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2章、玄煞之威(上)

假如虎娃在场,可能会暗暗吃惊。阿源姑娘和他在一起时,样子总是那么地温婉柔弱,但别忘了她也是货真价实名震巴原的玄煞,回到了赤望丘中,哪怕在白煞面前,也是神情与言词冷厉,有事谈事,多余的面子一点都不给。

细究起来,玄源确实没有违犯赤望丘的任何一条门规,白煞身为宗主,在这样的场合也拿她没什么办法。

玄源在赤望丘中的地位,其实仅在宗主白煞之下,就连星煞亦无法与之相比,看厅堂中众人所坐的位置就知道了。最尊贵者是白煞、其次是玄源,再次才轮到星煞,而樊翀排在最末。

玄源说不知道,那就是真不知道,再问也不会有结果。玄源也解释了原因——她是故意不向虎娃打听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暗中打虎娃的主意。这个话题如果再纠缠下去,恐怕就不好听了。最终确认的消息,也只知那位少昊天帝的传人名叫虎娃。

但虎娃这个名字实在算不得什么线索,下山到附近的村寨中转一圈,恐怕就能找到几百号虎娃,有人就算现在不用这个名字了,小时候也用过。就连最近名震巴原的虎煞小先生,不也叫虎娃嘛!

接下来要谈的“正经事”,最近倒是有两件。其一就是玄源突破化境修为、回归宗门,这可是大事,按惯例需要举行庆典、接受各方来贺。虽然世外高人没有太多凡俗讲究,但这样的仪式,也是对踏上登天之径的先行者表达敬意,并恭祝他们有朝一日可登天成仙。

巴原上应还有隐修不出、不为人知的高手,但众人已知的化境高手、也是巴原上公认的当世绝顶高人,以往只有六位:白煞、剑煞、命煞、象煞、仓煞、善吒,如今又多了一位玄煞。

其实这份名单还有疏漏与错误之处。清煞不在其中,因为他的传说已经太久远了,如今已非当世之人。而象煞并未突破化境修为,正在以神木原身历脱胎换骨之劫,这是虎娃亲眼所见。可是象煞当年的威名太盛,很多人包括白煞在内都想当然地以为,其人有化境修为。

另一个误会是仓颉,仓颉的修为境界远在化境之上,那是怎样一种玄妙的超脱境界,尚非虎娃所知,更是超乎白煞等人的意料。但除此之外,这份名单大体是准确的。

说到化境高手,其实二十年前蛮荒中还出了一位妖王。可是那位妖王很不走运,在巴原上连名号都还没留下,就被善吒与星煞联手斩杀了,只知他的原身是一头罕见的岩鳞兽。

玄源如今亦突破了化境修为,这当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各宗门、各部族甚至各国都送来了贺礼,对于这等高人,能有人情往来的机会当然是求之不得,就算攀不上什么关系,最起码也得给赤望丘一个面子。

化境高人太少了,其实各宗门若有弟子突破大成修为,按惯例也会举行庆典、接受各方祝贺。如此算来,赤望丘有两场庆典都没有举行。前一段时间樊翀突破大成修为,且他的身份还是樊室国的先君,却表现得非常低调,当时主动表示不必搞庆典仪式。

如今玄源突破化境归山,且在巴原上引发的动静不小,所以众人又提到了这件事。如果玄源本人不明确说不必举行,那么这个宗门庆典就必须要举行,就算是宗主白煞也无权擅自将其取消。

以玄源以往的性格,并不喜欢这种俗事烦扰,可能三言两语就推脱了,只是让宗门向祝贺者送一份回礼而已。但今天不知为何,玄源却没说不办庆典,而是点头道:“我离山历劫,在偏远村寨已清修七年,错过了巴原上发生的很多事情。此番回山,正可借此机会和大家都打声招呼。既然赤望丘要办庆典,那就不能只为我办。樊翀不久前也突破了大成修为,是赤望丘第八代弟子中的第一人,正式开启了第九代弟子的传承辈序,如今就连他这个庆典一起办了,借此公告天下,也免得再费两遍事。”

樊翀赶紧起身推说不必。他突破大成修为至今已一年有余,当时宗主白煞正在闭关,掌管宗门事务的星煞对此事也不太上心,只问了他本人一句办还是不办?樊翀巴不得低调行事、不欲出什么风头,当然说不办,星煞便没有再提。

可是玄源归山后第一次议事,又谈到了宗门庆典,提议要将为樊翀举行的庆祝典礼补上,却由不得他再推辞。

玄源板着脸道:“樊翀,你的身份特殊,并非白额氏族人,又曾是一国之君,赤望丘有史以来,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大成修士。若不为你正式举行庆典,岂不是让他人猜疑我赤望丘轻视非白额氏族人出身的传人。当初因宗主闭关,未立时举行庆典也能说得过去,可是如今宗主已出关,就不该再推脱不办。”

她居然直接把事情安排到白煞头上了,但话说得一点没错。像这样的宗门庆典,按惯例就应该由宗主亲自主持。

樊翀赶紧解释道:“玄源师叔言重了,去年未举行庆典,不仅是因为宗主闭关,也是因我不欲张扬,不想搅扰来贺的各方,也不想打扰山中同门的清修。”

玄源反问道:“你这样说话,难道是认为赤望丘若为我举行庆典,就是搅扰来贺的各方,也打扰同门清修吗?”

这话吓得樊翀一哆嗦,赶紧躬身行礼道:“晚辈绝无此意,方才是失言了,在此诚心向师叔致歉。其实晚辈的意思很简单,既然当初已决定不办,就不必再事后补办,宗门举行典礼,只庆祝您突破化境即可。”

玄源皱眉道:“就是当初没有办,如今才应该趁机补上。你不仅是赤望丘非白额氏出身的弟子中突破大成修为的第一人,也是赤望丘第八代弟子中第一位大成修士,其意义非比寻常。你若想自求清净、不办这场典礼,以后再有非白额氏族人出身的弟子突破大成修为,有此先例在前,更何况你还曾是一国之君,人家还好不好意思再办?而你今日说出了这种话,第八代弟子中再有人突破大成修为,又该如何是好呢?”

樊翀脑门上都冒汗了,他虽是赤望丘弟子,但平日只与师尊肇活接触最多,在山中也不主动揽事,与星煞及其他各位大成长老打的交道并不多。樊翀早就听说过玄源,如今亲眼见到了她本人,确实厉害,不负巴原上的赫赫威名啊!

而玄源问完樊翀又朝白煞道:“宗主,你说樊翀这场大成庆典,赤望丘能不办吗?……他是晚辈,也没有只为晚辈办庆典,却不为这我这个长辈办庆典的道理,所以就此一并举行了吧。”

白煞的脸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不动声色地点头道:“玄源说的有道理,就这么办了吧。樊翀,你不可也不应再推辞。”

樊翀还能有什么话说,只得赶紧领命,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由于巴原太大,很多地方路途遥远,要给人家足够的时间赶来祝贺或送礼,所以这两场庆典定在了次年开春。

玄源突破化境归山的消息在巴原上传开之后,早有各方贺礼送到,有些是修士所需之物,还有很多世间珍贵的财货,若都放在一处,简直是堆积如山,比虎娃当年坐镇相都城时收的东西还多。巴原上近年来“收礼”的盛况,莫过于这两次了。

玄源本人若用不着,还可以赏于他人或交给宗门,好东西总归是有用的。平时巴原上各大势力供奉给赤望丘的器物财货,自然都是以宗门的名义统一收存。但此番情况不同,既然是恭贺玄源,送来的东西,名义上也都是送给玄煞大人的私人贺礼。

若按玄源以往的习惯,这些东西她恐怕也是看都懒得看,直接交由宗门统一处置便是。可是这次玄源居然没说要交由宗门收存,那么这些送来的器物财货就都成了玄源的私物。

而玄源也不必亲自去收存贺礼,她只需不闻不问,自会有人帮她清点打理一切杂事。别看玄源七年未归山,但她在赤望丘以及白额氏一族中仍颇有势力,既来自从师尊参廖以及宜郎氏一支的继承,也来自于她本人的影响力。

别的不说,几十年前离开宗门归乡的一位记名弟子,曾是参廖身边的奴仆凡伯,如今仍对玄源忠心耿耿、言听计从,而如凡伯者亦大有人在。

如今的时节已入秋,庆典定在明年开春后,赤望丘下令各地弟子发出邀请。能得到赤望丘弟子正式登门通知的,都是巴原上能排上号的各大势力,对很多宗门和部族而言也算是一种荣幸。有些势力就算没有得到赤望丘的正式邀请,听说消息也会设法送上贺礼。

很多人的贺礼已经送来了或正在路上,届时再正式派人来参加典礼即可,还没送礼的或者觉得先前的礼物太轻的,也有时间再补办一份。而且这次是非补办不可了,因为要祝贺的不仅仅是玄煞大人,还多了一位前国君樊翀。

若是赤望丘单独为樊翀举行庆典,无论是送礼者还是到贺者,恐怕远没有这么多。但如今是两场典礼一起办,谁能不给玄煞大人面子呢,送上贺礼时又怎能少得了樊翀那一份,而且礼物也不能送轻了。

樊翀若收下这些贺礼,恐怕也不好意思交由宗门收存。因为玄源没提这茬,他若是那么做了,不是让长辈难堪吗?方才已经挨了玄源的训斥,此刻就应该学聪明点,收下的贺礼都归自己吧。

此事商议已定,吩咐山中执事弟子具体操办即可,用不着在座诸位高人再操心,接下来肇活长老又主动提起了第二件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