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4章、受国之垢(下)

少务:“流言五花八门,当然什么都有,而且都能找到些沾边的影子。比如当初国战之时,你持金杖红节代我镇守相都城监理全军,便勒索原相室国百姓,所搜刮的财货在相穷的王宫中堆积如山。”

虎娃:“这倒不是完全虚构,原相室国各宗族世家皆送来重礼,确实堆积如山,后来都让你拿去充了国中廪仓。”

少务:“还有更过分的呢!你记得我交给你的那根金杖红节吗,通体以黄金打造,一般人根本拿不动,你就是持此物亲手打死了郑股。如今有人说,你连那礼器都贪,后来将那些红色的鬃毛都拔去,将金杖熔化成金块收家里了。”

饶是虎娃淡定超凡,此刻也差点被噎着:“这,这,这也太离奇了吧?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不会相信,这得多贪财、多不要命才能干得出来?”

少务解释道:“金杖红节这样的事情,当然太过离奇夸张了,很难让人相信。但夸张离奇之事总是最能搏人兴致,也能流传得最快最广,最适合作为平日无聊之笑谈。而针对你之流言,可不止这一桩,其余诸事也会随之流传各地,有些不可信,有些则令人难免将信将疑。就算有人质疑,也会有人反诘——腐蝇不叮无缝的蛋,世上那么多人,为何偏偏就对你有如此之多非议?有些传闻可能添枝加叶,但必不是无风而起,必不能毫无凭据,所最终的结论,一定还是有你的问题。这便是人心啊!”

虎娃只得摇头道:“谁说苍蝇不能叮没有缝的蛋?若那不是苍蝇而是老鹰呢,好端端的蛋壳都能给你啄开,还能在蛋里面挑出骨头来!说是我的问题,当然有我的问题,因为我在世间走过,做过那么多事情,否则流言又从何而起?除非我从未来过这世上。”

少务:“你先别忙着感慨,还有更多呢!据说你当初看上了彭山禁地中的龙血宝树,自持国战之功、依仗国君宠信而得权势,让我将彭山禁地封赏给你,霸占了百年来各宗门曾守护的修炼宝地。提到你在国战中立下的功勋,也有人说你根本就没上过战场,只不过依仗着声名地位,一直跟随在大军后面监督,却拣了最大的便宜与功劳……”

虎娃点头道:“我确实没有在阵前冲杀,除了攻陷相都城时曾出手一次,其他时间,我一直都跟随在战阵后面监军。”

少务有些着急了:“话怎可以这样说!我在国战中也从未上阵冲杀,如此说来,亦是寸功未有了?”

虎娃拍了拍少务的肩头道:“师兄不必激动,应知那些人散布流言的用意,也不必你再多说了,我回顾往昔经历,自己就能编出更多来……只不过,这些人是在何地散布流言,闻者真的会信这些东西吗?若巴室国皆是这等民众,我看你这国君恐怕也不会好受了。”

少务叹了一口气道:“这才是更麻烦的!幕后者显然是精于此道,他们很清楚你在国中的民望,受万众之敬仰。所以有人这么做,必然是在挑起事端,流言首先传出的地方,恰恰是你最受尊敬的飞虹城与龙马城一带,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吗?”

虎娃终于面色阴沉道:“当地必有民众会被激怒!”

少务一拍大腿道:“可不是嘛,可是有人等的就是这一出呢!流言必会催生事端,事端又会激起更多的流言,短短时间,便已疯传巴原各地。”

在巴原的很多地方,虎娃受万民敬仰,尤其是在飞虹城、龙马城一带,“小先生”被当地民众敬若神灵。巴原民风淳朴,大多数普通人不会无故心怀恶意,哪怕是对待素不相识、毫不相干的人,更何况是对待小先生。

有人特意跑到那一带,专门挑人多杂乱的集市说小先生的坏话,必然会受到众人呵斥。集市不是公堂,传闻究竟是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反正散布者宣称只是听说的。既然都传出来了,相比应该有那么回事,没想到小先生竟然是那样一个人……

可想而知,在有心人的嘲讽与挑衅之下,很容易酿成冲突事端。说虎娃坏话的人,有的挨骂了、有的挨揍了,这是闭着眼睛都能想到的结果。比如少务接到的一份急报,在飞虹城集市中发生的一件事就很蹊跷。

有人刻意宣扬针对小先生的各种攻讦之语,遭到民众的劝阻与呵斥。结果这伙人又转而嘲讽与咒骂当地民众,说他们愚昧无知、诳信盲从,或者干脆就是彭铿氏门下的走狗,这显然就是想把乱子挑大了,于是变成了一场对骂。

混乱之中,有人趁机大喝:“竟敢在这里污蔑小先生,简直是骨头痒了!”有人带头动手,更有人借机挑事,很快就演变成了一场混战斗殴,说虎娃坏话的几个家伙被揍得鼻青脸肿,旁边不少货摊和商铺都受了波及、损失不小。

这种事情不只发生了一两次,在虎娃越受民众尊敬的地方,就越有人会这么做,就像故意要找揍一般。而很多时候,本不至于引起大规模的混乱冲突,可总有人适时“挺身而出”率先动手,并号召大家一起上。

少务判断,在那些围观的民众中,早就埋伏好了散布流言者的同伙,装着因小先生受污蔑而义愤填膺的样子,表面上维护虎娃,其实就是想找机会挑起混乱。这样的“暴民行为”也成了传闻中彭铿氏大人最新的“罪证”,而且是确确实实发生在众人眼前的。

虎娃确实在很多地方受民众敬仰,而在巴原上更多的地方,比如原郑室国之地,如今的帛室国与樊室国中,虎娃虽然威名赫赫,但不像在巴室国与原相室国那样受民众敬仰,绝大多数人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号与事迹而已,就像一个遥远的传说。

而现在有关彭铿氏大人的传说又增添了新的内容,原来他不仅有种种淫邪的恶行,而且在巴室国不允许谁说他一句坏话,简直是霸道嚣张至极。

在巴室国以及原相室国的很多地方,大部分民众自不会相信这种传闻。可是在巴原更多更远的地方,人们原先对虎娃并没有印象,既不认识他也没有与他打过交道,那么他们就是在这样的传闻中了解虎娃这个人。

听到这里,虎娃又摇头直叹气道:“我在外行游数年刚刚归国,只是在彭山深处闭关了一段时间,出关时却发现自己成了仗势为非的权臣、无恶不作的凶徒,蒙蔽国人至今、终于包藏不住。巴原上五百年来,好像还没出过我这么有名的坏蛋呢!”

少务:“你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你可知这样事情,其真正的可怕之处?它不在于真相如何,甚至也不在于你能否澄清,而是你根本不知它会流传多广、散布到何处。

就算表面上风波已平息,就算你能追查到流言的源头,知道是什么人出于何种目的所为,能将一切澄清,其实后果已很难挽回。

你亦不知会在多久之后,在多远的地方,那些从未见过你的陌生人,提到你时仍会有种种污言秽语,你都不知是怎么回事,就连想解释也是徒劳,因为你根本找不到什么地方、什么人,去说清楚这样的事。”

少务身为国君,对于世情民心诸事,当然体会得很深刻。早在当年的国战之时,巴室国就提前派出了很多密探到达巴原各地,散布种种传言,使少务兴师占据大义之名,并动摇对方的军心士气。

如今少务自己遇到这种事,怎能不知其危害,偏偏对手也很不一般,显然是早有蓄谋,利使用了各种所能想到的手段。其实针对虎娃的那些留言,原先了解虎娃的种种事迹者,大部分人是不会相信的。但对方并不需要大家都相信,只要一部分人将信将疑、并将之流传开就可以。

虎娃虽然有名,巴原上的重要人物几乎都了解他的事迹,但还有很多偏远之地的民众,原先并没有听说过虎娃、不知道他是谁。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便无所谓相信不相信了,他们与虎娃本是毫不相干的,如今只是知道了有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些事。

虎娃长叹一声,抬头看着少务道:“这就是我在世间的经历和见证吧!如今我已行遍巴原五国,感悟世情人道之演变,像这样的事总会以不同的方式发生。别说是你治下的巴国,别说是如今的巴原,就算千百年后、在整个世间它也不会杜绝,而我不过是恰好遇上了。”

少务看着虎娃,有些没脾气地说道:“师弟,你如今可真是高人了,修为已高我太多,有些心境我也难以体会……可是你这么不惊不怒的样子,又叫为兄作何感想?”

虎娃:“你怎知我不惊不怒?但修行至此,明知是怎么回事,难道还要自乱心境吗?我确实有些愕然,但细思之下倒也不算意外。巴原上有很多人尊敬我,但亦有很多人痛恨我,想找机会出一口恶气也很正常。若有人居中谋划,趁势推波助澜者亦有不少。”

虎娃说的是实话,他这些年在巴原上得罪的人、结下的仇家也不少。就宗门而言,像众兽山、英竹岭中很多人都会痛恨他。就宗室而言,虎娃在百川城之会上助少务夺得族长之位,其他四国大部分宗室子弟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好印象,尤其他还亲手打死了郑股,与郑室国宗室更是结下了死仇。

这些事都算“大”的,还有很多“小”的呢。比如巴室国中的丁弓氏一族,樊室国中的鹤翔氏一族,恐怕有很多人都痛恨虎娃。而且如今的时机很巧,少务借野凉城的案子整顿国中风气,处置了不少人,肯定也触及了国中很多势力的利益。

这些人不敢公开吐露怨言,也不敢直接对国君不敬,但对挑起事端的虎娃说不定心存怨恨,他们就算不会主动谋划什么,但遇上这样的事情,说不定也会在暗地里推波助澜。所以说起来,这些都是虎娃自己留下的“因”,如今结成了“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