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4章、击鼓登堂(上)

虎娃将葫芦取出挑在杖头,既是更大的诱惑与试探,也是无声的暗示与警告。如果那两名妖修足够明智,就应该意识到普通人偶尔得到一根异竹倒也有可能,可是又拿出另一个罕见的异宝葫芦,就不能用巧合来解释了。若他们还敢乱来,恐怕就是有恃无恐。

走出竂棚时,虎娃的感觉多少有些古怪。对那帮腔说话的竂棚老板,虎娃也不好责怪人家什么,毕竟事情发生在他的地头上,不开腔表明一下态度,也怕得罪彭铿氏大人府上的两位先生,但也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可是竂棚中还有几位闲人,亦主动开口呵斥虎娃不识好歹,甚至劝虎娃乖乖地将竹杖奉上。他们可能是真的敬重彭铿氏大人,但敬重彭铿氏大人的也未必就是好人,这世上总有趋炎附势之徒,仗他人之势再欺于他人,仿佛能讨好到彭铿氏大人,就连自己都觉威风。

虎娃见过的这种人多了,也没法当众追究什么。至于他府上的两名仆从,迄今为止,还挑不出什么明显的错处来。那两名妖修能看出他手中的竹杖不俗,只说明他们还是挺有眼力的,当着众人之面,所说的那些话也不算太出格。

至少他们没有当众强逼虎娃把竹杖献上,而是让虎娃开价出让,最后还特意强调了无意仗自家老爷之势欺人。话倒是说得漂亮,但实际上有没有仗势欺人只有天知道了。若到此为止,虎娃倒也懒得和两个妖怪计较,就连骂一句“不长眼的奴才”都嫌无聊。

但虎娃却知道事情不会完,否则那两名妖修也不会不怀好意地暗中跟踪自己。虎娃以竹杖挑着葫芦在野凉城中漫步,左拐右拐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突然停下了脚步开口道:“我不是说了不卖嘛,你们二位这是何意?”

只见那兔妖长耳与獾妖披绒不知何时已现身,一前一后将虎娃堵在了巷子里。獾妖披绒虽在笑,但那笑容却令人心里发毛,只听他笑道:“这位小哥,我家府上规矩大,我们这些在外面办事的,也不敢坏了老爷的名声,否则回去必受责罚。但是我告诉你,东西你今天不卖也得卖,不仅是竹杖,还有那杖上的葫芦。”

兔妖长耳则有些谨慎地问道:“你这竹杖和葫芦,究竟是怎么来的?”

虎娃老老实实地答道:“这竹子,确实是自己在村里种的。至于这个葫芦嘛,是我在帛室国滨城外的一个集市上买的,带在身边已有很长时间,连颜色都变了。”

兔妖长耳似是松了口气道:“果然是偶得之物,而你是个远道而来的外乡人,运气倒是不错啊!竹杖和葫芦我都们看中了,这就要买走。”

话音未落,只长耳的身影一晃,虎娃身边刮起一阵风,再看长耳又站回到原地,手中却多了一根竹杖,杖顶上还挑着一个紫金色的葫芦。兔妖的速度当然比兔子还快,他趁着虎娃一愣神的功夫,已施展遁影移形的天赋神通,将东西都抢到了手中。

虎娃好像被他的神通手段给惊呆了,看着他连话都说不出来。巷子另一边的披绒见长耳轻松就把东西夺到手,对方甚至都没什么反应,不禁也松了一口气,看来真是一个偶得异宝的普通人。

披绒走上前去,伸手拍了虎娃的肩膀一下,似是想将这位小哥从震惊中拍醒,将一小块东西塞进他的手中道:“看清楚了,我们并不是抢你的东西,而是买你的东西。如今已钱货两迄,如果你回头再胡说八道、败坏我们二人的声名,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虎娃低头一看,那獾妖塞进他手中的是指甲盖大小的一块金粒,差点没被气乐了。心中暗道不愧是自己府上的妖怪啊,还真会仗势欺人。若是他们直接把东西抢走,或者更狠一点杀人灭口,在这城廓中显然不太合适,不仅传出去会有麻烦,那竹杖和葫芦今后也见不得光。

现在倒好,趁着附近无人将他堵住,伸手抢走宝物的同时还塞给他一块金粒。难道给了钱就不算抢劫了吗?这话要看怎么说,这两个妖怪大可宣称东西是买下的,虎娃已经收了钱。就算虎娃想算账,恐怕也没地方讲理去,他一个过路的外乡人,哪里又惹得起彭铿氏大人的家奴?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两名妖修已经拿着宝物走了,虎娃眼中却闪过一丝寒意。真的没想到啊,光天化日之下、巴室国的城廓中,他彭铿氏大人居然被自家的奴才打劫了,这是比恶山中遇到山贼更令人郁闷的事。

更想不到的是,獾妖长绒临去前在他肩头上拍的那一巴掌,暗带阴损法力,常人绝难察觉。

虎娃眼中的锋芒缓缓敛去,拿着这块小金粒走出了巷子,仍然是直奔城主府。他原本想顺道去看看那位骁阳城主,此刻不必登门拜访了,正好直接到官署大门前击鼓告状去,现场考校那位城主大人会如何处置?

……

巴原上五百年前并无城廓,后来大多是由村寨而发展成集镇,再由集镇发展成城廓,而很多城廓还保留了原始村寨的某些影子。比如很多村寨中央都有一片空地,是村民集会议事的地方,往往也是祭坛所在。那么巴原上的城廓中央也有一片广场,大多就在城主府正前方。

这片广场是举行祭祀典礼所在,国中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也在这里向民众公布,平日还是民众集会与休息之所。广场周围有很多大树,树下有很多块磨得很光滑的青石,三三两两坐着不少人在那里闲聊,还有小孩在旁边玩闹。

广场的南侧,靠近城主府门前那一带,却空出了好大一片,没有人敢擅自接近,府门前也有城主的亲卫值守。虎娃穿过广场走向城主府时,突然站定脚步转身伸手示意,拦住了一辆行进中的马车。

城主府门前不是擅行车马之地,但这辆马车却径自斜插而过,看去势并不是直入大门,而是要到城主府的另一侧去,应该是欲从侧门进内宅。马车带着篷顶,四面垂着布帘,上面坐的应该是城主府中的内眷。赶车的是一位壮汉,看架势应有功夫在身。

赶车的壮汉突见一名后生拦在前方,下意识就要高喝“让开!”不料那后生已率先开口喝道:“站住!”

这一喝声好似不大,但广场周围所有人都听见了,而且耳边还带着“嗡”的一声回响。那赶车的壮汉身子居然晃了晃,脑袋有些发晕;而拉车的马不由自主也站定了,很不安地原地踏蹄。虎娃又问道:“这是谁的车,车上坐的又是什么人?”

好奇怪的后生啊,胆子也太大了吧,一看这辆车中坐的就应该是城主府中的内眷,居然敢在城主府门前伸手拦下来,还主动喝问对方。

赶车的壮汉心神却被对方莫名的气势所夺,想做出凶悍的样子却有点提不起气,只得喘着气答道:“这车中坐的是丁弓老爷的夫人,哪来的小子,竟敢拦路!”

虎娃皱眉道:“丁弓老爷?我没听说过,他是何人、来自何处,与本地城主又是什么关系?”

什么人啊,莫名其妙问话就得回答吗,在平常情况下赶车的壮汉根本不必理会,可此刻不知为何心里竟怦怦乱跳,下意识地答道:“丁弓老爷是城主夫人的舅舅,巴室国的国工大人,来自洗风城,如今就住在城主府中。”

虎娃又开口道:“车中的蛇纹族女子,你身带诸多陈年旧伤,应曾受折磨多日。为何会来到巴原腹地,当初又遭遇了何事,请随我进城主府中言明。”

就算车上垂着帘子,虎娃对车中的情形也感应得非常清楚。里面坐着两个人,皆是女子。其中一人形容二十出头,但观其骨龄实际上也就十五、六岁,应是那车夫口中的丁弓老爷的夫人;另一人约十六、七岁,应是丁弓夫人身边的侍女。

虎娃是无意中感应到蛇女的生机律动气息,才会注意到这辆车的。蛇纹族的女子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只是娇媚艳美,但她们发育却比普通人早得多,十来岁就显得很成熟了。在这里有蛇纹族的女子出现,本就令人很意外,而虎娃又察觉到这名蛇女身上有多处陈年旧伤。

虎娃也是一位当之无愧的神医了,不仅治疗过不少奇症,他本人也刚刚受了有生以来最严重的内损之伤,至今尚未彻底痊愈,因此他对各种伤势特别敏感。如果有人几年前偶尔不慎受过伤,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可这名蛇女曾遍体鳞伤。

蛇纹族也是妖族,蛇女天生媚骨看似柔弱,其实生命力比常人更加坚韧。此人的骨头不止被打断过一根,如今虽然外伤已愈,也应经过细心的调治,从表面看不出什么伤痕,但体内的旧伤痕迹岂能逃过虎娃的感应。

观其伤势,应该都是集中在三年前某段时间留下的。莫名出现于巴原腹地的蛇女,如今是某位国工大人的夫人,三年前却曾遍体鳞伤受尽折磨。就算用脚后跟也能想到,她是三年前被人从南荒劫持而来,又落到了那位丁弓老爷手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