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81章、望道而拜(下)

彭铿氏大人进城了,居然是孤身步行,但在东门外被人认了出来;东门将军请他登上的车驾,正往王宫而去。这个消息就如长了翅膀一般,于都城中飞速地传开了,民众闻讯皆涌向了从东门通往王宫的大道旁,都想一睹彭铿氏大人的真容。

虎娃已久未归国。实际上自从国战开启时起,他就没有在国都中公开露过面,就算回来过一趟,普通民众也见不着他。百川城之会后,他更是在外远游数年。

但就在这五、六年间,他的威望越来越高、名声越来越盛。绝大部分普通民众并未见过他本人,却不断地听说他的消息。虎娃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野凉城,那时他的声望又达到一个新的顶峰。

而就在这两天,国都中民众又听说彭铿氏大人已突破了化境修为。很多人不清楚所谓化境究竟是什么意思,反正就是出神入化、堪称在世的神灵!传说中的白煞、剑煞、命煞都是化境高人,终年于神山上修炼。

听说了这样的消息,谁都很好奇啊,皆想亲眼目睹活生生的彭铿氏大人。虎娃进了东门没走多远,就被四面八方赶来的民众围观了。道路的两旁密密麻麻全是人,大家很自觉地留出了一条可容马车经过的空地,众人皆望道而拜。

虎娃也感觉自己今天有点玩大了,不就是进城找一趟少务嘛,怎么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东门将军的这辆车是不带篷的,只在车顶支起一把遮阳的大伞,虎娃坐在车中,周围的民众能将他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路不停地看见有人行礼,不停地听见人们的拜见之声,就连大道两旁的横巷都被挤得水泄不通。马车也不可能走得太快,只能穿过人群缓缓前行,虎娃坐在车中亦不住地向大家连连拱手还礼。

虎娃能够感应到,民众的拜见皆是发自真心,虽多少有种从众的心态,但并非是受人胁迫,他们此刻流露出的情绪是真正地恭谨与崇敬。假如少务见到这一幕,不知会做何感慨,前段时间针对彭铿氏大人的流言四起,但无损虎娃的威望,至少在国都中是这样。

那些流言之所以能散布得那么广、那么快,就因为针对的是彭铿氏大人,假如换成阿猫阿狗的破事,谁又会去关心呢?而彭铿氏大人之所以能有如今的声望,那是因为实实在在的惊人功业,这一点并没有什么改变。

与其说众人在拜见虎娃,还不如说是在拜见造就了国中诸多功业的那位彭铿氏大人。

虎娃在观察着众人,众人也在好奇地观察他。名震巴原的彭铿氏大人,居然这么年轻!虎娃自啸山君洞府中凿山脱困而出时突破了大成修为,那时他刚刚年满十八岁,此后便一直拥有当时的形容,看上去当然太年轻了。尤其是他的眼神,始终就像个孩子般的清澈。

假如换一个人,比如宗室中的某位权贵,在国都中受万民望道而拜,他恐会惶恐不安,而国君恐怕也会睡不好觉的。虎娃倒是很坦然,这个场面并不是他想要的,但既然已经遇上了,也就安然处之。

从东门到王宫的这条路并不长,虎娃却花了比平常情况下多好几倍的时间。王宫前的广场上,有护卫隔开了围观的民众,虎娃下车登阶,却又受到了另一群的人拜见。

国中的朝会已散,但群臣听说消息并未离开,仍留在王宫门外,此刻皆迎上来与彭铿氏大人见礼。虎娃则一一还礼打招呼,热闹了好一会儿。最后少务挽着他的手臂走进王宫时,虎娃苦笑道:“进城找你一趟,没想到闹了这么大的动静,这算不算是为声名所累呢?”

少务也笑道:“为声名所累的人,可不是师弟你!有人为此所累,有人为此惶恐,有人则很享受这一切。而师弟却并不在意,正因为未曾在意,所以才没想到有这一出。这么着急跑来找我,都没有提前派人打声招呼,一定是有什么急事吧?”

虎娃:“急倒是不急,但有些事暂时还不好让太多人知晓。找个清静的地方,我们私下聊聊。”

少务将虎娃带进了王宫中的一处偏殿,这里便是他平日私下里单独召见臣属的议事之处。虎娃刚刚坐下来,少务便苦笑道:“师弟,你先见见众位嫂嫂和侄儿吧,大家对你也都挺好奇的、想看看你长什么样,我也拦不住。”

没想到进了王宫之后,虎娃还是没有摆脱被围观的命运,后宫嫔妃以及众内侍同样久仰彭铿氏大人之名,想借这个机会前来拜见一番。虎娃这下就不便安然端坐了,赶紧起身走到殿中,向一波波前来“拜见”者回礼。

少务这些年勤于国事,但也没有耽误别的事,已有了好几位子嗣。后宫中最受宠幸的就是瀚雄的妹妹离妃,离妃来见虎娃时,还抱着未满两岁的儿子。这是少务的长子,名为后盐。

从少务给儿子起的名字中,能看出这位国君的志愿。后盐顾名思义,就是要继承开国之君盐兆的功业。后世常有祥瑞之说,而盐兆这个名字在当时的确是吉祥得不得了,就是“跟着他,盐便会出现”的意思。

后盐已能摇摇晃晃地满地乱跑,也说一些简单的话。离妃让后盐给虎娃行师礼,让这么小的孩子弄得像模像样,倒也颇了一番功夫,逗得少务是哈哈大笑。好不容易等偏殿中清净了,少务又问虎娃道:“你看后盐怎样?他是瀚雄的外甥,也是你的侄子。”

少务的意思虎娃何尝不明白,刚才离妃一定要教那么大的小不点向他行师礼,恐怕就存了攀附他这位高人的心思、欲让后盐拜他为师。如此一来,这位公子将来的地位也就巩固了。

虎娃苦笑道:“师兄,你也太心急了!离妃有那心思很正常,而你又何必呢?孩子还太小,你若寄望于他,就应像先君栽培与历练你那样去培养他,看他能成为什么样的人。若是合适,你觉得我会吝惜传授他什么吗?但是过早捧起他的地位,对这孩子也未必有益。”

虎娃的话没有全说出来,而少务也听明白了。后盐有瀚雄这么一个舅舅,在王室中的地位已经超出其他公子,假如这么早就被虎娃收为弟子,将来能不能修炼有成还两说,而且传人也不是这么收的,却等于暗示了他将是君位的继承人。

后盐不到两岁起就这么受捧,少务忙于国事又不能天天看着他,而别人有谁又敢得罪后盐母子,这孩子难免养成骄横习性。况且诸公子若有继位之争,后盐从小就会成为别人暗算的目标,少务本人又不是没经历过这种事,但那已在少务成年之后了。

少务于是没有再提这茬,转而道:“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师弟为何突然来找我?”

虎娃没有说话,而是悄然发过一道神念。少务愣了半天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道:“竟有这种事!”

虎娃点了点头:“真的有这种事,仓颉先生告诉了我,我这才知晓……步金山中有仙家开辟的八百里小世界,而我如今掌握了开启门户之法。”

不要小看了平常人的想象力,少务虽然不能领略仙家神通之境界,但他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那小世界的存在。虎娃的话少务听懂了,立刻就意识到其中意义之重大,又问道:“师弟打算如何处置那座小世界呢?”

虎娃:“有了这八百里天地山河,解决相室国残境,可能就无需发动大军血战了,对谁都是好事。可以给相室国宗室一个选择,要么带着誓死追随者退入那八百里山河,要么就接受你的册封、彻底归顺。”

少务竟起身向虎娃行大礼道:“师弟,有些话我是不可能主动开口说的。那小世界的传承之秘掌握在你的手中,便是属于你的仙家洞天结界。你却没有私占之心,愿意将它拿出来,提供给相室国宗室成为一种选择,师兄不知怎样感激才好!”

虎娃笑了:“仓颉先生告诉我这个秘密时,就说你一定会很高兴的,因为他知道我会怎么做。你也不必感激得太早,那仙家洞天结界的毕竟尚未打开,我也不知里面是什么情形……况且这也无所谓什么私占不私占,我一个人也用不着方圆八百里的地方,就算我想掌控着那座小世界,其中有人居住繁衍亦很正常。”

少务有借那座小世界解决相室国的残境的想法,却无法主动开口,因为虎娃完全可以将那里变成自己的地盘,就连少务也不可能给他那么大的封地做交换。而虎娃却主动提出了同样的想法,少务怎能不感激。这份大礼人情少务简直都还不起,却又正是他最想要的。

但谋划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先将那小世界的门户打开、搞清楚里面的状况。少务又说道:“师弟打算什么时候去步金山?连我都想跟你一起去见识一番!”

虎娃笑着反问道:“师兄真要去吗?到时候我带着你便是!”

少务又长叹一声道:“我是真想去啊,可师弟你也清楚,我确实走不开。如今也不知那小世界中的状况,万一有什么意外的波折,彼时国中无君,恐怕就要乱了。”

虎娃:“是啊!国君有国君的烦恼,你既拥有了这么多,同样也会错过很多。我打算等到夏至的庆典之后,与阿源一起去步金山打开小世界门户,这样更稳妥。师兄可以先派使者去一趟步金山,专程邀请三水先生来参加庆典。有些事,我想先找他单独商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