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挫锐解纷
第001章、幽谷含香(下)

这片幽谷就是虎娃为他和阿源打造的清修洞府,外围虽有金铃藤大阵守护,但其威力可能有限。所以虎娃又以竹林环绕院落布了另一座法阵,平日没什么别的用处,就是能隔绝神识查探。若是以大法力全部开启,它还可化为凌厉的剑阵、格杀闯入谷中的强敌。

阿源素手一招,那支竹杖便出现在眼前,她笑道:“你托人送到赤望丘的竹杖,已被我祭炼成一件上品法器,还曾用它与武夫丘上的二位长老演法,将‘剑意挥洒、皆成神兵’的玄妙印入其中。你是武夫丘传人,当然精通武夫丘的剑术,继续祭炼一番,以此竹为阵枢,这片竹林就可化作威力更强大的剑阵。若有强敌闯入谷中,你我甚至不必露面,以此竹为引发动剑阵,整片竹林都会化为挥洒的剑意,如同无数神兵。”

虎娃接过竹杖,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御神之念,正是阿源与桃东、小四在赤望丘中演法的场景。他搂住阿源纤细的腰肢道:“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这根竹杖,回头我们一起祭炼,就化为这片竹林的阵枢……其实这竹林也不一定是剑阵,还可以化出雾霭云霞美景。”

他俩还真是心意相通,阿源将虎娃送去的竹杖炼化成一件上品法器,而虎娃在这里建造院落和竹林,以竹林布成一座法阵,阿源将竹杖带来;正是最合适的阵枢。阿源又好奇地问道:“两人合炼同一件法器,该用什么手法?”

虎娃:“只要心意神念相通,自有妙法共同祭炼这根竹杖,若有朝一日我们的修为迈过登天之径,还能将它炼化为一件神器。我在百川城之会上试过抟土为船,当时就见别人用过合炼之法,觉得世间还可以有更高明的合炼手段。”

说着话,虎娃将手中的竹杖向院外一抛,这件法器化为了林间的一根翠竹,雾霭飘荡笼罩了院落。合炼法器也不急于一时,虎娃已经搂着阿源的腰走进了屋中。

一进门,虎娃便转过身站在了阿源的对面。阿源只觉腰间一紧,身子被有力的双臂抱住,已紧紧地贴在了他的怀中。她的呼吸乱了、脸也瞬间就红了,将脸伏在他的胸前道:“你……”

虎娃:“我想你了,我一直在想你。”

……

彭山之外,有很多人都在关注着玄煞的动静。有人很不安,有人则很兴奋地期待着彭山深处传来强大的法力激荡声,那说明玄煞已经与彭铿氏大人在动手斗法了。

巴室国朝中也有人紧急向国君禀报了最新的情况:玄煞刚刚到了丈人峰的庄园,却连一夜都没过,便独自前往彭山去找彭铿氏大人了,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才好。

少务却坐得稳稳当当的,挥手道:“无妨,一切情况尽在本君掌握之中!你等无需担忧,也别去管闲事。”

玄煞当天居然没有离开彭山,外人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连她带来的随从们都开始着急了。次日彭山道场的大总管羊寒灵露面了,公布了一条令众人一头雾水的消息。

据说玄煞大人与虎煞先生一见如故,都很佩服对方的修为,彻夜交流、相见恨晚,决定一起闭关共同祭炼一件法宝,他人无事莫扰、安心等候便好。羊寒灵身为一名七境高人,当然不会随便乱说话,但这个消息也实在太令人意外了。

以玄煞的身份,如果她命人不得打扰,就真没人敢去打扰。名义上她虽是赤望丘坐镇巴室国的主事弟子,但实际上也不需要事事都由她本人亲自操心,自有门下心腹弟子处置,况且如今还没有正式交接呢。

玄煞的行踪亦非普通民众所能知,但在知情者那里,难免议论纷起。虎娃却没有理会山外的事情,第二天的黎明,他正搂着阿源坐在竹林间看风景,她娇柔的身子就坐在他的腿上。两人终于可以慢慢说话了,而要诉说的事情好像有太多。

虎娃:“当初在翠真村的时候,我一直在你面前掩藏修为,却不知你的修为原来比我还高……其实我在山中遇到你化形的胭脂虎时,就应该想到的,却直到最后,才知我的阿源竟是玄煞。”

阿源的脸颊上犹带着醉人的红晕,虎娃已将自悟的欲乐妙行双修秘法以神念传给了她,刚刚过去的那一夜,两人享受的是这人间无上的美妙滋味,直到此刻,阿源的身子还是软软地偎他的怀中。

阿源很惊讶,虎娃怎会修成这样的秘法?而虎娃对她解释,这并非得自谁的传授,而完全是自悟。他还对她讲了自幼的梦境,以及后来的定境与幻境,在那如梦如幻的境界中,总有一个女子出现,就是她,而他想要的也只有她。

阿源此刻低语道:“你的名字叫虎娃,我也早该想到的,你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虎煞,否则巴原上哪里还有第二个这样的虎娃?……可是直到你将竹杖送到赤望丘,我才突然反应过来……这就像注定的缘法,当初你恰好来到了翠真村,又恰好遇见了我。”

虎娃:“其实我找到你,并非是偶遇。我曾听仓颉先生提起,他在宜郎城一带的山野中见过传说中的异兽胭脂虎,我当时是特意去寻找的……仓颉先生前不久还来找过我,告诉了我很多上古仙家秘辛,我正打算等你来了之后,我们一起去步金山打开那座小世界呢。”

仅听这番话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声音伴有神念,虎娃不仅介绍了他当初前往宜郎城是为了寻找胭脂虎的踪迹,也介绍了仓颉两个月前来找他时所谈的那些话。内容不仅蕴含了种种仙家玄妙境界,还涉及到赤望丘的传承隐秘。

神念中包含的信息量太大,每一件事都是那么惊人,阿源听得是目瞪口呆,坐在虎娃的怀里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虎娃完全能理解她的这种反应,当初仓颉来找他时,也是尽量像常人那样交谈、很少用到神念,连续问了很多问题,一步步展示仙家玄妙。

假如仓颉一上来,就以一道神念心印告诉他所有的这一切,恐怕虎娃也会愣上好半天,需要消化很久才能定住心神。所以虎娃也不着急,搂着阿源轻抚着她的秀发,很耐心地等着她回过神来。

当阳光越过远处的高崖,将斑驳的竹影投在两人身上,阿源长出一口气,神情变得很凝重,她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问仙家秘辛或赤望丘的传承隐秘,而是问道:“仓颉先生偶然提到了胭脂虎的行踪,你为何会那么留意,又要特意去寻找呢?”

虎娃低头用鼻尖蹭着她的发丝,轻轻咳嗽一声道:“我正想和你说这些呢,却不知如何开口,既然你问到了,我就告诉你……这是我最大的隐秘,来到巴原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其实在我刚刚出生的时候,你就救过我,那里是一座被屠灭与焚毁的城寨废墟。

我是当时唯一的幸存者,还只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被族人藏在祭坛下的密室里。如果你找到我,我便将永远被留在黑暗中。有一头胭脂虎路过那里,发现了那间密室,并打开密室救出了我,一直守候至有人来到。

我是在别的村寨中长大的,听长辈们讲过这段往事,而我的名字叫虎娃,也是这个原因。我曾经一直在想,究竟是怎样一头胭脂虎救了我,它又为何能发现我?所以偶然听见仓颉先生提到的线索,我才会去寻找。当年的胭脂虎,就是你以吞形之法所化,是这样的吗?”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方才所说的话,虎娃从兽牙神器中取出了那枚珍藏已久的天青藤环。想当初山爷发现他的时候,这是他身上唯一的东西,就戴在脚脖子上;而虎娃如今已经长大了,已是身形健硕的成年男子,这藤环对他的手腕而言都有些太小,所以就收了起来。

阿源看见了那枚藤环,神情就如凝固了一般,红晕退去,脸色瞬间就白了。虎娃能感觉到她柔软的身子有些发僵,就连神气都变得凝滞,看着藤环就像看见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物,好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仿佛整个人都已经石化了。

虎娃也明白,这件事对她而言冲击更大,也更为震憾。阿源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两人之间竟还有这等缘法,而那段往事,还涉及到一段屠寨灭族之祸,正是赤望丘宗主白煞率领星煞以及属下的心腹所为。

但虎娃方才并没有说,那个地方就是北荒深处的清水氏城寨。若当时那头胭脂虎确实就是玄源所化,她自然会意识到。若只是一个误会的巧合,当年的那头胭脂虎不是玄源所化,那么虎娃也不必将她源卷入自己的隐秘中,暂时不会提清水氏的事。

但是看阿源此刻的反应,虎娃的猜测显然是完全正确的。有一件事虎娃确实不太明白,为何白煞与星煞做完血案之后,玄源第二天就会赶到,而且还在村寨中救起了他,难道她也与清水氏的惨案有牵连吗?

那件事情,当然是绝对的隐秘,只有白煞、星煞以及生还的玄衣铁卫知晓,其他的赤望丘弟子以及山中诸长老皆不知情。可是玄源为何随后就赶到了清水氏的城寨中?虽心有疑惑,但虎娃并不认为玄源对自己有丝毫的恶意。

这不仅是因为玄源救了他,也因为玄源清楚清水氏一族中还有人活着,假如她对虎娃有恶意或者把这个消息泄露了出去,虎娃早就被人找到了,哪还能在路村中安然长大,后来还行遍巴原拥有如今的一切?

清水氏一族中,有个婴儿活了下来,玄源是知情者,虎娃对她是完全信任的,所以才将自己这段隐秘告诉了她。阿源仍在震憾中,虎娃并没有催促,只是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有很多疑问等待着她的解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