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6章、只要不糊涂(下)

野凉城离巴都并不远,若连夜派人送出急报,少务明天就能听说消息。可是明天是国祭之日,少务白天肯定动不了身。不出意外的话,他明天晚上就会出发,若速度够快,后天就能到达野凉城。而虎娃也清楚,少务一定会尽快赶来的。

话还没说完呢,就听堂后有亲卫的声音传来道:“夫人请止步,城主大人有吩咐,任何人不得到堂中打扰!”

城主夫人:“不是已经退堂了吗,为何还不让我进去?他这是没脸也没胆了吧!”

守在后门亲卫也不敢开罪城主夫人,只得解释道:“城主大人刚才交待,他与叔父私下叙话。奉尊长之命,任何人不得打扰。”

城主夫人的声音陡然变得尖锐起来:“叔父,哪里冒出来的叔父?……你家叔父是尊长,我家舅舅就不是尊长了吗?……为了一个贱妖女的事,想让家宅不得安宁吗?”

城主夫人在外面骂了半天,亲卫默不作声,但恪守职责没放她进来。骁阳一头黑线低首不语,虎娃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便转身离去。骁阳城主独自坐在堂中,直到天黑也没有走出去,城主夫人许是骂的累了,黄昏时终于也走了。

……

野凉城的大牢今日收押了三名特殊的犯人,一是城主夫人的亲舅舅、国工大人丁弓注,还有另外两人是彭铿氏府上的长耳与披绒。众狱卒也搞不清状况,不敢擅自为他们脱枷解镣,但也不敢得罪这些平日想高攀都攀不上的大人物。

掌狱大人命狱卒赶紧清扫牢房,将环境尽量收拾得舒服点,还从外面临时搬进来一些日常用具。丁弓注毒住了一个单间,而长耳和披绒自己要求待在一起,便给他们安排了另一个离得较远的单间。晚饭后没多久,便有人来探监了,众狱卒也不敢阻拦,因为是城主夫人来看舅舅。

大牢中的丁弓注已经冷静下来,脑筋正在飞快地转动,思索着脱身之计。他是先进来的,后来又惊讶地看见彭铿氏大人府上的长耳和披绒也进来,当然会询问狱卒发生了何事,这才获悉今日问案还有后续,听明缘由后不禁面露喜色。

他一直纳闷那指认他的后生是谁,其人也拥有国工身份,看来并不怕得罪自己。其实丁弓注在洗风城一带虽颇有势力,但在整个巴室国中也算不得什么人物,而过继给大俊为子、得到少务器重的骁阳,才是巴室国中新一代的权贵。所以丁弓注当初下手很早,与骁阳结成了姻亲,也算是间接抱住了国君的粗大腿。

可是今天偏偏是骁阳当众把他关进了大狱,这也让丁弓注颇有些惊慌,猜不透指认者的身份。此刻又听说那后生连彭铿氏大人都敢招惹,心绪反而稍定,暗道那人的来头至少与国君无关。

指认者发现他私藏蛇女,亦知道他的身份,居然敢当众闹上了公堂,颇有些有恃无恐的意思。得罪他丁弓注也就罢了,居然连彭铿氏大人也敢碰,恐怕用意就不简单了。

那人不仅在给骁阳城主难堪,也是在给彭铿氏大人甚至巴君少务难堪。彭铿氏大人纵奴行凶,巴室国中有权贵私藏蛇女为禁脔,如果传扬出去,绝对是丑闻,会极大地影响巴君少务以及彭铿氏大人的名望,就连武夫丘的面子都挂不住。

在巴室国中拥有国工身份,又敢将这种事情公开闹大的人,丁弓注转念间只想到了一位,便是代表赤望丘弟子于巴室国主事的梁易辰。

也难为丁弓注了,居然能想到梁易辰头上,而梁易辰若遇到了这些事情,倒是真有理由也有胆子将其挑明闹大,只要站得住理,更不怕谁来报复。反正丢人的是彭铿氏与巴君,若查明真相,巴君弄不好还得登门道谢,彭铿氏也得登门致歉。

丁弓注没见过梁易辰,那人若是梁易辰,形容面目未免太年轻了。但这事也说不定,听说梁易辰是赤望丘志杰长老座下最出色的弟子,可能修炼秘法有成,因此显得很年轻,这种情况倒也并不少见,丁弓注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恰在这时,城主夫人来探监,她眼圈犹是红的,显然刚刚哭闹过。掌狱大人也不敢阻拦,亲自打开牢房让城主夫人进来看舅舅,城主夫人只看了一眼便怒道:“为何还没为丁弓大人解下枷锁?”

掌狱大人赶紧解释道:“未得城主大人之命,属下不敢,夫人或可请求城主大人下令,我一定照办。”

城主夫人也没有纠缠,让掌狱大人和一班狱卒都退了出去,随即就带着哭腔道:“舅舅……”

丁弓注却开口打断她的话道:“小环,我正等着你来呢,可曾打听清楚那指认者是谁?”

城主夫人小环带着怨意道:“退堂之后,骁阳还是不见我。听亲卫说,他在大堂上与叔父说话呢。那人年纪轻轻,居然是他的叔父,我却从来都没听说过!”

若没有长耳和披绒那档子事,丁弓注说不定能想到虎娃,但此刻却疑惑道:“骁阳那些本家叔父,都有些什么人物,你是否清楚?”

小环夫人有些不耐烦地答道:“骁阳父母早亡,家乡村寨里都是些不相干的亲戚,我从来没去过,他那些本家叔伯我更是一个都不认识,连名字都不太清楚。骁阳正经的叔父,应该是国君与彭铿氏大人、瀚雄大人、盘元氏将军才对。想必是那边有什么出头人物,也沾了骁阳的光弄了个国工身份,却认为骁阳这边的便宜全被我们家给占了,因此心怀不愤,才故意抓个借口来找茬的。舅舅你也是,家里人都说那个叫阿南的贱婢是个妖女,应早点打发了了事,你却总是舍不得!”

丁弓注沉着脸道:“那人应不是骁阳的本家叔父,是何来历舅舅已心中有数,你暂时就不要打听了。他若只盯着我丁弓注之事不放,那还真有点麻烦,但他同时也还招惹了彭铿氏大人,此事说不定就有转机。我丁弓注在巴室国中或许不算什么,但彭铿氏大人是能轻易诬蔑的吗?如今他不在巴室国中,国君更要维护他的声望。”

丁弓注已认定了来者就是梁易辰,虽然叔父这个称呼有些奇怪,但剑煞与志杰长老是同辈相称,瀚雄和少务也与梁易辰是平辈,那么骁阳若是修士,叫梁易辰一声师叔也正常,而骁阳并非修士,勉强叫一声叔父亦符合礼数。

小环夫人诧异道:“听舅舅的意思,难道这祸事还能消解?可是你已经下狱了!”

丁弓注:“我初时也很是恼怒,但此刻也想明白了,骁阳不愧是个聪明人。他当众将我拿下,便显示公正无私,在这种情况下,事后才好设法回护,若最终查明指控不实,也可不落人口实。但你也要清楚,此事如若闹大,恐有灭门灭族之忧啊,我丁弓氏一族人的性命,此刻都在骁阳的一念之间。”

小环夫人惊呼道:“啊!舅舅方才不是说此事可解吗?怎么又说得这么严重?”

丁弓注面色阴沉地点了点头:“这是事情彻底闹大后最坏的结果,你放心,舅舅不会让它发生的。所以我们要做好准备,让此事查无实据,既保全了丁弓氏一族,也挽回了彭铿氏大人的声誉,想必国君也希望看到这个结果。”

小环夫人:“怎能查无实据呢,难道让我去私下叮嘱那贱女子,让她懂得知恩图报、不要乱咬人?”

丁弓注摇了摇头道:“我说的是另外两件事,你一定要赶紧去办。其一是送口讯去洗风城,告诉我父以及乔山宗中的几位师兄弟,野凉城中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闻说之后自会明白该怎么办。明日是国中大祭,什么别的事都得先放下缓办,所以你还有时间抢先把消息送到。”

小环夫人:“我需要亲自去吗?”

丁弓注又摇头道:“你这个时候不能离开,派信得过的仆从去,反正也不必传达什么隐秘消息,就是告诉那边发生了何事。”

小环夫人:“我立刻就去办,还有一件事呢?”

丁弓注的声音一直压得很低,只有他和小环能够听闻,此刻将身子凑得更近,低语道:“明天是国中大祭,骁阳会以准备典礼的借口不见你,但国祭之后,你总有机会私下求他。届时切记不可哭闹,只向他明说此事若闹大后果严重,你娘家恐有灭门灭族之祸,皆因有心人挑唆而起。来者还想坏彭铿氏大人名声,骁阳怎可令其得逞呢,如今之计,只有一个法子可彻底断绝后患、扭转形势……”

低语渐不可闻,小环听到后来已是脸色发白,低呼道:“舅舅,你难道真要骁阳这么做吗?”

丁弓注反问道:“这是最好的法子,可以永绝后患,你难道忍心看着桥山宗灭门、丁弓氏灭族吗?如此做,也是在维护彭铿氏大人与国君的脸面,你尽管去求他便是。骁阳只要不糊涂,自会掂量出轻重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