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3章、家奴(上)

不仅是星煞及其属下的赤望丘弟子在抓山贼,各城廓甚至各国都在帮忙。因为赤望丘对外宣布了一条消息,恶山与空凶山两地的山贼冲撞了巡视途中的玄衣铁卫,已被玄衣铁卫顺势诛灭。如今星煞大人下令追剿流窜在外的残余山贼,请各地协助提供可疑流民的行踪线索,但不必代赤望丘出手拿人。

这些话并不是星煞本人说的,而是星煞命属下弟子去处置,办事的弟子便如此对外宣布。民众只知恶山与空凶山已无山贼,却不知四小队玄衣铁卫亦尽数被斩。在其后的日子里,星煞大人手下的玄衣铁卫还会不时出现在各地,但人们也分不清到底是哪支小队,更不知原先的七小队玄衣铁卫如今只剩下了三小队。

至于那些山贼,他们又不会飞,还携带着不少贵重财货。在那个年代,陌生人经过各地总会留下行踪线索,平时可能关注者不多,但在赤望丘的全力追查下又岂能不暴露。只要抓住了一名山贼,便能知晓事情的经过,星煞惊讶地得知,幕后主使者竟然只是一位过路的陌生人。

在那些山贼的眼中,虎娃的手段自是神通广大不可思议,但星煞根据他们的口供描述分析,幕后凶手倒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绝顶高人,但他用的手段实在太阴了,一步步地让山贼落入陷阱,同时也要了玄衣铁卫的命,而本人根本没动手。

每一名落网的山贼,星煞皆曾亲自审问,撬开了所有人的嘴,想揪出那幕后的主使者,可问的结果却毫无头绪,从山贼那里根本查不出有价值的线索。只知那人有钱、非常非常有钱,先后能拿出三十颗黄金头颅。

星煞亲眼见到了所有的黄金,有的还是头颅的原样,有的已被分割成小块,但是一块都没少。

一百零二名被抓回的山贼,修为最高者也不超出四境,他们当然没有神念手段,无法让星煞清晰地“看见”虎娃,只有让他们每人皆单独描述一番。将抓到的山贼分隔开来单独审问,是为了防止串供。

审问的结果却完全对不上,凡是亲眼见过虎娃者,都描述了他的样子,有人甚至还尽量将其形容画了出来。但每人见到的“元凶”都不一样,差异太大了,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确定这些山贼没有撒谎后,星煞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对方施展的是一种心相神通,落在不同的人眼中,便显现出不同的形容。除非能当场看破,否则仅凭眼见者的转述,星煞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查知那人的本来面目。

比如恶山七位大王,他们看见虎娃时,都以为自己看清了他的形容,当然不会再问同伴虎娃究竟长什么样子。可是等到星煞挨个审问时,才发现竟还有这等玄妙。但凡能施展这种神通手段者,至少也有大成修为,且精通相应的秘法。

而星煞却不清楚,众山贼见到的形容,其实都确有其人——当年清水氏一族中的族人。

在山神留给虎娃的神念心印中,曾有清水氏一族遭遇屠戮的场景,在那火光下,虎娃也看清了很多清水氏族人的样子。当他面对山贼时,心相所显示的就是那些人的样子,每一名见到虎娃的山贼,所看见的都是一名当年被屠戮的清水氏族人。

虎娃的内损之伤尚未痊愈,只能施展出相当于四境御器的神通手段,但并不代表他仅相当于一位四境修士。在养伤的过程中,他对纯阳诀另有所证,相应的境界也修炼得越来越精深,元神也越来越强大了。在没有出手攻击任何人的情况下,暗中施展这种心相神通则不落痕迹。

虎娃早就清楚那些山贼是逃不掉的,赤望丘真发了狠想抓人,将一张大网撒下巴原,肯定会将他们都捞回去。而星煞能将一百零二名山贼在三个月内一个不差地拿下,也足见赤望丘的手段。

可是就算赤望丘撒的网再大,也捞不出虎娃。赤望丘下令追拿逃窜的山贼时,虎娃已经到达飞虹城;当消息传出樊室国国境时,虎娃已经走过孟盈丘脚下。再往前,走的便是大路,遇到关卡盘查时,虎娃便大大方方将国工信物拿出来,自然通行无碍。

走在路上,虎娃也听说了赤望丘追拿山贼的消息。赤望丘没有提四支小队玄衣铁卫殒命之事,反而说成了四小队玄衣铁卫尽斩山中凶徒。看来这四队玄衣铁卫被斩杀之事,也等于在打赤望丘特别是星煞的脸,所以星煞并不想将事情的真相公开。

假如有人知晓其中所有的内情,可能会明白两个道理。玄衣铁卫看似强大而可怕,其威名甚至能令小儿不敢夜啼、所过之处山贼闻风退避。但山贼们真要出其不意地发狠动手,也能把他们都给宰了。

玄衣铁卫的强大,在于他们背后的势力,以及每个人都精通战阵格杀,但本人亦是血肉之躯。有时候人们心中极其畏惧的人或事物,其实没那么可怕,也并非不可战胜。

可是另一方面,山贼们自以为杀了玄衣铁卫还能侥幸脱身,那就是做梦了,他们并不真正了解世间高人的手段。山贼中唯一能清醒预见这一后果的就是那位空山大圣,所以他根本不敢去动玄衣铁卫,反而想先杀了虎娃,但已被虎娃杀了。

所以人们既然做了什么事情,就不要对后果存什么侥幸。

通过这一系列亲身经历,虎娃将自己的处境也看得很明白了。他的仇敌虽然强大,但也不必还没动手就心存畏惧、认为自己将来没有可能报仇成功。而另一方面,他也须清醒谨慎,不能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可以冒险取巧、还能侥幸逃脱,前次夜闯赤望丘已经受够了教训。

虎娃想着心事,手拄一根竹杖迈步走进了野凉城,这里离他的封地所在已不远。过了野凉城,前方便是彭山与丈人山之间的关防隘口,再穿过山隘便进入群山环绕的平原,那片平原的中央便是巴都城。

想当年相穷率领大军突袭巴室国时,就曾在彭山与丈人山一线受阻,爆发过非常惨烈的激战,而野凉城便是当时相穷大军的行营所在。这座城廓在相穷大军杀至之前,大多数民众就被迁入巴都城了,能带走的物资也全部带走了,当年只给相穷留下了旷野空城。

那样的战略大转移说起来简单,可是想成功地组织并实施却是千头万绪,而当时的野凉城城主做得很好,这座城廓所受的损失是最小的,那位城主大人也得到了少务的褒扬和封赏。当虎娃不在巴室国的这段日子,仓正大人因年高多病已辞官归乡,原野凉城的城主被少务提拔为新一任的仓正。

原城主到巴都城担任仓正,又有一位新城主上任,这是去年的事。这位新城主名叫骁阳,今年刚满二十四岁,出身于普通村寨农户人家。因得到少务的赏识,在国战中曾任另一座城廓的仓师,后来又入学宫修习,去年升任野凉城的城主,擢升的速度惊人啊,少务对其的恩宠可想而知。

这么年轻就能担任一城之主,这种情况在巴原五国中都极为罕见,更特别的是,此人并非野凉城本地部族出身。城主这个位置很特殊,往往都是从当地势力最大的部族中推选,再由国君任命。在某些情况下,如当地没有哪个部族的势力明显占优,也可能由国君派一位宗室权贵来担任城主。

城主若得不到当地最大、最多的部族势力支持,其身份又不能镇得住,在一座城廓中是站不稳脚跟的,很多政令更是无法顺利地执行。

非宗室子弟,非当地大部族出身,却担任一城之主者,虎娃也只听说过两位。第一位是他的师兄瀚雄,被任命为善川城城主,另一位就是这位更年轻的骁阳城主了。瀚雄坐镇善川城自有缘由,而野凉城这座城廓,地位也很特殊。

从刚过去不久的那场国战来看,它是镇守巴都城外的一道屏障,相穷大军杀至时,此地亦是兵家争夺的咽喉。少务特意任命一位城主,足见其重视,骁阳应是少务欲重点提拔与栽培的嫡系势力。

后廪为少务积累了四十年的国力,先君所留下的遗产,还包括一批忠心耿耿的骨干老臣,这是保证少务顺利继位并取得国战大胜的班底。但是后廪当年所培养的人才也正在渐渐老去,比如镇南大将军、比如风正老大人、比如去年刚刚辞官的仓正。

少务想比父君做得更出色,也必须培养并提拔属于自己的嫡系班底,让年轻一代的能臣猛将尽快地成长起来。虎娃既然来到了野凉城,也打算顺便去城主府拜访,看看这位骁阳城主是怎样一位年轻才俊,顺便公布自己已归来的消息,反正已经到了家门口。

进城之后,他便直奔城主府而去,可是走了没多远便眉头一皱,察觉自己被两个人暗中盯住了。难道是赤望丘在巴室国的势力,留意其行踪、怀疑他与玄衣铁卫的事情有关,一路追到了此处?

不对啊,假如是那样,他应该早就被人盯上了,不会来到此处才察觉有人跟踪,而且跟踪他的竟是两名妖修!妖修既能化为人形,当已突破四境修为,他们的气息也隐藏得很好,寻常修士难以察觉,可怎能瞒得过虎娃,来者应该是一只兔子和一头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