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2章、道心三问(下)

这些都是虎娃曾练成的吞形之法,因各种机缘所致,最终身为一头斑斓猛虎,仰天发出虎啸之声。这一番历时三年的行游以及最后的闭关,虎娃已七境九转圆满,他的元神越来越强大,突破了身体无法承受的极致,形骸百脉也随之发生变化。

虎娃遇到了困扰,他的内损之伤总有最后一丝不得痊愈,伤势重新发作化形为一头駮马时,这駮马身上还带着伤。当駮马的伤势即将痊愈时,那一线内损之伤又使他化身为山魈,伤势再度发作的山魈。

玄源离开翠真村时曾给虎娃留下神念心印,告诉他习练吞形之法突破化境之艰难。虎娃练成了四门吞形之法,当脱胎换骨来临之时,他等于要经历四番凶险考验。境界的突破仿佛是自然来到的,也是虎娃在七境中的功夫用足、窥见了境的门径,迈出了这一步。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处于七境与八境之间?是否可称为半步化境?当然不可如此说法,虎娃正在经历一场蜕变,这个过程很凶险,但他已心中有数,否则也不会迈出这一步。最终他化形为斑斓猛虎仰天长啸良久,然后又恢复本来面目,定坐于虚空。

虎娃伤愈之日,便是脱胎换骨突破化境之时。换一个角度说,他这次受的伤太重了,非脱胎换骨不得愈。

虎娃端坐虚空中,此时已不必借助飞天神器,他是赤裸的,宛若新生的婴儿。若说七境中的修炼,似在天地母体中被孕育,那么突破八境的这一刻,便是于天地间的新生,仿佛是生来便神通俱足的婴儿。

这个婴儿,会睁开眼睛重新看着这个世界,决定自己将成长为什么样的“人”。若他原先是一株草木,此刻便已能融合原身行走于世间。当出身族类不再限制人的自由时,便会有种掌握命运的感觉,或者说命运已属于自己。

……

赤望丘第七峰中,玄源讲法已毕,在场贺客无论听懂了多少,皆行礼表示感谢,然后又齐声恭贺玄源突破化境、登天长生有望,玄源起身一一还礼。

大殿中举行的庆典就到此结束了,但庆祝还没有完,接下来就在第七峰的峰顶上设宴,答谢与招待各方来客。场面不再那么庄重严肃,大家彼此交谈轻松随意了许多。

白煞是这场宴席的主人、赤望丘的宗主,大家来到这里是给赤望丘面子,当然也等于是给他白煞宗主的面子。开席后不久,白煞命四名弟子捧出了四面银盘,盘中各有十枚指肚大小的果子,半透明,散发着淡淡的琼辉,竟是传说中的不死神药琅玕!

白煞能拿出琅玕果,并不令人太意外。赤望丘中有琅玕玉树,但只有一株,据说生长在第七峰后山的秘境中,除了宗主,他人不得见。有传说这株琅玕是少昊天帝当年亲手所植,但也有人认为,早在少昊天帝之前它便已生长于此,少昊天帝只是发现它之后打造了那个秘境。

不死神药的生长极为缓慢,区区一株琅玕所结的之果,三百年来也不多。白煞今天一下拿出来四盘,倒是令众人一片惊叹。难道这百余年来所结的琅玕果,这位宗主攒下了大半,此刻都拿出来了?

在座者只有星耀心里清楚,这些琅玕果是当年得自树得丘。白煞那次可收获不小,以至于树得丘上的琼林再无辉光,恐怕要等到百年后那里才会有新的琅玕果长成。

白煞看上去很高兴,说对各方来贺的场面很满意,以宗主的身份赐玄源与樊翀各一盘琅玕果,将宴席的气氛推向了高潮。樊翀当然连连称谢,玄源的反应却有些奇怪,接过银盘时甚至没有说话,看着盘中的不死神药有些恍然出神。

不死神药的灵效也各有区别,琅玕果凝炼的是生机,对脱胎换骨的帮助并不是直接的,但是更旺盛的生机总是能助人更有把握突破修行中的考验。而对于修炼吞形之法的高手而言,突破化境前真正大有助益的是服常果。

白煞可能很清楚玄源因当年之事不满,所以在这种场合赐予不死神药琅玕,也足见其安抚之意,他可能是想借此了结当年之事、劝告玄源不要再纠缠不休。

这些琅玕果是从哪来的,白煞当然不会说,他人更不会问。在场绝大多数人想当然地都以为就是采自赤望丘的那株琅玕树,心中还暗暗感叹——白煞为宗主近百年来,竟然留下了这么多不死神药,并未独自服用。

但玄源却暗生疑惑,至少已有近三十年时间,赤望丘众弟子都没有再见过琅玕果了,当初据说秘境中的那株琅玕前次结果已采摘干净,再有新果成熟还要等很长时间。难道是那株琅玕树上的不死神游恰好又有一批成熟?

玄煞感觉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就算是这么回事,白煞恐怕也不会一次拿出这么多。那么这些银盘中的琅玕果很可能另有来历,她已经隐约想到了什么,但在这种场合却不便多言更不能去追问。

而白煞命人拿出这些不死神药时,悄然于元神中关注着在场所有人,任何细微的表情,甚至隐含的情绪反应都没有放过,仿佛想从中发现什么。

席上还剩下了两盘闪着琼光的琅玕果,白煞笑道:“多谢诸位不远千里来到赤望丘,历来同修相聚之盛会,皆有高人演法切磋以助兴。这两盘不死神药,便是今日宴席的彩头,赠予演法切磋中获胜的高人,也算是赤望丘的谢意。”

到场的贺客很多,但琅玕果就这么两盘。白煞既然拿出来了就是送人的,但这么多人,大家总不能抽签吧?所以白煞提议演法切磋助兴,由获胜者得之。这种聚会,往往都会有高手出手演法、彼此交流印证,而此刻还没有人提议呢,白煞已经先把彩头拿出来了。

一般像这种场合,有资格出手演法的都是大成修士,这也是大家难得开眼界的机会。来祝的各派大成修士皆是有身份之人,但白煞弄了这一出,此时若是主动出场,显得就好像贪得这些不死神药似的,谁也不好意思第一个站出来。

小四长老笑眯眯地对身后的熊丽使了个眼色,有些事是来之前就商量好的。

熊丽心领神会,上前一步先向白煞行礼,然后又向众人拱手道:“我是武夫丘桃东长老的亲传弟子熊丽,数月前刚刚突破六境修为。此番随尊长来到赤望丘祝贺,很佩服同辈修士中的樊翀师兄。我想邀樊翀师兄演法切磋,以助盛会雅兴,也请在场众高人多多指点。”

峰顶上一片惊讶与喧杂之声,有很多人已纷纷起身向武夫丘表示祝贺。熊丽突破大成修为的消息,武夫丘此前并未对外公开,在场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听说。武夫丘晚辈弟子中已经出了一位虎煞,如今又有另一名弟子熊丽大成,这风头也不比赤望丘差多少啊。

由熊丽出面邀请樊翀斗法演示,当然是最合适不过的。玄源却微微皱眉道:“宗主拿出来的送人不死神药,赤望丘本门弟子也可出手再将之拿回去吗?”

白煞却开口道:“平日山中弟子也难得一见到琅玕果,在今日盛会上,得之亦是机缘。”

樊翀肩膀被师尊悄悄推了一把,不得不站了出来行礼道:“熊丽师妹,多谢你出场为今日盛会助兴……但是这演法切磋,我就免了吧,应由高人出手展示更玄妙的境界。”

熊丽的声音洪亮:“樊翀师兄,你这是还没动手便要认输的意思吗?”

樊翀看着对面这位虎背熊腰的女子,身材不亚于魁梧的壮汉,身后背着一柄门板般的阔剑,心中也暗暗苦笑。无需动手他就能想到切磋的结果。这种当众演法须面对面展示修为境界,不可闪避游斗,樊翀知道自己肯定会输。

樊翀如今的修为虽高,但是长这么大,还从真正与人硬碰硬斗法相搏,平时有什么事也用不着他亲自动手。而熊丽可不一样,她是在那环境极为艰苦的武夫丘苦炼多年,未得神通之前便将武丁功修炼至极致之境,是最不怕跟人动手打架的。

就看熊丽背后那柄吓死人的巨剑吧,樊翀甚至怀疑,对方直接就能将自己给拍趴下。其实以赤望丘所擅长的吞形之法,本也不惧斗法相搏,可是樊翀没练过,他连吞形诀都没得到传授。这位修士本就没有什么好斗之心,他连君位都很毫不留恋地放弃了,又何必在这里与熊丽争胜。

况且就算樊翀想胜也胜不了啊,他清楚自己不擅长什么,若是神通法力差当,他却不能游移闪避只演示修为境界正面相抗,不小心让对方欺身到了近处,直接来个抱摔就能把他揍个七昏八素。那场面既不好看,也显不出境界的高妙,明知结果怎样,樊翀当然更不会动手。

听见熊丽之问,樊翀很干脆地点头道:“是的,樊翀甘拜下风!其实师妹你一出场的气势,就已经胜过了我。”

熊丽笑了,回头嚷道:“师尊,樊翀师兄不跟我打,他直接认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