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70章、它成精了(上)

少务转述的是剑煞原话,包括最后的大笑,一听就是剑煞的语气和脾气。虎娃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原来师尊早有叮嘱,那弟子必不能让师尊失望。有朝一日若突破化境修为,便在这彭山道场中举行庆典,当着所有贺客的面,恭请师尊他老人家升座受拜。”

少务点头道:“对对对,师尊他老人家就是这个意思。你想一想,庆典如果那么办,他老人家得多长脸啊!估计一想到这茬,就哈哈大笑。”

三兄弟聊了整整一夜,少务国事繁忙,第二天便离开彭山赶回国都。虎娃又把羊寒灵叫来单独嘱咐了一番,派她为使者,于来年开春之时,携带贺礼到达赤望丘参加庆典。

虎娃也不清楚自己此番闭关要到什么时候,所以提前安排好这些事情。藤金、藤花又问道:“老爷,您就在这处洞府中闭关吗?我们会嘱咐谷中众人不得靠近此地,免得打扰了您,弟子为您护法。”

虎娃看着他们道:“叫师尊,不要再叫老爷。为我护法之人当然是你们,但闭关之地却不在这里,去我们初次相遇的幽谷吧,那里最为清静。我闭关之时,你们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再以彭铿氏门下的名义行事。其他的事情,都等我出关之后再说。”

藤花赶忙说道:“师尊要去那幽谷中闭关吗?还有一件事未来及向您禀告,进入那秘地的峡谷道路,如今已无飞蛇踪迹,更无毒雾笼罩。”

虎娃最早的封地,就是那片飞蛇幽谷,因其地处彭山深处,所以后廪封赏他的氏号为彭铿氏。到达那里,首先要穿过一条狭长幽暗的裂谷,尽头是一片如天坑般平坦开阔的平地,周围被峭壁高崖环绕,入口处被毒雾迷瘴笼罩,宛若与世隔绝。

但那片谷地中并无毒雾,由于独特地势形成的风向和气流,毒雾都被隔绝在入口之外,幽谷中天地灵息汇聚,是难寻的修炼宝地。象煞三百年前曾在那里凿建洞府,还于崖下手植了一株金铃藤。

三百年后,虎娃与盘瓠偶然加入了一支为巴君后廪找寻灵药的队伍,进入了那片飞蛇幽谷,不仅见到了那株金铃藤,也见到了守护金铃藤的两头獒犬,就是如今的藤金与藤花。

虎娃后来的封地变得更大,从飞蛇幽谷直至那生长着龙血宝树的彭山禁地,都被少务封赏给了虎娃。步行翻山越岭,从飞蛇幽谷中走到龙血宝树下,一般人需要走整整一天。

就在一年前,飞蛇幽谷中发生了一件奇事,有异象出现。天空中朵朵白云落下,凝结如五瓣花状,于阳光下呈七彩。谷地里也有奇香弥漫,不浓烈却幽远,一直漫入那狭长的裂谷,此地栖居的飞蛇纷纷遁走,毒雾迷瘴也被驱散。

藤金、藤花当时在彭山禁地那边,照说无法察觉这么远的动静,可是他们毕竟曾守护金铃藤那么多年,有一种微妙莫名的感应,隐约觉得这里有什么事发生,于是便跑来看看。他们赶到时,异象已接近尾声、正在渐渐消散,裂谷中栖居的飞蛇连同弥漫的毒雾都消失了。

虎娃听说此事,面露思索之色:“我当初见到的那株金铃藤,已有开启灵智、自悟修行之兆。难道就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它已能脱离原身、化形成草木精灵了吗?”

藤金没有见过能化形的草木之精,皱着眉头答道:“弟子也认为是那金铃藤修炼有成,但我和藤花与它相处多年,彼此之间早有感应。那次日们赶到幽谷中,反复呼唤却不得回应,不知它是否修炼状态奇异,已陷入了深寂定境或在沉眠之中?”

虎娃过象煞,对草木之精的修行很了解,此刻也来了兴致,抬手道:“我们快过去看看吧,对那金铃藤如今的状况,我也很好奇。”

师徒三人的脚程很快,穿行山野,在小半日后便到了地方。那狭长的裂谷中果然已无飞蛇踪迹,微风荡漾一片清凉舒爽。虎娃还“闻”到了一股奇异的花香,准确地说不是闻到了,而是来自元神感应,其中带着金铃藤特有的灵性气息。

来到这里,虎娃已能肯定是那株金铃藤已在一年前修炼成精,相当于妖物突破了四境化形修为。那金铃藤也算是天地造化的奇物了,这种奇物周围,往往都会有相护或相克之物伴生;而它作为一种灵药,其效恰好能克制飞蛇之毒。

它终于修炼成精时,天赋神通伴随着法力激荡,那带着灵性的奇香弥漫,驱走了飞蛇也驱散了毒雾。今日再走进幽谷,那既能安神又能使人沉眠的香息已闻不到了,只有当世高人以神识查探才能有所感应。

虎娃的内损之伤虽未痊愈,但元神之强大已远胜当初,他能感应到;而藤金、藤花假如不是因天赋神通特异,换作一般的修士也是“闻”不到的。

金铃藤自崖下扎根,主藤有碗口粗细,披着层层绿叶与朵朵金花,一直生长到百丈高的崖顶。这株奇藤一年四季都开满花朵、翠叶摇曳,其中若干花叶已多年不凋不谢,是可炼器的天材地宝。想当年虎娃就是摘了这样的三朵金花,炼成了三件法器,并赐给藤金、藤花各一件。

今日再见这株金铃藤,虎娃站在崖下闭目良久,似是在凝神感应着什么。过了半天,藤花终于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尊,它究竟是什么状况?”

虎娃睁开眼睛苦笑道:“我原也以为它在闭关入定或陷入沉眠,这才搞清楚,难怪你们的召唤得不到它的回应。它只留原身在此,化形之精灵已经跑出去了。”

藤金、藤花齐声讶道:“什么,它跑哪儿去了?”

他们不太了解草木的修行,虎娃又解释了一番。那草木之精应已化形为人、离开这片幽谷,如今不知是什么样子。假如在山外看见其人,若能感应其独特生机律动,应该能认出来。

但草木之精若未得大成修为,便不能离开原身太远、太久,否则一身神通法力就会渐渐削弱。虎娃推断它如今的活动范围,最远能到达野凉城以及国都西侧周边一带。但这么一大片地方,也足够一位初涉世、对一切都很的小精灵好奇玩耍了。

藤金、藤花开始为那小精灵担忧,怕它遭遇什么意外。虎娃笑道:“它有何天赋神通,我大概也能猜到,倒是很适合防身脱困。草木之精与寻常修士不同,若非被特殊的神通手段或隔绝法阵困住,遇险时可瞬间遁回原身,所以也不必太过担忧,我倒是怕它因贪玩惹出什么乱子来。”

藤金赶紧点头道:“是啊,以它的本事,金铃花的奇香挥洒,当场就能让一大片人都睡倒。最近倒没听说过附近一带发生过这种奇事,想必它并没惹出什么乱子来。”

虎娃又微微皱眉道:“你们当初赶到时,它应已离开原身远去,刚刚化形而出,又不是不认识你们,却连声招呼都没打,难道当时还有陌生人在场?”

藤花:“是呀,道场中有那么多修士,大多都是投奔师尊府上的门客。他们平日无事,修炼之余都喜欢帮闲凑趣,当时也跟着一起来了。”

虎娃面色微沉道:“难怪会这样,看来它是被你们惊走的。草木之精刚刚化形而出,当然不想被陌生人看破根脚,这对于它而言可能十分凶险,所以才会遁走。而它到山外游荡,寻常人则看不出破绽;就算有高人能认出它是草木之精,亦不知它的原身在何处。”

藤金、藤花此刻已明白过来,不禁很有些懊恼。他们是妖修出身,定然也不愿意在陌生人面前随意暴露原身底细,而草木之精的情况则更特殊,它刚刚化形而出,就发现有一大批陌生人赶来,当然不愿让人识破行藏,所以赶紧就避开了。

若来者仅仅是藤金和藤花,它应不会介意现身相见,可是还有那么多不相关的闲人,它必然会感到害怕。

虎娃又问道:“草木之精虽然化形远走,可它的原身仍留在此处,道场中那一干闲人见了,是否动过心思?”

藤花赶紧答道:“大家都看见了这株奇藤,纷纷说这是难得的灵药,也是罕见的天材地宝。但藤金与我严正警告众人,这株金铃藤在师尊您的封地之中,且与您的渊源匪浅,就与那九株龙血宝树一样,任何人不得乱打主意,不得动一花一叶,今后也不得再擅入此地。”

虎娃摇了摇头道:“早在此地成为我的封地之前,它便已生长于天地间,它是属于这片天地的。如今它修行有成、化形为精灵,便是属于它自己的,并非我封地中的私物。此藤之修行机缘,当初也与我的来到有关;而你等的冒失之举,则为这草木之精带来了凶险。既然如此,我就有责任护它周全、给它指引,勿使此奇物因造化而陷入险境。”

藤金小声嘟囔道:“若不是恰好生长在师尊的封地中,又与师尊有渊源,被那些修士意外发现,恐怕就危险了。当年它与我们就差点没有逃过一劫,幸亏师尊您来了。”

虎娃看着两名弟子道:“若不是你们,它也不会受当日惊吓。草木之精的原身为何、扎根何处,往往是它最大的隐秘。那么多人发现了这株奇异宝藤,就算你们已有警告,也说不定还有人暗中想打主意,这都是你们惹的事。我虽收你们为门下弟子,但这些年远游在外,对你等的指点确实不够尽心,这是为师未能尽责。如今我既然回来了,就应该多教你等如何行事;你们在公堂上已经挨过了板子,今后很多事情也要想明白了。”

两名妖修弟子赶紧躬身道:“弟子一定吸取教训,其实我们一直日夜盼望,能在师尊身边聆听指点教诲……既然师尊您回来了,有没有办法将那精灵召回相见,有什么事情需要注意的,您也好当面叮嘱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