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81章、望道而拜(上)

仓颉赞叹道:“你果然明白了,其实纯阳诀不仅蕴含了世间神道之妙,也是总结历代天帝所指引的登天妙法。我今日只是一句提示,你便如草木之精般走出了原身,但很显然,这并非你追求的修行,只是修行中的印证演化。”

虎娃若有所思道:“这门妙法如今于我却无大用,我若出门,以原身出行便是。除非打算能随时回到某个隐秘之地,才会动用这般手段……但有此之悟,指点世间草木之属修行倒也足矣。将来若迈过登天之径,就算不以纯阳之元神飞升登仙,亦可另行演化玄妙。”

仓颉又赞道:“你说对了!仙家神通可不仅仅是开辟空间,这也是另一番玄妙演化。高阳天帝的成就,或许超不出太昊等四位前辈天帝,但也算做出境界上的总结,告诉后辈仙家,踏过登天之径后何以能飞升登仙?你今日既有悟,来日就在修行中去印证……不必远走了,就送到这里吧,希望再见之时,你已能给我更多惊喜。”随着话音,仓颉前行的身形便倏然消失不见。

虎娃转身沿着狭长的裂谷又走了回去,他站在那里,低头看着端坐不动的自己,阳光照入谷中,坐与立的身形皆有其影。自己就这么看着自己,却不是在照镜子,这样的感觉难以形容,虎娃的体会亦非他人所能知。

不知过了多久,站着的那个虎娃于原地消失,而坐着的那个虎娃睁开了眼睛——他又回归了原身。虎娃坐在那里眨了眨眼睛,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或许今日来的仓颉先生,并非他的“原身”,而就是另一种仙家境界的“纯阳元神之化身”。

真相是否如此,虎娃不能确定,而且以他如今的修为也是看不穿的,但能想到这个可能,就已经是一种悟性。

仓颉没有直接传授它仙家修炼秘法,但所说的每一句话、所问的每一个问题皆大有深意,想必这位前辈也不会在临走前莫名来这一出。也许等到虎娃已求证相应的修为境界后,才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吧,但早在今日便已有了见证。

仓颉已离去,不知他是否也离开了巴原。这位前辈不仅告诉了虎娃如何打开一座仙家小世界的门户,也等于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向无尽仙家玄妙的门户。至于这扇门后面有什么,仓颉并没有明说,只等着虎娃自己去探索,甚至就连仓颉本人都期待着虎娃的探索结果。

待虎娃飞天赶到龙血宝树下时,又见到了仍独自站立的侯冈。仓颉早已比他先到了,与侯冈打了声招呼之后便走了。侯冈好奇地问道:“虎娃师兄,我师尊单独与你谈了那么久,究竟都聊了些什么?”

虎娃笑道:“与仙家修行有关,只是你的修为还未到,所以不想太早让你听闻……我很好奇,仓颉先生是你的伯父,究竟是什么身份来历?”

侯冈反问道:“他没有告诉你吗?”

虎娃摇头:“没有。”

侯冈:“你怎么不问他本人呢?”

虎娃:“想当初,我与你们师徒一起行游数月,你们皆只字未提。既如此,我也不好擅自打听他人之隐秘,而如今实在是很好奇。你与我的年岁差不多,是跟随师尊来到这里的,你们当初究竟来自什么地方,仓颉先生又是何身份?”

侯冈笑了:“这些其实也不算什么隐秘,师尊不愿意主动提,那是他不欲显扬。但你既然问了,告诉你也无妨。我与师尊皆是轩辕天帝的嫡系后人,来自巴原外的中华之地。如今中华之地的人皇为唐尧,而我师尊当年若是愿意,亦可登上人皇大位。”

轩辕登人皇位,在中华之地建立了黄帝世系,取炎帝世系而代之。后世继位者皆是他的嫡系子孙,但历代人皇并非皆出自轩辕天帝的同一支后人。比如高阳天帝,他是轩辕天帝的后人,却非少昊天帝的后人,相当于黄帝宗族中的另一支宗室出身。

轩辕天帝登仙之前,已得菁华诀、大器诀之传承,又创灵枢诀传于后人。到了仓颉出生时,中华之地的人皇是高阳天帝的后人高辛氏。仓颉也出身自高阳天帝这一支,得到了历代天帝的所有传承,包括少昊的吞形诀与高阳的纯阳诀。

高辛氏殁后,宗族共推的新一位人皇便是仓颉,仓颉当时也接掌了代表历代人皇身份的人皇印,只待正式举行大典继位。严格地说起来,仓颉也算做过几个月的人皇,但没有正式登位,因为在举行继位大典之前,他便让位了。

高辛氏之子“挚”继位,号称帝挚,继承了黄帝世系。

仓颉辞人皇位,是早在侯冈出生之前很多年的事情,有人说是因为宗室之争,也有人说是仓颉本人不想做人皇,具体内情,侯冈却不可能太清楚。但又有传说,帝挚无才或无福,总之没有坐稳人皇位多久,后来意外驾崩,他的弟弟陶唐氏又成了中华之地的人皇。

陶唐氏名“尧”,继位后又称唐尧或帝尧,如今已在位多年。在侯冈看来,假如仓颉当年没有辞位的话,那么如今中华之地的人皇就不会是唐尧了。而仓颉本人对此却并不在意,外出行游时甚至从不提曾经的显赫身份。侯冈知道师尊的习惯,所以也没有主动说过。

假如换一个人,可能会惊讶得一屁股在地上,就算虎娃镇定超凡,此刻也不禁变了脸色。他早知仓颉颇有来头,却没想到竟是这么大的来头!

至于仓颉当年会辞去人皇位,虎娃却不感到太意外。就他所亲眼见证,仓颉的修为早已迈过登天之径,足以飞升登仙了,只是他仍行游于人间。唯一令虎娃有些困惑的是,从太昊到高阳,历代天帝在世时皆曾为人皇,以仓颉的修为应知其中玄妙,难道他就没有想过成为另一代天帝吗?

或许仓颉另有想法,就算他没有正式举行继位大典而登位,但毕竟也算做过几个月的人皇,可能已有所悟,而这些就非虎娃所知了。

法会之后,虎娃原就打算在彭山待着等阿源。可是仓颉突然告诉了他步金山小世界的秘密,虎娃便离开彭山去了国都一趟。其实只要虎娃有事,派人打声招呼,少务自会赶来。可是虎娃也不想摆那么大的架子,毕竟少务比自己忙得多,还是他去都城依礼求见国君吧。

虎娃飞出彭山,落在都城东门外的大道上,并没有惊世骇俗。他飞天而来时无人察觉,更没有人意识到大道上突然多了这么一位行人。

巴都城坐落于巴原中央,四面被山脉环绕,山脉与城廓之间是巴原上最肥沃的土地,这里也是巴原最富庶繁华的地带,大道上行人车马川流不歇。

虎娃独自步行,没有车马与随从仪仗,就是人群中一位毫不起眼的行人。城门前有军士值守,能随时盘查可疑人物,但大部分人自如出入,并没有受到什么为难。巴都城每天出入的人数极多,假如每个人都要接受仔细盘查的话,城门都会被堵上的。

巴都城看上去并没有太多戒备,一幅太平繁华景象,但却外松内紧。四门皆布有法阵,有修士轮流值守,那么多出入城廓的人看似并未接受盘查,实际上都已被神识已暗中扫过,只有行迹可疑者才会被拦下。

虎娃的行迹当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他只想老老实实地城不欲张扬。不料他刚走到城门口,左右两侧值守的军士,在小队长的率领下就已单膝跪地行礼,齐声道:“拜见彭铿氏大人!”

不仅是守门的军士行礼,有三名修士连城墙后面的台阶都没走,直接从飘身形从城楼上跳了下来,落在虎娃面前行礼道:“拜见彭铿氏大人!”

城门附近的人很多,他们来了这一出,周围的民众皆震惊当场,等回过神来之后,也全部跪拜行礼。转眼间,巴都城东门内外拜倒了一片,只留虎娃一个人很突兀地站在中间。虎娃有些哭笑不得,他还是低估了自己在国中的声望以及知名度,若不变化形容,甚至都混不都城了。

这里是国都,守门的军士皆是国中精锐,而且是上过战场的百战精兵。虎娃曾督军参加国战,在军中的影响力无人能及。就算大道上的民众不认识他,一直盯着来往行人的守城军士却是见过他的,怎可能认不出来?

东门上值守的三名修士,也赶紧跳下城楼拜见,而周围的民众也都知道了来者是彭铿氏大人。虎娃只得连连摆手道:“诸位不必多礼,我今日进城只是有事求见主君,并不想惊动大家……你们再不起身的话,这城门可就堵住了!”

最中间的那名修士起身道:“在下是都城东门将军庚远,当年曾随主君与彭铿氏大人出征,如今有幸再见大人,您的风采更胜往昔!……众人敬仰大人之功勋名望,因而俯道拜见。大人要见主君,为何如此简行,我这就为您准备车驾。”

虎娃见周围已经拜倒了这么多人,再耽搁下去恐怕要妨碍城门内外的交通了,于是便未推辞东门将军的好意,坐上了临时为他准备的车驾。虎娃这边坐上车驾入城,东门将军早已派人飞奔赶往王宫中报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