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8章、问道(下)

仓颉提的问题看似零散,跳跃性极大,但其中蕴含的玄理却一脉相承。换别人可能脑筋转不过来,而虎娃可是去过炎帝行宫的,当然能反应过来。仓颉微有些惊讶道:“你见识过仙家洞天结界吗?以你现在的修为,若未得洞天传承,也是不可能打开那种地方的。”

虎娃坦言道:“我曾有机缘到访过一处仙家洞天,那里不是我发现的,也不是我打开的,而是洞天的主人打开门户请我进去做客。我曾发誓不将那里的秘密外泄,所以详细的情况就不便告知了,请先生谅解!”

仓颉:“告诉你有这么个地方,还请你进去做客,看来那洞天的主人与你颇有缘法。这种隐秘,当然不能轻易泄露给他人,你不必向我道歉,我没告诉你的东西还多着呢!……你既见识过仙家洞天结界,可知它是如何打造的,与空间神器又有何区别?”

方才仓颉还对虎娃介绍了如何祭炼空间神器,但此刻就是纯粹地发问了,没有任何神念解释。假如换做昨天的虎娃,绝对答不出这个问题,但了解了空间神器的祭炼方法后,他已受到了很多启发,沉吟着开口道:“晚辈只能略作猜测,答案不能肯定。”

仓颉一摆手:“你就尽管猜吧,至于今日猜的对不对,将来若修为到了,自有办法去印证。”

据虎娃猜测或者说推测,打造仙家洞天结界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布置空间法阵,将现有的天地山河容纳其中。但以这种方式打造的仙家洞天结界,与仓颉所提示的空间神器玄妙并非一脉相承,而且只要以大法力破开空间法阵,那么所谓的仙家洞天结界就会暴露在世人眼前。

如果参照空间神器的思路,其实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就是开辟本不存在的空间,但不像空间神器那样炼化于一件法宝中,而就是在天地山河中衍生,化为另一片天地山河。它就在这个世界上,但若不掌握开启门户方法,便谁也进不去,就相当于不存在一般。

神民丘中的炎帝行宫,是以哪一种方式打造的,虎娃并不清楚,以他当时的修为也根本看不穿究竟。虎娃甚至不敢肯定,这第二种方式究竟存不存在,因为那只是一种理论上的推测。

但可以肯定是的,后一种方式比前一种方式境界更高,想开辟足够大的仙家洞天,不仅要耗费难以想象的大神通法力,且需要漫长的岁月,这还是建立在此种手段真的存在的基础上……

仓颉听了虎娃的回答,眼中的欣赏之色越来越浓,甚至有惊喜的神采闪过,又问道:“假如你说的第二种方式真的存在,那么所打造出的仙家洞天结界,与普通的空间神器又有何区别?它为何能容纳天地山河,其中甚至有生灵繁衍?不要怕自己猜的对不对,尽管答!”

虎娃:“晚辈不是在猜,只是在想,按先生提示的玄妙。神器空间毕竟是完全独立而封闭的,但那样的仙家洞天结界,其实就融合于天地间。它并非原有的天地山河,也没有侵占世间已有地域,而是凝炼天地灵息、开辟了另一个空间。开辟这样的仙家洞天,其实与祭炼空间神器的玄理一脉相承,但境界更高、手段更玄妙,难度更是大得超乎想象。若不掌握开启之法,外人无论如何是进不去的,就算找到它存在的空间结点,以大法力攻破,也只能让这片空间崩坏消失。”

仓颉感慨道:“孩子,你方才的推测完全正确,我还可以告诉你,世上真的存在那样的仙家洞天结界……其实这个世界,远比人们所能看见的要大得多!”

虎娃惊讶道:“真的存在那样的地方,难道您不仅知道,而且还发现过?”

仓颉淡淡一笑:“不用我发现,其实赤望丘就有一处,甚至人人都曾听说,只是想不到其来源是这么回事……那处仙家洞天结界倒是不大,方圆数十里而已。”

虎娃:“赤望丘中有那样一个地方,先生怎能此肯定?”他当然吃惊不小,方圆数十里还不大,简直比整座赤望丘道场的范围都大了。这样的宗门隐秘之事,虎娃从未听说过,就是不知玄源是否知晓。

仓颉解释道:“赤望丘中有一株琅玕玉树,生长在第七峰后山的一处秘境中。而那处秘境,只有历代宗主才能进入,这在巴原上有很多人都曾听说。你以为那是什么样的地方?就是一片融入天地间的仙家洞天结界,为当年的少昊天帝亲手开辟。”

虎娃长出一口气道:“原来如此!赤望丘中尚有这等传承隐秘,不知还有何人知情?”

仓颉:“除历代宗主之外无人知晓,就连山中长老亦不知。但就算赤望丘历代宗主所掌握的情况,也没有你方才了解得清晰。他们只知是少昊天帝留下了一处不可思议的秘境,至于这秘境是怎么回事、如何打造的,则并不清楚。”

虎娃赶紧摇头道:“我可是啥也不知道,都是听先生您说的!”

仓颉却意味深长道:“每个人来到世上时,都是啥也不知道,一切皆从见知中思悟,万事为其师、万物为其资。我方才只是在问你,是你自己领悟了那些玄妙,给出了那些答案。而我只是又帮你确认,世上真有那样的地方,比如赤望丘中的秘境。”

虎娃:“怎能说您您只是在问我呢,是您告诉了我如何祭炼空间神器,虽然非我之力所能及,但我也明白了其中玄理,由此才推测出这些结论……但我不明白,既然是只有历代赤望丘宗主才知晓的隐秘,您又是怎么知道的?”

仓颉:“空间神器你又不是没见过、没用过,那枚兽牙就天天带在身上呢!有朝一日你若能迈过登天之径,掌握了开辟空间的神通,自知该如何祭炼它,届时不需要任何人教,我今日不过是提前给了点提示。赤望丘中的秘境,就是你说的、以第二种方式开辟的仙家洞天结界。至于这件事我是怎么知道的,别忘了少昊天帝亦有后人,他在世间的传承亦不止巴原赤望丘这一支。我不仅听说过,还亲自进去过呢,否则怎能确认?”

虎娃吓了一跳:“您进去过!悄悄摸进去的吗?”

仓颉翻了个白眼:“不是我自己摸进去的,难道还是被白煞请进去的?”

虎娃愕然无语,半晌之后才开口道:“佩服,佩服!……可是您这么做,究竟有何目的呢?”

虎娃已完全相信仓颉有那等本事,别说是仓颉,虎娃本人不也曾于夜间潜入了赤望丘道场吗?虎娃穿过护山大阵手法,其实就是跟仓颉学的,只是虎娃先前不知,赤望丘第七峰的后山秘境,竟是那样一种仙家洞天结界。

仓颉既然能得到少昊天帝留在世间的另一支传承隐秘,想必也得到了开启那秘境门户的方法,以他的修为,当然能悄无声息地潜入。那处秘境掌握在白煞手中,但白煞也不可能天天坐在那儿看门,而且对这种事,白煞根本就不会有所防备。

那处秘境对于他人来说,就相当于另一个本不存在的世界,若未得到秘传,别说进去,就连发现都发现不了!

仓颉又恢复了笑眯眯的神情,从地上拣起那枚兽牙,托在手心中掂着道:“我就是好奇,假如你听说了这么一个地方,难道不想见识一番吗?我并没有偷他的琅玕果,就是进去看了一眼……你既已知世上有这样的秘境,那么此等仙家洞天结界,能否打造成像这兽牙一般的神器,可以随身携带?”

虎娃:“这怎么可能!您在开玩笑吗?”

仓颉:“你先别管我是不是开玩笑,反正就是问问而已,你尽管放开胆子去想。你说的不可能,是以你的修为不可能,还是以我的修为不可能?”

虎娃:“当然是以我的修为不可能,至于先生您的修为,晚辈亦尚不清楚,所以不敢妄言,但想必也是很难办到的。假如真能办到的话,不知是怎样的修为境界了,又不知要耗费怎样的大神通法力!”

仓颉点了点头:“那对我而言确实很难,但假如有很多个若我一般的修士合力炼制呢?假如真有那样的修为境界,又有那样的大神通法力,那么打造出的又会是怎样一种空间神器呢?”

这不仅是在考验虎娃的想象力,也是在考验他的推演之功,更考验他对玄理的感悟。虎娃喘了口气答道:“我还是认为——没办法做到。”

仓颉:“为什么?”

虎娃:“于天地间开辟空间,又融于天地间,其中有天地山河。那样的仙家洞天结界,若是修为与法力足够,理论上倒也可以炼化为一件不可思议的空间神器。或者已不能说是空间神器了,称之为洞天神器,则更加合适。

这种洞天神器,本就是由一片仙家洞天结界祭炼而成,可是要将它像这枚兽牙一样收起带走时,便等于暂时与天地割裂,其中的天地山河也亦将崩坏无存,假如里面有任何生灵,届时皆不得幸免。

这样的洞天神器若带在身边,倒是可以重新安置,融于天地间又展开为一片仙家洞天结界,但里面的一切事物都要从头开始打造,因为它携带的仅是一片天地空间和一个门户。而且无论是将此物收起还是重新展开,都将耗费不可思议的大法力,我不明白这么做有何意义?”

仓颉连连点头道:“且不论它有何意义,你既然这么说了,以我的修为去推演,确实还是有可能办到的。虽然我从未在人间见过这样的洞天神器,但也不能保证将来绝对不会出现。可迄今为止,它毕竟都没有出现过,可能正是由于你方才所说的原因,那么做费力不讨好、且并无意义。那么如你所说,随身携带一片天地山河,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喽?”

虎娃沉吟着摇了摇头:“也不是绝对不可能。”

仓颉饶有兴致地前倾身体道:“怎么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