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5章、虎煞不发威(下)

玄源冷笑道:“你不是和田东升说过嘛,反正做下这些事之后,就要被召回宗门道场,没人能追查到赤望丘中,更没人能把你怎样。想得倒挺美啊,可惜你还没来得及回去,我看也就不必再回去了……”

她的话音未落,就听不远处的剑煞发出一声冷哼。只见梁易辰身体一颤,眼角、鼻孔、嘴角、耳窝都渗出了血丝,凌厉剑意透体,他当即就栽倒在地昏迷不醒。再看旁边的田东升,好像已经自己吓晕过去了。

剑煞没说话,却已经出手了,不仅当众废了梁易辰的修为,也把他这个人给废了,虽然还留了一口气在、没有当场丧命,但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以剑煞的脾气,哪还能让梁易辰回到赤望丘接受宗门处置。

若在寻常情况下,剑煞也不能擅自废了一名赤望丘弟子,可方才梁易辰的所作所为已被当众审明,就算剑煞当场宰了他,恐怕赤望丘事后也无话可说。剑煞只是冷哼而已,而没有咳嗽一声让梁易辰当场人头落地,就已经够给面子了,而且主要是给虎娃面子,不想搅扰了这场庆典。

玄源的语气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既是赤望丘派来的巴室、相室、郑室三国之地镇守长老,就有监察、处置违犯门规弟子之责。梁易辰所作所为事实清楚,并有天下高人共同见证,也就不必再押回赤望丘问讯处置了……樊翀,你说呢?”

樊翀心中暗道——我还说什么说!梁易辰已经被废了,还用得着再押回赤望丘处置吗?而且看他的样子真要押回赤望丘的话,弄不好在半路上就断气了。

剑煞当众出手,玄源问都没多问一句,却问起了樊翀。樊翀只得恭恭敬敬地答道:“既然如此,那就遵玄源长老之命,将其当场废去修为、立时逐出宗门。”他这句话一出口,躺在地上的梁易辰就已不是赤望丘弟子了。

玄源又扭头道:“巴君,赤望丘弟子违犯门规,已被当众处置。剩下的,就是巴室国的事情了。”

梁易辰可不仅是违犯了赤望丘的门规,而且还触犯了巴室国的礼法。少务向前一步道:“今天是您和我师弟的大喜之日,我看就不要在彭山中杀人了,以免搅扰了庆典的兴致。”

玄源点了点头道:“那好,就借巴都城的城楼一用!”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想当初虎娃在樊室国堵住樊君车驾、追究宜郎城郊外遇袭之事,便要求当时的国君樊翀处置幕后主使者泸城城主,并将这位城主的人头挂上了泸城的城楼,由此在巴原上博得了虎煞威名。

既有前例,玄源让少务不要在今日于彭山斩杀这二人,等庆典之后带回国都去行刑,将人头挂在巴都城的城楼上,也好叫国中民众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少务立时命亲卫将地上躺的两个人都抬了出去,别留在彭山中扫兴,立刻押往巴都城。还得找人先给梁易辰疗伤,反正在当众砍头之前,不能让他先死了。

一番意外的波折终于尘埃落定,方才纷纷闭嘴看戏的众贺客,此刻又纷纷开口祝贺。大家还没忘了这是一场庆典,在庆典上说的当然都应该是喜庆的话,来的几乎都是人精,捧场谁又不会呢?

大家夸赞玄煞大人不仅清理了宗门中的败类,也维护了夫君的声誉,纷纷对彭铿氏大人能娶到这样一位好娘子表示羡慕!很多人当然也没忘了夸赞少务、樊翀、剑煞、命煞等人,总之全是好听的话,瞬时把庆典的气氛又给兜了回来。

有不少人也在心中暗暗惊叹,别看彭铿氏大人平日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隐居在彭山深处清修几乎连消息都没有,但是半点都不好惹啊,不怒而生威。你看看,堂堂赤望丘主事弟子梁易辰,说废也就废了,回头脑袋还得挂到城楼上,却让在场这么多人都无话可说。

虎娃暗中以神念道:“阿源,多谢你了,没想到你还安排了这一出。”

玄源亦以神念回道:“我家夫君就是脾气太好了,平日又懒得管闲事,那么就由阿源来代劳吧。你虽有虎煞之名,却未立虎煞之威,可能是因为成名时日尚短,且行事向来以宽慈仁德闻名,所以才会遇上这种事。假如换做巴原七煞中其他的任何一位,请问那些人敢吗?”

这倒是大实话,白煞、剑煞、命煞自不必提,巴原上谁又敢针对仓煞、玄煞、星煞这么做,难道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如今仓颉已传文字于巴原,大家也该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别的不说,前段时间就有那么多散修敢跑到彭山道场白吃白住那么长时间,离开后还嘀嘀咕咕出言不逊,让他们到赤望丘这么做试试,不被人从山崖上扔出去才怪。

接下来,按照庆典既定的仪式,由虎娃登台讲法。在赤望丘为祝贺玄源突破化境的庆典上,也曾有过这么一幕。通常情况下,只要走个过场就可以了,身为当世绝顶高人,谈一谈突破化境时的感悟,顺便对在场的晚辈弟子指点几句,谁也不能指望高人能在这种场合讲授什么独门秘传。

可是虎娃此番登台,一讲便是一天一夜,他所讲的内容,与四个多月之前的那场法会并无太大区别,但又增添了很多最新的感悟。在场众高人没听几句,便露出了惊讶与凝重之色,整座彭山道场中片刻间便鸦雀无声,气氛显得庄严而静谧。

来到彭山中的贺客,不仅有各宗门的前辈高人,还有不少普通人,比如刚刚被押出彭山的那位田东升。刚开始的时候,不论是谁都坐得端端正正,人人都是凝神专注而听的样子。既然是来捧场的,学着在场的各位高人,大家装也得装得像啊。

可是时间一久,情况就发生了变化,看众人的表情,有的沉浸在震憾中,有的却满脸疑惑,更有很多人甚至连坐都坐不住了。虎娃开口便讲了一天一夜,对于很多普通人而言,恐怕也不能一整天都坐着不动,至少还得吃饭睡觉呢,就算想硬挺着也挺不住啊。

还好少务早有安排,由羊寒灵指挥国君带来的亲随卫队,招待那些从法会上推下来的贺客。大家该吃的吃、该睡的睡,但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更不要在道场中喧哗议论,而虎娃坐在龙血宝树下讲法不断。

虎娃讲法的内容尽显境界之玄妙,讲法的过程也显示了修为之精深、法力之精纯。无论在道场中的任何角落,都能清晰地听见他的声音,脑海中能印入伴随声音的神念,就连那些已经退出山坡在休息的人也不例外。

但这声音与神念既不扰人亦不伤人,假如有谁不想听,很自然便听不见了。若是有人实在困了或累了,但是还想继续听闻虎娃的讲法,那么哪怕他睡着了,也会继续保持在一种似听非听的状态中。

对于很多普通人而言,可能根本记不清虎娃今天讲了什么,可是只要他想听,日后心境清澄之时,便可能回忆起当日曾听懂的内容。若是有幸修炼有成,在定境中又能回忆起虎娃讲法更多的玄妙,似在有意与无意之间。

虎娃是从正午时分开始登台讲法的,到了寂静的夜里,星光笼罩了山野,夜色中只有他宣讲妙法的声音。就连满山草木也像是在聆听他的讲法,附近一带出没的禽兽是夜也格外安静,悄然潜伏在草丛中、落在树枝上,竟然都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在场的数百人中,有十余人曾听闻过虎娃的讲法,他们就是当初投奔彭山道场的散修,后来就在虎娃封地之外的山野中结庐清修,今日也参加了这场庆典,向虎娃和玄源表示祝贺。

他们已经参加过一次法会,此刻听虎娃再度开讲,却越听越觉得玄妙更多,近来修行中所遇的很多困惑,也在无形中迎刃而解。

步金山宗主三水先生原本心里有事,他三天前与虎娃有过一番密谈,国君少务又私下里见了他一面,商谈的事情非外人所能知。三水先生当时就有些着急,想尽快返回相室国与步金山,可是他又不得不留下来参加这场庆典。

听了虎娃这场讲法,三水先生立刻又就觉得留下来简直太对了,作为一派宗主、大成修士,他当然明白虎娃所讲的内容意味着什么,不禁沉浸心神入定而听,心中甚至隐约有些后悔——假如把所有步金山弟子全带来就好了。

一天一夜之后,虎娃讲法结束之前,照例说了那个传灯的典故,然后又沉默了一个时辰,这才起身开口,将很多人从定境中唤醒,并与玄源一起行礼,感谢大家不远千里的祝贺。这场庆典至此结束。

很多人还在回味这一天一夜听闻的妙法指引,而彭山中已经摆好了宴席,少务邀请大家入席畅谈。

剑煞的身份当然是在场众人中最尊贵的,坐在了最中间的主座上,而各派大成尊长也各有安排。樊翀不仅是大成修士,而且曾是樊室国君,少务接待他的礼数完全按照了一位国君的规格。

大家饮酒畅谈之时,剑煞悄然以神念对虎娃道:“你短短数年便已突破化境修为,令为师是喜出望外。紧接着你居然又娶了玄煞,真是把我给吓了一跳,却又佩服得不得了。在我眼里,你可比少务有出息多了。等到听闻了今日这场讲法,我才意识到,就算为师放开胆子去夸你,恐怕最终也会小看了你。你能拥有今日的成就,不是没有原因的。你的志愿,恐怕也不是自立一派宗门,而是引领天下各宗门的修士,甚至是指引世间万类之修!”

虎娃以神念恭敬地答道:“弟子确有此愿,这并非狂妄之心,而是修行所求、欲证大道之本源。只是如今修为尚浅,仍在求索之中。”

剑煞端杯一饮而尽道:“好好好,有朝一日,为师恐怕也需要你的指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