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1章、传情(下)

玄煞的呼吸有些起伏,过了一会儿才恢复平静,看着手中的竹杖道:“原来此物还曾引发那么多事端,而他在回家之时,还将之拿在手中。”然后又抬头打量着羊寒灵道,“我闻道友曾经与彭铿氏大人一起被困仙家洞府半年有余,后来又一起潜入众兽山刺杀了琮余。你与彭铿氏大人颇有渊源,当初是怎么认识的,为何又会追随彭铿氏大人?有关他的事情我都很感兴趣,道友能否详细告知?”

玄煞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羊寒灵,对方虽是妖修,但亦有七境修为,形容是一位妙龄女子。这样一位美女与高人,曾单独与虎娃被困在啸山君洞府中大半年,如今又留在了彭铿氏大人的封地中,分明已成为虎娃的追随者。

羊寒灵与虎娃究竟是什么关系,玄煞当然忍不住想问清楚。羊寒灵多少也听出点意思,赶紧解释道:“说来惭愧,我本是横连山南麓的野地山神,当年受另一名大成妖修的蛊惑,意图不轨,曾追击过彭铿氏大人……”

羊寒灵没有隐瞒,将当初她和肖神千里追击虎娃之事从头道来。肖神当场被斩、她亦身受重伤,立誓之后才被虎娃饶了一条性命。这件事其实是众兽山长老扶余惹出来的,往更远了扯,又与剑煞斩杀扶余之子扶豹有关。

扶余一计未成又生毒计,与众兽山宗主琮余合谋,利用她设下陷阱,将虎娃引至啸山君洞府遗迹中,两人一度陷入绝境。但最终虎娃凿山而出,还一举突破了七境修为。那大半年发生的事情,羊寒灵皆对玄煞做了介绍。

这段往事羊寒灵说得平淡,但仔细一琢磨,真是惊心动魄呀。虎娃当初只有五境修为,便被两名大成妖修追击数千里,最终还能成功反击,肖神与羊寒灵一死一伤。后来身陷仙家洞府绝境,虎娃硬生生开山劈出一条路,还成为了修行破关之机缘。

虎娃不仅饶了羊寒灵一条命,后来又救了羊寒灵一条命,并指引她突破七境修为,羊寒灵由此发愿拜在虎娃门下,追随与遵从他的指引修行。

听完之后,玄煞轻轻拍了拍胸口道:“他可真不简单啊!很多事情我虽听过传闻,但却有诸多离奇夸张、不尽属实之处,今天终于从你这里知道了真正的经过……此番庆典,善吒妖王也会来,但有我在,你也不必理会。这几天就不必留在客馆了,住到我这边来吧,诸事也可随意些,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各方势力说不定会派谁来贺,但善吒妖王肯定会亲自来,届时也会住在客馆中。羊寒灵与善吒妖王有些过节,见面时万一有冲突也不好。玄煞倒很细心,就让羊寒灵住到自己这边来,反正也有空闲的清修之所。

安顿好羊寒灵之后,玄煞居然闭关了,闭关前吩咐门下弟子——继续送来的贺礼,她就不必再看了。庆典在即、贺客纷来,玄煞偏偏在这个时候闭关,定是有什么异常紧要之事,众弟子既不敢多问更不敢打扰。

此番闭关的时间并不长,两天两夜之后玄煞便出关了,虎娃送来的那根竹杖却不见了,而在她的右手腕上方,却多了一片竹叶状的纹饰。

就算在远古的蛮荒时代,部族村落中的女子也有爱美之心,平日会给自己增添各种装饰。白额氏的女子往往喜欢在额头、眉梢、脸颊、手背等位置以各色颜料绘制各种美丽的图案,以衬托自己的形容更美。

玄煞自幼在山中修炼,倒没见过她有这种世俗女子的爱好,但今日却似在右手腕上方添了装饰性的纹绘。再仔细看,那图案并非是画上去的,月白色带着晶莹的光泽,在长裙的袖口间若隐若现,恰与她白皙柔嫩的肌肤相映衬。

原来这两日闭关,玄煞是将那根竹杖炼化成了上品法器,能变换于有形与无形之间,平日就化为皓腕上的纹饰。

两天时间就炼成一件上品法器,这有些不可思议。但玄煞是化境高人,大神通法力超凡脱俗,而且这也不是她一人之功。那根竹杖在虎娃手中,已经被培育成仿佛天地造化的奇竹,且凝炼到了极致,玄煞只需用到最后一步功夫,将之炼化成精妙的法宝。

次日便是庆典了,玄煞炼成法器出关之时,恰逢各派贺客陆续进入道场山门之日。身份最重要、地位最不凡的贺客,基本都是在这一天赶到的,因为他们会飞,并没有在仙城谷地中停留,而是直奔赤望丘道场。

虽然大家并没有商量好次序先后,但也不需要商量,代表武夫丘而来的桃东大长老与小金宝四长老先行,随同两位尊长的还有弟子熊丽。接着是孟盈丘长老烟衫、大足山宗主本寂以及炼枝峰宗主瑞溪等人。至于善吒妖王,他与赤望丘关系很熟,已经提前两天到了,早就住在了客馆中。

山门前有弟子列队迎客,桃东和小四并肩走入赤望丘第一峰,抬头却微微吃了一惊。只见玄煞飘然飞天而来,落在山门前躬身行礼,感谢同修前来祝贺。

就连赤望丘的迎客弟子都有些惊讶,玄煞大人怎么从所居住的第六峰亲自迎到了第一峰的山门前,这不符合这位尊长的脾气啊。玄煞大人平日神情一直都是淡淡的,恬静中带着令人不敢轻易接近的气质,也不太在意什么人情往来。

如果为了礼数周到,她与宗主以及众长老在第五峰的客馆前迎客就可以了,没必要迎出这么远来到第一峰。其实他们不清楚,玄煞这么客气是因为虎娃,来的贺客中有武夫丘的长老。

这可差点闪着了正在客馆门前准备迎候众人的樊翀,听说了消息也赶紧飞身跑到了第一峰山门前。待众贺客都被接到客馆,羊寒灵也跑来拜见桃东与小四。

这是一场空前的盛会,虽然参与的人数比百川城之会要少些,但是实际上的规模却更大。百川城之会除了五位国君及其亲随卫队之外,到场的都是各宗门的修士;但是这场赤望丘庆典,贺客还包括巴原上各宗室与部族的势力。

每方势力能进入赤望丘参加庆典的贺客都不多,大多只有一人到场,若有其他随从则都留在仙城谷地了。比如孟盈丘只来了一位烟衫长老,武夫丘一下子来了三个人,算是最多的。就算是这样,进入道场参加庆典的贺客也超过了二百名。

庆典还没开始,但聚会已经开始了。尤其是代表巴原上各宗室或部族来的贺客,彼此之间的关系本就错综复杂,趁此机会也有不少联络拉拢之类的私事。这里还有各派仙家高人,平日难得见到一面,怎么也要设法结交,哪怕能留下一个好印象也成。所以这天夜里第五峰上很热闹,很多人忙得根本就顾不上睡觉。

第二天正午之前,庆典正式在第七峰的半山腰举行。这里有一座大殿,并非是三百年前所建的那座祭奉少昊天帝的祖师殿,而是白煞成为宗主后另修的。此处地方足够大,庭院能容纳所有的贺客,平日也是集合山中弟子的议事之所。

就算不在传统的祖师殿中,赤望丘的这场典礼第一个仪式,也得是集合门中所有尊长、率众弟子祭拜历代祖师,由宗主白煞亲自主祭。各派观礼的贺客亦是陪祭之人,若自愿可随赤望丘弟子一起跪拜叩首,余者就算不跪拜,既然来到了这里,也要躬身行礼。

接下来是肇活长老登场,而弟子樊翀跪在他的身前。肇活长老以传法师尊的身份,代表历代祖师、亦代表宗门向樊翀发问。这是为弟子突破大成举行的庆典仪式中最重要的一环,若当时这位大成弟子的师尊已不在,则由宗主代为发问。

此仪式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尊长当众所问的话,直指弟子之心,让他表明对宗门的态度以及对修炼的理解。身为一名大成修士,若换作别的场合,他不想说的话,别人是很难逼问的。但是在这个仪式上,无论尊长问什么,弟子都必须要清楚明白地回答。

肇活长老很得意,看着跪在面前的樊翀满怀欣慰,开口问道:“樊翀,你今日已修为大成,可与当世高人同列。修炼至此,心中于宗门何待?”

这第一问按例是必须的,曾经就有过传说,某位弟子大成之后,在这样的典礼仪式上第一句话答得就不对劲,当场便被逐出了宗门。

樊翀答道:“弟子迈入初境得以修炼至今,终获六境成就。我之仙缘得自赤望丘,有生之年当护持宗门、永不离负。所谓护持者,明辨传承之真意、守护宗门之清誉、持身以正门风。”

这番回答倒是中规中矩,樊翀对宗门的态度便是如此。其实每位大成修士在这种仪式上的回答都有微妙的区别,比如很多年前白煞的回答便是“以宗门之事为己任,不忘传承之强盛,身踏登天之径、名扬巴原列国。”

肇活长老微微点了点头,又开口道:“樊翀,你于今日成就有何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