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2章、最珍贵的传承(下)

山神理清水其实未死,而是身受重伤被白煞禁锢在树得丘上。虎娃之所以能发现太昊技艺,还有后来会离开蛮荒,也都于山神的指点有关。山神还曾给他留下了神念心印,他突破大成修为后,终于知晓当年的仇家是谁。

听了阿源的推断,虎娃才忽然明白,太昊天帝留在遗迹中真正最珍贵的传承是什么。或许太昊天帝的本意,根本就不是留给虎娃那样的孩子,而是留给那些已能踏过登天之径的高人。山神理清水原本有这个希望,却断送在白煞手中。

虎娃当年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修为也刚刚突破四境,他借助祭坛中封印的仙家法力,不过是炼成了一批最简单的神器原胚、融入形神之中。那还是山神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勉强施展残聚的法力,帮助他运转了祭坛中的封印法阵,随后山神便陷入了深寂的沉眠中。

假如得到这一切的是另一位高人,比如白煞,恐怕就远不止这点收获了。他不仅能见证仙家手段的玄妙,以此为基础,还有可能窥见太昊成就天帝位的秘密。可惜白煞终究没有得逞,他所梦寐以求的一切,落到了虎娃这个孩子的身上。

而虎娃从太昊遗迹中得到的那枚兽牙,本以为只是一件最普通的空间神器,却没想到还包含着打开多座仙家小世界的传承,这恐怕又是白煞始料未及的。而这个秘密如果仓颉不点破,就连山神理清水都不知情,或者是山神知情却没有告诉虎娃。

然而令虎娃感触最深的,却并非醒悟到太昊遗迹中最珍贵的传承是什么,而是一种解脱——身心内外是前所未有的轻松,仿佛解开了无形的枷锁。自从来到巴原之后,他没有对任何人讲述过自己的身份来历,更别提清水氏一族的往事以及山神与太昊遗迹的隐秘。

盘瓠是他少年时的玩伴,也去过太昊遗迹,当然知道虎娃出身何处,但虎娃所了解的很多事情,亦非盘瓠所知。一个人背负秘密太久了,仿佛习以为常,甚至心境亦不再受影响,但某种压力却是无形的,甚至连自己也意识不到的,它会越来越沉重。

今天虎娃毫无保留地都说了出来,终于感觉到某种束缚被解开了,甚至心境以及神气运行都莫名有所变化。他怀中的阿源当然是最清楚的,她突然察觉到虎娃的变化,好似由神及形经历了某种洗炼与成长——没想到他竟在这个时候修为精进!

虎娃的修为由化境初转突破至化境二转,于登天之径中更上一阶。其实化境的修行就是超脱原身所限众生族类之别,演化神通俱足,宛如婴儿的成长。

各门的秘法有不同的讲究,比如赤望丘的修士,可将每一门吞形之法演化到极致,修为更进一层时便是一转。

但虎娃向来没有在意自己的修为是几境几转,他突破化境后,所感悟的也不是诸般神通手段。因为在他看来,那只是层层修为境界中的自然演化。他召开的那场法会,既是指引他人之修行,何尝不也是印证自身之修行。

法会之后,虎娃的化境初转修为就已圆满,他要演化的并不是哪一门神通之妙,而是在这个境界上与道谙合,却总感觉尚缺一丝精进契机。阿源来了,他终于告诉了她自己的隐秘,解开了心中困惑,修为精进看似莫名,却很自然。

阿源的身子方才有些发冷,好像是有些害怕,心绪仍很纷乱。而此刻感觉到虎娃的修为莫名更进一层,这当然值得高兴,她的身子好像又变得发烫了,神情有些慌乱,不知在担忧什么。

虎娃的一只手突然被阿源的小手握住了,她的手在微微发颤,耳边听见她的声音有些急促地说道:“虎娃,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虎娃的脸颊贴住她的脸颊道:“什么事?你怎么了?”

阿源:“别问我是怎么了,你一定要记住,今天所说的这些隐秘往事,尤其是有关清水氏还有太昊遗迹传承的事情,千万、千万不能再泄露出去,哪怕是你完全信任的人不能告诉!

白煞、星耀、玄衣铁卫是你的仇家,我知道你必定会报仇的,这谁也阻止不了。而赤望丘和白额氏一族却非你的仇人,甚至与此事无关。

但白煞毕竟是赤望丘的宗主,是白额氏全体族人心目中的神明,他掌控了这庞大的势力。如果集中这样一股力量只对付一个人,如今的巴原上恐怕谁也抵挡不了,包括国君,也包括你。”

虎娃宽慰道:“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其实我和白额氏族人没有仇恨,甚至还交了很多朋友。白煞做的事,不能说与赤望丘无关,但清水氏一族的仇,的确也不能算在赤望丘头上。我就算要报仇,也不会牵连无辜,否则我怎么告诉你这些呢?”

阿源:“这正是我所担心的,有太多的事情,并非你不想牵连就没有牵连。假如你是一个心地歹毒、不择手段之人,为了报仇会将你能利用到的各方势力都卷进去,那恐怕将是巴原上的一场浩劫。我不知这是不是清煞想看到的结果?

但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可你的对手却未必能如你所愿。白煞是赤望丘的宗主、白额氏一族的神明,两个国家的实际掌控者,还有遍布巴原的势力。你不想针对无关者,但他若知道了你的身份来历,却不可能不动用这些力量来针对你。

就算你有机会单独面对白煞本人,我也求你千万不要贸然出手。别以为你如今已突破了化境、足以与当世高人争锋,便想着能亲手报仇了。你不了解白煞的神通法力是多么强大,我在赤望丘就算与他有怨隙,也不得不承认他巴原第一人的称号当之无愧。

他在突破化境之前,就已修成了十三门吞形之法,居然还能突破化境成功。你如今也经历过脱胎换骨的考验,应该明白他的修为是多么恐怖,更何况他如今已化境九转圆满多年。我师尊参寥殒落前说过,若真是毫无保留地尽全力相斗,剑煞与命煞联手,也非白煞之敌。”

虎娃有些诧异道:“我师尊的修为也接近化境九转圆满,所修武夫丘剑术犀利无双,难道他与命煞加起来,都不是白煞的对手?”

阿源解释道:“我并不是说你师尊的神通法力不够强大,实际上作为化境修士,他的实力已接近巅峰。但白煞是个例外,绝非通常的化境修士所能比。

剑煞先生若仗武夫神剑之利,舍命而击,说不定能伤到白煞。但若真的到了那种搏命斗法的场合,他若不仗着剑遁避走,最终取胜的绝不会是他,就算再加上命煞也一样。

我师尊在辞世前绝不会虚言夸大,他当年曾说修为到了白煞这个地步,同样的化境修士已几乎不可能战胜他。若是有人突破化境之上,就该飞升登仙了,也没有机会再与他于人间争锋,这也就是说——若论神通法力,白煞如今几乎是人间无敌。

巴原上如今能抵挡他的,并不是哪位高手,只有武夫丘的锁山剑阵与孟盈丘的噬魂大阵。但那是宗门护山大阵,只能在武夫丘或孟盈丘道场发动。现在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了吗?你能活到今天,不是因为山神的指点,而是你家乡的山爷和水婆婆从小将你保护得很好。”

虎娃握着阿源的手道:“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借助师尊剑煞去斩杀白煞。师尊对我只有指点之恩,而绝无亏欠之处,我没有任何理由将他卷入这种凶险、让他老人家替我去对付这么强大的仇人,更何况如此还可能引起武夫丘与赤望丘这两派宗门混战。但所谓的人间无敌,并非真无敌,哪怕横行一时终究也不得长久,这是世事人道演化的规则,不会因白煞一人而改变。你的师尊参寥先生也并非无所不知,至少今天我已知很多上古仙家秘辛,修士在人间的修为是有可能超越化境之上的,仓颉先生就是例子。”

阿源:“那你要答应我,在你的修为超越化境之前,不要对任何人说出这个秘密,更不要贸然去找白煞报仇。若有朝一日,你能参透上古仙家秘辛,求证更高的境界还能在人间与他动手,有了把握之后再出手。”

虎娃点了点头道:“和仓颉先生一番长谈之后,在山中等待你到来的这段日子,我自己就是这般打算的……所以我听你的,我答应,这下你能放心了吧?”

阿源的手却握得更紧了:“还有一件事,你也一定要答应我。”

虎娃:“你就一次全说了嘛!”

阿源:“你家乡的山神,清煞理清水!很显然他与白煞交过手,应清楚白煞的修为法力。他让你突破大成修为之后才得知当年的仇家是谁,而那时你的道心已明,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弃报仇的誓愿。

但别说你修为大成,就算突破化境,在他看来,去找白煞报仇恐怕也等于是送死。他让你行遍巴原,就是让你能有机缘联合各方势力,或能重创白煞与赤望丘,那便是他的目的了。

他对你的修行确实有指引之恩,但从第一天起,目的就不是指引你踏过登天之径,而是指引你走向复仇与毁灭。与其说你是他的传人,还不如说你是他造就的复仇的希望。而当时,你还只是个一无所知的孩子,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虎娃打断她的话道:“事到如今,我已能明白山神是在利用我,但找白煞复仇,亦是我心甘情愿……有很多事情,恐怕连山神都不会想到,比如今天我答应你的——修为超越化境后才会去找白煞报仇。”

阿源低语道:“我刚才还没有说完!我敢肯定,清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你。我想求你的,并不是不让你去报仇,而将来或有很多事,你也不要再告诉清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