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3章、天作之合(下)

如今赤望丘得有这么一个人,而且还只有玄源才能胜任。随着国境线的改变,分布在巴室、相室、郑室三国的赤望丘弟子,其管辖与联系范围的划分也得随之改变。现属巴室国之地还好说,但相室、郑室两地却很难办,因为它们仍处于重兵围困之中。

少务三年前采取的策略,就是对两国的残境围而不攻。狗急也还得跳墙呢,更何况是两个国家,若是硬碰硬不留退路地强行吞并,就算能达到目的,代价也会很惨重,而巴原上还有虎视眈眈的樊室与帛室两国。

少务派郑室国被俘的降兵围困相室国的残境,又派相室国被俘的降兵围困郑室国的残境,并且向这些人承诺,只要为巴室国服役三年,便可免除罪责。如今三年之期已到,少务下令大释,宣布那些军士皆已是无罪之身,等同国中其他民众。

但巴室国对相室、郑室两国残境的围困并没有解除,军士们也不打仗,只是按照国君的要求驻防,这并不是什么苦差事,苦的只是被围困的人。那两国残境被大军围得水泄不通,能出入外界的所有道路都被截断了,不仅商贸交流断绝,也断绝了任何往来联系。

对于那些能在天上飞的高人,围困的大军当然管不着。可是相室与郑室残境与外界的往来,不能只依靠能御神器飞天的大成高人,那等高人也不是能随便为谁跑腿的,就算再借助若干原身是飞禽的妖修,终究也是无济于事。

大军围困的缺口迄今为止只打开过两次,一次是三年前的百川城之会,少务放相君和郑君带着亲随卫队平安往来;二就是前不久赤望丘举行的庆典,少务放那些前往赤望丘的贺客出入。但在平常情况下,哪怕是步金山宗主三水先生要到外面去,也只能自己从天上飞。

两国残境中还有不少赤望丘弟子,他们与外界的往来联系基本上也断绝了,相当于生活在几乎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就算赤望丘想管理这些弟子,也只能实现惨境内部的统一管辖与联系,却很难与外界交流,他们要想出入,同样也会被大军关卡拦截。

这是国之军务,赤望丘也不可能为了某一名弟子的自由出入,每次都单独向巴室国提出要求,这样也非常不方便。所以赤望丘需要一个总协调人,不仅重新整顿各地传人之间的联络与管辖事务,还要与巴室国进行协调,能让这些弟子的出入往来不受大军阻拦。

什么人能好这件事,如今只有玄源合适,谁叫她的爱侣就是彭铿氏大人呢。若是玄源代表赤望丘提出要求,就算是看彭铿氏大人的面子,巴室国也得做出相应的安排。所以赤望丘趁势任命玄源为三国镇守长老,并给她下达了这样的宗门之命。玄源如果还忠于赤望丘弟子的职责,就应该尽力去完成。

……

樊翀带着最新的任命从赤望丘出发了,他将成为赤望丘在巴室国中的主事弟子,同时也代表赤望丘参加彭山庆典。但巴原各地关于此事的议论却未平息,人们根据各自所掌握的情况,做出了各种猜测判断。

在赤望丘内部,很多弟子认为,这是玄煞大人对抗星煞大人的手段。以白煞宗主的修为,恐怕迟早是要飞升的,就算如今尚未飞升,他也已很少露面亲自打理宗门事务了。下一代传人中,原先大家认为玄煞是最有希望接任宗主的,可是近年来星煞却掌管了宗门事务。

星煞本人的修为虽不如玄煞,但他还有一位强大的盟友善吒妖王,在赤望丘五老中,还有三位长老出身东滨氏一支。在白煞宗主仙去之后,玄煞大人若想压服星煞大人的势力,就必须争取更强大的外援,虎煞彭铿氏无疑是最合适的。如此她便内斗能胜星煞、外斗能敌善吒。

巴原上更多的人并不了解赤望丘内部的情况,很多人便不约而同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赤望丘是要借机加强对巴室国的控制,至少能有一条又有效的途径影响巴室国的国政,而再没有比这更完美的联姻了。

不论众人对此事有何看法,消息传开后所带来的另一个立竿见影的结果,就是前段时间巴原各地针对彭铿氏大人的流言立止。

并不是说流言消失了,它仍是很多不明就里者平日的闲谈之资。但在暗中制造流言、刻意引发种种事端的人销声匿迹了。这些人来自敌视虎娃的各方势力,其幕后的主使者就是赤望丘。可如今彭铿氏大人已成为玄煞大人的爱侣,再这么做反而成了间接针对赤望丘了。

而且退一步说,就算这些人不怕虎娃,也怕玄煞啊。假如玄煞追究到某些人头上,恐怕他们连哭都找不到地方了,这本就是不便公开的私下行为,而玄煞大人绝不会像彭铿氏大人那么客气,大家还是暂时静观其变吧。

很多原本没打算参加彭山庆典、向虎娃送礼祝贺的势力,如今也临时改变了主意,要么派使者前往,要么至少也托人送上一份礼物与。很多人还在暗中发牢骚呢,开春时刚刚派人到赤望丘送礼,如今又得备一份贺礼送往彭山,而且礼还不能送轻了。

玄源和虎娃这两口子,接连举办这么盛大的庆典,难道也是有心借这样的机会攒将来过日子的家当?或者他们存了另行开宗立派的打算,现在就在积累家底呢!

但还有更多的人,原本就打算到彭山参加庆典,这样的消息传来当然是更添喜气。尤其是巴室国中的各方势力,平日哪能找到这种巴结彭铿氏大人、并投国君少务欢心的机会。

虎娃在国中很多地方本就受万民敬仰。比如远在千里之外、蛮荒边缘的白溪村,白溪族与山膏族的众族人早就准备好了礼物,托身子骨还算硬朗的老汉田逍,代表大家前往彭山祝贺。而飞虹城辖境内的各个村寨听说消息,几乎都有同样的打算。

还好如今已升任城主的村宝大人明白事理,若是各村寨都派人闹哄哄地一起去,不仅路途遥远,而且那也不是祝贺却相当于捣乱了。于是他先向国君提出请求,得到允许后便亲自带着老汉田逍一起出发,代表了境内的各部族与村寨。这样路上也方便些,所有礼物皆能统一运送。

彭山深处的虎娃和阿源,这段时间一直隐居幽谷没有露面,过着许是世上最幸福的“双修”生活。在庆典到来前的这两个多月时间,他们也在合力祭炼一件法器,就是那支竹杖。

虎娃的炼器手段,如今在凡人中也算是独步天下了,又得阿源的大神通法力之助,两人之间神念互感相通,这件上品法器已经无限接近于神器。其神通妙用的威力,甚至已比很多普通的神器还要大得多。

这支竹杖平日可化为一根竹子,就消失在谷中的竹林间,也是运转这座竹林大阵的阵枢。它也可以单独携带到外面,展开成另一座剑阵,阵中竹影摇曳、竹叶横飞,挥洒皆能化为剑意神兵,虎娃与阿源借此还练成了一套联手合击之术。

竹杖祭炼到这个程度,暂时已到达极致,除非将来他们的修为更高,才可继续祭炼使其神通妙用更强。就算它无限接近于一件神器,但毕竟还没有成为神器,只有真正迈过登天之径的仙家,才能自主地祭炼出属于自己的神器。

布置大阵、炼化法宝告一段落,离彭山庆典之期便不远了。第一个进入彭山道场的贺客,外人谁都没想到,居然是步金山宗主三水先生。

三水先生是独自飞天来的,没携带任何弟子同行,他不仅代表步金山,同时也代表相室国宗室送上礼物并致贺。

无论是步金山这派宗门,还是相室国宗室,原先都没有打算派人参加彭山庆典,更别提送上礼物了。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此次彭山庆典不仅是庆祝彭铿氏大人突破化境修为,也庆祝他与玄煞大人结为爱侣,相室国与步金山倒是不好不来了。

还有另一件事外人不知,少务特意派一位使者到了步金山,单独邀请三水先生提前进入彭山去见彭铿氏大人,据说有要事相商。此事涉及步金山的宗门传承隐秘,与八百年前的前辈仙家所开辟的“仙界”有关。

步金山中有前辈仙家所开辟的“仙界”,这是历代宗主以及少数几位核心长老才掌握的传承隐秘,少务的使者怎会知道?使者只是奉命传话而已,具体是怎么回事,还要三水先生亲自到彭山去找彭铿氏大人询问。

所以三水先生成了第一个来到的贺客,比其他人都早了三天,就像当初前往赤望丘参加庆典的羊寒灵。

虎娃与玄源在隐居的幽谷中接待了这位宗主,谁也不知这几位高人都谈了些什么。当三水先生走出开满金铃花的幽谷时,仿佛心事重重,同时眼中又带着兴奋与期待的光芒,好像恨不得马上就能赶回步金山。

可是三水先生毕竟是来参加庆典的,最快也要等到庆典结束之后才能走。在三水先生进入彭山道场的次日,又有几位高人提前来到。虎娃与玄源亲自飞到云端相迎,因为来者是武夫丘宗主剑煞与二长老、三长老。

剑煞来时脸笑得就像一朵花。他听说虎娃突破化境修为就已大喜过望,紧接着又听说玄煞竟与虎煞结为爱侣,他更是惊讶得差点连下巴都掉下来了。当时武夫丘道场的五座山峰上,所有人都听见了蕴含剑意锋芒的一阵狂笑,震得大家元神中嗡嗡剑鸣声不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