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3章、家奴(下)

虎娃刚进城没走多远,就被兔子和獾盯上了,而且那两个家伙还明显流露出对他很感兴趣甚至不怀好意的样子,虎娃也很纳闷。他干脆没有继续赶往城主府,转身走进了路边的一家寮棚。

竂棚又称聊肆,是很多民众平日闲聊的地方,只有在城廓和大型集镇中才常见,大多都开设在集市附近。屋里有较大的开间,屋外再搭起一个棚子,摆上桌案和坐席,免费提供饮水并贩卖各种吃食。常有很多人聚在这里喝水吃东西,谈论着最近发生的各种逸闻趣事。

虎娃便在竂棚中找了个位置坐下,买了一碗面汤,将手拄的竹杖放在一旁,听众人谈论各种闲话,又不止一次地听到了自己的名号。面汤刚喝了两口,两名妖修就进来了,除了虎娃之外,竂棚中的其他人竟都站起来向他们行礼问候。

虎娃这才知道,那兔妖叫长耳先生,獾妖叫披绒先生。这名字起的,好像唯恐众人不知他们是妖怪。但转念一想,巴原上的民众起名本就简单朴素,有时甚至是乱七八糟,耳朵长点就叫长耳,体毛多点就叫披绒,既形象又有个人特色,反倒不令人联想太多。

长耳与披绒好像是什么大人物,寮棚中的人都认识他们,对他们的态度都非常恭敬,唯一还坐在那里没动的人就是虎娃了。虎娃背对着两名妖修,不紧不慢地喝着面汤,他本就是一位路人、根本不认识来者,也用不着特意起身行礼,但心里清楚这两名妖修就是冲自己来的。

果不其然,两名妖修略带得意之色向众人拱了拱手,便径直来到虎娃身前,笑呵呵地问道:“这位小哥,请问你这根竹杖是从哪儿弄来的?”

虎娃抬起头,有些诧异地看了两人一眼,放下碗答道:“你们说的是这根竹子吗?是我自己种的。”答话时心中已了然,这两名妖修为何会盯上自己,原来是为了这根竹杖。

虎娃在翠真村时,曾于他自己以及阿源的院子周围种了一片竹林,是从山中整片连根移植过来的。为了确保竹子能存活并在次年正常发笋,虎娃暗中施展了大神通手段、运转菁华诀滋养这些翠竹。

虎娃形神中融合了不死神药所炼制的神器,且这些年又服用了那么多不死神药,可以说他本人就相当于这世上最神奇的不死神药了。有他这样一株活的“不死神药”施法滋养那片竹林,竹子的长势当然特别好。其生机气息,无形中就能使人感觉容光焕发。

虎娃离开翠真村时,带走了其中长得最好的一根竹子,制成竹杖收入兽牙神器。这根竹杖约有九尺长、一指粗细,通体翠绿晶莹宛如碧玉,底部连着寸许长的根节,顶端还有一截纤细细的横枝。在那横枝的梢部,长着三片翠绿的竹叶。

以神识感应,此竹竟然还是活的,带着盎然的生机,看上去就如刚刚离土一般。这是虎娃特殊的滋养与祭炼手法,他以带伤之身取竹之时,并没有将这根翠竹祭炼成法器,而就是将竹子炼成了竹子,以印证自己所领悟的菁华诀——这听上去有点玄。

若有朝一日虎娃能踏过登天之径、成为真正的仙家,那么他有可能将这根竹子炼化为一件神器、带着生机的神器,无论走到哪里,皆可插杖成林。但是如今,他手中拿的只是一根犹带生机的竹杖而已,他人除非将菁华诀修炼大成,否则便看不出真正的玄妙。

看不出真正的玄妙,并不代表这根竹杖不够奇异,在那两名妖修眼中,它应是难得的天材地宝,不知多少片竹林中才会出现的一根异竹。世上很多天材地宝的来历便是如此,由天地造化而成,谁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能得之便是缘法。

难得的异竹,却被这小子当成了拄在手中的长杖,实在太可惜了,若是落到他们手中,便可能炼化成妙用非凡的法宝。两名妖修当然感兴趣,于是便盯上了虎娃。可是虎娃却跑进人多热闹的竂棚中坐着喝汤,两人终于沉不住气,主动进来打招呼了。

听虎娃说这竹子是他自己种的,两名妖修面露惊疑之色,但转念一想倒也有可能,天地造化而成的异竹,谁也说不定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可能藏在山野深处,也可能莫名出现在谁家种的竹林里。

兔妖长耳又笑道:“打个商量,你能否将这竹杖卖给我们?”

虎娃断然摇头道:“不成不成,我还得翻山越岭赶路呢,这根竹杖我自己留着有用。”

獾妖披绒有些不悦道:“不就是一根竹子嘛!我们看中了想买,也是你的福气。如果你想要一根手杖,随便再折一根竹子便是。”

虎娃仍然摇头道:“不就是一根竹子嘛!你何必买我的,自己再去折一根便是。”几乎是原话奉还,把那獾妖给顶了回去。

这时竂棚的老板开口道:“这位小哥,你不是本地人吧?这两位先生可是彭铿氏大人的家臣,平日都是为彭铿氏大人办事的。他们看上了你的竹杖,想出价买下,真是你的福气啊。不就是一根自家种的竹子嘛,我要是你,便双手奉上。”

虎娃微微一怔,甚至有些哭笑不得,原来这两个妖怪竟是自己府中的人。“家臣”只是好听的说法,这两人的身份应是他府中的仆从。虎娃的封地在彭山,离彭山最近的城廓就是野凉城,这两人看来经常到野凉城中办事,所以这里很多人都认识他们。但他们却不认识自家老爷。

自己府中怎么多了两个妖怪呢,虎娃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他的两位管家兼弟子藤金和藤花都是妖修出身,收留前来投奔的妖修为仆从,倒也不算意外。

虎娃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又有人呵斥道:“两位先生都站着说话呢,你这小子怎么还大大咧咧地坐着,也太无礼了!”

虎娃便站了起来,向那两名妖修拱了拱手道:“不好意思,这竹杖我真的不卖。”

兔妖长耳皱眉道:“这位小哥,你既然已清楚我们的身份,也应当明白我们是替彭铿氏大人办事的,你还要拒绝吗?”

虎娃反问道:“难道是彭铿氏大人吩咐你们,来这里买我手中的竹杖吗?”

獾妖披绒终于忍不住嗤笑道:“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我家老爷是名震巴原的虎煞大人,哪知道你是谁?我们是出门采办府上需要的东西,恰好看见你手中的竹杖颇为不俗,在普通人手中不过是根竹杖,我们拿回去说不定能炼制成法宝,觉得甚为可惜,这才动心想买下。”

虎娃笑道:“其实对彭铿氏大人,我也是很敬重的,倘若想赠送什么宝物,我自会直接进献,不必烦劳二位经手。但这根竹杖,无论是普通也好不凡也罢,对我而言另有意义,我是绝对不会卖给二位的。”

獾妖披绒终于说明了这根竹杖不俗,虎娃却一副毫不动心的样子,甚至都没问对方会开什么价。

这根竹杖是虎娃从翠真村中带出来的,起初赶路时候并没有拿出来。然而就在前几天,他听说赤望丘将为玄煞举行突破化境修为的庆典。离开翠真村之后,终于又听到了阿源的消息,所以虎娃才将这根竹杖拿在手中,回忆着与她一起在竹林中漫步的情景。

兔妖长耳也明显不悦了,冷笑道:“若想献宝,便亲自进献给彭铿氏大人?你以为我家老爷是那么好见的吗,就连我想见他老人家一面都不容易呢!我们也不是贪得你的东西,只是觉得这根竹子在你手中可惜,所以才想出价买下。”

两位先生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旁边又有帮腔起哄的,有人开口嚷道:“我说这位小哥,彭铿氏大人府上的两位先生,看中了你的竹杖,那是你天大的面子,就连我们这些在场的人都觉得脸上有光,你怎能不识好歹呢。一根破竹子而已,你还不赶紧双手奉上!”

两名妖修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盛,獾妖披绒特意转身团团拱手道:“诸位千万不要如此说话,我们万不敢仗彭铿氏大人之势欺人,假如传扬出去,对我家老爷的声名不利。莫说是一根破竹子,世间各种珍稀宝物,我家老爷府上也堆积如山、并不稀罕。我们只是偶尔看到这位小哥手中的竹杖有些不凡,为凡人之手杖未免可惜,这才一时起意想买下……这位小哥,你就出个价吧,总之彭铿氏大人府上办事,定不会让你吃亏便是!”

虎娃有些惶恐地答道:“既然二位先生已经说了,此物对彭铿氏大人并不算稀罕,而我可是稀罕得紧,根本就没打算卖……我的面汤已经喝完了,若无余事,这就告辞。”

说完话他将面汤钱放下,转身走出门去,出门时还从包裹里取出来一个葫芦,挂在了杖顶的横枝上,用竹杖挑起葫芦扛在了肩头。两个妖怪突然又看见这个葫芦,眼神都有些发直。

葫芦原本就是普通的葫芦,虎娃在滨城一带的集市上随手买的,并非通常修士所谓的天材地宝。虎娃采取天地间的物性精华祭炼,却使其成为一件正在孕育中的法宝原胚。这葫芦还没有祭炼完成,但两名妖修亦能发现其不凡,难道又是一件天地造化而成的异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