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7章、不笑不足以为道(上)

藤金、藤花带给大家一个好消息,彭铿氏大人此番出关已突破化境修为,将在彭山道场中召开法会、讲解修行之悟。道场中所有人皆是有缘者,皆可听闻妙法。这个消息太轰动了,闻者欣喜若狂。

虎娃暗中给羊寒灵以及众弟子下了个命令,包括暂时隐匿没有现身的林枭在内,大家都要关注道场中有谁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使用各种手段向外界传讯,或者连夜离开去报信。

虎娃出关并突破化境修为之事,外人尚是初次听闻。法会将在明日后举行,对于来到这里的修士皆是难得的机缘。而彭山道场地处偏僻,假如有人此时离开去山外,届时恐怕就来不及再赶回来。

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离去的人,肯定就是带着任务来的,随时要向外界禀报这里的动静,这么重要的消息必然要在第一时间送出。而有人就算没离开,也通过岩鸽一类的手段向山外传信,投奔彭铿氏大人门下却准备好了这种远程传信的手段,无疑也是早有目的。

有羊寒灵这位七境高手,还有林枭这位会飞的妖修化为原身在暗中盯着,这些人的动静虎娃心知肚明。但他既没有阻拦谁离去,也没有截断任何人传出的消息,第二天一大早,法会照常举行。

连夜走了七、八个人,其他绝大部分修士还是留下了,包括各宗门的值守弟子,留在这里的人全部参加了这场法会。举行法会的地点就在龙血宝树下,虎娃坐在高坡上,其余众人在低处依次席地而坐。

大家先向彭铿氏大人行礼,恭祝他突破化境修为,虎娃一一还礼后便入座讲法。他今日所讲的内容,与幽谷中那三天三夜的讲法并没有太大区别。但虎娃并没有传授菁华诀与灵枢诀,就是谈初境直至化境的修行感悟,在场修士能听懂多少算多少。

虎娃这次只讲了一天一夜,回顾自己的修行,同时也在回顾他走过的这条路上,所见证的其他各种修士的修行。讲着讲着,在场者便呈现出各种不同的神情。有人凝神专注而听;有人若有所思、露出疑惑之色;还有人已有些不耐烦,眼中甚至有嘲笑之意,但又不好当众显露出来。

虎娃所讲的内容,未免也太简单了!他只讲层层境界的修炼根本,每一层境界的修炼所蕴含的玄妙意境,有哪些感受、理解与思考。他并没有介绍任何具体的神通手段、甚至连最简单的法术运用与演化都没有提及。

在场者都是修士,最低是二境,最高已突破了五境,这些人既然已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当然都有各自的师承来历。虎娃所讲的东西,大多是他们都知道的。就算此前有未知之处,只要将来境界到了,也自然便能印证。

世间各派宗门传承,都有其特点与独门秘法;高明的尊长,亦能根据弟子的资质与擅长不同,给予各种针对性的指点。而虎娃所讲的内容,却没有任何针对性,也没有指导这些修士如何使用神通法力,甚至没有告诉他们如何才能更好地破关精进,听上去仿佛就是在空谈。

突破层层境界的秘法,各宗门皆有传承都有,否则大家都是怎么修成的?比如武夫丘秘法,有炼剑、御剑、剑阵、剑符之术,借助剑术修行,印证层层境界之妙,造就了历代无数高人。

可是若是武夫丘尊长为弟子讲法,却只字不提剑术修炼,也根本不去指点炼剑、御剑、剑阵、剑符之术,那又何必用他来讲呢?

比如虎娃讲到了四境,听上去只是在做介绍。修炼至此元神清明,能粹炼初境中显现的神识、感悟纯净的物性,便有炼器之能。将物性纯净的天材地宝炼化为器,能与身心一体,三境中的御物之功更进一层,便有御器之妙。

但虎娃根本没讲任何具体的炼器、御器的诀窍,只讲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感悟的玄理,至于该怎么炼化与操控法宝,完全都需要听闻者自己拥有了相应的境界后去演化印证。

有人听得很专注,感觉大有收获,全心解读神念唯恐有任何遗漏。而有人则有疑惑,虎娃讲的是各派传承中都有的东西,堂堂的化境高人,在巴原上拥有如此盛名,讲法的内容居然这么简单,丝毫没有独特之处。

是虎娃故意藏私或有心敷衍吗?有人已经忍不住在内心嘲讽,甚至想大笑了。谁也不会认为虎娃是浪得虚名,毕竟修为境界在那里摆着呢,但他藏私敷衍,那是肯定的!

这么多人冲着彭铿氏大人的名头前来投奔,彭铿氏大人不好随意打发,所以就来了这么一场可有可无的法会,既没有给大家指引真正的秘传手段,却为自己搏得了好名声。

在场者的各种情绪反应,怎能躲得过虎娃的眼睛,但虎娃心中波澜不惊。在场的有各地的散修、各宗门的传人,甚至还有隐藏身份的妖修。大家的传承不同,修炼的根基以及资质、擅长的手段不尽相同,而虎娃的指引却毫无分别,合适在场的每一个人。恰恰就是这一点,还未曾有人做到过!

虎娃所讲的妙法,确实是各派传承中都有的内容,却清晰透彻、谙合道之本源。虎娃其实是在解答一个问题——为何自古以来会有各派修炼宗门,众人得到不同的秘法传承,为何都能求证同样的层层境界,直至踏过登天之径?

那是因为他们所修炼的秘法之中,都包含了同样的玄妙,能印证同样的境界、谙合道之本源,这才是修行的根本。有的传承不论再精妙,假如缺失了若干根本内容,依此修炼到某种境界就会止步不前,无论下多少苦功都不会有突破。

比如开山劲这门功夫,最高可修至武丁功的极致之境,而武丁功的修炼也是无穷无尽,但永远只相当于二境修为,掌握不了三境御物之功。

秘法传承有不足,也并非意味着修士本人一定无法突破。修炼到一定境界后,有的人自会有所感悟,从而找到迈出下一步的精进机缘,再根据自己修行中的印证,弥补传承的不足,便能再传于后人。但也更多人将终身止步不前,甚至有人会误入歧途,遭遇大凶险。

虎娃今日讲的内容,可以指引在场的所有修士层层精进直至化境,在此基础上,甚至可还以演化出各派宗门传承。但这些人能不能修成,则是另一回事了。

一天一夜过去了,虎娃最后讲了一个“传灯”的故事,而在幽谷中那场私秘的“小法会”上,虎娃开口最先讲的就是这个故事。

有的人如痴如醉,甚至已当场入定。而有的人早已不耐,但接下来的一幕,却令他们更加来气。虎娃竟然闭上了眼睛,整整一个多时辰没动也没再说一句话。面前还有上百号人呢,难道彭铿氏大人就让大家干瞪眼等着?这叫什么法会!

可是来气归来气,也没人敢乱动乱开口,彭铿氏大人既然没有宣布法会结束,那么就算他坐在那里不说话,也等于法会仍在进行中。这些人既然参加了,谁又能擅自法会,敢怒也不敢言呐。

别看巴原上针对彭铿氏大人的流言四起,有些人假如到了外面,可能也会说彭铿氏大人的坏话,但当着彭铿氏大人的面,却没有一个敢找麻烦的。

一天一夜的讲法还好说,无论感受如何,总有东西可以听,但最后这莫名其妙的沉默不言,对有些人来说倒是最难受的,谁也不知彭铿氏大人要沉默多长时间。还好虎娃并没有打算一直这么坐下去,一个时辰后便睁开了眼睛。

虎娃起身行礼道:“诸位慕我之名,不远千里从巴原各地来到彭山,或在我府中为客,或欲投我门下效力。而我数年未归,归来后又立时闭关,叫诸位久等了,也怠慢了客人。今日这场法会,就是表达我的歉意与谢意。我是一介修士,如今已突破化境,于凡俗实无可争,于国中既不欲掌权,于府中亦不必养士,只能以这场法会为谢。况且如今巴原上关于我的流言四起,诸位继续为我门中之客,恐不利于大家的清誉。自今日起,彭山为清净道场,请诸位就此散去吧。”

虎娃的声音带着玄妙的法力,将那些仍在定境中的修士们唤醒,却不对他们的元神造成惊扰。他方才那一个时辰的沉默不语,原因之一就是让这些修士在听闻讲法后及时入定感悟收获,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此刻却难有人理解。

彭铿氏大人表明态度,要送客,但他没有直接撵人,特意用一天一夜的时间召开了这场法会。这些人来时虎娃不在家,藤金、藤花都好生接待了;但如今主人回来了,不想收留他们,谁也不好说什么。

就算心里不高兴,场面话还得说得漂亮,大家纷纷表示对彭铿氏大人的敬仰之情,并为这段日子的打扰致歉,感谢高人无私的妙法指点。然后众人回到各自的居所收拾东西,陆续离开彭山,只有那三十多名各宗门的值守修士仍留在此地。

有人当着虎娃的面不敢多说什么,回去收拾东西时却是慢吞吞地,私下里又向藤金、藤花央求,能否通融一番,让他们继续留在此地清修、同时为彭铿氏大人效力。一向很好说话的藤金、藤花此刻却板起了脸,申明这是师尊之命,没有商量的余地。

不仅是藤金、藤花在这里,虎娃的弟子灵宝、猪三闲也都在这里,还有羊寒灵寒着脸监督众人,彭山封地中的客人们最终都被打发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