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7章、冷汗(上)

这天夜里,骁阳城主声称明日便是国中大祭、需尽心准备以示恭虔,所以根本就没回后宅,独自留在大堂之中,前后门皆有亲卫把守,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打扰。

黎明到来之后,有一名亲卫来到堂中禀告:“城主大人,您夫人天黑后去大牢探监,与丁弓老爷果然密谈良久。天刚一亮,丁弓老爷的车夫就离城而去。”

骁阳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兵师大人那边是怎么说的?”

亲卫答道:“兵师大人已经回话,他会亲自跟着,在那人离开野凉城辖境之前,便会出手拿下、就地密审。”

骁阳城主似不想再多谈此事,又问道:“大祭准备得如何了?”

亲卫:“一切准备妥当,可以照常开始。”

虎娃昨日离去之前,并没有任何多余的交代,只说国祭之后少务恐怕也会赶来。派人关注大牢动静,发现有人紧急出城赶往洗风城送信,便命兵师暗中跟踪并将之拿下审问,这些都是骁阳城主自己的安排。

……

冬至这一天,巴室国举国大祭。国君少务在国都亲自主祭,王宫前广场上那十二根立柱,又一次显现出参天建木之影。不仅是在国都,每个城廓也会在同一时间举行祭礼,由城主主祭,举国民众敬奉国祭之神太昊与盐兆。

国之大祭,由全体民众参与,如今巴室国的疆域已扩展了一倍有余,敬奉国祭之神的民众当然也越来越多。命煞要求少务在一统巴原后奉她为国祭之神,恐怕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各城廓的祭礼就在城主府前的广场上举行,骁阳城主亦不敢有一丝怠慢。祭礼之后还要代表国君向城中有爵位者赐酒,将祭神之物分给臣属,以示神灵之恩赐。但本该在广场率领城廓守备军阵维持秩序的兵师大人,此刻却没有出现,据说是家中有急事。

诸事忙完已近黄昏,城主大人没有回府,与城廓中的各路权贵相聚夜饮,据称是为了感谢神灵与的国君恩赐而设此席,其实就是找个由头聚在一起喝酒。只有在这个日子,大家才可以公然设席畅饮。

酒是祭神之物,平日力自己私下喝点倒也没什么,但除了国君恩赐的特别场合,公开设席饮酒总是不符礼法的,所以今天是个难得的机会。

城主大人好像喝得有点多,次日中午才回到府中,仍然未进后宅,独自坐在大堂中醒酒,这时亲卫来报——夫人已煮好了茶,求见城主大人。夫人奉茶为他醒酒,骁阳城主也不好再挡着不见了,便命亲卫让她进来。

小环夫人手里捧盘子,盘中有盛茶的杯壶,将东西放下之后,就突然跪倒在骁阳面前,泣声道:“丁弓氏有灭族之忧,还请夫君相救。”

骁阳吓了一跳,伸手将她拉起来道:“你我毕竟是夫妻,坐下来说话,方才说的是你舅舅的事吗?……此事已被告上公堂、满城皆知,我亦连夜上报国君,当然要查问清楚,你来求我又有何用?”

小环夫人:“我舅舅当年只是看那妖女可怜,所以才将她买下、让其不再受凶徒折磨。此事并无外人知晓,如今日子也过得好好的,怎会突然有人告状?我虽不知那指认者是谁,想必他也很有身份,应当另有目的。

夫君若让那人的目的得逞,国中发生了这种事情,岂不是令国君尴尬?那人同时告了两件案子,扯上我舅舅只是节外生枝,针对彭铿氏大人才是首要目的。若是我舅舅一案闹大,不论彭铿氏大人府上的案子怎么断,都引人非议啊。

夫君能受国君看重,年纪轻轻便成为一城之主,当然是因为与武夫丘的渊源,你又怎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其后果恐怕连你也无法承受,自身亦会受到牵连,若处置不当……”

骁阳打断她的话道:“无论你怎么说,此事已经发生了。”

小环夫人摆手道:“不不不,夫君切莫着急慌乱,既然要八日后登堂再审,此祸就还有消解的余地。”

骁阳欲言又止道:“我并没着急慌乱,也清楚此事后果,所以才要彻查真相。你既然已嫁入我家,按国中礼法亦属离族之人,若事先不知情、亦未插手此事,待查明之后,不论是谁来处断,我也会尽力保你无涉。”

小环夫人急切道:“原来大人心中还念夫妻恩情,想保我不受牵连,可是你与丁弓氏一族既有联姻,若闹得不可收场,恐怕连自身都难保……为了一个低贱的妖女,你能忍心看着我外公、我舅舅满门遇祸吗?且这对你没有半点好处,同样也是祸事。”

骁阳深吸了一口气,眯起眼睛道:“低贱的妖女?”

小环夫人恨恨道:“我前天刚刚知晓,原来她是南荒蛇女,难怪那么妖媚,弄得我舅舅成日神魂颠倒。舅舅当年买下这贱婢,原以为他不过是贪图美色,以他的身份倒也没什么。可是舅舅却将那贱婢视为禁脔,沉溺于魅惑,难怪家中知情者皆看那妖女不顺眼。若那贱婢只是一名普通女子,府中买一奴婢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可她偏偏是出身南荒蛇纹族的妖女,竟为丁弓氏一族招来大祸……舅舅就是不听劝,若不是他为妖女所惑,早做处置,哪能有今日之事!”

骁阳沉声道:“你如今也应该清楚了武夫丘与蛇纹族的渊源,无论怎么说,有人劫持蛇纹族女子,你舅舅身为国工却知情不报,甚至与之同流合污、买下蛇女收为禁脔,这就是犯了大忌,参与者皆有牵连。你责怨她为何偏偏是南荒蛇纹族女子,而其人出身如此,这怪不到她自己头上。就算她是人间普通女子,你舅舅从凶徒手中买下被劫持之妇,亦有同谋包庇之嫌。他身为国工就算没能当场缉拿凶徒,也应上报城廓。”

小环夫人似咬牙下定了什么决心,探过身子压低声音道:“夫君真的要为了一个低贱的妖女,将丁弓氏一族推向灭族之祸,自身也要受到牵连吗?我舅舅被那妖女迷得神魂颠倒,难道你也对她有什么企图,这些日子已受其惑?”

骁阳的拳头已经握紧了,脑门上青筋直跳,却强自压抑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环夫人:“若夫君不是受妖女所惑,想在我舅舅获罪之后、自己留下妖女另有企图,那我就放心了。此祸事不是不可以消解,有些话,不知夫君想不想听?”

骁阳连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道:“你来就是有话想说,那便说罢。”

小环夫人:“有人指认阿南为蛇女,请问可有证据,又是否当堂验证?”

骁阳微微一怔,反问道:“你这是何意?当时情形你定已打听清楚,未及当堂验证、此事也不便当堂验证。但那人既敢指认,就有把握不会搞错,阿南本人就是证据,国都那边自会派高人验明。”

小环夫人松了口气道:“那就是还来得及!指认者只是声明那贱人是蛇女,口说无凭,尚未当堂验证。只要阿南不见了,世上再也找不到她,谁又能肯定她就是蛇女,此案便是查无实据。到了堂上,我舅舅完全可以反告对方收买人证、故意栽赃,事后那贱人却悄然逃走,令我舅舅有口莫辩。此案查到最后,只要阿南不到堂,便无法确定证据;而彭铿氏大人府上的事情,必然也能翻过来、定那人一个诬告。如此一来,我舅舅也就没事了,丁弓氏一族亦能保全。”

骁阳的脸方才是黑的,现在已经变白了,从牙缝里出声道:“阿南怎会莫名不见呢?”

小环夫人突然又起身跪下道:“夫君,你可能认为那妖女可怜,但一个贱女子,和你的姻亲之族孰轻孰重,相信你自有掂量。她就住在我们府上,这便是最好的机会,只要做得干净,让她尸骨无存,此事便能不了了之。既可保全丁弓氏一族,也能让你不受牵连,更不致使国君与彭铿氏大人难堪。”

骁阳无语好半天,才沉声道:“这些话,都是你舅舅教你说的吧?”

小环夫人低头道:“不论是谁想的办法,夫君只看有没有道理。若想永绝后患,就不能犹豫了!”

骁阳抬头望着屋顶道:“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杀人灭口,好狠毒的计较。将我也牵连进去、犯下杀身之罪,便不得不与之同流合谋、彻底掩饰此事了。”

小环夫人颤声道:“这对夫君你,也是明智之选,不仅可救丁弓氏一族,还能挽回国君与彭铿氏大人颜面,仅仅只须除掉那个贱人。”

骁阳又喘息良久,这才缓缓开口道:“小环,我当初只是村寨中的普通农户,父母早亡默默无闻,只因过继给大俊叔父为子,受国君器重得如今富贵。以我的出身和当年见识,对家事本无什么非分奢想;你舅舅贵为国工,丁弓氏又是城中大族,他登门提亲时,我族中长辈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你入门之后,这些年来虽然性情差些、安排府中诸事颇有脾气,哪怕当着仆从的面,也不在意给我脸色呼唤指使,但这些我都可以不计较。你毕竟是我的夫人,我凡事容让些也没什么。

听你方才之言,当初确不清楚阿南之事的内情,而且已嫁人出族,应与此事无涉。可是今日你已知晓了内情,却不知避嫌,跑到我这里央求并转述丁弓注的毒计,这是断不能容的。”

小环夫人抬头泣声道:“夫君,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真要恩断义绝……”

骁阳已然挥手下令道:“来人,带夫人回去!此案未查明之前,不得让她再出户半步。”然后不由分说,便命亲卫将小环给带走了,送回后宅暂时软禁,不让她再有机会参与任何事情。

空无一人的大堂中,骁阳的衣衫都被冷汗浸透了,他起身走了几步,突然跪拜道:“主君,诸位尊长,骁阳有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