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9章、谈玄(上)

虎娃答道:“可以换一种思路嘛!何必将那仙家洞天结界炼化成洞天神器随身带着,你只要将门户随身带着就行。仙家洞天结界就在那里,若有开辟与穿行空间的大神通,无论身在何处,随时可以出入,这不就相当于随身带着一片天地山河?”

这真是一种匪夷所思的想法,所谓随身带着仙家洞天结界的门户,当然不是扛着一扇门到处走,而是以炼化洞天神器之法,将开启门户的灵引以及神识烙印都融入形神之中。仙家洞天结界一直就在原地,但此人不论走到哪里,施展大神通法力,随时可以穿行到那仙家洞天结界中。

至于这需要多么高的修为、多么大的神通才能办得到,虎娃也不清楚,反正他现在也没那个本事,只是指出了一种思路,这样也相当于随身带着一片天地山河了。

仓颉难掩赞赏之色,又问道:“你是怎么想到的?”

虎娃一指身旁的那株金铃藤道:“我是受到它的启发,先生想必能看出,这是一株草木之精的原身,至于那化形之精灵,我也不知它跑到山外什么地方去玩耍了。这株古藤原身,就相当于那仙家洞天结界;而那小精灵,就相当于那样的修士。

不论它在何处,只要一动念,瞬间便能回到原身;若换一个思路,草木之精不就相当于随身携带了一座修行洞府吗?但草木之精不能离开原身太远,否则与原身之间的联系会越来越弱,神通法力也会不断被削弱。若是被特殊的法阵或大神通困住,它也是无法回来的。

那么即使将开启仙家洞天结界的门户灵引以及神魂烙印炼化入形神,想随时回到仙家洞天结界之中,恐怕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耗费极大的法力。至于究竟是怎样的情形,尚非晚辈的修为所能测度。”

仓颉盯着虎娃,就好像想从他脸上看出一朵花似的:“你能想到这些,不仅是受这草木之精的启发吧?”

虎娃点头道:“那是当然!晚辈观世间神道之事,也曾自悟一门秘法,或与高阳天帝所创之纯阳诀有相通之处,能凝炼阴神离体出游。但我却几乎没有专门修炼过,一来是因没有太大必要;二来阴神出游十分凶险、受到的限制亦颇多。

阴神不能长期离体出游,否则必伤神魂,仅仅是阴神之身,诸多神通法力不得施展,遇险时难以自保。阴神虽可随时回归原身,但若走得太远,回来时不知要穿越多少障碍,亦会耗费极大的法力。更凶险的是,若被困于绝地回不来,那恐怕就是死路一条了。

我虽极少这么做,但这也是一条可参照的思路。若是修为境界超越凡俗,达到连我也觉不可思议的境界,那出游的就不仅是阴神了,而是纯阳之元神,甚至能脱离骨肉凡胎之限而以另一种方式长存,未尝不可做到我方才所说的事情。”

仓颉:“你练成了菁华诀,也悟出了纯阳诀,而我只是对你提及如何祭炼空间神器,你便能一步步答出了这么多问题,还能想到将仙家洞天结界之门户随身携带的仙家炼器之法。有如此见知,应该也将大器诀修炼大成了吧?”

高人果然是高人啊,仓颉随口就说破了虎娃的隐秘。虎娃欠身道:“不瞒先生,我确实已将大器诀修炼大成,且初时源出自悟,就如菁华诀、灵枢诀、吞形诀、纯阳诀一般。”

仓颉的神色已不仅是惊喜了,看着虎娃就像看着一座宝藏,身子向前凑得越来越近,又问道:“你方才给出的答案只是换了一种思路,取其巧而已。但那‘不可能’是否真的可以变为‘有可能’,就是在人间打造一件神器,能随身携带天地山河?”

虎娃皱起了眉头:“这事说起来好像挺简单的!但若真能做到,又是另一种修为境界了。先生莫要问我,因为我如今也不知;若真有,其玄妙恐不可言,您问也没用。”

仓颉击掌赞道:“好,好,好,好个妙不可言,当真妙不可言!……可是虎娃呀,我感觉你方才这番话意犹未尽,请问有什么可指点于我的吗?”

虎娃正在琢磨仓颉今日为何要问他这些,闻言皱眉反问道:“指点不敢当!……我只是想问先生,难倒这真正的天地山河,此刻不正随你我之身吗?”

这回轮到仓颉张着嘴愕然半晌,然后才长出一口气道:“对啊,你方才形容的这般境界,才是真正的妙不可言……假如太昊天帝在这里,一定想问你更多的问题、对你的答案有更多的期待。”

虎娃:“太昊天帝?我怎能在这里见到他!”

仓颉欲言又止道:“你已将菁华诀修炼大成,将来若修为更高,自然能见到太昊天帝,想必他一定很希望能与你好好聊聊,说不定还会羡慕今日的我。”

虎娃:“说到现在,总是先生您在问,我最初的疑问尚未得解呢。您方才声称迈过登天之径后,并不一定会长生成仙,更不一定能飞升登天,究竟是什么意思?”

仓颉:“有些事情,我并不想直接告诉你,因为那对你而言太过可惜,所以我只能给你些提示与启发、让你自己去修行求证。世上有很多事情,当人们习以为常之后,往往就不再去多想为何会这样、失去了那颗赤子之心,所以我今日能遇到你,实在是太难得。如今世间修士,皆知迈过登天之径后可飞升登天、前往帝乡神土长生成仙。但你有没有想过,在太昊天帝之前,哪来的帝乡神土?那么当时世间有没有修士呢,若有修士,其中是否有人能迈过登天之径呢?而他们迈过登天之径后,又往何处飞升成仙?”

仓颉仍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又发出一连串的反问。在太昊天帝之前,世上当然有修士,因为太昊本人就是!那么在太昊成仙长生之后、开辟帝乡神土之前,别说是别的修士,就连太昊本人,当时又飞升去了何处?

仓颉指出了一个很显然的事实,太昊之前的修士若踏过登天之径,其实无处飞升!而这种问题,是千年之后的修士们不需要去考虑的,反正已有登天之径在,只要能迈过去,届时便飞升登天即可。

世间有很多事都是如此,要么是人们自认为没必要去想,要么是想也想不明白。比如有些宗室权贵子弟,自幼过着饭来张口的生活,他们往往不必知道饭是从哪里来的,反正有的吃就是了。

有望迈过登天之径的高人,当然不是那种无知的权贵子弟,但他们面临的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其实赤望丘宗主白煞,一直就在思考与探索着这些问题的答案,他掌控了少昊于人间开辟的仙家洞天结界,这或许给了他很多启发、也带给了他更多的疑问。

假如能有今日与仓颉交流印证这等玄妙的机会,白煞一定求之不得,甚至不惜付出各种代价。可惜此刻坐在仓颉面前却是虎娃,远方的白煞亦不知彭山中有这样一番谈话。

虎娃的脑海中恍惚有一丝明悟,却又不甚清晰,以求教的语气道:“在太昊天帝开辟帝乡神土之前,人间修士就算能迈过登天之径,其实亦无处飞升,仍羁留于世间?”

仓颉点了点头,终于答道:“是的!你可知千年之前,若像你这样突破化境,在世人眼中便已成仙了,被称为飞仙。那时还没有登天之径的说法,若修为超越化境之上,看似已寿元无尽,其实并未真正求证长生,因此又被称为地仙。

太昊有大功德,开辟帝乡神土指引诸地仙飞升登天、求证长生,后世才留下了所谓‘登天之径’的说法。而在太昊之前,诸地仙羁留于世修炼漫长岁月,神通法力日益精深,所做的事情也不少,比如开辟了很多小世界。

所谓小世界,便是你方才所说的,那以第二种方式打造的仙家洞天结界。赤望丘中的那处秘境,其实是少昊在成就天帝位之前于人间开辟的小世界,方圆几十里,他一人为之,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足见其神通广大、修为深厚。

千年之前世间众地仙,其神通法力或远不如少昊,但他们曾有得是时间,开辟小世界可能会用上数百年,或由多人合力打造,那当真就是一片天地山河了。所以我才会说,这个世界远比人们所能看见的要大得多。

这些前辈仙家,有的没有等到太昊天帝出现便已殒落,而有人则有幸得到太昊天帝指引,飞升帝乡神土永享长生。但不论是殒落还是飞升,他们皆一去不回,所留下的很多小世界,便从此再无人知……”

虎娃是越听越惊讶,今日所闻乃是上古仙家秘辛,远远超出了他此前的见知,愣了老半天才开口道:“原来还有这么回事。开辟登天之径,自太昊始,是历代天帝的大功德!……仓颉先生,您今日告诉我这些,不知有何事要吩咐晚辈?”

仓颉今天特地跑来找虎娃,谈到了这些上古仙家秘辛,定然不是无缘无故。聊到现在,话题的圈子已经兜得够大了,虎娃干脆直接开口问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