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3章、演法(下)

有不少贺客本就来自于附属赤望丘的势力,此时当然更不吝溢美之词,纷纷赞叹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星煞大人施展神通手段,果然神威非凡。平日在巴原上,已没有什么人值得星煞大人亲自动手了,今日真是太幸运了!

玄源朗声道:“恭喜星耀师兄获胜,这就将宗主所赐的琅玕果拿去吧。”

星耀则微微一怔,此时再见听此起彼伏的赞叹声,他也觉得有些尴尬。虽然同是七境修士,但以他的声名地位,赢了羊寒灵是理所当然,可他方才赢得有些太干脆利索了,就好像很想争那盘琅玕果似的,威风倒是足够威风,但羊寒灵毕竟是客人。

像这样的演法,作为东主一方都要给贺客面子,没必要一定分出胜负高下,只需展示修为境界即可。而他最后获胜的那一击,却都没留余地,在众人面前直接彻底击败了羊寒灵。

星煞是白煞亲传弟子中唯一的大成修士,且这些年在白煞闭关时掌管宗门事务,以他的身份,好意思去争那盘琅玕果吗,这与赤望丘故意找个借口收回去又有什么两样?

此刻转过念来,星耀亦拱手笑道:“方才羊寒灵道友施展的手段,应是得自众兽山的传承神器啸山风吧?那一击威力太强,在这宴席之中,我亦不得不全力应对……宗主所赐的不死神药,是为了答谢诸位千里来贺,我只是出手演法而已,怎能取之。”

说着话星耀已回归本座,羊寒灵亦退到了原处。

羊寒灵虽然败了,但也没什么好丢人的。星耀拿出的骨杖也是一件神器,却非赤望丘大成高手皆有的飞羽,应是他手中威力最强大的法宝。羊寒灵已试出了星煞的手段,回去之后自会将斗法经过详细告知虎娃,这也是玄源要她出手的目的。

此时的场面倒是有点微妙了,白煞特意拿出不死神药,作为现场演法切磋的彩头。可是第一场并没有真正动手,所谓的获胜者熊丽便没拿琅玕果;第二场星耀全力施展了神通手段获胜,但也不好意思拿琅玕果。

已经结束了两场比斗,在场的众大成修士,若自忖修为神通超不出羊寒灵与星耀,恐怕也不好意思再出场,难道让白煞宗主与善吒妖王再斗一场?白煞当然不会输给善吒,但他若赢了,岂不是自己来争自己拿出的东西,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假如今天这两盘琅玕果送不出去,那这场宴席多少就有些尴尬了。世上的事情有时就是这么有趣,明明有那么多人对那些浪干过无比眼热,可是却没人好拿走。

白煞环顾周围,正想暗中命某位长老邀一位相熟的贺客演法,至少要场面上好看。玄源却主动起身走到场中,向着桃东与小四拱手道:“久仰二位长老有一套双剑合璧妙法,联手施展足以笑傲当世。今日难得有此机会,玄源欲向二位长老请教。”

桃东方才欲邀玄源演法切磋,却被星耀挡了下来,然后羊寒灵又替桃东挡下了星耀。此刻玄源却主动邀桃东演法,但不是邀请桃东一人出手,把小四也捎上了,她的话说得却很客气,欲请教他们两位的联手合剑之术。

众人皆来了兴致,在场绝大多数贺客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回事呢。桃东也微有些惊讶,她与小四有双剑合璧联手妙法,宗门之外的人知道的并不多,此刻用询问的眼光看了一眼小四。小四点头道:“我们的联手合击剑术,也难得有机会与当世高人演练。”

这时玄源已走到场中一挥袖,手中出现了一根九尺竹杖。小四微微一愣,而桃东已暗中以神念道:“她倒是很聪明,用了这样一件法器,便无所谓胜负了,就是为了让我们演示双剑合击,而不是来斗法争胜的。”

玄源亮出了刚刚祭炼的上品法器,与一般的法宝相比当然算不错了,但桃东和小四手中可是闻名巴原的武夫神剑,其锋芒威力远超一般的神器。如此一来,桃东和小四出手反倒需要小心,假如只仗着神器之威演法取胜,反倒落了下乘。

玄源已用法器表明了态度,真的就是在向他们请教双剑合璧妙法。

两位长老并肩走到场中,小四举右手朝天一指,神剑出鞘飞向半空、化为一片剑光洒落,落到场中时隐去无形,却又似无处不在。而玄源感应得清楚,那神剑其实还悬在半空,但洒落的剑意却将周围的一切皆凝炼成随时可引发的剑气锋芒。

武夫丘秘传的炼剑、御剑、剑符、剑阵之术,小四当然尽皆精通,但他最擅长的还是炼剑,对敌斗法之时,有一手“剑意挥洒,皆成神兵”的绝技。吹过的微风、洒落的阳光、脚下的泥土,在这剑意挥洒下,战场中的一切仿佛皆可随时凝炼成一柄柄无形的神剑。

玄源左手素指一弹竹杖上的横枝,翠绿的竹叶颤动间仿佛有露珠飞溅,化为一片晨雾,淡淡地飘浮于这三十丈方圆之内。如此淡的雾气阻挡不了视线,却如同元神蔓延而开,将那挥洒的无形剑意清晰地显现了出来,很多旁观的贺客这才感应到小四的手段玄妙。

晨雾飘起时,桃东亦拔剑在手向前一指,动作甚为妙曼。只见晨雾中无处不在的剑意锋芒皆被牵引、竟交错成阵,仿佛是随时能激发的巨大剑符。这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剑符秘宝,它是临时亦是无形的,剑意成纹理无处不在,将对手困入其中。

这是演法而不是真正的对敌斗法,所以桃东只是在演示手段,只看玄源没有相应的手段能化解。玄源微微一笑,将手中竹杖往地上一插,三十丈方圆内翠映婆娑,竟幻化出一片竹林,而雾气仍在竹林间飘荡。

围观的贺客已看不清三位高人的身形,只觉竹影摇曳,每一根竹子仿佛都化为了一件法器,风吹过,林间无数竹叶飘飞,伴随着交错的剑意锋芒。桃东在挥剑,凌厉的剑光无处不在,与小四施展的妙法融为一体,随意挥洒便是漫天神兵。

这两位长老的合击之术当真神妙,小四凝炼剑意,桃东以手中神剑催动,不仅可互为攻守,而且布成了毫无破绽的剑阵。此剑阵收放自如,又像随时可引发的剑符,能将人困入其中无可遁形。用一种更容易理解的方式勉强形容,相当于小四在上弦开弓,而桃东在瞄准射箭。

玄源化竹杖成林,也是布下了一座大阵,那片片竹叶看似随风飞起,实是被剑意所引动,每一片竹叶都击散了一道剑光。假如闭上眼睛以元神感应,场中此刻如漫天飞雪般的剑意纵横,飞卷的神兵如无处不在,却只发出风吹竹叶之声。

观战的星耀微微眯起了眼睛,没想到桃东和小四的合击之术如此神妙,虽然只是在演示变化并未全力催动,但也能看出暗含的威力。若是单独对上其中任何一人,星耀自信皆有把握能取胜,可若陷入这两人的联手合击之中,星耀只能首先选择以最强的神通立即脱困而出,然后再图破了对方的手段,否则恐怕十有八九就会落败了。

而玄源只是用一根竹杖幻化成林,就能尽数化解对方的攻势。这场演法煞为精彩,对于很多观看者而言,就算不能尽数领略神通玄妙,也看得目眩神驰。

又听玄源的声音道:“这根竹杖是我新近炼成的法器,神通妙用炼化未尽,今日观二位长老联手合击之术,我以这根竹杖是破不了的。依你们看,若是以竹林化为剑阵,又该赋予哪些玄妙?”

小四的声音传来道:“若是有心祭炼法器,我等此刻挥洒的剑意,倒也可以融入你的竹杖妙用之中。这每一根竹子都可化为一柄利剑,每一片竹叶都可化为剑意锋芒。”

随着他的话音,场中情景随之变化。漫天的剑意锋芒尽皆展现,舞中的每一根竹子、风中每一片飘起的竹叶,都与洒落的剑光相映。这已不是在斗法,而就是仅在互相印证手段,展示境界玄妙。

观战的羊寒灵不禁眼神一亮,她知道那根竹杖的来历,没想到已被玄源炼成了上品法器,可于有形与无形中变幻。玄源此刻做的,就是在演法中向桃东与小四请教,如何祭炼与运转这竹杖化林之妙,在继续炼器的过程赋予中剑意锋芒,挥洒成林似无处不在。

小四和桃东当然不会传授玄源武夫丘的剑术,但他们将联手合击之术尽情演示,与玄源所化出的这片竹林妙法相映,以玄源的修为,自然能得到启发、有自己的感悟。玄源一边演法,还一边施展神通,于竹杖上留下御神之念,包含今日演法的情况。

将来谁再拿到这根竹杖以神识感应,就相当于重历玄源今日的演法过程。勉强打个比方,这根竹杖此刻像一面镜子,将桃东与小四的剑阵变化、剑意神通皆倒映其中,将来可观摩镜中光影。

玄源当然清楚虎娃擅长武夫丘剑术,这根竹杖若回到虎娃手中继续炼化,便可被赋予更多的神通妙用。竹林可化剑阵,而玄源与虎娃亦可修炼联手合击之术。

这番演法可不像方才星耀斗羊寒灵那么短暂,足足过了好几炷香的时间,众贺客看得心神皆醉,越是高手便越觉震憾。到最后,这一片竹林突然皆拔地而起,幻化为无数光华飞击,袭向已露出身形的桃东和小四。

小四弹指,半空传来神剑鸣啸,桃东挥剑,耀眼剑光洒出,化解了玄源展开的破阵一击。紧接着神剑归鞘,竹杖又重新化为玄源腕上的纹饰,这场演法到此结束,并没有直接分出胜负结果。

玄源拱手行礼道:“多谢二位长老赐教,今日收获良多。若以演法论,虽未分出胜负,但无疑是你们赢了。我破不了二位的联手合击,若是你们催动神剑之威,我唯一的办法只能是避让锋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