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8章、问道(上)

虎娃张着的嘴里简直能塞下一个鸡蛋,下意识地点头道:“呃,先生都看出来了……您方才施展的到底是什么神通,是移转与开辟空间的仙家手段吗?……有话在哪里不能说,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来,您就是想让我见识一番吧?”

仓颉笑道:“因为我不想有人打扰,假如有高人在暗中窥探和关注,我来这么一出,应能把他们甩掉了。方才那里人多杂乱,不便施法将所有发现和未发现的人都打发掉,而且有些话,最好别全用神念交流。”

虎娃心中有无数未解需要向仓颉请教,但仓颉既然把他带到这里来,显然就是有话要告诉他,于是问道:“先生,您今天找我,有何指教?”

仓颉一开口,便让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虎娃又愣住了,好半天没有答话。只听这位高人道:“你身上有太昊的气息。”

太昊的气息?虎娃幼年时曾在太昊遗迹中修炼,还吃了那么多不死神药,形神中的很多神器也是从那里带走的。但虎娃很肯定,自己身上并没有那所谓的气息,诸般神器都是自己亲自炼制的、完全融入形神,他人看不出任何痕迹,否则他也不敢公然行游巴原。

难道这位高人已看出了什么端倪,或者已知道他的来历,虎娃一时不知该如何做答。仓颉看着他傻傻的样子又笑了,解释道:“不是说你这个人,而是你身上带的东西。那枚兽牙是太昊天帝当年在人间亲手炼制,其中的神魂烙印也是他留下的。”

虎娃得到兽牙神器时,便继承了掌控神器的神魂烙印,突破大成修为后便可自如使用,照理说已能融入形神。但虎娃从小佩戴此物习惯了,仍然将这枚兽牙就挂在脖子上,就像巴原上常见的饰物。

虎娃并不清楚这件神器当年是谁炼制的,反正肯定不是山神理清水,有可能是太昊天帝所留,如今听了仓颉之言,其来历倒是完全确认了。他摘下兽牙道:“我是因偶然的机缘得到了此物,也得到其神魂烙印传承。先生不仅能认出它是一件空间神器,难道还能分辨出祭炼者所留下的神魂烙印?”

仓颉呵呵一笑,伸手摸出了一枚几乎一模一样的兽牙:“我能看出来,你戴的兽牙是一件神器;但其神魂烙印由你所掌控,我怎知那是一件空间神器?只是我曾得到过同样的一枚,与你那枚兽牙是同源之物,亦是当年太昊天帝留于人间,所以能认出来。”

虎娃长出一口气:“原来如此!……仓颉先生,请问您是否已迈过登天之径,不久后就要飞升成仙了?”

也难怪虎娃会有此一问,他见过啸山君遗蜕,也得到了啸山君传承。啸山君当年便迈过了登天之径,并炼制了三件神器留于世间,然后飞升仙去。有个问题虎娃一直不太明白,迈过登天之径的修士,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

照说他们不是应该已经飞升成仙了吗,为何很多人还能短暂地留在世上,安排好一些事情、留下一些东西再走?这在人间短暂的驻留,究竟是多长时间,又是什么原因?

按虎娃原先的猜测,应有两种可能。就像他突破化境之后,也需要一段时间巩固修为,迈过登天之径者,彻底将境界掌握与感悟清晰,然后才可以真正地飞升登仙;或者修炼到一定程度,便无法再留于凡间,必须飞升而去。

对这个问题,啸山君并没有留下答案,虎娃也找不到人问去,然而眼前的仓颉应已迈过登天之径,是最好的请教对象。仓颉却反问道:“谁说迈过登天之径就一定会长生仙去,又一定能登天飞升?”

他将虎娃给问懵了,虎娃一摊双手,那意思分明是——您问我,我问谁去呀?迈过登天之径的是您,又不是我!

看着虎娃的傻样,仓颉笑呵呵地摆了摆手道:“把你带到这里,就是想和你聊这些的。不要着急。有些事情我不会直接回答你,恰恰相反,它正是我想问你的。你好像已经看出我方才施展的是何种神通手段,但你却不知——我是如何施展的。就从你手中这件空间神器说起,它能装不少东西吧?为何装了那么多东西,还是一枚兽牙的份量?照说你就把它放在地上,不施展神通法力御器,那么重的东西应立时陷入土中才是,为何它毫无动静呢?”

说着话,仓颉将他的那枚兽牙轻飘飘放在了地上,虎娃也跟着效仿。不知仓颉的空间神器里装了多少东西,反正虎娃自己装的东西可不少,假如所有的份量都压在兽牙这么小的面积上,肯定就会直接陷入土中。

虎娃答道:“所谓空间神器,应该是以仙家大手段所开辟的另一个空间。”

仓颉点头道:“不错,正是这个原因!那你可知如何祭炼空间神器?”

这番话中终于带着神念,告诉了虎娃如何祭炼空间神器。按仓颉的说法,其实“很简单”,只要掌握了移转与开辟空间的大神通,就可以办到。但“可以办到”与“能够办到”是两个概念,真想炼成一件空间神器亦颇不容易。

首先必须选择合适的天材地宝,将材质祭炼到可以打造空间神器的程度非常困难,要时刻运转开辟空间的大法力,耗费心神法力甚巨,且不能出一丝差错。其实虎娃的兽牙神器中就有能炼制空间神器的天材地宝,便是他从啸山君洞府四壁削下来的那些石料。

啸山君所炼制的啸山印,其实也有空间神器之妙,用的就是同一种材质。虎娃此刻了解了如何去祭炼空间神器,但以他如今的修为,就算知道该怎么做也是办不到的。若不是虎娃恰好掌握了扭转空间的“小神通”,恐怕都不太容易能听得懂。

虎娃点头道:“我明白了,多谢先生指点!但以我如今的修为,还无力印证。”

仓颉:“你现在就能明白,已令我喜出望外。既已知祭炼空间神器的玄理,那么你可知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装入空间神器?”

虎娃答得很干脆:“活物!”想了想又补充道,“倒也不是不能装活物,但要抹杀其神魂。”他使用兽牙神器已有多年,当然清楚神器空间能容纳何物,不是不能把一只兔子放进去,但活兔子不行、只能是死兔子。

仓颉又笑眯眯地追问道:“你那根竹杖,又是怎么放进去的呢?”

虎娃又是一怔,看来自己的事情,这位前辈了解得很多呀,许是一直在暗中关注。他那根竹杖曾在野凉城的公堂上出现过,后来又被虎娃收起,当然是被收入空间神器了。

虎娃又解释道:“那根竹杖保持生机不失,是我以菁华诀祭炼的,它已是一件天材地宝,但在寻常情况下并不能算一件活物,并无主动之灵智,宛如未发芽的种子……关于我修炼菁华诀之事,还请先生不要泄露出去。”

虎娃已将菁华诀传给侯冈,当然没打算瞒着仓颉,他很信任这位前辈,仓颉当年已将灵枢诀的传承留给了他,如今又认出了兽牙神器的来历。假如仓颉真想对虎娃不利,或者想逼问某些事情,早就不会好好地这么坐着和他说话了。

仓颉笑了笑:“你放心!谁都有自己的隐秘,我不会泄露出去……方才说空间神器不可收取活物,你可知原因?”

掌控了空间神器的大成修士可能都由此疑问,但久而久之也就不再去深究,反正知道有怎么回事就行,至于为何会如此,皆可归结于一个简单的答案,那是仙家大神通手段,非凡人所能知。

仓颉此刻却要问虎娃,虎娃已知祭炼空间神器的玄理,便思忖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此刻就很难用语言描述了,只能借助神念,勉强可以概括为——那本就是一个没有生命存在的空间,它是以开辟空间的大法力造就,就像另一个世界,没有生灵的存在。

明明是虎娃有疑惑想请教仓颉,但此刻却是仓颉在不停地问虎娃问题。这位高人又问道:“回顾往日之修行,你有没有联想到什么?”

换个人也许答不上来,但虎娃刚在彭山中举行了那场公开的法会,回顾的就是层层境界修行之妙,立刻便反应过来道:“御物之法。”

仓颉很满意地点头道:“是的,御物之法无法操控有主动灵智的活物,你只要到了这个境界,便应知晓原因。那是别人的身体,不是你的身体,简单的御物之法,不能占据有主之意识。所以曾经有个笑话,有人混在战场上装死尸,想刺杀走过的将军。但这位将军只要有三境修为,以神识扫过、伴随御物之法,就能察觉有人再装死,这样的刺杀很难成功。”

虎娃亦点头道:“这也是查检周围是否有人潜伏的一种方式,以御物之法无法触动的事物,尽管表面上伪装得再好,也一定是活物。但这个法子对高人无效,如果连对方的存在都察觉不了,就无所谓御物之法能否触动了。但您说的那种刺杀,倒也未尝不可能成功。时刻展开神识倒也罢了,但对于一名普通修士而言,以御物之法暗中触动周围的所有事物,只能在特殊情况下偶尔为之,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如此。否则不等别人来刺杀,他自己就先累趴下了。”

仓颉又笑了:“对对对,是这个道理,方才有些扯远了。其实我想说的是,修行有层层境界,每一层境界的玄妙都贯穿始终,哪怕是仙家神通,也包含着最基本的初境手段……但话又说回来,你可曾见过能容纳活物的空间神器?”

虎娃摇头道:“还没有见过,而且先生方才所介绍祭炼空间神器的玄理,便已决定了这种情况不可能存在。”

仓颉饶有兴致道:“真的是这样吗?假如换一种方式祭炼呢,它甚至能容纳天地山河,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虎娃的脑海中忽有灵光一闪,立刻点头道:“有,仙家洞天结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