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9章、多谢(上)

少务亲自送虎娃回彭山,离开野凉城之后便与他并肩进入了山中,未乘坐车辇,亲随卫队亦步行跟随。走在路上时,少务突然莫名叹道:“骁阳当初只是村寨中的普通农户,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也颇不容易了。但若更进一步,比如让他人担任理正之职,恐怕尚缺历练,至少如今还不合适。”

虎娃:“哦,你还有这个心思?好髯大人尚在壮年,你也不必考虑得太早。就算将来想重用骁阳,也不必一定是担任理正。国中各司职不同,对人的性情要求也不同。”

少务:“那位阿南,我未明示骁阳该如何安置。如今还在骁阳府中,你看该怎么办呢?”

虎娃:“妥善安置阿南,本就是骁阳接下来该做好的事情。将她继续留在城主府,当然不合适,按理应送归南荒蛇纹族。可是我看阿南应是不愿回去了,以她如今的状况,恐怕也不愿再见族人。你我既然遇上了,就得安抚妥当,但由你带回宫中也不合适。她若喜欢山野幽静,就到彭山道场居住,我自会命人照顾。她若是喜欢城廓繁华,那就住到我在都城的学正府吧,反正我府上也不在乎多养一人……藤花已给骁阳打了招呼,他若感觉难办,回头自可这么处置。”

他们一路说着话来到了彭山,这里当初是虎娃为后廪调治病症之地,如今已成为他的封地。高坡上生长着九株龙血宝树,山谷中有一片建筑,原先曾驻扎了两支精锐军阵、地方足以容纳百人安居修炼,此刻便住了一众修士。

在虎娃受封彭山之前,而此地历年来都有各宗门派弟子轮流值守,他们不是看守龙血宝树,也培育了成片的药田。这是一片修炼宝地,虎娃一个人也用不着这么大的地方,所以并没有往外赶人,反而吩咐藤金、藤花,仍允许各宗门派弟子在此修炼、看管原先的药田。

彭山封地中有房舍、药田,又种了各种果蔬,如今更像一片世外修炼宝地了。听说彭铿氏大人并没有封闭这片修炼宝地,各地又有很多散修慕名而来,得到允许后就在此定居修炼,有人还想借机拜入彭铿氏大人门下。

来的人多了,藤金、藤花也需要更多的人帮着管事,所以府上也收纳了一些人,比如长耳和披绒。

虎娃和少务来到时,彭山封地中的人们得知消息,远远地就在路口处迎候。虎娃抬眼看出,有些惊讶道:“三年没回来,怎多了这么多人,都是我府上的吗?”

羊寒灵以神念答道:“这里一共有八十九人,其中有三十二人是原国中各宗门弟子,这些宗门当年就在此奉命看守龙血宝树,轮流派弟子在值守修炼,人数多没少始终是这些。至于另外五十七人,都是吃闲饭的,偶尔也帮忙办点事。”

虎娃纳闷道:“吃闲饭的?每天有这么多人在我这里吃饭,谁管饭啊?”

少务悄声笑道:“师弟啊,你如今也是巴原上的名士、国中的重臣,这些人都是慕你之名而来,拜入你府中的门客。国中望族勋贵多有养士者,他们招揽各种人才投奔门下,有时也择其才华出众者向国君举荐——这是很多人的进身之道。你这几年都不在家,藤金、藤花为你打理府中各种事务,也得边干边学。见别人家有门客,倒也不好不收留这些人,免得让你被人看轻。那长耳、披绒,原先应该也是先做门客,后来因为人机灵、会办事,后来被招到府中,负责采办此地日常所需之物。”

虎娃:“剩下的那些门客,平时都干啥啊?”

少务:“门客享主家之供养,便为恩主分忧,有事时为你出谋出力……只是师弟的身份特别,所以来到彭山中的这些人几乎都是各地散修,主要还是想谋此宝地修炼,若能有幸再得高人几句指点,当然是更好不过,这又是与别家不同的情况。”

虎娃的表情多少有些古怪,想笑又没笑出来,瞄了藤金、藤花一眼道:“你们于世事也在学习之中,这是在模仿什么吗?说是为我出谋出力,其实就是住我的道场、吃我的饭、享受我的财货供养。他们身为修士,却什么都不用做,因为我根本就不在。既然如此,你们又学人家收什么门客呢?这些人暂且先这样吧,莫要来打扰我,等我伤愈出关之后,自会处置。”

打发闲杂人等回避,虎娃终于来到了自己的静室中。当年的彭山禁地,如今已成为封赏给虎娃的修炼道场,就算他不在国中,也要为他凿建专门的清修洞府。彭铿氏大人的洞府,其实就是一座独立的小院,也是他当年为后廪施法调治之所。

这所院落被奇花瑞草簇拥环绕,就在半山坡,离那九株龙血宝树很近,据谷中其他的建筑都比较远。院外的花草间暗布了法阵,隔绝杂乱的气息冲突相扰,院落中另有阵法,可防高人的神识窥探。

自从这里成为虎娃的封地后,虎娃还是第一次来,进了洞府中的静室,命羊寒灵与藤金、藤花、小妖叽咕在院门前守护。室中只有少务、虎娃、盘瓠这三兄弟,虎娃这才开始讲述自己这近三年来的详细经历。

在野凉城的时候,虎娃也曾简略介绍过这段时间的遭遇,但有很多事情并没有细说。主要是因为地方不太合适,周围人多杂乱,虎娃神通法力亦尚未尽复,难保证谈话内容不会被有心人窥听,所以很多事不便多说。

到了这里,三兄弟方可畅所欲言,虎娃并不想对少务与盘瓠有所隐瞒,这些年的经历他几乎都原原本本道来,只是略去了其中几段未提。

首先是找到炎帝行宫、见到瑶姬之事,瑶姬特意叮嘱虎娃不要对外人说,虎娃也就守诺没有泄露这个秘密,包括在少务与盘瓠面前也没说。

夜探赤望丘、拜祭少昊天帝,不慎被发现、脱身时身受重伤。这段经历虎娃也说了,但没有提到他当时动的念头与家乡的山神有关,亦未提到清水氏一族的往事。

但既然提到了夜探赤望丘夜探赤望丘的经历,虎娃当然也介绍了自己隐居翠真村、结识了阿源姑娘,后来参加仙城朝圣……受伤被阿源所救,又回到翠真村养伤、与阿源姑娘成为爱侣的经过。到最后,虎娃方知阿源竟是玄煞。

少务和盘瓠听得目瞪口呆,显然被“震”得不轻,好半天之后,盘瓠才拍着虎娃的肩膀道:“师兄啊,我太佩服你了,这些年每一件事都做得惊天动地,居然还有这么一段隐情呢!少务师兄虽然立命煞为正妃,但还要奉上‘圣后’的尊号,平日连面都见不着。而你更有出息,直接就和阿源姑娘好上了,后来才知道人家是玄煞!要不是听你亲口说出来,谁敢信呐?”

可能是觉得盘瓠的话会令少务多少有些尴尬吧,虎娃岔开话题道:“世人皆知命煞宗主唱年于孟盈丘中修炼,但她却不可能每天就那么坐在山上,也应时常行游巴原不露行迹。这次野凉城中的事情,她说不定就来了,只是见处置得妥当,才没有现身。”

盘瓠不无后怕地说道:“嗯,命煞宗主很可能也来了野凉城,别忘了‘圣嫂’也是蛇纹族出身。幸亏这件事处置及时,没有惹她出手,否则麻烦就大了。”

盘瓠居然称呼命煞为“圣嫂”,也就是在这种场合、他们几人私下说话,才可能有如此调侃。少务咳嗽一声,又把话题岔回去道:“小路师弟与玄煞的事情,怎么可能没人敢相信呢?别忘了小路如今也是名震巴原的虎煞,世间再也找不到能如此般配的人物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此事若传开了,绝对会震惊巴原。我对赤望丘以及白额氏一族的状况也多有打探,但是相关内情所知并不多,多亏小路师弟走了这一趟,我这才能知晓更多隐情。看来赤望丘也有内忧啊,但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我一定是支持小路师弟的!

师弟啊,为兄要恭喜你……”

虎娃苦笑着摆手道:“我之所以提这件事,就是不想对你们隐瞒,将来若在巴原上传开,你们也好心中有数……我离开翠真村之后,曾路过恶山与空凶山,遇到了那里的山贼。”

虎娃又讲了一番遭遇山贼的事情,但他没有提自己以黄金为饵钓山贼动手,劫杀了四队玄衣铁卫。只说遇到了山贼,而那些山贼又是怎样的人物;待他离去之后,恶山与空凶山已无山贼出没。

少务的反应极快,略一思忖便问道:“师弟,我亦听到了最新消息,据说是那两地的山贼冲撞了玄衣铁卫,已被尽数抹杀,星煞还率众追剿逃窜在外的山贼,一个都没有放过。我觉得此事十分蹊跷,怎会有山贼敢冲撞玄衣铁卫?莫非就是师弟你在暗中推动,特意引山贼与玄衣铁卫发生了冲突?”

虎娃点头答道:“若以兵法而论,于山中集合精锐利用地形偷袭,未尝不可消灭那些玄衣铁卫,只是没人能想到已。我曾经答应过那些动手的人,不会泄露他们的身份,所以在你们面前我也没说。至于少务师兄能否猜到,那是师兄自己的事情。我只能告诉师兄,不仅恶山与空凶山中已无山贼,而且当时路过这两地的玄衣铁卫皆全军覆没。星煞麾下的七支玄衣铁卫小队,如今只剩下三支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