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2章、玄煞之威(下)

几年前的那一场国战之后,巴原上的形势尤其是巴室、相室、郑室三国的形势,已有了很大的改变。赤望丘派往那三国的主事弟子,是不是该换人了?肇活长老还特意提到派驻巴室国的梁易辰,前段时间已主动请求回山清修。

梁易辰这些年辛苦了,在山外奔波耽误了不少修炼,况且如今一般的赤望丘弟子恐已镇不住巴室国中的场面,不妨再派高人前去坐镇。

志杰长老闻言也连连点头,开口附和道:“易辰是个好孩子,资质相当不错,这些年确实耽误了他的修炼,该召他回山了。正好让他回山参加庆典,然后再换人接替。”

白煞看了星煞一眼,星煞沉吟道:“梁易辰修为不错,且办事稳当令人放心,确实很不容易。若召他回山修炼,接替之人,恐怕不太好选啊。”

早有准备的樊翀正欲主动揽下此事,不料玄源已经开口道:“那还不简单嘛,我去就是了!”

众人都愣住了,谁都没想到玄源刚刚归山,便要揽这个差事,欲代表赤望丘跑到巴室国中为众弟子主事。肇活长老原先都打算好了,趁此机会把弟子樊翀派出去,这对樊翀而言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不料玄源却节外生枝。

樊翀赶紧又起身道:“代表赤望丘弟子于各国主事,向来都是晚辈弟子的职责,哪能惊动玄源师叔!”

玄源却摇头道:“以往确实如此,但如今形势已变。在百川城之会上,少务已成为各宗室族长,而且巴室国已吞并相室、郑室两国大部疆域。其人是剑煞的亲传弟子,名义上又是命煞之夫,换一般的弟子去,能镇得住场面吗?若我未归山,樊翀倒是最合适的人选,但还稍嫌不够。若是那边有什么事,剑煞或命煞在幕后插手,寻常弟子又如何应对?就算不提武夫丘或孟盈丘,仅仅是那位如今享虎煞之名的彭铿氏大人,谁又能对付得了他呢?”

这些都是大实话,若是玄源未归,樊翀确实是最合适的人,但要他自己愿意去。而如今玄源亦回归宗门,她当然比樊翀更合适。至于玄源的心思,在座的肇活长老是最能理解的,她也不愿意留在赤望丘和白煞打交道,找机会走远一些当然更自在。

玄源自己都开口了,除了宗主白煞之外,别人恐怕也不好再反对。星煞的神情有些着急,正欲劝阻,白煞已然点头道:“玄源回归宗门正是时候,也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在明年开春举行庆典之后,便代表赤望丘前往巴室国坐镇主事,此消息正好可在庆典上公布。”

白煞都已经答应了,这事当然也就定下了,樊翀只有叹气的份,但也没法再说什么。其实玄源开口,就知道白煞不会拒绝。与其留这样一个人在宗门中处处找茬,还不如远远地外派到巴室国去,玄源的请求正符白煞的心思。

两件正事都商议完毕,星煞又顺便提到:“最近还有一事,感觉有些蹊跷。我麾下的两小队玄衣铁卫,奉命巡查各地,从宁城进入恶山,却没有如期走出恶山到达充城。我收到的消息是半个月前的,当时他们已在山中耽搁了好几天了,谁也不知其去向。”

玄源冷冷道:“除了你,玄衣铁卫谁的号令都不听,门中的诸长老也管不着他们。那么他们有事也不要别人去管,你自己操心就好。”

星煞解释道:“玄衣铁卫的事情,当然是他们自己去解决,用不着麻烦别人。我只是刚想起来此事,觉得有几分好奇,他们定是在山中遭遇了什么意外的变故,难道是有什么特别的重大发现?否则不会无故耽搁的,这种事情以前也从未发生过。”

他这么一说,果然引起了在座众长老的几分兴趣。玄衣铁卫从来不会无故行事,此番突然在恶山中耽搁了好几天,定然是遭遇了意外状况,很可能是发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有人甚至在猜测,他们是不是发现了宝物或者前辈高人留下的洞府遗迹?更有人又想起前段时间闯入赤望丘的那位少昊天帝传人,众高人已在猜测少昊天帝在巴原上可能另留遗迹、而遗迹中另有传承,却恰好被那人找到了。玄衣铁卫有没有可能就是发现了那样一处遗迹呢?

星煞又说道:“我已命在齐烟城的另外两小队玄衣铁卫,火速赶往恶山查探,相信不久就有结果了。”

恰恰就在这时,门外弟子有急事求见。众高人议事,山中弟子无故绝不敢打扰,既然于此时求见,那就是真有紧急要事。获准进来的赤望丘弟子行礼之后,禀报了一条刚刚收到的消息:两小队玄衣铁卫自齐烟城出发后,并没有如期到达充城,反而在空凶山中不知所踪!

在座众高人尽皆变色,全然推翻了先前的猜测。如果说一支玄衣铁卫在恶山耽误行程未能如期露面,还可能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状况,可是另一支玄衣铁卫在空凶山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那就绝不是什么意外了!应是有人在暗中为之,那两支玄衣铁卫恐怕已凶多吉少。

在座的都是当世高人,听到消息立刻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樊翀皱眉道:“恶山与空凶山,是樊室国中最有名的两大险地,所出没的山贼最为凶悍,难道是山贼所为?”

志杰长老却摇头道:“哪有山贼敢去找玄衣铁卫的麻烦,远远地就会闻风而避。就算是他们吃错药想动手,也没有能耐把玄衣铁卫留下,自己反而会死伤一片。再说了,山贼无非是为了杀人越货,又怎会找死去打玄衣铁卫的主意?”

白煞开口道:“此事已很明显,分明是有高人在幕后对玄衣铁卫下手,就不知所谋为何,但针对的肯定是赤望丘……前段时间有高手擅闯赤望丘,却被打成重伤逃去,当时出手者正是星耀。而巴原尽人皆知,玄衣铁卫是星耀的心腹手下,事情说不定与此有关。”

玄源却说道:“宗主怎可如此肯定?这些年玄衣铁卫都做下了哪些事情、结下了何等仇家,我等皆不清楚,恐怕只有星耀师兄自己心中有数!”

星煞已经起身道:“师尊,事不宜迟,我这就亲自去查明真相!”

白煞吩咐道:“出了这种事情,无论是谁在幕后动手,赤望丘都一定要追查清楚。有人既然敢这么做,想必手段亦是不俗,说不定还设下了陷阱在等着。你一人贸然而去未免不智,志杰、烈风二位长老与你同去,再率一批精锐弟子跟随,必要时可布下金天大阵对付此高手。”

这些高人做事很干脆,遭遇了突发的意外状况,商议已定便立刻动身,星煞与两位长老随即便匆匆离去。玄源则面有忧色,也不知是在为谁担忧。白煞猜测此事可能与擅闯赤望丘的少昊天帝传人有关,玄源心中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啊。

……

来往的商队和行人都意识不到山中曾发生过什么,但以星煞的大神通手段,岂能查不出各种痕迹线索。众山贼就算将玄衣铁卫皆毁尸灭迹,星煞还是找到了尸骸的残痕,确定那四小队玄衣铁卫皆已尸骨无存。

莫说是玄衣铁卫,偌大的恶山与空凶山两地、绵延数百里山野,原先藏匿其中的上千号山贼,如今也一个都没了!

星煞率领众赤望丘弟子,一处一处找到了那些山贼的老巢,很多带不走的东西仍留在那里,但已人去巢空。星煞又在附近发现了很多山贼的尸骸遗痕,很显然他们也遭了毒手。究竟是什么人,不仅杀光了路过的玄衣铁卫,还除掉了这两座山中的所有山贼!跟随星煞而来的赤望丘弟子,也感觉不寒而栗。

星煞还在两处战场中,察觉到他亲手炼制的符骨秘宝被祭出的残留气息。玄衣铁卫连这么强大的手段都动用了,仍然全军覆没,可见来者的修为之高!

巴原上能拥有这种手段的高人,恐怕屈指可数。无惧符骨秘宝之威,能将玄衣铁卫尽数斩杀就已经很惊人了,又怎能将恶山、空凶山这两大险地中的山贼除得一个不剩呢?倒不是说单个或小股的山贼难杀,但他们藏匿在山中各地,不会自己集合起来等着被剿灭啊。

星煞甚至下意识地想到了善吒妖王,他所知的高人中,手段如此凶狠又有这么大本事的,恐怕也只有善吒妖王了。但这件事显然不可能是善吒干的,善吒再大的本事,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所有的山贼杀得一个不剩啊。

这些山贼的老巢,连星煞搜出来都很费劲,更何况那些山贼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只呆在老巢中等人杀上门,一旦闻风逃散,短时间可没法全找到。

星煞一度怀疑,此事应不是一个人干的,而是一大批高手所为。但这种猜测随即又被他自己推翻了,若是那样,事先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而且总有个别山贼能趁乱逃掉吧?

继续追查下去,星煞很快就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并不是所有的山贼都死了,恶山和空凶山分别逃走了一批人,加起来在百人左右,都是原先的山贼精锐,他们已化为小股分头隐遁。

但是这些山贼最终一个都没跑掉,总计一百零二名尽数被拿下。从星煞追拿“幸存”的山贼开始,逃得最久的并不是恶山七位大王或空凶山九圣,而是恶山三大王手下的招叶子。他在三个月后才被抓回来,但也仅仅只过了三个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