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0章、它成精了(下)

虎娃沉吟道:“我若对其原身施法,应能凭借草木之精与原身之间的感应将其强行召回。但我不知它正在做什么,那样必定会惊扰到它,不小心也可能会伤到它。它既然已在外一年无事,那就让它继续学习世事吧,待它自行回归后再说。我就在此地闭关,不知何时才能出关。你们守在谷口外为我护法,无事莫要惊扰。为师再给你们一个任务,平日修炼之余,在山野中移植来更多的金铃藤,就种在那峡谷崖下。来年开春之后,要以神通法力护其生长,务使皆能存活。”

飞蛇已经不见踪迹,虎娃要藤金、藤花从山野中移植来更多的金铃藤,就种在那狭长裂谷两侧的崖下。裂谷中每天能照射到阳光的时间很短,土地也不够肥沃,金铃藤是很难存活的,所以虎娃又叮嘱两名弟子要以神通法力照顾。

等到有朝一日,扎根于崖下的金铃藤都能生长到崖顶展开枝叶,也就无需再特意护持了,这条幽长的裂谷两侧将长满金铃藤。这可不是一两天的功夫,既需学习培育灵药的手法,也需体会生机运转之妙,将来说不定还需要用到菁华诀。

虎娃让两名弟子做这些,也是借此磨炼他们的心性,同时熟悉与掌握神通法术的运用之妙,对他们的修炼当然也有好处。而在裂谷崖下种植成片丛生的金铃藤,将来还另有妙用,但虎娃此刻并未点破。

……

虎娃入幽谷闭关之时,武夫丘磨刀峰上,大长老桃东与四长老小金宝正在说话。桃东人如其名,艳若桃花,形容比胡子拉碴的小四长老年轻多了,腰悬的武夫神剑也是山中最为轻灵秀气的一柄,仿佛随时能化为一道灵光破空而去。

小四长老将另一柄武夫神剑斜背于身后,正对桃东说道:“你突破七境修为已有好几年了,当初就曾想找玄煞比试一番,可是一直都没有玄煞的消息。如今玄煞终于露面,却已突破化境修为。我们这次是代表武夫丘前去参加庆典的,顺便将熊丽介绍给诸位高人。既然是祝贺,好歹也得讲究点礼数,你可不要在庆典上拔剑邀玄煞比斗。”

桃东反问道:“你怎知道我有此打算?”

小四长老微微一笑:“你的脾气,我还不清楚吗?”

桃东:“听你的语气,难道认为我不是玄煞的对手?就算她已突破了化境,但凭武夫神剑之利,我亦不惧与当世任何高人斗法。”

小四长老赶紧点头附和道:“对对对,我知道你的厉害,不惧世间任何高手,对于巴原七煞中成名的女修玄煞与命煞,你一直有比试之心。但演法切磋不同于正式斗法,主要是展示境界之妙,在那种场合也不便以神器展示太凌厉的锋芒,我看还是算了吧。若是你觉得突破七境修为之后,尚未与山外高手正式较量过,莫不如换一个对手。炼枝峰的宗主瑞溪一定会到场,她也是巴原上知名的大成女修,届时你可以邀瑞溪出手演法,也算是庆典上的盛事。”

桃东不悦道:“与谁出手演法,不都是一样的吗?你劝阻我与玄煞切磋,却又建议我找瑞溪动手,分明还是认为我不是玄煞的对手。”

小四长老:“这个嘛……我真不是那意思!”

桃东瞪眼道:“那你是什么意思?……孟盈丘宗主命煞修为高超,我自认尚不是对手。而玄煞成名之后,也曾到孟盈丘挑战命煞、败于命煞之手。在我有朝一日能挑战命煞之前,怎么也得去先挑战玄煞。”

小四低头摸着下巴上的胡子道:“玄煞挑战命煞之事,我也有所耳闻,那时她当年刚刚突破七境修为未久,而命煞早已有化境修为多年,她当然不是对手。而如今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玄煞亦已突破了化境修为,神通法力应远胜当初了……唉!话又说回来,谁没有过气盛冲动的时候,当年的玄煞就是如此吧。”

桃东一皱眉:“我怎么听这话的意思不对呢?你明着说玄煞,其实是在暗示我气盛冲动吧?”

小四长老岔开话题道:“其实吧,玄煞挑战命煞之前,已击败了孟盈丘中的几位大成长老,所以命煞宗主才会答应出手……此次赤望丘的庆典,孟盈丘中的三位大成长老青黛、烟衫、虹影必去其一,你也可以找她们试法切磋嘛。据我所知,她们的修为神通还是挺不错的,施展的各般手段也很有借鉴之处。”

桃东眼中忽有光芒一闪:“嗯?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你与她们动手切磋过,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

小四长老好像意识到自己言多有失了,赶紧咳嗽一声道:“上次不是因为小路在众兽山的事情,我跑到孟盈丘去送信嘛,见到了山中的几位长老。她们素来仰慕武夫丘的神剑之威,想要领略一番,我勉为其难,就出手比划了几剑。”

桃东追问道:“说得倒轻巧,仅仅是出手比划了几剑?还说什么人家仰慕武夫丘的神剑之威,到底是仰慕神剑还是仰慕你呀?论剑之后,你有没有与人交流感悟心得,还来一番促膝长谈啊?”

小四长老赶紧连连摆手道:“没没没,就是简单以神念交流了几句感悟,然后出手试演了一番,绝没有别的事,哪有什么促膝长谈啊,说话时人都离好几丈远呢!”

桃东:“你既已出剑,当时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

小四长老:“我当然没输,怎能堕了武夫丘的威名?但是登门做客,人家好意接待,同修之间交流切磋,我也不好意思太不给面子,占上风之后便收手了,场面上斗了个平分秋色……想必孟盈丘的三位长老绝非你的对手,因为她们连我都赢不了,方才那些话算我多嘴,就当没说过。”

桃东:“哼哼,你已经说了!……小四啊小四,你身携武夫神剑却跑出去欺负女人,这算什么本事啊?”

小四长老瞬间无语,这话咋就扯成了他跑出去欺负女人呢?此时桃东的神剑已出鞘,很突兀地又来了一句:“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就不能把络腮胡子给剃了吗?”

小四长老往后蹦了一步,一时没反应过来,话题怎么又拐到他的胡子上呢?赶紧手摸着下巴答道:“不可不可,我就指着这胡子,才能在晚辈弟子面前摆尊长的气势。我这人长得太俊了,将这胡子一刮,未免显得太过清秀,有失尊长的威严。”

桃东已拔剑在手:“你不刮胡子是不是?找机会跑到孟盈丘,与那几位长老切磋交流是不是?说来说去,你怎么就不主动与我斗法切磋呢?来来来,小四长老,让我领教一番你的‘剑气挥洒、皆成神兵’的绝技!”

话音未落,剑光已至。小四一声惊叫,御未出鞘之神剑冲天而去,桃东御一道剑光盘旋急追……

生火峰半山腰的园子里,三长老火伯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继续低头种瓜。二长老石娃子正从主峰前的广场上走过,目不斜视好像根本没注意到天上的动静。但见到这一幕的武夫丘弟子很多,有人小声嘀咕道:“桃东长老的剑意凌厉,又追得小四长老满天飞。”

但也有人小声力挺小四长老道:“你们看看,小四长老在桃东长老的神剑锋芒追击之下,连剑都不拔出来,这才是高人风范呐!”

……

转眼间到了来年开春时节,各路贺客陆续抵达赤望丘脚下。那些能在天上飞的高人且不说了,步行者走的就是仙城朝圣那条路,首先来到仙城所在的平原谷地。赤望丘特意派弟子在山谷中迎候,那座大殿两侧的偏殿便是临时的待客之所。

由于路途遥远,不少人提前多日就出发了,携带着备好的礼物,代表着巴原上各大势力。

能接到赤望丘特意发出的邀请,来的贺客当然都是极有身份的。有些小部族、小宗门就算没有得到邀请,也会准备一份礼物,托相熟势力所派的使者帮送到赤望丘,也是表达一番心意。听说世外仙家的记性很好,只要记住了便不会忘记,如此说不定也能留个好印象。

各方贺客先到仙城谷地中休息,什么时候正式进入道场山门亦有讲究,当然不能到的太晚而显怠慢,也不能到的太早打扰了主家。约定俗成,在正式举行庆典的前一天进入赤望丘道场,是最合适的时间。

可是有一名贺客,她原与赤望丘中的诸高人并不相熟,却在正式举行庆典的三天之前,就已径直登门。此人的身份很特殊,她是一名七境修士,曾多少与赤望丘有些过节,当初杀了赤望丘所属“下宗”众兽山的掌门琮余。

这位贺客就是羊寒灵,她既不代表巴室国,也不代表任何宗门与部族,只单独代表虎煞彭铿氏大人,来到赤望丘参加庆典。众兽山之事当初已有定论,如今来者是客,赤望丘弟子当然也会以礼相待。

羊寒灵提前三天入山门,让负责迎客的赤望丘弟子有些惊讶,但也不好说什么,那就迎入道场中吧,反正第五峰上的客舍都已经准备好了。

羊寒灵如今也是巴原上的成名高人,她以使者的名义专门代表虎娃来贺,并带来了虎娃送上的两份贺礼。如此不仅显得虎娃有面子,更是给接受祝贺的主家面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