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6章、法会(上)

大器诀可用于炼器或炼药,其玄理是感悟天地间的物性精华,但修士运用时主要是针对外物,若过分沉迷于此,则有些得不偿失,甚至会耽误自身的修行。当然了,若更进一步体悟大器诀,可知它能用于凝炼自身之形神,甚至将形神修炼得相当于一件玄妙的神器。

可是先有菁华诀采炼天地间的生机,后有灵枢诀凝炼形骸百脉中的元气,也没有必要一定去修炼大器诀。在虎娃修行过程中,早就悟出了大器诀与菁华、灵枢诀之间的传承演化关系。

至于吞形诀,本是指引修士化形、超脱众生族类之别。但在运用上,真正的大神通手段是吞形之法。虎娃自悟吞形之法的过程太过凶险与凶残,机缘亦难以重复,不适合别人效仿。而且在突破化境之前若修炼吞形之法,会给将来脱胎换骨造成隐患,所以这不是一门适合显传的秘法。

至于纯阳诀,虎娃自己感觉还没完全吃透呢,虽已修炼大成,但总觉得传说中的纯阳诀所描述的境界,应并不仅止于此,而且修炼此法很容易留于鬼神之术,他便没有轻易传授。

就算是这样,在场众人也是在惊喜中震憾莫名,能得到菁华诀传授,已经是梦寐以求的福缘,居然又得到了灵枢诀秘法。这些秘法的来历也不是秘密,在神念心印中介绍了感悟秘法的过程,这丝毫做不得伪。

自悟开创秘法之事,当然不是不可能,最早的菁华诀与灵枢诀也是先人创出来的。但当它就发生在眼前某个的人身上时,仍令所有人感觉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拥有四境以上修为,才能完全清晰地解读虎娃所传的神念心印,并有可能将之修炼入门。而在场众人的修为至少也都是四境,就连羊寒灵从横连山带来的小妖叽咕,这几年的修为也有精进突破,已化形为一位模样机灵乖巧的少年。

虎娃不仅传授了这两门秘法,还从初境开始,从头讲解修行之妙。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就是在回顾自悟修行的历程,并不涉及任何具体的神通法术,就是层层境界的感悟、谙合道之本源。以此为基础,在层层境界中能演化出什么神通手段,那就要看各人的悟性与擅长了。

讲述伴随着神念,但还有很多玄妙是不便讲的或者是不能点透的,只能给予某种指引,比如突破大成前的梦生之境,那就需要修炼者自己去印证了。

虎娃从初境一直讲到了化境,涉及到大成修为以上的感悟时,在场很多人就有些听不明白了。虎娃只是暗留神念心印,等有一天谁的修为到了,想必自会了然。但长龄与伯劳这两位大成修士,修炼至今尚未突破七境,当然是获益最多。

此番讲法一连持续了三天三夜,谁也不知他们究竟在谷中做什么,国君的亲随卫队守在谷口外,严禁任何人告近打扰。外人只道彭铿氏大人召集旧友相聚,大家可能太开心了,以至于饮宴了三天三夜,少务自继位以来,还从未这样耽误国事呢。

少务继位时已有四境修为,如今倒也精进了几分,但仍是四境八转。他从未中断过修炼,每天夜间亦会定坐行功,但主要是涵养恢复神气,以保持充沛的精力处置国事,却不可能像其他修士那般有大把时间闭关清修。连续三天没有理会任何国事,这已是绝无仅有的情况了。

如今少务得到了菁华诀与灵枢诀传承,对他而言太重要了,这是凝炼与调理生机的秘法,若每天抽空坚持修炼并最终入门,是对修炼不足最好的弥补。

结束讲法之时,虎娃特意对少务道:“师兄操持国事而不得潜心清修,但不要因繁劳而伤及生机元气,其实先君后廪当年之病根就在于此。”

少务低头道:“为兄心中有数,虽国事繁忙,这些年我也没有中断过修炼,精元充足,诸事也能处置得更为妥贴。父君当年请求师弟,将来有机会传我菁华诀,也是知道他自己的病根所在,希望我莫要像他那样……”说到这里,这位国君眼眶已经湿润了。

后廪身边曾有长龄先生这等高手,怎会不知他的病根在哪里。长龄当然也告诉过少务,少务又怎会不知父君当年的目的。

得到菁华诀与灵枢诀,在场众人中长龄先生的收获是最大的,他决定回到长龄门之后便立刻闭关。这位高人又小心翼翼地以神念暗中问道:“彭铿氏大人,你将这等秘法传授给我父子,应知我是一派宗主,是否需要起誓——不得将秘法擅自再传他人?”

虎娃则向所有人说道:“今天传授秘法之事,还望诸位暂且保密。菁华诀与灵枢诀秘法,我既已传授给大家,就不禁止诸位将来再传门下弟子。但如今须注意,暂于门中秘传、勿对外公开,选择传承弟子也须严格考察,将来不可因此遗祸,决不可演化邪法流害世间。”

有人说杀人的刀没有正邪之分,只在于握刀的人所做何事。这话应该是正确的,但这个道理却不能引申到人所修炼的秘法中。比如菁华诀是采炼天地间的生机,本是堂堂正正的大逍遥之法,可是若有人悟透其玄理,未尝不可创出另一种秘法,专门炼化吸取他人之生机为己所用。

如果有人专门修炼这等邪法,以维持自己的生机寿元欲鼎盛青春,那么最好的采炼对象就是世上的其他人,尤其是修为不俗的修士。这样一个魔头,得害多少人,又会带来多大的祸患?

当然了,想把菁华诀的玄理悟透、再创出这样一门邪法,非常不容易,至少也要有大成以上修为并将菁华诀修炼大成,冒着各种凶险进行多次尝试,才有可能成功。

这样的高人既然已将菁华诀修炼大成,本人自不必再修炼这种不仅凶险、而且难容世间的邪法了。可是世事难免万一,千百年中保不齐会出现某位修炼狂人,钻研各种秘法尝试各种演化,创出这般歹毒的邪法。就算他自己不修炼,不慎传承下去让后人修炼了,也是祸患啊。

不说别人了,如今的虎娃只要愿意,他自己就可以创出这么一门邪法。而在场众人,目前只有长龄先生有可能做到这一点。所以虎娃让长龄先生立誓,以后绝不这样做,而且再传弟子时,也要让弟子立同样的传承之誓。

不仅是长龄立誓,在场所有人都要立下同样的传承誓言。他们现在还没有本事创出那等邪法,也可能永远都没有那个本事,但保不齐谁在将来会有那样的手段,所以虎娃要把话说在前面。

虽然对一位修士而言,只要有神通法力在身,想害人有得是手段。但修出神通法力之后依仗它为祸,与所修的秘法本身就必然会为祸,完全是两个概念。

就如那“传灯”的典故,虎娃很清楚世间必然有那等邪法存在,就像人道的演化中难免会遇到各种世事。这样的邪法一般人是创不出来的,能创出来的高手也未必去修炼,最怕的就是得到邪法的后人去修炼,因为修法的难度,可比创法的难度低多了。

就拿菁华诀来说,当然极少有人能自悟而创,太昊与虎娃毕竟太罕见了,但在场的四境修士,得到前人传承后,却都有可能将之修炼入门。

长龄、伯劳、羊寒灵当即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窍,立下了传承誓言。其他人或许还不明白究竟,但也立下了同样的誓言,此番法会才算正式结束。

少务又对伯劳道:“您操持国事多年,亦耽误修炼多年。曾听父君说您,早有隐居清修之心,我也明白这几年您是为了扶持我,才继续留任工正大人。如今得到彭铿氏大人所传秘法,您老若想辞任闭关清修,侄儿定不留难。若有什么吩咐交代,侄儿也一定全力照办。”

有大成修士帮国君办事,这种情况倒很常见,但像伯劳这样多年担任工正、亲自操持各种凡俗事务,倒是极为罕见的。后廪与伯劳亦是结义兄弟,所以这些年才会在国都中辅佐两代国君。

少务当然清楚伯劳付出了什么,如今长龄先生打算立刻回山闭关,伯劳恐怕也有这般想法。少务不想让这位老大人为难,主动开口提出此事。

不料伯劳却摇头笑道:“若是三天前主君如此说,老臣恐怕就高高兴兴地辞任清修了。但今日听彭铿氏大人讲法,结合自身修行印证,我亦有所悟。这些年来我任工正处理诸般事务,但修为并不比长龄贤弟差多少。我一直就是这么修炼的,理俗务而求安然心境,亦是一种修行,同时也是对世事之感悟,传说当年的理清水大人曾说过这样的话,如今看来传闻是有道理的。若主君觉得老臣尚能称职,就让我在工正任上多留几年,或许这就是突破七境的机缘。待到我想辞官清修之日,自会向主君提出,既有今日之语,届时主君也不必再挽留。”

这对于少务来说,当然是好消息,上哪儿再找伯劳这样一位重臣?如果伯劳现在需要闭关清修,少务断不会耽误他的修行,可是伯劳自己要求留在工正任上、寻找突破七境修为的机缘,少务当然更求之不得。

伯劳可能是个特例,而在场的大部分人,听闻这场讲法之后,其实或多或少都需要一段时间的闭关,以感悟消化收获。但他们中有不少人亦在国中任职,若是都闭关了,很多事情就会耽误,这些都需要少务去操心安排。

比如虎娃这位学正大人,也不能指望他到国都中亲自管事,而侯冈与西岭这两位副学正假如都闭关的话,巴室国的学宫干脆就关门算了。少务于是就和这两位大人商量,让他们轮流闭关清修,同时再推选出色的官员辅助理事。

盘瓠则说道:“少务师兄,我恐怕要辞去将军之职了,打算就在彭山中闭关,至于需要修炼多久,我也说不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