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5章、谁之事(下)

见堂下有人面露不解之色,骁阳城主又不得不开口解释了一番。南荒的蛇纹族是怎么回事、与武夫丘又有什么渊源,普通民众知晓得并不多,此刻才恍然大悟。骁阳城主还特意介绍了剑煞诛杀众兽山弟子扶豹等人之事,那也是大俊当年的亲身经历。

堂下众人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如今被人揭穿了此事,那么不仅必须得查明,而且非得彻查不可。别忘了当今的国君,就是武夫丘宗主的亲传弟子啊!

好不容易将很多背景解释清楚,骁阳城主又问阿南道:“丁弓注曾如此劝说您,那么后来呢?”

阿南此时已经俏脸煞白,连哭都不敢哭了,下意识地又想跪下道:“城主大人,方才说的只是当初的情况,而如今已不是当初。往事已矣,何苦再去追究?我当初既逃不掉,在丁弓注大人的劝说之下也只能认命,无论如何,总比在强人手中受尽折磨要好。如今我是丁弓注大人的女人,日子已经过了很久,我这个样子,恐怕也无法再回南荒、不愿再见族人。后来丁弓注大人对我不错,难得有诸多关照,我亦衣食无忧不再受折磨,如今心中已无怨恨,只想过平安的日子。”

骁阳城主:“您身为苦主,难道是想为谁求情?”

阿南:“我不是想为谁求情,只是想求诸位大人不要再提此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就算追究明白,于我又有何用?”说话间,哪怕被虎娃以法力隔空扶着,她也快站不住了,看样子就快晕过去了。

虎娃终于缓缓开口道:“很多已经发生的事情,的确无法挽回,你无辜,无力亦无心追究,但并未意味着有罪者便可饶恕,彻查严惩,就是为了防止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城主大人,阿南夫人该说的差不多都说了,可以请进后宅稍事休息。既然丁弓注就在野凉城,应传他到堂前受审。”

虎娃话音未落,就听一人怒喝道:“哪里来的狂徒,竟敢当众行凶、劫持我家夫人?”随着话音,一名男子怒气冲冲闯进了大堂,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阿南。此人不是从大门走进来的,而是从后宅绕过城主座位后的屏风直入堂中。

骁阳城主吃了一惊,而虎娃已朗声喝道:“来者何人?竟在城主大人登堂问案时擅闯!”

来者当然就是丁弓注,他方才不在城主府中,听说变故赶回,见到车夫问明情况不禁心中大骇,同时也怒火中烧,想赶紧冲到堂上将阿南带走。但大堂门前已被围观民众挤得水泄不通,他便从侧门进了后宅,直接从屏风后面闯进来了。

他就住在城主府中,又是城主大人的尊长,平日这么穿堂而入自无问题。可城主大人正在登堂问案之时,未经允许,是不能这么闯进来的,所以虎娃才会开口呵斥。而来者却傲然道:“我是国之共工丁弓注,有爵在身可登堂不拜,请问你又是谁?”

说话时丁弓注扔了一块牌子落在骁阳面前的桌案上,正是巴室国的国工信物,然后又带着怒意道:“城主大人,你让人在府门前劫持了自家尊长、还带到堂前受审,请问你的脸面何在?”

丁弓注不仅怒极,同时也非常心虚,特意摆出这么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连国工令牌都扔出来了,心中就想赶紧把阿南带走、先将事情搅乱了再说。

不料又听啪嗒一声响,虎娃也扔了一块牌子在桌案上,冷冷道:“不就是国工身份嘛,我也有!此刻城主大人登堂,问的只是案件情由。国工有爵在身,本可登堂不拜,但你却从后宅擅闯而入,已搅乱礼法威严,当跪下受责。”

丁弓注见虎娃竟然也是一位国工,脑袋里便“嗡”的一声,已觉得难办了,但他自思很多事情做得滴水不漏,能查出来的情况,不过是当初买下阿南而已。而阿南如今已被调教顺服,甚至还会为自己求情,城主又是自家人,此事倒不难过关。

正在脑筋急转间,骁阳城主已重重地一拍桌案道:“还不命跪!”

骁城主说话时没有看着丁弓注,而是看着两侧的府役。以丁弓注的身份确实不必在堂前跪拜,但虎娃已经开了口,要责罚追究丁弓注擅闯公堂,骁阳城主又怎敢不照办。

两侧的府役这才反应过来,还是得听自家大人的命令啊,就听风声响起,已有刑棍从后面打向丁弓注的双腿膝弯。以丁弓注的修为,本不可能被府役的刑棍打跪,但他此时却懵了,在公堂之上若真敢施展神通动手相抗,那可不是一般的后果。

丁弓注噗通一声跪在堂前,人倒是没受伤。阿南发出一声惊呼晕了过去,随即被人送进了后宅。这时两侧府役顿杖齐喝,发出一片威杀之声,丁弓注好半天没说出话来。虎娃也不再开口,只冷冷地望了他一眼,然后又背手看着骁阳城主审案。

丁弓注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咬牙道:“骁阳,你出息了呀,竟然让尊长当众下跪。”

骁阳城主面无表情道:“在这公堂上,此刻我是城主。你方才未经允许从后宅擅自闯入,当受杖刑,此事暂且放在一边,方才正在问的案子,须传你到堂……堂前辅理,请告诉这位丁弓注大人,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城主登堂问案之时,正中主案两侧各站一名官员。左为辅理,辅助城主掌管诉讼诸事;右为掌狱,负责看押人犯入牢。这两名官员在巴室国中通常只享一爵,是最底层的臣僚,也是诸府役之首。

城廓中设有仓师、兵师,但没有理师,理论上理师之职,是由城主亲自负责的。城主大人既然开口了,便由助手辅理大人转述了一番方才堂上的情况。丁弓注越听越是心惊,看来很多事情已被审出来了。

想那阿南只是一名弱女子,被掳到巴室国后便被卖给了丁弓注,这些年又被丁弓注视为禁脔,几乎没有抛头露面和外界接触的机会。只有熄了逃跑的心思之后,才能偶尔坐车出门逛逛,还得垂着车帘不露容颜。

这样一个几乎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妖族女子,突然被带到大堂上,哪能经得住这种场面威吓,当然是问什么就说什么了。

丁弓注很后悔自己晚来了一步,假如他当时在场,肯定不会让阿南乱说的。同时他也感到一丝庆幸,此事并非没有转圜的余地,阿南并不知当初真正的内情,而且这些年也被自己调教顺服,不会主动站出来以苦主的身份指控自己的。

这时骁阳城主又板着脸喝问道:“丁弓注大人,你还有何话可说?”

丁弓注抬头冷笑道:“本国工需要说什么吗?方才堂上已经问得很清楚,当初阿南落难,被我搭救收留,事情就这么简单,请问何罪之有?……城主大人如若不信,可以亲自去问她,她如今对我可有责怨之辞、追究之意?有人管的闲事未免太宽了。”

丁弓注说话时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但此时已跪地,再怎么装腔作势,架子端起来也不太像那么回事了。

骁阳城主面无表情道:“丁弓注大人,以你的修为手段,还对付不了几个凶徒吗?就算你不是对手,既知有凶徒劫持蛇纹族女子,却私自买下藏于家中,无异于资贼之同谋。”

这是虎娃又开口道:“城主大人,此案已非一城之事,应暂且收监查问相关人等,并上报国都,十日后再审吧。”

这个“小”案子审到现在,已超出了野凉城城主的管辖范围,因为当初的事发生在洗风城。无论是问讯相关人等,还是缉拿当年凶徒,都必须有其他城廓协同配合,这种事情是需要上报国都的。

骁阳城主二话不说,立刻命掌狱大人将丁弓注当场收监拘押。丁弓注吃了一惊,当即就想起身并喝道:“尔敢!”

但是他还没站起来,又噗通一声趴下了。虎娃就站在旁边呢,突然从后面挥手,趁丁弓注不备封印了他的神通法力。丁弓注好歹也有五境修为,假如在寻常情况下正面斗法,以虎娃如今的状况,想毫发无伤地拿下他也要费点手脚。

但此刻毕竟是在公堂上,丁弓注想动手也有所犹豫,而且根本没防备到虎娃从背后出手,随即便被府役落枷上镣拖走了,口中犹在呼喊:“骁阳,你这个白眼小儿,当了城主就不认亲家娘舅了!满城民众都看着呢,你受外人挑唆,竟敢如此折辱尊长……”

话刚喊到这里就没声了,因为嘴被堵上了。掌狱大人平日也不敢得罪丁弓注,但他毕竟是城主大人的属下,不能再让丁弓注骂出更难听的话来,否则就是自己失职了。

阿南已经审了,丁弓注也当场下狱了,虎娃吩咐十天后再审,那就要在十天后再审,哪怕是国君少务来了,也不能驳彭铿氏大人这个面子。那么在这十天之内,骁阳城主要赶紧将此事上报国都,传唤相关人等届时到堂。

好在骁阳城离国都及洗风城都不远,十天怎么都够来回了。只是不知十天后再登堂问案时,主审之人会是谁,巴室国的理正大人、报案的彭铿氏大人、或者干脆就是国君少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