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3章、天作之合(上)

虎娃好奇道:“有什么事,你不希望我告诉山神?”

阿源:“其实不仅是山神,我不希望你告诉任何人……至于什么事,将来或许会知道的,而我现在还不清楚。”

虎娃:“是与你有关的吗?”

阿源:“嗯,有可能吧。”

虎娃很干脆地点头道:“假如是这样,我可以答应你。”

答应这样的条件太正常了,因为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隐秘。比如虎娃就曾答应过瑶姬,若未得允许,便不对任何人泄露炎帝行宫的秘密。虎娃后来就对谁都没说,同样也没有告诉阿源。

阿源好似终于松了一口气。虎娃又抚摸着她的后背道:“我清楚,若站在你的立场,会觉得非常为难。所以我答应你,就算将来要报仇,也只会针对白煞与星煞,不会牵连赤望丘与白额氏一族,而且有了把握之后才会动手,这下你放心了吧?……在外面坐一上午了,我们进屋吧。”

阿源从虎娃的怀中起身,低头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温柔之意,柔声道:“今天我才明白,为何当初我第一眼看见你,就会有那样的感觉……在翠真村的时候,你只当我是阿源,一直在守护着我,而我也一样要保护你。”

虎娃:“我知道,你刚才所说的这些,也都是为了保护我。我既然告诉了你这一切,就意味着它已不再会影响你与我。”

阿源:“我的心境有点乱,想暂时闭关静心。”

阿源在静室中独坐,虎娃也不知她在想什么,但也不敢去打扰。突然听闻了这么多隐秘之事,就算是阿源这样的高人,想必也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以平复心境吧。

第二天上午,阿源走出了屋子,说是闭关,其实她只用了一天、平复了纷乱的心绪。再看见虎娃时,她的目光已经恢复平和,充满了温柔的爱意,又含着一丝难以形容的羞怯。

虎娃迎上前道:“你这么快就出关了?我以为还要等很久呢!”

阿源:“我刚到巴室国,便赶来彭山与你相会,已经过去三天了,该回去打声招呼,免得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虎娃:“你出门之前没有安排好吗?其实我已经让羊寒灵公布消息——你与我相见恨晚,已决定一起闭关共同炼制法宝。”

阿源:“天黑之前我就会回来,然后我们便一起闭关炼器。我这次回去,是要交代一件别的事。”说着话她不等虎娃再追问,便飞天而去,却悄然留下了一道神念。

虎娃愣在了原地,片刻之后反应过来惊喜莫名,高兴得当场蹦了起来,在空中如一朵云儿般飘荡了很久,不知怎样才能表达心中的幸福与喜悦。

……

玄煞带到巴室国的随行弟子这几天颇有些莫名其妙,玄煞大人刚到庄园便独自去拜访彭铿氏大人了,然后彭山中便传出消息,竟说什么玄煞大人与虎煞先生一见如故,要一起闭关参悟炼器之道。

这简直太出人意料了,但也没人敢去彭山深处问个究竟。反正玄煞大人有吩咐,其他的事都得等到彭山庆典之后再说。

但仅仅过了三天,玄煞大人突然回到了庄园。心腹侍女英秀问道:“大人,我刚听说您和虎煞先生要闭关炼制法宝,难道传闻不实,您这么快就回来了?”

玄煞板着脸道:“传闻无虚,我确实要和彭铿氏大人一起闭关切磋修行之道,今天回来是有事吩咐。你将庄园中的赤望丘弟子都召集到大堂,我有消息要宣布,并要派专人向宗门禀报。”

……

有一个惊人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巴原,闻者无不目瞪口呆,巴原上惊掉了一地的下巴。据说玄煞大人来到巴室国拜访了虎煞先生,两人不仅是一见如故,而且是一见倾心、两相情悦,已决定正式结为爱侣!若有致贺者,请于今年夏至去彭山庆典上道喜。

这也太夸张了吧!玄煞怎么与虎煞好上了,这两人几乎让人联想不到一块去啊?消息竟来得是这么突然,而且谁都知道虎煞是武夫丘宗主剑煞的弟子、巴室国君少务的结义兄弟,好像和赤望丘不太对付啊?

更何况前不久,巴原上还有针对彭铿氏大人的流言四起,怎么转眼间玄煞就看上了他?

震惊之后,很多人也开始琢磨起来。这消息不可能是假的,因为就是玄煞本人派赤望丘弟子送出的。只要是既成事实,总能做出看似合理的解释,更多的人又不禁转念而想——如今的巴原上,还能找出比他们更般配的一对吗?

各宗门多年来,已无高人突破化境,如今却接连出现了玄煞和虎煞。不论修为法力,还是身家地位,哪怕是形容年貎,能配得上玄煞大人的,恐怕也只有虎煞先生了。这简直是天作之合啊!

消息传到赤望丘之后,第六峰中有一座院落轰然崩塌,连院墙带屋子都化为齑粉。那是星耀住的地方,星耀不仅是震惊甚至是震怒。其门下弟子多少知道星煞大人为何会如此,却谁也不敢点破自讨没趣。

赤望丘得到的消息,不是别人传来的,而就是玄源专门派人送来的,她正式禀告了宗门。玄源说的话很简单,就是与虎煞彭铿氏大人两相情悦,已正式结为爱侣。这是她的私事,与武夫丘、赤望丘的宗门事务无关,也与巴原上的国事无关。

玄源声明,就算她嫁给了虎娃,也不会违犯赤望丘的门规、不会泄露赤望丘的宗门之秘;更不会因为她和虎娃的关系,而做出叛离宗门之事。

话虽说得简单但也明确,表面上谁都没法反对,也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去反对。以玄源的修为及地位,想找什么样的爱侣,确实谁也管不着,但她偏偏找的是虎娃!这的确是她的私事,除非她因此违犯了赤望丘门规、做出了叛离宗门之事,否则谁都不好公然干涉。

星耀接到消息后,直接就去找闭关中的白煞了,然后再召集山中诸大成长老议事。白煞清修了几十年,可最近这段时间总也不得消停,在闭关中已经被折腾出来好几回了。

众长老商议此事时,皆对玄源突然做此决定颇有不满,原因很简单,在座很多人的内心中,已将彭铿氏视做潜在的对手、至少是需要小心防备的高人。但不满归不满,事已至此,确实也没法再去阻止,因为那的确只是人家的私事。

前一段时间巴原上针对虎娃的流言四起,就是赤望丘在暗中推动的,曾与虎娃有仇的各方势力都在推波助澜,而居中谋划者是星耀。这是众长老曾经商量过的,当时玄源尚未回山,其用意就是要找机会削损虎娃在巴原上的名望。

这只是对付一个人的暗招,既不可能成为正式的宗门之命,也不可能公开,只是由星耀与几位长老命心腹弟子去暗中布置。可是玄源倒好,如今突然宣布与彭铿氏结为了爱侣,使虎娃的身份以及他与赤望丘的关系,变得如此复杂而微妙,令人颇感措手不及。

星耀有些激动,斥责玄源不该如此率性行事,事先居然连声招呼都不打。白煞的神情倒是看不出喜怒来,对星耀说道:“她这不就是在打招呼吗?事已至此,根据赤望丘门规,也确实管不着。只要她不因此而叛离宗门,未尝不是好事。将来巴原上若有事,武夫丘或巴室国与赤望丘起了冲突,那彭铿氏要么与玄源决裂,要么就得置身事外,或许也是免除了某些麻烦。但无论如何,玄源不再适合坐镇巴室国为众弟子主事了,得以宗门之命另派人选。”

肇活长老感慨万千,心中暗暗佩服不已。玄源二十多年前就已是赤望丘长老,怎会在意一个主事弟子的身份,无非是借此机会远离宗门道场,既做出不欲争夺权位的姿态,又能避开宗门羁绊、诸事逍遥自在。

但肇活也没想到,玄源刚到巴室国就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玄煞就是玄煞啊,当真不可小看,做任何事都那么不简单!若是她有心代表宜郎氏一支,与星耀争夺赤望丘的下一任宗主,虎煞彭铿氏无疑是如今巴原上最强大的外援。

肇活多少有些想岔了,玄源刚认识虎娃的时候,并不知道他就是彭铿氏小先生。就算如今事实如此,形势与肇活所判断的一致,那也是自然发生的。玄源事先可没想那么多,她就是找个机会去与爱侣相聚。

玄源当初节外生枝,但最终并没有耽误肇活为弟子樊翀所谋划的出路。肇活顺势又把樊翀推了出来,樊翀被任命为赤望丘派驻巴室国的新一任主事弟子。论身份与修为,确实再没有人能与樊翀相争了,而且樊翀自己也愿意。

至于玄源,她二十多年前就是长老,如今应该拥有更高的地位。赤望丘对她和虎娃的事情管不着,但也得通过某种方式显示玄源仍是赤望丘弟子、得听从宗门之命。

于是众人一致商议,派樊翀前往巴室国的同时,送去一道宗门之命,任命玄源为巴室、相室、郑室三国之地的镇守长老。名义上虽然很好听,地位也很高,但这只是一个管不了太多具体事务的虚衔,眼下还正好要让她去解决赤望丘的一桩麻烦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