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6章、建木通天(上)

若说指引,其实虎娃已经指引过师尊了。在正式的庆典之前,虎娃已私下将菁华诀、大器诀、灵枢诀传给了师尊剑煞以及二长老与三长老,所传神念不仅包括秘诀本身,也包括他自悟创立秘法的过程。

虎娃还请教了师尊一个问题。当年武夫大将军的修为据说已踏过了登天之径,以他的身份,如果想得到菁华诀的秘传,盐兆则不可能藏私,为何武夫丘却没有留下这门秘法传承?

这个疑问还只有剑煞才能解答。师尊告诉虎娃,武夫大将军当年确实修炼了菁华诀,却没有在武夫丘留下这门秘法传承,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一,菁华诀在巴原上是王室秘传,谁能得到这门秘法,是由国君决定的。当然了,得传秘法者未必是国君本人,也未必是宗室中人,比如当年的理清水就修成了菁华诀。但是从王室中得到菁华诀传承者必须立誓,不仅要永远忠于巴国国君,且所得秘法只能自己修炼,未得国君允许不可擅自外传。

其二,武夫丘所传的剑术若与菁华诀同修,可能会有所冲突。倒也不是绝对不可以同修,但这对弟子的资质和心性要求太高了,修炼到大成境界之后,稍有不慎就可能出各种偏差、导致意外的凶险。还不如只专精于一途,同样有望踏过登天之径。

若武夫丘弟子踏过了登天之径,却未得菁华诀指引,又如何飞升前往太昊天帝开辟的帝乡神土呢?这也有解决的办法,就是每年巴原的国祭。王宫前的广场上届时会显现出巨大的建木虚影,仙家可沿建木登天、前往太昊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

听到这里虎娃才明白,所谓建木,不仅是一种传说和象征,也是一条真正的登天之梯。巴国王宫前的广场上,那十二根柱子所布下的法阵,运转之时就可以召唤出建木现形于天地间。但和寻常人所理解的不同,不是随便来个人就可沿着建木爬到天上去成仙;只有已踏过登天之径者,方可沿建木的指引飞升帝乡神土。

那国祭大典上运转法阵所显现的通天建木,原来亦是一种指引,对巴原、对整个世间的修士而言意义都是一样的,若是修为已超越化境之上却不得飞升,皆可籍此登仙。

只可惜这个法阵想要起到这种作用,主持法阵者必须将菁华诀修炼大成。所以近年来巴室国虽每年都在举行传统的巴原国祭,但所召唤出的建木虚影徒有其形却无其神,失去了其自古最玄奇妙用。

而如今虎娃再传菁华诀于众人,至少长龄先生与工正伯劳大人能将菁华诀修炼大成,往后巴室国再举行国祭大典,召唤出的那株建木就可能是真正的登天之梯了。虎娃本人如果感兴趣,也可以亲自到国祭大典上去主持法阵,体验一番那株建木虚影的玄妙。

至于武夫祖师所说,武夫丘剑意与菁华诀同修可能会有所冲突,虎娃本人已将菁华诀和武夫丘剑意皆修炼大成,他当然没有这个问题。但不能指望武夫丘弟子皆是虎娃,若论资质与心性,就算当年的祖师武夫大将军,也未必能与虎娃相提并论。

武夫丘剑术以武丁功的极致之境为根基,修炼的是剑意锋芒,精气神凝炼一体,就似一柄出鞘的利剑,修炼到高深境界时,可收敛锋芒于无形、若返璞归真。它所求证的心境是一往无前的斗志与锋芒无匹的杀意,面对世间诸多艰难险阻,出鞘剑斩无悔。

武夫大将军有平定巴原、造福苍生之大功德,但他也四处平定叛乱斩妖除魔,手中神剑杀生极重,剑下曾血流成河。武夫神剑是杀生之剑,而菁华诀是采炼天地间的生机,所以二者同修会对心境造成困扰、难以兼顾,虎娃对此也曾有所体会。

踏过登天之径,路不止一条而是无数条,只不过有的路能够通达、有的路在半途断绝。对于修士而言,只要能走通其中一条即可,武夫丘的剑意与菁华诀确实不必一定要兼修。

而对于虎娃来说,他所见证的就是各门秘法所谙合的大道之本源,在每一层境界中都可有无穷演化。在这场庆典上又一次登台讲法,虎娃本人亦隐约有所感悟,他已经不必再刻意去分别,所施展的妙法是来源于菁华诀还是其他秘诀了。

随心而动便可信手拈来的境界,虎娃虽尚未求证但亦相去不远,因此才可以指点各宗门的高人,也包括他的师尊剑煞。

剑煞或许不必去专修菁华诀,但了解这门秘法,作为一种印证亦无不可。至于大器诀,对掌握武夫丘秘传的炼剑、剑符之术有极大的助益;而灵枢诀,是修炼自身灵枢窍穴,以达到与天地呼应相合的完美状态,对于修炼武夫丘剑术者,也是很好的借鉴补充。

回顾今日登台讲法的收获,虎娃一时若有所思。这时少务起身击掌,有三名亲卫捧出来三面金盘,每面金盘上放着一枚李子大小、火红色的果子。

众人的注意力全被吸引了过去,再仔细一看,那果子更像炼化后的丹药。虎娃当然清楚,那便是名震天下的离珠神药,应是从孟盈丘上采摘,由命煞亲手炼成。

命煞今天不仅帮了虎娃一个忙,她被少务尊为“圣后”,毕竟还要给少务一个面子或者说给巴室国一个面子,赐下了神药,由少务在庆典上拿了出来,按惯例应该是演法切磋的彩头。

虎娃猜的果然没错,少务见大家都看了过来,便朗声道:“这是巴国圣后、孟盈丘宗主命煞先生所赐的离珠神药。我闻庆典之后的饮宴上,按例总有高人出手演化妙法、印证切磋。这三枚离珠神药,权充做演法的彩头,以添雅会之趣。”

虎娃是彭山的主人,照说这彩头应该由他来出,但少务既然要揽过去操办,也就主动拿出了彩头。记得在赤望丘庆典上,白煞命人端出来三盘琅玕果。少务要想撑足场面,拿出来的东西也不能差了,可能特意求到了命煞那里。

众贺客皆来了兴致,纷纷看向在场的各派大成高人。记得在赤望丘庆典上,首先是由武夫丘晚辈弟子熊丽下场,向同为晚辈的大成弟子樊翀发出演法切磋的邀请,而今日谁会第一个出手?

出人意料的是,剑煞发出了一声长笑,起身来到场中道:“虎娃,为师听说你夫人玄源,曾在赤望丘庆典上,以一根竹杖与桃东大长老和小四长老切磋联手合击之术。三天前我来到彭山,发现你们道侣二人也在钻研联手合击之术。老夫已经多年没有正经出手了,今天也来了兴致,想看看你们夫妻联手合击之术的威力如何,也让天下的高人贤士开开眼界。”

众人皆是一怔,旋即发出轰然喝彩声。谁都意识到今天的饮宴上只会有一场演法切磋了,因为剑煞已出场,在座的其他修士恐怕谁都不会再接着献丑了。但能亲眼见到剑煞先生动用武夫神剑,今日已不虚此行。

虎娃与玄源起身领命,并肩走到了场中。宴席间已经留下了数十丈方圆的空地,夫妻二人躬身道:“请赐招!”

众人瞪大眼睛看着,皆觉场面有些奇怪,三人都空着手好似很随意地站在那里,谁都没有亮出法器,一点都不像要斗法的样子。剑煞笑眯眯地背手而立,发出了一声清咳,就像是有话想说,要先清清嗓子。

玄源却突然一挥左臂,腕上一道如彩绘般的竹叶状纹饰飞出,化为了一片雾霭缭绕的竹林,恰恰将剑煞挡在了竹林的边缘,而将自己和虎娃的身形掩藏在翠竹掩映之中。在场绝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剑煞的一声清咳便是出手了,那可是他自创的咳嗽功啊。

一声清咳便出现了一片竹林,而竹林中飘荡的雾气,随着清咳声呈现出清晰的涟漪状波纹,瞬间便消散一空,众人又看清了虎娃和玄源的身形。竹叶窸窣做响,有无数细碎的锋芒在竹林中交错相击,化解了袭来的无形剑气。

这第一番交锋,在场者只有一批修士看明白了,而其他大多数贺客都只是看个热闹。但能眼见如此玄奇的场面,他们也纷纷发出击掌喝彩声,很有些起哄叫好的意思。

清了嗓子之后,就该开口说话了。剑煞点了点头道:“好的,看剑!”

说是看剑,他却根本没有拔剑,最后那个“剑”字出口时,仿佛伴随着剑鸣之声。围观者这一瞬间都能感应到凌厉的剑意及体,不禁齐齐打了个寒颤,很多正在鼓掌喝彩的人立时都发不出声音了。

虎娃同时一挥右手,腕上戴的那串珠子,便是他自幼的随身法器石头蛋。珠串倏然消失不见,空中却有三十六枚“鸡蛋”呼啸飞出,落入竹林布成了一座剑阵。林间若有一阵狂风卷过,竹梢竹叶交错飞舞。

看不见剑煞的“剑”在哪里,却能听得见。林间传来的不是风吹竹叶声,在场每个人的脑海里都回荡起剑鸣交击之音。剑煞开口的同时,已不知以御神之念攻出了多少剑,风中的回音就是他祭出的剑意,而虎娃和玄源联手将之尽数化解。

剑煞不笑了,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右手向前一挥,一柄三尺青锋凭空而现——他终于真的拔出了武夫神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