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7章、不笑不足以为道(下)

来自各地的散修,以及那些自称散修实则来自各方势力的“卧底”,结伴离开彭山封地,等到已走出很远,有人才很不满地嘀咕道:“我大老远地跑来投奔彭铿氏,还辛辛苦苦等了他一年多,居然说打发走就打发走了,连盘缠都没送!”

也难怪他会发这样的牢骚,巴原上各大宗族权贵,自百年前的内乱之后,便渐有养士之风、招揽奇人异士为己所用。在场的这些修士,投靠到很多地方都会受人礼待,若是有事要离开,主家也会送上一笔盘缠。如此既搏声望又结人缘,主家反正也不缺这么点财货,何乐而不为?

彭铿氏大人可是如今巴原上最炙手可热的权贵,不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难道连礼贤下士的样子都不做了?直接就把在山中待了这么久的门客全赶走了!但虎娃不仅是巴室国中的权臣,如今亦是一位化境修士、巴原七煞中最新的虎煞,他就这么做了,谁都不敢当面说什么,离开之后才会私下发牢骚。

旁边有人劝道:“我们又不是彭铿氏大人请来的,只是两位管家好说话,招待了我们这么久……身为修士,彭铿氏大人在法会上的指点,已是此生难得的收获。”

又有人嗤笑道:“难得的收获?各派经宗门传承中都有的东西,非得听他来讲?想必你是偏远之地的散修吧,不知彭铿氏所讲的内容,其实简单至极。”

那人却摇头道:“简单?彭铿氏大人所讲之妙法,若你已经知道,当然觉得它很简单。若你原先并不知,听他开口说了,可能也会觉得——原来不过如此。但你想没想过,假如没人能告诉你这些,你自己要用多久才能参悟?”

旁边亦有同伴点头道:“是的,彭铿氏大人所讲,是层层修为从初境直至化境之根本,若你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就算并无师承,也有可能依此修至化境,不论你是怎样的修士、出身于何派宗门。一日之法会,百年之修行。”

有人问道:“你怎么能肯定,难道已修至化境了?”

那人反问道:“我修不修至化境,与你何干?而你能否修至化境,又与彭铿氏大人何干?”

说着话已有人停下了脚步向同伴行礼,告别道:“今日听彭铿氏大人讲解妙法,忽有所悟,就打算在这彭山中结庐而居,勤习之。”

他这么一开口,就像是一种提醒,当即又有十来人站定,他们放眼望着四周,已经打算留在彭山了。有人大笑道:“在这里找个地方清修吗,就修炼彭铿氏所传之法?得了吧,跟我走!我给你们介绍个更好的去处……”

虎娃的“产业”包括都城中的府邸、都城外的一座田庄、彭山中的一片封地。他最早的封地就是那片飞蛇幽谷,初时方圆十里;在百川城之会后他的功劳已太大,少务都不知道该怎么封赏了,便把彭山深处那片生长着龙血宝树的禁地也赐给了他。

彭山禁地离飞蛇幽谷有点远,少务很大方,将从禁地到幽谷这一条狭长的山野地带,干脆也全部赐予虎娃为封地。反正这里是人迹罕至、无法开垦利用的山野深处,对少务而言只是画个圈而已,并不需要巴室国付出多大实质性的代价。

整座彭山很大,虎娃的封地也只是山中一块狭长的地带,他的封地之外还有大片山野呢。这些人就在虎娃的封地周围留了下来,于山野中开凿洞府或结庐而居,而其他人要么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琢磨,要么大笑而去。

……

虎娃没理会这些人在做什么、说什么,只他一直站在龙血宝树下并未离开,神情也异常恭谨。侯冈则侍立一旁,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侯冈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的师尊仓颉就打过招呼,要在虎娃出关后、公开露面之时前来拜访。

可是虎娃已经公开露面两天了,也未见这位前辈现身,许是仓颉不想打扰了他的法会。此刻道场中已经重归清净,虎娃站在原地躬身行礼道:“仓颉先生,您已经来了吗?”

侯冈闻言好奇地四下张望,他清楚自家师尊只要说来就肯定会来,方才说不定就在一旁听虎娃讲法,但无论展开神识如何搜寻,都没有发现这里还有别人。然而虎娃刚刚开口,就听见仓颉呵呵笑道:“我已经来了一天一夜,就坐在这里听你讲法,获益良多啊!”

随着话音,仓颉的身形便出现在虎娃眼前。没看见他的时候,怎么都发现不了这里有人,可等到一眼看见他时,又感觉他理所应当早就坐在这里。

仓颉就坐在虎娃的正对面,离得大概不到两丈远。虎娃讲法之时,众人在他的前方三丈外呈扇面形环坐,也就是说,仓颉堵在大家与虎娃之间最中心的位置坐了一天一夜,却没有任何人能发现丝毫的端倪。

虎娃赶紧与侯冈一起上前行礼,心中吃惊不小啊!想当年在龙马城外初见仓颉时,虎娃还只是一名四境小修士,那时看不出仓颉的修为深浅当然很正常。可如今虎娃已经突破化境了修为,这是凡人迈过登天之径的最后一步,化境之上,便是传说中的飞升成仙了。

虎娃初入化境未久、修行岁月尚短,论神通法力也许还不能与世间修炼多年的高人相提并论,但从修为上已没有境界的差别。若同样是一位化境修士,擅长隐匿形神的秘法,或者借助特殊的神器,躲在附近未被虎娃发现倒也正常。

可是仓颉就大大方方地坐在他眼前这么近的地方,而且处在那么多人环绕的中心位置,接受神念听闻讲法,虎娃居然不知他在这里。这修为已不仅是惊世骇俗了,就连虎娃这位化境高人都被吓了一跳。

方才虎娃开口询问时鞠躬行礼,因他知道仓颉已至,只是不知人在何处,却恰好正对着仓颉。

仓颉拱手还礼,又看着侯冈笑道:“这些日子你留在巴室国中历练,官做得还不错,不仅将文字传于百姓,也教授了为文之道……而如今文字已传,编撰典籍之事,是不是也该着手准备了?如此方得历练圆满。”

侯冈答道:“弟子心中已有谋划,还与巴君少务商量过。而巴君的意思,是等学正大人回来主持此事。如今虎娃师兄已经回来了,就可以着手准备了。”

仓颉:“虎娃最近会很忙,但此事也不着急,想编撰典籍,须胸中有天下篇章,你还得好好再准备准备,那位西岭先生,也能帮你不少忙……虎娃小先生,你真是令我很惊讶,短短数年时光,便已突破化境修为!”

虎娃:“不敢在先生面前谈修为,您方才真是吓了我一跳。晚辈心有疑惑,您如今究竟是何等修为境界,而人间修士,又怎能有您这样的修为境界?”

仓颉看着虎娃,意味深长道:“其实我也很惊讶,人间竟有你这样的修士!听闻了你这场讲法,今日方知,我能遇到你实在太难得……这道场中还不够清净,有没有更好的说话地方?”

虎娃:“我前段时间闭关的幽谷,倒是更清幽的所在,绝无他人打扰。”

仓颉:“我知道那个地方,我们就去那里好好聊聊吧……侯冈,你就留在此地等我,看看道场中什么需要收拾的,你也帮帮忙。”

仓颉好像有事想单独交流,虎娃正准备飞天引路,仓颉突然朝他一甩袖,一股玄妙的法力笼罩而来。若是换作别人,虎娃定会怀疑对方欲出手偷袭,但此刻却任由仓颉施为。

被玄妙的法力包裹,周围一片恍惚,瞬间不知身在何处,待天地情景重归清明之时,虎娃发现自己已经来到那幽谷中的金铃藤下,仓颉仍然笑呵呵地坐在前方,两人的姿势仿佛都没动过。

这是什么样的大神通手段,仓颉仿佛是带着虎娃破开空间,片刻功夫就直接穿行到了这里!虎娃有点傻了,本以为自己已修至人间最高境界,转眼间却见证这等仙家神通。

虎娃习成了吞山魈之形,也掌握了那妖修肖神所擅长的扭转空间的“小神通”,所以他更能体会到仓颉此刻所施展的手段不凡,就是传说中能移转与开辟空间的仙家“大神通”,至少比他的修为高出了一个大境界。

虎娃的震惊,正是因为这种境界的差别。拥有化境修为,已是登天之径上修炼的极致,那么比他至少还要超出一个大境界,不是应该早已飞升登仙了吗?

虎娃并没有感受到仓颉运用了如何强大的力量,实际上,他们只从虎娃的封地一段来到了另一端。但境界的差别,真正的玄妙并不在于此。比如有人力大无穷,能举起一座山,但他若没有掌握三境御物之功,也不可能隔空御物拿起一块小石子。

一座山与一块石子孰轻孰重,这显而易见,假如一座山砸下来,也能砸死一名普通的三境修士,但其表现出的修为境界是不同的。那位人不论再有力,若此生未突破三境,也不可能用另一种方式“拿”起一块石子。

仓颉仿佛没有看见虎娃目瞪口呆的样子,打量了一下周围,点头赞道:“真是清修安居的好地方,看来你打算在这里建造自己的修行洞府了。此处尚无法阵守护,否则我也不能就这么轻松来到。那边种的金铃藤有点意思,应该是你正准备布下的法阵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