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2章、最珍贵的传承(上)

不知过了多久,虎娃感觉到阿源的身子在轻轻地战栗。她伸手拿起了那枚藤环,眼神是难以形地复杂,像是被吓着了,竟显得有些惶然无助。巴原上可能无人会想到,威名赫赫的玄煞大人竟会有这样的表情。

在虎娃面前,她一直就是那柔弱的阿源姑娘,虎娃伸手将她搂紧了。阿源的身子微微一震,却仍在虎娃的怀抱中,再开口时声音仍忍不住发颤:“你,你就是当年那个婴儿?”

虎娃又拿过那枚藤环,将它戴在了阿源的手腕上,大小、形状、弧度完全合适,他轻声道:“是的,就是我,而救我的人果然是你!”

阿源又沉默了,虎娃能够感应到她的心绪甚为纷乱。想必她也清楚清水氏一族的血案是谁做下的,而眼前的情郎,却是赤望丘的生死仇敌。无论换作谁猝然遇到这种情况,恐怕都会不知所措的。

阿源不仅心乱,而且呼吸也乱,她柔嫩的胸脯在不住地起伏,稍微平静一些后,开口提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仓颉先生告诉你,那枚兽牙神器就是打开步金山小世界的枢键……你是在太昊遗迹中得到它的吗?是你发现了太昊遗迹,也是你得到了太昊天帝的传承?”

这下轮到虎娃愣住了,他方才并未提到太昊遗迹的事情,可阿源却主动问了出来,想必也是清楚这段隐秘的,正在错愕间,脑海中又印入了阿源传来的一道神念。

一个人的心境会影响到修为,方才阿源的心绪纷乱,就连神念都无法凝聚,此刻总算暂时定住了心神,她终于解答了虎娃心中很多的疑问。

很多年前,巴原上有不少高人都听过一个传说,北荒深处有当年太昊天帝留下的修炼遗迹与仙家传承。这个消息据说最早就是由盐兆于炎帝时代带入巴原的,甚至还有人说盐兆带领一支族人从中华之地迁徙而来,目的之一就是要找寻太昊天帝留下的遗迹。

就与那步金山中的小世界一样,历代有很多高人都曾去寻找过,但都没有任何发现。到了近世,这个传说渐渐再无人知,只有大派宗门中的高人才知晓。剑煞先生年轻的时候也曾深入北荒游历,恐怕也想顺便找到那遗迹。

玄源知道这个传说,是师尊参寥告诉她的。所以她也曾去过北荒,到过清水氏一族的城寨,但并没有发现太昊遗迹的线索。

当年之事的背景,是玄源突破七境修为后不久,已在巴原上搏得玄煞之威名,上孟盈丘挑战命煞落败。她就在北荒一带潜修了一年,之后短暂地返回过赤望丘,当时是因心中忽有所感。她回到赤望丘不久,师尊参寥便殒落了。

参寥殒落之前,告诉了玄源很多事情,不仅涉及到修炼秘诀,也涉及到一些只有历代宗主才能掌握的隐秘。但参寥并没有提及第七峰后山的秘境,乃是少昊天帝所开辟的小世界。参寥虽曾经有望继任宗主,但毕竟没有真的当上赤望丘宗主,还有很多事情并不清楚。

可能是因为玄源已闯出玄煞之名,所以参寥特意告诉了她一些有关清煞的传闻。据说巴原七煞中最早成名的清煞,曾是百年前巴国的理正、也是最后一位学正大人理清水。理清水行游巴原,亦将太昊天帝所传的菁华诀修炼大成,传说他最后的隐居地就是北荒。

若是巴原上还有一个人能发现太昊遗迹,那无疑就是太昊天帝的秘法传人清煞了。百年来巴原上再无清煞的消息,但是北荒中出现了一支清水氏,他们应该就是理清水的后人。

参寥殒落之前,告诉玄源的当然不仅仅只有这些事情。因为师尊的遭遇,也使玄源对白煞心怀怨恨,她忍不住去找白煞欲当面质问。在赤望丘那一代传人中,当时只剩下白煞和参寥这两名弟子。闭关中的参寥长老不幸殒落,照理说白煞只要还在山中,无论如何是应该露面的。

可是玄源却没有在赤望丘见到白煞,据说宗主正在闭关潜修的紧要关头,任何人不得打扰。恰恰在这个时候,玄源又听说星耀率领于白额氏族人中训练的死士离开了赤望丘,据说将与蛮荒中的一位善吒妖王汇合,去斩杀一头作乱的妖王岩鳞兽。

玄源本能地就感觉不对劲,认为白煞应该也悄然离开了,不知私下里去干什么勾当。于是她追踪线索一路来到了北荒,却没有找到星耀等人下落。恰在这时,她发现了清水氏城寨的状况,等飞天赶到却已经晚了。

清水氏族人已被屠灭一空,城寨包括尸骸都被焚毁,凶手抹去了所有的痕迹,已经不知去向。但玄源发现了祭坛下的那间密室,救出了虎娃……

阿源垂着眼帘,看着手腕上的那枚藤环,最后又开口道:“这藤环是我留给你的,当时上面附有我留下的法力与神念,多少有祛病强身的效果,我希望你能平安长大……至于,至于你从小做的梦,也可能是真的看见了我,却没想到你能把梦做成那个样子!”

玄源无法给一个柔弱的婴儿留下神念心印,那可能会影响到他正在发育中的神智。所以她只能借助类似御神之念的手段,在藤环中留下了法力,让这个孩子在灵智渐开的过程中,接受一些简单而朦胧的信息指引,但这样微弱的影响并不会存留很长时间。

如此便解释了虎娃心中的疑问,玄源并没有参与白煞与星煞当年的事情,她只是心中起疑而追踪到那里。玄源也一直在怀疑,是白煞与星煞率死士屠灭了清水氏一族,目的很可能与太昊遗迹以及太昊天帝传承有关,但她并没有查出任何证据来。

今天虎娃拿出了她留下的藤环,她才第一次详细讲述了当年的经历。

虎娃心中莫名充满了怜惜之意,下意识地又将阿源搂紧了,在她耳边轻声答道:“凶手虽然屠灭了清水氏一族,但他们的目的并没有得逞。我在北荒中的另一个村寨里长大,后来发现了太昊遗迹,若说太昊天帝留有传承的话,也算是被我得到了。”

阿源对这个答案已经不觉得意外了,她好像已经恢复了平静,也能凝聚神念,但心绪仍然很纷乱,说话时也一直低着头,声音细不可闻,就连音调都和平时不太一样,身体显得是那么柔弱无力,或许是因为被虎娃抱得太紧。

她又问道:“你既然得到了太昊天帝传承,那么应该也习成了菁华诀。你曾给我服用的那些不死神药,就是得自太昊遗迹吧?”

虎娃轻轻摇了摇头道:“我的菁华诀并非得自太昊天帝的传授,而是出于自悟。太昊遗迹中倒是有不少五色神莲与琅玕玉树,我可以说是从小吃不死神药长大的。我修行至今,得到过很多前辈高人的指引,其中就包括我的师尊剑煞以及仓颉先生,也见证了世间各派修士的神通秘法,印证了自古以来的很多仙家传说。但修行本身,却非得自正式的师传,皆出于自悟,谙合了天地间本已存在的道之本源。”

虎娃给了阿源一道异常复杂的神念心印,若换做寻常修士,别说是解读,恐怕连接受都接受不了,其中不仅包含了菁华诀、大器诀、灵枢诀、吞形诀、纯阳诀秘传,也包括了虎娃在修行中自悟这些秘法的过程。

他也在神念中演示了太昊遗迹的详细情景,就让阿源如身临其境般看到了那里的样子。最后喃喃道:“其实我也一直在想,太昊天帝留下的传承究竟是什么?难道凶手想得到的,就是那些不死神药吗?”

阿源:“凶手当然不仅是为了那些不死神药,其实他真正想要的,是太昊天帝不知是以何等大神通,封印于祭坛中的仙家法力。虽然那祭坛或许只能运转一两次,但那样的见证,已经超出了世间凡人所知,或许从中能窥见长生登仙之后的玄妙。

我觉得很奇怪,你当时只是一个孩子,若无人指点,怎能运转那祭坛中的仙家法力?而且清水氏一族被屠灭,凶手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连我都查不出来,只能根据可疑的线索去推测,你更是不可能知情!

但你当年在飞虹城外遇见星耀,他给了你信物,指引你去赤望丘拜师,这对于任何一名修士而言都是难得的机缘,你却没去。后来你在翠真村时,混入了仙城朝圣的队伍,以此为掩护,夜探赤望丘道场。

我曾经以为你是少昊天帝的另一支传人,当时是去祭拜祖师的,白煞以及赤望丘众长老也都是这么认为的,如今方知不是。就在你离开翠真村之后,有四小队玄衣铁卫于恶山和空凶山中被山贼袭杀,幕后有一位神秘高手推动,我已猜到那个人就是你。

我虽然早看那些玄衣铁卫不顺眼,但也不清楚你和他们究竟有何仇?若是因为星耀率金天大阵在赤望丘重伤了你,你以此报复他,恐怕也太过无聊了。如今看来,你分明早知仇家是谁,借助山贼斩杀玄衣铁卫,就是在为清水氏一族报仇。

我方才提到当年往事,认为清水氏的灭族惨案可能是白煞所为,而你并未惊讶,这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清水氏一族已灭,凶手没有留下任何可追查的线索,你当时又是个无知的婴儿,谁又能告诉你这些呢?难道是理清水还在世上,是他告诉了你?他是否就是当时那一带蛮荒各族所祭奉的山神?我问过清水氏的祭司,那里的山神确实是存在的!”

虎娃方才一直没有提到山神理清水,也没有直接说出凶手是谁。可是话说到这个份上,阿源已能推断出很多情况了。虎娃又发出了一道神念,终于将他所经历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地、完完全全地告诉了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