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1章、传情(上)

山中自有赤望丘弟子将羊寒灵迎到第五峰上的客馆中休息,并将她带来的礼物转呈玄煞与樊翀。通常情况下,都是礼物先送来然后人才到,否则举行庆典时,还要让各方贺客带着大包小包一堆东西,现场往外掏吗?

玄源所住的院落,此次所收的各种贺礼早已放不下了,在附近专门清空了另一个院落,其中各种宝物与财货堆积如山。玄煞这段日子好像兴致颇高,每有一份贺礼送到,她都会吩咐心腹侍女、也是她的门下记名弟子英秀将东西拿来先过目,并询问是何人所送。

英秀出自宜郎氏,十年前就已拜在玄源门下,修为虽不高,如今不过三境三转,却是玄源的心腹,她也很了解自家师尊的脾气。

没想到玄煞大人居然有兴致一件一件地看礼物,假如放在以前,她恐怕是连问都懒得过问。英秀带着几名女弟子将各方贺礼依次送到玄源那里展示,皆是珍奇之物,而且都打造得十分精美典雅,经常引来众弟子一片夸赞之声。

玄源明明有看礼物的兴致,真看到这些东西时却没有什么兴奋的反应。这也正常,以她的身份与眼界,世间所谓的珍奇宝物已经很难令其动心了。听门下某位弟子夸赞礼物时,玄源偶尔也会淡淡说道:“既然你那么喜欢,就拿去吧!”

这反而成了众弟子最开心的事情,让玄煞大人看礼物说不定就会有赏赐,玄煞大人看不上眼的东西,对这些晚辈而言可都是珍贵难得啊。有些东西就算对修炼用途不大,将来有机会下山卖了,还能换一大笔钱呢。

所以玄煞“检阅”礼物虽不惊不喜,但众弟子却乐此不疲,每有礼物送到就很兴奋。他她们最喜欢的,往往都是巴原上大的部族世家送来的东西,通常一次就是好几箱,皆是适合女子使用与玩赏的珍奇物件,玄煞会随手将其中很多东西赏赐门下。

今天羊寒灵所带的贺礼送到了,听说是名震巴原的虎煞彭铿氏大人专程奉上的,英秀立刻就跑去拿了,几位相熟的女弟子也很兴奋地跑来打听——以彭铿氏大人在巴室国中的富贵权势,究竟送来了什么好东西?

竟派了一位七境高手为使者送礼,恐怕东西非常多吧,弄不好是用空间神器带来的!

可是英秀把礼物拿到手中给大家一看,众弟子都傻了眼,没有堆叠连箱的财货,只是一个木匣。这木匣用整根的白香木打造,匣盖上刻了一根竹枝,足有九尺多长,但匣身很纤细,里面也装不了什么大件物品。

大家看不出木匣里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也不敢擅自打开。玄源向来规矩大,任何礼物只要是封装的,都要在她的面前打开,然后方能由门下弟子再收存。众弟子簇拥着英秀去向玄源禀告,玄源看见此物也是微微一怔,问道:“谁送来的?”

英秀答道:“师尊,这是巴室国的彭铿氏大人、虎煞先生送来的。他派来的使者也不一般,就是那位杀了众兽山宗主琮余的七境高人羊寒灵,也是一名女修。”

玄煞微微点了点头,隔空施法打开了放在案上的木匣。众弟子皆好奇地瞪大眼睛看着,随即露出了很古怪甚至有些失望或生气的表情。木匣上刻着一根竹杖的图案,打开之后,里面装的礼物也是与图案一模一样的一根竹杖。

怎么就是一根破竹子?如此礼物,还不如不送呢!虽然玄煞大人不会介意贺礼是否贵重,但以送礼者与收礼者双方的身份,怎可如此随意敷衍?以彭铿氏大人的身家,如此送礼,难道是为了表达一种轻蔑的态度?

这位彭铿氏大人也太无礼、太狂傲了,他究竟是什么意思!玄源也微微变色,居然站了起来,这一反应看在众弟子眼中,大家便意识到师尊也生气了。

可是紧接着众弟子又目瞪口呆地看见,玄源居然伸手拿起了这根竹杖,双手在杖身上轻轻摩挲,眼中尽是温柔之色,仿佛见到了什么久违的心爱之物。

这根竹杖有一指多粗、九尺来长、底端连着寸许根节,顶端有一支细细的横枝。竹杖一拿出来,横枝便因弹性而展开,梢头上还有三片翠绿的竹叶,就像在晨风中刚刚被拂去露珠。

已经看了堆积如山的贺礼,玄煞还从来没有动手碰过呢,以她的修为也不需要伸手展开神识就能感应得清清楚楚,看样子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件礼物。

见玄煞如此表情,众弟子也不禁纷纷暗自琢磨,此竹杖一定神异不凡,其玄妙她们方才没能一眼看明白,大家也都重新仔细审视。这根看似普通的竹杖却越看越觉不普通,但无论如何它就是一根竹杖,仿佛刚刚摘下犹带着生机,却并不是什么法宝。

英秀小声嘀咕道:“这是因天地造化而生的异竹,多少根竹子中也遇不到一根,生机精纯至极,并经过大神通法力培育。别看现在只是一根普通的竹子,可是只要稍加炼化,在玄煞大人手中,就能成为神奇的法宝,最难得的是生动有趣。”

众弟子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对彭铿氏大人的印象立刻又翻转过来,心中暗道不愧是名震巴原的虎煞大人,太会送礼了!礼物珍贵与否且不论,最重要是能投其所好,恰恰能让玄煞大人喜欢。

她们却不知,这根竹杖恐怕将成为巴原上最有名的一根竹杖了,它不久前还刚刚引发震动巴室国的一场大变故,如今又被虎娃送到阿源的面前。这不仅是贺礼,也是远隔千山万水的一句问候、一条消息。竹杖上并未附有御神之念,一切尽在不言中。

玄源不厌其烦地看了这么多贺礼,终于等到了她想等的消息,门下弟子是不会明白其中玄妙的。玄源回山后搞了这么大的动静,虎娃如果关注她的情况,就不会不听说这场庆典,他只要不是笨蛋,也知怎样给阿源传递消息。

虎娃与阿源之间,自然心有灵犀。阿源只要看见了这根竹杖,自会明白是谁送来的、为何要送来、在传递怎样的消息,而且也只有她和虎娃才能明白。

玄源的心情很激动,但在众弟子面前还尽量保持着平静,万没想到啊,她的情郎就是名震巴原的虎煞彭铿氏大人,如今突然醒悟过来,又觉得这是早该想到的。

彭铿氏的名字也叫虎娃,年纪轻轻便已有七境修为,巴原上哪还有第二位这样的虎娃呢?知道了内情之后,才会有这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可是若不是虎娃主动点破,玄煞也根本不会这么想。

原因无他,只因虎娃实在太有名了,身份根本不是隐秘。越有名的人,有些东西往往就越容易被人忽视,而且虎娃曾在百川城之会上大出风头,赤望中的众大成高人都是认识他的,谁又能想到他便是夜闯赤望丘之人。

感慨良久,玄源才抬头道:“这件贺礼,我非常喜欢,也难为那位使者千里迢迢将它送来了。羊寒灵亦是巴原上有名的大成修士,虽是代表彭铿氏大人来祝贺,赤望丘亦不可怠慢,我想见见她当面答谢,并私下聊聊。”

众弟子退下,英秀领命去请羊寒灵,玄远突然又吩咐道:“英秀,你顺便打听一下,彭铿氏大人送樊翀的是什么贺礼?”

英秀心中多少有些纳闷,玄煞大人今天拿到这根竹杖,看上去简直是由内而外容光焕发,居然还有兴致关心起这等闲事了?这很好打听,跑过去问一句便成,彭铿氏大人送樊翀的贺礼是一匣龙树血脂。

彭山禁地如今已是虎娃的封地,封地中有九株龙血宝树,送此特产礼物倒也中规中矩,很符合彭铿氏大人的身份。消息打听到了,又过了不一会儿,羊寒灵也请到了。

羊寒灵一见到玄源,就觉眼前一亮,这位高人不像传闻中名震巴原的玄煞,而就是一位温婉美丽的姑娘,她能感觉到玄煞带着莫名的欣喜之意,虽然没有溢于言表,但微笑却含在眼角眉梢,使她看上去容光更美,手中正在摩挲着一根竹杖。

羊寒灵自是认识这根竹杖的,且来之前便已知道了玄源与虎娃的关系,见此情景也明白了为什么。有些话虽然不好当面点破,但见到自家主母,羊寒灵也很恭谨地躬身行礼。玄煞微笑道:“道友请坐,多谢你千里迢迢送来贺礼,你家大人近来可好?”

羊寒灵如实答道:“我家老爷归国之时,在野凉城遇到了一些事情,如今已处置完毕,回到彭山道场中闭关。闭关之前,特命我来为您送上贺礼。”

答话时伴随着神念,介绍了前不久野凉城中发生的事。当世高人之间说话就是方便,有很多复杂的情况,以神念就能解释得清清楚楚。羊寒灵不仅在回答玄煞之问,神念中也包含了各种场景,让玄煞如身临其境般亲眼见到彭铿氏大人的样子,就是她在翠真村所认识的虎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