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6章、法会(下)

虎娃眼神一亮:“师弟,你的机缘到了吗?”

盘瓠眯着眼睛道:“我也说不好,但总之似有感触。”

虎娃:“那么师弟就在我那处清修洞府中闭关吧,而我仍留在这谷中修炼。”

盘瓠又看着小苗道:“其实这番清炼,并不仅是一次闭关。为虎娃师兄举行庆典之前,我会暂时出关的。”

小苗:“你何必辞去将军之职?现在国中又不举兵征伐,你还当你的将军,到这里闭关修炼就是了。”

盘瓠笑呵呵道:“这样不太好吧,我哪能啥也不干,却白拿国中的奉养。”

少务好气又好笑道:“将军闭关修炼,如同为国锻造利器,说什么白拿奉养!我这位国君师兄,还会与你计较这些吗?”

盘瓠摸了摸后脑勺:“也是,少务师兄还在乎我占便宜嘛!”

众人离开幽谷,盘瓠便前往那生长着龙血宝树的道场中闭关。他与虎娃一起来到巴原,这些年也没有耽误修炼,虽比不得虎娃那么精进神速,但亦得五境九转。此番闭关,盘瓠亦想寻找突破大成修为的机缘,就算不能立时大成,至少也要窥见一丝门径。

对于一位妖修而言,盘瓠精进速度已极为惊人,他与虎娃同岁,短短二十多年就已修至五境九转。但盘瓠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其,他自幼也吃了那么多不死神药,而且还有虎娃这么一位师兄。

更重要的是,盘瓠从来没有做一条狗的自觉,他从出生时起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人。如今虎娃已突破化境修为,盘瓠也认为自己该好好闭关潜修了,总不能差得太远才是。

盘瓠打算在夏至之前暂时出关,参加为虎娃突破化境举行的庆典,然后再接着闭关。但虎娃却清楚,盘瓠这次闭关说不定要用多久,几个月或者几年都有可能。盘瓠毕竟是妖修,就算得到了自己的指引,想迈出这一步也非常不容易。

虎娃是“过来人”,且已突破化境,当然清楚很多盘瓠尚不知道的东西。五境九转圆满之后的修炼,仿佛是无穷无尽的,就算触摸不到那迈入六境的门径,也够不断的修炼下去、演化种种神通妙法,使功力不断精进。

武夫丘中,有剑煞宗主与四位长老突破了大成修为,但是这一代武夫丘传人,当然不止他们五个。与剑煞同辈那些武夫丘正传弟子,如今有很多人已故去;但山中还有一批人,修为已是五境九转圆满多年,他们有的在打理各种事务,有的就长年在洞府中清修。

武夫丘中有这样一批长老级的人物,他们虽未突破大成修为,但潜修多年亦神通法力强悍,更精通武夫丘剑术。若是这一批人布下剑阵联手对敌,威力亦不亚于大成修士,这也是宗门的底蕴之一。小四长老“剑意挥洒、皆成神兵”的绝技,就是在与同门剑阵演练切磋中领悟的。

而白煞这一代赤望丘传人,在当年的参寥长老殒落后,如今除了他已没别人了。但赤望丘五老、星耀、玄源这一代弟子,除了这几位大成修士,还有不少人在世甚至正值壮年。玄源是这一代赤望丘弟子中最年轻的,如今反倒是成就最高的。

那么赤望丘中,当然有数量更多的一批长老级弟子,修为已五境九转圆满多年,神通法力极为精深。这一方面说明了突破大成之难,另一方面也说明五境九转圆满后修炼的特点。在那种状态下闭关,往往不知身外之事,甚至也忘记了时间。这对于妖修而言,可能岁月更久。

已辞去巴室国镇南大将军之职的威芒大人,就属于这种情况。他若想潜心修炼,确实已经不适合在国中任职了,否则一旦闭关就连自己也不知是多久,若有事岂不耽误了军情。

至于盘瓠的情况,已有五境九转,这次闭关应当九转圆满。盘瓠可能有所预感,所以才说要辞去将军之职,但他只是朦胧有所感而已,毕竟还没有修证到那一步。而虎娃却清楚他一旦闭关,再见时恐怕就要过几个月甚至几年。

五境九转圆满的修士,亦不能完全辟谷不食,可盘瓠与虎娃一样,是吃不死神药长大的,只要境界到了,一直定坐十年恐怕都有可能。但虎娃并未点破,修行之事,主要还是靠本人去求证体悟,他只是将彭山道场中最好的洞府给了盘瓠。

走出幽谷的时候,虎娃转身打出了一道法诀,也是一种奇异的御神之念,印入那株金铃藤之中。那草木之精如今不论跑到了什么地方,都可以感应到这道神念。虎娃叮嘱了这位尚未见过面的草木之精很多事情,同时也算是打了声招呼。

那条狭长的裂谷中如今已无飞蛇毒雾,在虎娃闭关的这个冬天,藤金和藤花按他的吩咐于山野中移植来不少株金铃藤。

在这裂谷底部少见阳光的地方,刚发芽的幼苗是很难种活的,藤金、藤花倒也聪明,移植来的都是生长了几十年的长藤。它们攀附在峭崖上,开春后枝叶就可以在崖顶展开,而崖下的根系则只需正常的灌溉滋润,便不仅能存活而且在当年就可形成规模。

如今藤金、藤花也得到了菁华诀传授,待他们修炼入门之后,可以将这些金铃藤培育得更加茂盛茁壮。到了今年夏天,走进这条幽长道路,两侧将是藤萝密布,点缀着翠叶金花。

虎娃这么做可不仅是为了美观,他留给那草木之精的神念中,有一门粹炼原身的秘法,使其看上去就与寻常的金铃藤一样,便很难再被发现了。藏一株金铃藤于满山的金铃藤之间,也是最好的隐匿原身之法。

除此之外,虎娃还打算用这些金铃藤布置一座法阵。只要此阵布成,就算那草木之精修为尚浅,也可在运转法阵之时将原身移换到阵中任何一处。也就是说藤金、藤花在谷中种下了这么多株金铃藤,将来每一株都有可能是那草木之精的原身所在。

飞蛇无踪、毒雾消散,这当然是好事,但凡事有利亦有弊,原先守护幽谷的天然屏障也等于消失了。虎娃要想将此处作为他自己的修行洞府,还需要布置其他的守护手段,那么这座大阵则是更好的屏障。

与寻常的法阵需要有人主持发动不同,此阵有灵,那株草木之精就相当于主持这座大阵的阵灵。如果有人潜入此地,那草木之精可以回归原身运转大阵,就算不动用什么杀伤手段,也能使来者元神迷醉陷入昏睡之中,直接被扔出去。

将来这里会有一座“活”的金铃藤大阵守护,甚至都不需要虎娃去亲自运转法阵。但那草木之精如何将自己融入这座大阵、并能够自如地运转阵法,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更是虎娃指引它的修炼法门,将来就需要它自己去好好修行了。

少务国事繁忙,立刻返回了国都,盘瓠在那院落静室中闭关,众人也一一告辞离去。但虎娃的门下弟子灵宝、猪三闲暂时留下来了,侯冈也有事没走,至于羊寒灵、叽咕、藤金、藤花原本就住在这道场中,他们还要帮助虎娃张罗另一件事。

彭山道场中还有近百号修士呢,除了各宗门值守于此打理原先药田的弟子,其他大部分都是投奔彭铿氏大人的“门客”。虎娃归国的消息传开后,最近这段时间又来了很多人,皆是各地的散修,甚至来自巴原各国。

按羊寒灵的说法,这些人都是吃闲饭的。打着仰慕彭铿氏大人、投奔府上效力的名义,跑到这处宝地中修炼,不仅白吃白住还采取山中灵药,并期望能有机会得到高人的指点。

这些人投奔到彭铿氏大人门下,当然都要自报身份来历,但所说的话真假未知,藤金、藤花也不可能到巴原各地去一一去查证。虎娃闭关的这段时间,巴原上针对他的流言四起,显然有不止一股势力在幕后推动,那么彭山道场中难免会混入来历与目的不明者。

别的不说,来自原相室国的妖修长耳和披绒,就是偶然得到一位“高人”的指点,不远千里跑到彭山的。虎娃已经详细审过那两名妖修,当初指点他们的那位“高人”,就是赤望丘的主事弟子梁易辰。

梁易辰原是赤望丘派驻相室国的主事弟子,当年国战之后,相室国只留残境,大片国土都归属了巴室国。他这个主事弟子的身份未免有些尴尬,于是通过师尊的关系,又兼领了巴室国主事弟子,接替了另一位赤望丘传人齐星衡的位置。

此人早在相室国未败之前,就曾构陷过朝臣西岭、差点要了西岭命。后来他代表赤望丘促成两国和谈时,还跑到相都城在虎娃面前摆架子,质问巴室国为何要任用降臣西岭,并暗示虎娃送上重礼,否则他就将虎娃私下大收财货的事情给捅出去。但虎娃没搭他的茬,当场就将他打发走了。

这样一个人,成了赤望丘在巴室国的主事弟子,当然不受待见。虽然不好将他怎样,但从国君到下面的臣属,就没一个愿意搭理他的,好脸色都没有,更不可能给什么好处去巴结他。是梁易辰自己呆得没趣了,才会主动要求回山清修。

虎娃自知与梁易辰有过节,算是得罪过这位赤望丘的主事弟子。梁易辰看似好心指点长耳和披绒来投奔虎娃,恐怕也没安什么好心眼,他知道虎娃不在家时,府中混入了这么多闲杂人等,难免就会生出某些事端。

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算计,就连刻意埋伏下的暗手都算不上。藤金、藤花毕竟还是涉世尚浅,论狡诈心眼肯定玩不过梁易辰这种人,不知不觉就着了道。长耳和披绒后来果然惹出事了,其实就算长耳和披绒不出事,久而久之,恐怕也会有别的人出别的事。

一个梁易辰的一次小算计就是如此,那么更多的这种人、更多的算计又会怎样呢?所以道场中的这些“门客”,虎娃是必须要清理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