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3章、演法(上)

在场很多人都笑了。这场面难免令有些人有些失望,熊丽点名邀樊翀相斗,樊翀却直接认输,仿佛显得赤望丘很没面子。但对于大成修士而言,说认输便是认输,再强劝或使用什么激将法反劝都显无聊。

桃东也笑道:“那你就回来吧,樊翀并无争斗之心,哪怕是在这种场合也不会与你勉强动手,不因认输而尴尬,这亦是气度与心境使然。你所修炼的剑意过于刚猛,有时失于柔和自然,要樊翀师兄多学习,以后也要多亲近。”

熊丽很认真地嗯了一声,又扭头冲樊翀道:“我们以后要多亲近。”

樊翀赶紧点头道:“一定一定,今后多与师妹亲近。”

熊丽晃着膀子很满意地走了回去,而玄源却开口道:“既然樊翀认输,则是熊丽胜,应得一盘琅玕果。”

这不死神药来得好轻松啊,简直与白捡一般。有人念头一转,自以为猜到了樊翀为何会直接认输。樊翀刚才已得赐一盘琅玕果,若是此刻再动手争一盘,就显得太过分了,无论如何他也是不便与熊丽这位贵客争的。既如此,还不如直接认输呢,这样也显得大度。

熊丽却摆手道:“我们又没真的动手,只是樊翀师兄客气,展示的是谦淡冲和、荣辱不惊之道,我未必在境界上胜了他,这盘琅玕果是万万不能受的。”

小四上前一步,笑呵呵地向众人说道:“赤望丘珠玉在前,举行了这场盛会。今年冬至,武夫丘开山门之日,也将为熊丽举行一场庆典,邀请诸位届时到场观礼。”

众贺客纷纷感谢武夫丘的盛情相邀,表示届时一定到场。其实小四让熊丽第一个站出来,用意也不是真的要她去斗法胜了谁,而就是让她出场亮个相,顺势宣布一下正事。而那盘不死神药,熊丽其实也能拿到,因为有了今天这一出,到了冬至武夫丘庆典之时,赤望丘还能再准备别的贺礼吗?

众高人当然也想通了这一节,便没有再劝熊丽取走“获胜”的彩头。两位有大成修为的晚辈弟子已亮过相,接下来还有哪位高人愿意出呢?

小四方才只顾着与众人说话,一时没拉住桃东,而桃东已经越众而出,从腰间拔出武夫神剑道:“今日既庆祝樊翀修为大成,亦庆祝玄煞师妹突破化境。为添盛会之雅兴,桃东持武夫神剑而来,欲邀玄煞师妹演法切磋。”

玄源赶紧起身,笑着答道:“桃东长老,叫我玄源即可,所谓玄煞,不过是山外民间所传之号。”与此同时,羊寒灵突然听见玄源暗中传来的神念:“你赶紧站出来,替我接下这场试法比斗。态度应尽量恭谦,动手时也不必特意相让,尽管施展神通手段以演示境界玄妙,反正你不是桃东的对手。”

玄源考虑得还挺周到,桃东既然主动出场,面子就必须给足了。所以玄源不仅要让桃东赢,而且得让她赢得漂亮,尽显其手段高明、境界玄妙。若是玄源自己出手,就算故意相让,在这种场合,众高人也都能看出来桃东其实胜不了。

若是换作羊寒灵出手,情况则大不一样,不仅演法的场面会很精彩,最终的结果也将是桃东很漂亮地获胜。

羊寒灵转念间就明白了玄源的用意,刚刚准备上前说话。不料星耀已经站出来道:“桃东长老,我久仰武夫丘神剑之威,可惜一直没有领教的机会。今日机缘难得,不如就由我与桃东长老演法切磋。若是你还想邀玄源师妹动手,待胜过我之后再说不迟。”

前面这番话说得倒还算客气,可是最后一句话却等于将桃东给挤兑住了。桃东若是还想与玄源演法切磋,恐怕就不得不先胜了星耀。

玄源微微一皱眉头,暗中的应变极快,又以神念对还没来得及说话的羊寒灵道:“你赶紧替桃东挡下星耀。桃东若与星耀动手很难取胜,而你也不是星耀的对手,此番必输无疑。但无论如何,你要全力施展各般神通手段。回去之后,你要将今日与星耀的斗法经过、他的神通法力之运用变化,皆详细告诉他,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要遗漏。”

玄源所说的“他”是谁,羊寒灵心领神会,他当即便走到场中道:“蒙我家老爷的点化指引,羊寒灵今日亦突破了七境修为,更得了仙家神器,却一直没有机会向真正的高人请教。星耀先生,不如就由我与您动手演法。待您胜了我,回去之后也好让我家老爷知晓星耀先生之神通广大。”

羊寒灵这番话好似别有含义,暗指代表虎娃来试试星耀的份量,这多少有点挑衅之意了。

桃东听闻此,微微一笑主动撤剑道:“既然如此,就让羊寒灵道友来领教星耀师弟的高招吧。听说羊寒灵道友曾与我武夫丘弟子小路潜入众兽山,斩杀了琮余,我也一直想见识她的手段呢。”最后这句话,也算是回敬星煞方才的挤兑了。

星耀沉着脸点头道:“那好吧,就让我先来领教羊寒灵道友的大神通。真是后生可畏啊,想当年我第一次见到彭铿氏之时,他还是个修为尚浅的娃娃,而如今已是名震巴原的虎煞先生,还收服了羊寒灵道友这等高手。”

羊寒灵没管星耀的话另有何指,直接躬身行礼道:“多谢星先生赐教!”

此时白煞宗主一挥手,众人的桌案及座位齐齐向四周移开,就连杯中的水都未洒出一滴,场地中央瞬间空出了方圆三十丈的一片地方。这位高人不经意间就露了一手神通,也划定了演法切磋的范围。

演法切磋,是为了向众人展示修为境界之妙,无论使出多么强大的神通手段,都不能波及划定的范围之外,更不能伤到对方,因此神通法力要收发由心,所以往往只有大成修士才会出场,寻常修士则很难做到这一点。

羊寒灵行礼的同时,场地空开,她便已经出手了。本是清清朗朗的天气,可是在星耀的身形周围十丈方圆之内,却莫名出现了点点闪光。光芒吐露,随即便化成道道细碎而飘忽的飞虹,远望过去,就如一片片缤纷的花瓣悬浮。

羊寒灵展示的就是七境修为的大神通手段,与寻常修士斗法不同,那道道飞虹并不是从她所在的位置发出飞向星耀的,而就是环绕着星耀凭空浮现。只要在她神识所及的范围之内锁定星耀,便可以从任何一个位置施法攻击,而不论她本人站在何处。

那道道飞虹似随风飘聚,仿佛不带半点杀气,由四面八方向星耀袭来。看上去羊寒灵的手中并无法器,实际上她是在施展原身上那对羚角的神通妙用,飞虹即是七彩刀光。

周围众人也不禁发出赞叹之声,星耀则淡淡一笑,抬手道:“道友不必客气!”

随着他的话音,那漫天飘来的虹光轨迹就乱了,或擦身而过、或相撞湮灭,在空中摇曳总是受到莫名的力量牵引,却半点也沾不着星耀。两人的姿势很奇异,羊寒灵还在躬身行礼,星耀好似抬手示意她不必多礼,而演法已经展开。

星耀不仅要化解羊寒灵的攻击,而且场面上还要显得从容不迫,如此才符合他的身份与威名。紧接着羊寒灵直起了身子,向前一挥衣袖,袖中幻化出花雨齐射星耀;而星耀则将右手一竖,似是做势遮挡羊寒灵甩来的长袖,随即只见漫天烟花。

那些飞虹一片片爆开,星耀站在原地未动,只见衣袂不住飘飞。他这样接下了羊寒灵的全力一击,众人已能得很明显,论神通法力他当然在羊寒灵之上。

羊寒灵轻道一声“佩服!”以右手按左肩,肩头上突然出现了一件披风状的饰物,她扯下这件披风向前一挥、朝星耀扔了过去,围观众人的元神中隐约传来虎啸之声。

这妖修办事心眼实在,见方才的攻击奈何不了对方,很干脆地祭出了神器——得自啸山君的啸山风,毫无保留地施展其最强大的神通妙用。披风扔出去便不见了,半空中却卷起了狂风,带着虎啸之声向星耀扑击而下。这不是普通的风,带着仿佛能绞碎一切的法力,流风汇聚隐约呈现出一头猛虎的虚形。

这狂风所化的无形之虎姿势有点怪异,闪转腾挪间怎么像只猴?其实是虎的威猛中又融合了岩羚的灵活,这不是吞形之法,而是羊寒灵所施展啸山风的妙用。星耀原本一脸淡然之色,此刻神情陡然变得凝重起来,面对这样的这一击,又控制在范围并不大的演法场中,他也必须尽展手段才能化解。

星耀伸手一握,掌中突然出现了一根金色的骨杖,持杖在手星耀朝天一挥,就似对着半空画画,遥遥地描出了数丈长的一道金光。金光随即化为一条金色的蛟龙,蛟龙受骨杖牵引向着狂风扑去,很多人的元神一阵恍惚,只闻龙吟虎啸之声。

金色蛟龙撞上猛虎虚影,片刻间就将半空的狂风扯得粉碎,第七峰上又恢复了一片寂静,阳光洒下,只有微风吹过。那件披风已经回到了羊寒灵的肩上,羊寒灵再度躬身行礼道:“佩服,佩服!”

星耀收起骨杖微微一笑道:“承让,承让!”

周围众人这才发出轰然喝彩声,方才的演法当然是星耀赢了,而且赢的场面非常漂亮,施展出大神通手段,片刻间便破了羊寒灵御神器的全力一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