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4章、幸会彭山(上)

众弟子都很纳闷,难道宗主疯掉了?同时也暗暗佩服,宗主就是宗主,连笑声都这么厉害!知情者少务并没有派人向武夫丘提前禀报这个消息,恐怕就是想让玄煞或虎娃自己来宣布,同时也让师尊剑煞如此惊喜吧。

让少务立命煞为正妃,这个主意当初就是“老不正经”的剑煞出的。如今剑煞最得意的亲传弟子虎娃,不仅突破了化境修为,而且还娶了赤望丘玄煞,这也忒长脸了吧!

剑煞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心中夸赞虎娃的“本事”,同时也在猜疑此事是否别有内情。比如少务立命煞为正妃,却送上了“圣后”的尊号,并不是娶一个女人回宫,而等于是给自己捧起了一尊神。

武夫丘众长老都想到彭山来一观究竟,可是总得有人看家吧,武夫丘上的锁山剑阵至少要有两名大成剑修共同主持才能运转发动,而熊丽如今的火候还嫩了点,所以众长老外出凑热闹都得轮流来。上次桃东和小四去了赤望丘参加庆典,这次只得很失望地带着熊丽留下来看家。

宗主剑煞与二长老、三长老来到彭山,这个阵容与当初参加百川城之会时是一样的。在云端上见到虎娃与玄源并肩迎候,持的就是晚辈面见尊长的礼数,剑煞不禁老怀大慰啊,只觉虎娃可比少务出息多了,假如不是还要保持矜持,他恐怕又要发出一阵狂笑震动彭山了。

不同宗门传承的修士,彼此之间的辈分关系向来很难搞清楚,原本笼统地称为“同修”,在百川城之会后,大家也习惯彼此互称“道友”。可是素有往来的大派宗门之间,辈序关系还是比较清晰的,白煞比剑煞高一辈,若是剑煞见到白煞也得叫一声师叔。

在赤望丘的庆典上,熊丽称呼樊翀为师兄,这是正常情况。若是这么论起来,玄源见到剑煞以及二长老与三长老,都应该叫师兄的。可是她如今又成了虎娃的爱侣,这辈分关系就有点尴尬了。

好在武夫丘的三位尊长也挺明白事,并没有刻意提这茬,只在心里偷着乐,说话时只直呼玄源之名。而玄源见礼时说的是:“见过剑煞宗主与二位长老!”也算把辈分问题给含糊过去了。其实若论凡人的年岁,玄源也的确算得上这几位尊长的晚辈。

虎娃与玄源将几位尊长迎进了幽谷,他们隐居的这两个多月,幽谷中的竹林和院落又变了样子。那竹林大阵已布成,比原先的范围扩大了一倍有余,普通人看过去只觉得云雾缥缈,林中景象看不真切;而在剑煞这等高人眼里,那一根根翠竹有虚有实,显然蕴含着某种阵法,且每一根竹子皆可在虚实之间变换。

房舍也变成了前后两进,加上竹林大阵形成的天然围墙,共隔成了前院、中庭、后园三重院落,每一重院落皆点缀了不同的景观。后面的房舍是虎娃与玄源的居住与修炼之地,前面那进房舍显然就是特意准备的待客之所。

几位尊长不禁赞叹一番,称虎娃真会找地方、也真懂得享受。彭山地处巴原最中央,而他竟然在彭山深处拥有这样的世外清修福地,这里可比武夫丘上的洞府舒服多了。走进前厅中落座,奉上灵茶与各色果品,玄源居然将琅玕果都给端出来了,礼数足够周到。

开春时的赤望丘庆典,桃东和小四二位长老可是一人拿走了一盘琅玕,也就是世间传说中的仙玉果,当时玄源也得了一盘。如今这三位尊长来了,玄源倒也没有藏私。剑煞与两位长老皆眼神一亮,他们既没客气也没贪多,每人笑呵呵地伸手指捏起一枚,先揣进了怀里并未当场服用。

几位尊长是确认究竟的,而亲眼所见,虎娃确实与玄源结为了爱侣、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特殊内情,几位尊长又开始好奇地打听他们是如何结缘的?

虎娃亦未隐瞒,如实讲述了自己在行游中于山野中偶遇到“受伤”的胭脂虎,又在山外的翠真村认识了阿源姑娘,并在那里隐居清修很久。在这期间,他还混进了仙城朝圣的队伍,出于好奇夜探赤望丘,结果差点送了命,幸被胭脂虎所救。

虎娃回到翠真村养伤,离去前才知道阿源就是玄煞。而在翠真村隐居期间,他和阿源姑娘就好上了,一切发生得是那么自然,仿佛他早就在寻找她。或者说玄源离开赤望丘到翠真村隐居,就像在等待他一般。

虎娃还以神念介绍了自己这三年行游中的很多经历,比如受困啸山君洞府、带着羊寒灵去刺杀琮余、泸城外遇袭、樊都城外堵国君车驾等等……

他的语气虽波澜不惊,但经历的很多事情都堪称惊心动魄。虽然有些事早已听闻,但由虎娃亲自讲述,几位尊长仍听得津津有味,时而点头惊叹、时而摇头叹息、时而夸奖或教训虎娃几句。

尤其是听到虎娃夜探赤望丘身受重伤时,剑煞拍着大腿道:“你这孩子,真是太胡闹了,有点本事就不知天高地厚,活该有此教训!……想当初在武夫丘上,你和汪汪就搞得大家鸡犬不宁!”

三长老拆台道:“哪有鸡犬不宁?武夫丘上又没养鸡,要说狗,也只有汪汪那么一条狗。倒是把我们几位尊长闹得不得安生,武夫丘上已很多年没那么热闹过了,我如今还很怀念呢。”

二长老却反驳道:“怎么没有鸡?没有家养的难道还没有野生的吗?深山里的雪鸡多得是,我看见过他们多少次跑出去打雪鸡,不是煮着吃就是烤着吃,看得我老人家都馋了,他们偷吃的时候也不知道孝敬几只!”

剑煞反问道:“你不是说追求剑意精纯,尽量辟谷不食吗,怎么还会嘴馋呢?”

二长老:“我的修为离突破七境还差一些,尚不能完全辟谷不食,每辟谷一段时间,总还是需要吃东西的。每次我想吃东西的时候,就看见虎娃带着汪汪在深山里打野味,还经常把瀚雄、小俊他们叫过去一起吃,就让我老人家干看着!”

三长老呵呵笑道:“你那是在偷看,又没有现身,他们哪知道你也在?”

一旁的玄源惊简直讶得说不出话来,武夫丘的这几位尊长素来以锋芒威压示人,谁能想到他们竟会在私下里如此斗嘴。虎娃则用指尖轻轻拨了拨她的手背,并用神念暗道:“他们平日在山中时,一直就是这样,很是老不正经,我已经习惯了。”

剑煞摆手道:“你们不要扯这些了!……小路啊,你居然能从啸山君中的仙家洞府中脱困而出,让为师都很佩服啊,不愧是我武夫丘弟子。”

虎娃赶忙答道:“幸亏有师尊与诸位尊长当年的指点,我之所以能凿山而出,与武夫丘中开凿武夫石的经历不无关系。师尊传授我的磨刀功,亦是炼器之道,至于砍柴功,恰可用于削山。”

这番话让剑煞感觉十分受用,捻着胡须呵呵笑道:“我确实没有白教你,而你也确实很用功,我老人家是喜出望外啊!”

话刚说到这里,羊寒灵在竹林外禀报——少务带领一批武夫丘传人前来拜见尊长。玄源打开竹林法阵请大家都进来,而剑煞与两位长老端坐堂中,神态威严与方才嬉笑的样子判若两人。

这场庆典是少务一手操办的,来的贺客中有不少是武夫丘传人,他们中又有不少人在巴室国军方任职,听说剑煞与二位长老已经到了,当然要先行见礼。其实像少务、北刀、虎娃这些人,算是艺成下山的弟子,不在宗门道场中清修,平时也不必执行宗门任务,只需遵守武夫丘的门规即可。

但尊长若有吩咐,他们亦不会不尽力的,如今知道宗主和二位长老来了,也当然要在庆典之前赶来拜见。一番见礼之后,众人又将几位尊长迎到了彭山道场中,倒也化解了虎娃和玄源的尴尬。几位尊长倒也给玄源面子,并没有拿虎娃和她的事情打趣乱开玩笑。

玄源则暗中吩咐藤金、藤花等人,赶紧去给尊长们逮好吃的。彭山中虽找不到雪鸡,但是松鸡也有不少,只要做得好,味道也足够鲜美。

次日,也就是夏至的前一天,各路贺客纷纷进入彭山。除了三水先生和武夫丘的三位尊长,其他人都是不请自来。因为虎娃只是让少务把消息送达各地,并声明到贺者全凭自愿。而将举行庆典的场所放在彭山,确实也是最适合的地方。

彭山不像武夫丘或赤望丘那样地处偏远、道路险峻难攀,它就在巴原中央人烟最繁华的地带,从各地到达这里的交通都很方便。只有最后一段进山的路不太好走,但少务早有安排,若是体弱的贺客,连人带礼物都可以帮着抬进彭山道场。

众贺客进山后首先看见的并不是彭铿氏大人,站在最中央的迎宾者亦不是羊寒灵或藤金、藤花,而是巴室国的国君少务本人!

堂堂一国之君,竟然屈尊亲自站在道场门前迎宾,这让很多人感到受宠若惊,几乎是从凉轿上滚身下来慌忙还礼,有不少人当场跪拜于地。而少务满面春风,在一众高手与亲卫的簇拥下,上前亲自将那些跪拜者一一扶起,向他们的到来表示感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