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6章、建木通天(下)

武夫大将军留于山中的神剑共有十三柄,另有一柄送回了巴都城,便是如今少务的佩剑;而武夫丘中最重要的一柄神剑,便是历代宗主所佩。

武夫神剑所蕴含的剑意锋芒太过凌厉,若是融入形神,天长日久很可能会导致内损之伤。所以诸位长老平日将佩剑斜插背后或悬于腰间,只有修为已至化境的剑煞宗主,才会将武夫神剑融于形神,并借此祭炼自身所修的剑意锋芒。

神剑无鞘,剑煞出手一挥看似平淡无奇,虎娃和玄源却齐声发出轻喝。竹林间卷起的已不是狂风,所有的竹枝与竹叶都化为了剑光,石头蛋也完全融入剑光之中,似无数柄神剑出鞘向着半空击去。

这一瞬间,很多贺客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耳中什么都听不到了,只能感受到那无处不在的剑意纵横。斗法的只是三位高人,法力并未涉及到三十丈之外,但仅仅是围观的感受就如此惊人了。

弹指之后,空地上又恢复了清朗,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竹林不见了,剑煞手中也没了三尺青锋,仍背手站在那里呵呵而笑。他对面十余丈开外的虎娃,却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好像是因刚才的斗法太过剧烈而岔了气,而玄源正在轻拍他的后背。

绝大多数人所看到的场景是这样的——剑煞先是清咳一声,开口道:“好的,看剑!”接着就挥手斩出了一剑,然后演法便结束了。

但场中的演法切磋却有三番交锋,尤其是最后一番交锋,在场的只有大成修士才能完全看明白。剑煞挥出的那一剑,是完完全全地只攻不守,可是若不能破了那剑意锋芒,对手便无法发起反击。而虎娃和玄源联手,将这一剑给接了下来,演法切磋并不是真正的生死相斗,进行到这里也算是恰到好处。

三长老悄然对二长老道:“宗主已经三十年没有拔剑了吧,今天到底还是没忍住。”

二长老以神念回到:“他那是好面子,若神剑不出,便破不了虎娃和玄源的联手合击,怎能显出尊长的厉害呢?这一剑被接下来了,但好歹也将虎娃和玄源的合击破了,否则他还要再来一剑吗?”

三长老:“宗主神剑已出,虎娃和玄源的联手合击不破也得破呀,必须得给这个面子。宗主虽然没有出第二剑,但虎娃和玄源也没有动神器啊。”

此时虎娃终于不咳嗽了,又行礼道:“多谢师尊赐教,让弟子与阿源有幸领略武夫神剑之威!”

剑煞捻须道:“不错不错,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拔剑了,你们二人联手合击,竟能挡住我持神剑全力一斩!”接着扭头看向少务道,“这彩头,正好我们三个分了吧。”

少务赶紧亲手捧过金盘,先给师尊剑煞奉上离珠神药,接着捧给玄源,最后再给虎娃。三位高人都分到了果果,皆笑得很开心。

方才的斗法场面很多人没看明白,但听剑煞的意思,好像是他全力斩出了一剑,而彭铿氏和玄煞大人联手接住了,这场演法切磋也就点到为止了。彭铿氏大人为何会咳嗽呢,看来还是师父比徒弟厉害。徒弟就算有媳妇帮忙,交手时用力过猛也岔了气。

有人在私下里如此议论,虎娃听在耳中也在心中暗笑,他要的也许就是这个效果吧。其实刚才的斗法不只三招,而是三招半,就在众人都以为结束时并未结束。剑煞一收剑,虎娃便趁势发起了反击,施展的便是师尊所创的咳嗽功。

虎娃了解师尊的脾气,这是在故意逗乐呢。用剑煞自创的独门绝技向剑煞“请教”,这也是在表示敬意。师尊会咳,弟子也会啊,而且得到了真传。虎娃咳得剑煞是呵呵直乐,以笑声化解虎娃祭出的无形剑气,感觉是更加满意了。

演法切磋完毕,众人继续饮宴,彭山庆典结束得非常圆满。

众贺客陆续离去之后,武夫丘的三位尊长却又留下来盘桓了数日。他们又送上了另一份特别的贺礼,剑煞亲自出手,在二长老和三长老的帮助下,布置那幽谷中的竹林剑阵。

世上最擅长武夫丘剑阵的剑煞宗主亲自出手,守护虎娃与玄源隐居之地的那座竹林剑阵,终于彻底完成,运转时的威力远胜当初。剑煞亲自领教了虎娃和玄源的联手合击,见到虎娃将石头蛋融入竹杖化为的剑阵中,也受到了启发,教了虎娃另一个“损招”。

法阵虽妙,但毕竟受到主阵者的修为之限,要想增添它的威力,在关键时刻可抵挡世间顶尖高人,还可以做另一种布置。那就是以大器诀祭炼阵中之竹,将剑符炼化于竹中,平日费心血封印神通法力于大阵,对敌时可瞬间引发。

若是准备的时间足够长、所下的功夫足够多,届时突然来这么一下,哪怕是在世的仙家挨上了,不死也得脱层皮。但假如真这么干,也等于将多年蓄积的心血毁于一旦,这座竹林剑阵也必然立时被毁,非万分必要绝不能轻易动用。

剑煞如此提议,显然是用来对付绝顶高人的,至于具体要对付谁,他倒没有明说,反正这是最后的自保手段。而以虎娃与玄源联手之能,恐怕在世间已很少能碰到这种对手了。

但剑煞也只是给了个提议而已,没法亲自出手帮虎娃布置。这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需要虎娃与玄源在今后的修炼岁月中慢慢布置。祭竹为炼符之器,还要将竹林间生长的竹子炼制成剑符,可不是一般的难度。就算以剑煞之能,也不能保证成功。

这比炼制一般的法宝或剑符都要难多了,稍有不慎,不仅可能伤及到施法者本人,还可能损毁一大片竹林,进而把整座竹林大阵都给毁了。但剑煞对虎娃却充满信心,认为徒弟在这一方面的本事如今已超过了自己,可以谨慎地尝试。

半个月后,三位尊长终于离开了彭山。玄源又以巴室、相室、郑室三国镇守长老的名义,将巴室国主事弟子樊翀召来相见。

樊翀在藤金、藤花的引领下进入幽谷,于前厅中拜见了二位尊长,落座之后才问道:“玄源长老,您召晚辈前来有何吩咐?”

玄源笑道:“你上次与我夫君虎娃见面,是在樊都城外。你曾在赤望丘庆典上明言,那是你突破大成修为的机缘。”她用的称呼挺有意思,“虎娃”就是个孩子的名字,若是换做他人,怎么也得叫一声“彭铿氏大人”或者“虎煞小先生”,但玄源却习惯了这么叫。

樊翀不明白玄源是什么意思,赶紧答道:“的确如此,彭铿氏大人对我有点化之恩,樊翀一直心怀感激。”

玄源点了点头:“这也是你的修行之缘,正因有此缘法,今日才特意叫你来……你在赤望丘中未得吞形诀传承,宗主没有下令,根据门规,我也不好私下传授。但世间将吞形诀修炼大成者,并不仅止赤望丘这一脉传承。你若愿承这段师徒之缘,我夫君虎娃倒可传你吞形诀。”

樊翀也是一位大成修士,瞬间已反应过来了。师尊肇活建议他远离赤望丘来到巴室国坐镇主事,就曾私下叮嘱,要留意打探那位夜闯赤望丘的神秘人行踪。因为那人是少昊天帝的另一支传人,说不定可从他那里得到吞形诀传承。

如今玄源提到了这茬,樊翀便意识到虎娃就是当日闯赤望丘之人,难怪玄源会现身将他救走。看来这二位并不是在彭山中相识的,而是早就有勾搭了。但巴原上人尽皆知,虎娃是剑煞的亲传弟子,怎么又成了少昊天帝的另一支传人?看来是另有奇遇吧。

樊翀也明白,玄源既然将这么隐秘的事情说了出来,就算他拒绝这个好处,也必须立誓绝不可将消息外泄,否则今天恐怕走不出这间屋子。而樊翀又怎么可能拒绝呢,他离开宗门道场的目的之一就是为此,更何况在他的心中,确实一直很感激虎娃。

玄源和虎娃今日敢叫樊翀来,又说出这样一番话,的确早就摸准了樊翀的心思,而且他们对樊翀毫无恶意,只是要送他一场修行机缘。

樊翀当然知趣,立刻离座跪拜道:“樊翀何德何能,竟能得彭铿氏大人如此垂青,真不知该如何感激与报答!”

虎娃伸手扶起樊翀道:“想当初我进入赤望丘道场,见少昊神像而跪拜是发自真心,敬前辈仙家之功德。而我这门吞形诀,并非赤望丘所传,亦非得自少昊天帝,而是得于天地间。它是我所创,又非我所创,因天地间已有,少昊天帝曾见证,我亦有幸发现。而我自悟吞形之法的机缘,太过凶残与凶险,因而本门秘法只能是一支秘传,以免心术不正的后人效仿。你修炼大成之后,再寻传人必须谨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