地巡视相地,从表面上也挑不出什么错来。就是这位使者本人会很尴尬,真到了相室国境内,很多地方可能连门都进不去,恐怕也不会受到什么礼遇。

但少务此次派的使者却是虎煞彭铿氏大人,此人当然不好惹,刚刚挂上国都城楼的人头便是例证,就算相室国那边心里不痛快,表面上恐怕也得恭敬接待吧。对虎娃恭敬便是对少务恭敬,因为虎娃手中拿的是金杖红节,其身份是代君视事,更何况还有玄煞大人陪他一同出巡。

巴原上各路使者所持之节有四种。各城廓拜见主君的使者持黑节,主君派往境内各城廓的使者持红节,各国之间互派的使者持花节。还有最后一种,赤望丘行走各地执行宗门之命的弟子,持白节。

虎娃此次出行,坐的还是当初少务那辆以白香木打造的车,拉车的是两匹通体雪白的骏马。马已经添了几岁年齿,但还是原先的那两匹,在百川城之会后,少务就连车带马都赏赐给了虎娃,以示特别的恩宠。

虎娃所持的,是巴原上独一无二的金杖红节,那长杆是用纯金打造的,其份量之沉重,寻常两名壮汉都抬不动。在早先的流言中,这根金杖红节被虎娃熔成金块收进库房了,如今却重现巴原,看那鬃毛的颜色显然不是新染的,仍是当年的旧物。

虎娃持红节出发,就象征着代表主君去巡视相地,或者说代表族长去巡视所属宗室。金杖红节并没有拿在手中,而是插在车前,他与玄源都坐在车篷内。

玄源是赤望丘任命的三国镇守长老,照说也可以在车前并插一杆白节,但她却没有这么做,以示自己只是陪同夫君出游。此行真正的目的是要打开步金山中的仙家小世界,所以也不便带外人随行,让谁同去倒是费了些思量。

只可惜盘瓠仍在彭山道场中闭关未出,就连彭山庆典都错过了,想来想去,虎娃还是决定轻车简行,没有任何随从仪仗,留羊寒灵坐镇彭山,只带了门下弟子藤金与藤花。

藤金为车夫,每日驾车赶路,藤花权充侍者,留在车篷中伺候。两位尊长沿途有何吩咐,也是由藤花出面传达。虎娃的车驾从野凉城出发,一路北上经过孟盈丘脚下,再折转向西到达原相室国都城、如今的相城。

在这一路上,万民望道而拜,逶迤千里不绝。他们行走在巴原人烟最为繁华密集之地,沿途总有田园村寨。这番动静,比虎娃上次孤身进入巴都城还要大,但好歹他有所准备,坐在带篷的车中,不至于与玄源一起受人围观了。

玄源也惊叹不已,她早就听说虎娃在这一带受万民敬仰,但没想到声望会如此之隆,几乎赶得上白煞在白额氏一族中的影响了。她在车中以神念道:“沿途千里,受万民之拜,你居然还能坐得住。假如换一个人如此,国君恐怕就坐不住了!”

虎娃苦笑道:“坐得住又怎样,坐不住又怎样?今日这一幕,也有你的功劳啊,我也没料到你在彭山庆典会来那么一出。其实受不受声名所累,全在于个人选择,我把金杖红节插于车前,他们拜的不仅是我,同样也等于在拜国君。”

每路过一处村寨,总有当地的族长代表族人献上各种礼物,并恳求彭铿氏大人一定要收下。这是他们的心意,很多时候虎娃也不好推辞,就命藤花出面收取了其中一些,贵重的财货不拿,收下的都是很有特点的各地物产。

能有资格参加彭山庆典送上贺礼的人毕竟太少,而这一路沿途的民众则太多了。

还好有随身携带的空间神器,否则他们坐的这辆马车可不够装的,至少后面还得再跟一个车队才行。彭铿氏大人夫妇皆是当世高人,所以不少村寨所奉上的礼物,虽不贵重却很珍奇,大多是在别处很难见到的。

比如很特别的石头、药材、竹木,虎娃倒是在其中发现了不少天材地宝。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有人给他们奉上了一头大肥猪,并声称这是神异之物,请二位高人一定要收下。

家养的猪如何能成为神异之物了呢?因为那一窝的猪崽都是黑的,唯独只有这一头猪是白的,而附近一带村寨所养的猪也全是黑的,大家从来没有见过白色的猪,故此以为神异,已经在猪圈里养得很肥。

这样的礼物,收下了也不好带啊。虎娃只得亲自出面解释——白猪虽在这一带极为罕见,但他曾去过西荒,那里的村寨养的猪有很多都是白的,还有黑白相间的花猪呢。好不容易才谢过心意,让那位乡民把白猪给牵回去了。

但这样一来,他们的行程就不会很快,亦不可能纵马疾驰,足足用了三个月才到达相城。玄源苦笑道:“三水先生肯定等着急了,看如今的形势,我们在路上就得走半年啊。”

虎娃解释道:“我的身份是国使,代君出行得一路光明正大,总不能偷偷摸摸赶夜路,也不便直接飞过去。步金山已经等了四百年了,也不着急这一刻。提到步金山小世界,我倒想起了另一件事。我的兽牙神器是开启小世界的枢键,祭用之时不知有何玄妙,里面装了这么多东西,恐怕也会受到影响。为稳妥起见,最好都清空出来另行存放,你有没有携带空间神器?”

玄源笑道:“当然有了,不过这是赤望丘宗门传承之物,我只能借给你暂用,你把兽牙中的东西都挪过来吧。”说着话她递过来一枚东西,又发来一道神念,包含了操控此神器的神魂烙印,还有对其神通妙用的介绍。

虎娃惊讶道:“赤望丘真是家大业大,竟有这等宗门传承宝物,不仅是空间神器,还可以化为飞天之舟?……嗯,它的主材质就是服常果的果核,还融入了其他的天材地宝,其中最重要辅材的是服常树的叶片。”

他从玄源手中接过的器物非常小巧,椭圆形两头微尖,不到半寸长,形状有点像桃核。果核的表面原是有沟回和花纹的,但此物已经过了大神通法力炼制,变得莹润光滑,表面一左一右有两道羽翼状的纹饰。

玄源赞道:“真不愧是将大器诀修炼大成的高人,一眼就认出此神器是由何物炼制。我得到这件神器已经很久了,一直不知它是用什么材质炼化,直至你给了我那枚服常果,亲自服用并炼化吸收其灵效后,才明白这比翼飞舟的来历。”

虎娃:“那是你先前没见过服常果,即使是见到了也要亲自服用过,恐怕才能认出这比翼飞舟的材质。至于我嘛,不仅是将大器诀修炼大成,而且是自悟了大器诀,又得仓颉前辈指点空间神器的炼化之法,这才能一眼就分辨出来。”

这话听着口气很大,但虎娃半点都没有自我吹嘘的意思,他说的都是实情,接着又眉头微皱道:“赤望丘中的长老,随身都带着这等神器吗?”

玄源摇头道:“哪有这等好事!这样的比翼飞舟,赤望丘中仅有两艘。至于更简单的飞天神器倒是有十件,名为飞羽,与你所拥有的那件飞天神器‘比翼’差不多,如今我才明白那是由服常树的精华叶片所炼制。至于普通的空间神器,名为华仓,应该就是用服常果的果核炼制的,数量倒是不少,共有十八枚。比翼飞舟、飞羽、华仓皆是少昊天帝当年所留。赤望丘中还有其他一些神器,则是历代弟子因种种机缘所获,就与少昊天帝无关了。”

少昊天帝留在赤望丘的神器,大多算不上特别神妙之物。飞羽其他方面神通妙用的威力并不强大,华仓更是没有其他的神通妙用。倒是这比翼飞舟,令虎娃赞叹不已。

此物平时就可以当作一件空间神器使用,但还可展开成一艘飞天之舟、能舒卷风云,不仅是普通的飞天神器。它相当于将虎娃从炎帝行宫中所得的飞天神器“比翼”,与赤望丘传承的空间神器“华仓”,二者的妙用融合在一起,且不是简单地融合,而是拥有了更强大的神通威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