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0章、杀阵(下)

金光炸裂之后,这场惨烈而短暂的袭杀便结束了,十四名玄衣铁卫全军覆没,五十名山贼也倒下了十八人。幸存的七位大王看着高崖上的场景倒吸一口冷气,今日这场伏杀堪称完美,众山贼本以为自己很安全,不料最后还是出现了这么惨重的伤亡。

假如换做平常情况下的正面厮杀,全军覆没的恐怕就是这伙山贼了,而玄衣铁卫应能全身而退。

山贼们也赶紧过去救治受伤未死的同伴,结果十位大王中最擅长疗伤的老二寒声道:“人已经救不回来了,只要被那金光沾身,伤便不可治。”

如果是虎娃及时出手,可能还会抢回几条命,但凭这些山贼的手段,确实救治不了这种伤势。老大面色阴沉道:“兄弟一场,给他们个痛快吧!尽快收拾好战场,我们还要去拿金子呢。”

还活下来的三十二名山贼开始清理道路上的碎石,处理同伴以及玄衣铁卫的尸身。他们都有修为或功夫在身,干毁尸灭迹的活也是老本行了,由于关系重大,丝毫不敢马虎,仔细将道路恢复原状,直至半夜才彻底收拾干净。

不愧是行家干的活,若不是当世高人特意施展大神通查探,后来者谁也不会意识到这里曾发生过什么。

……

虎娃在远处的一座山顶上遥望,他看不清山路上的情形,但也清楚那两小队玄衣铁卫是逃不掉的。就算是虎娃本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遇这样的突然袭杀,以他现在的状况也是必死无疑。

金色蛟龙飞出的情景,虎娃还是看见了,当场就认出了那是一件秘宝,所施展的神通法术似曾相识。玄衣铁卫在那种绝境下,还能反击格杀了一片山贼,其战力之强悍确实令人惊叹,还好虎娃事先并没有低估他们。

见众山贼开始清理战场,虎娃便没有继续观望,于黄昏的落日下离去,仍然回到了九大王横鳅老巢附近的峰顶等候。他在峰顶的巨石上坐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仍然活着的恶山七位大王来此拜见。

九大王横鳅已尸骨无存,但仙长约定的见面地点还在此处。七名山贼首领在巨石下行礼道:“仙长,我们已如约将那十四名玄衣铁卫斩杀,现在来取剩下的报酬。”

说着话,他们打开了带来的布包,将一堆东西放在地上,那是玄衣铁卫的随身武器长柄斩刀,包括碎片在内,不多不少十四把。虎娃面无表情地点头道:“很好,你们把买卖做成了!……怎么只来了七位,另外三位大王呢?”

老大神情沉痛道:“玄衣铁卫太难对付了,我们也伤亡惨重,那三位兄弟已经来不了了。”他看上去面露哀伤之色,但虎娃却感应到其内心反而隐约有几分窃喜。原因很简单,死了三位大王,那么剩下的七位大王就可以分得更多的黄金了。

虎娃淡淡道:“人为财死,也算是求仁得仁。”说着话一抬手,十颗黄金头颅从巨石上滚落到七名山贼首领身前,然后又一指那些残破的长柄斩刀道:“玄衣铁卫留下的任何东西,都是赤望丘追查的线索,该怎么处置,不必我再交代了吧?”

黄金已经到手,老大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又躬身行礼道:“我等既是干这一行的,自知怎样将首尾收拾干净……仙长若无其他吩咐,我等就告退了。”

虎娃却伸手道:“慢着!我劝你们不要留下玄衣铁卫身上的任何东西,若还有私藏之物,此刻就拿出来吧。”

老大当即一惊,激战时这位仙长并不在场,竟对所发生的事情这么清楚,否则他怎知道自己私藏了从玄衣铁卫身上搜出的东西?

仙长已经开了口,老大不得不上前一步,从怀中取出一物,以双手举过头顶躬身道:“这是我在玄衣铁卫的尸身上搜得的秘宝,他们就是用此物击杀了我们十八人,但还有一枚未及使用。此秘宝威力惊人,弃之可惜,我本想留下防身,既然仙长想要,那就拿去吧。”

其余六位大王都很紧张,下意识全身都绷紧了,仿佛随时准备飞掠。而老大说话时,内心中隐藏着不甘与惋惜,可见这件东西他并不想交给虎娃。

此物是一块森白色的骨片,经过高人的大神通炼制,上面布满了金黄色的纹路。这些纹路乍看似一条条裂缝,拿近了再仔细看,又仿佛是金色的血液顺着某种纹路在骨片中流动。看得稍微久了,竟使人有头晕目眩之感。

虎娃见老大取出此物,也暗中将法力运转到极致、准备好随时召唤五色神莲护身,而且他所坐的位置在高高的巨石顶端,只要往后一翻,就可以避过山贼的神识锁定、借助地势掩护自己。

随着那骨片飞入虎娃手中被收起,众人好像都松了一口气,有几位大王背后都汗透了。暗中的气氛为何如此紧张,因为刚才那一幕实在很惊险,虽于无声无息中却是惊心动魄。老大取出骨片时,其实可以祭用这枚秘宝展开攻击,他在心里想了,但终究没敢真动手。

那骨片就是星煞亲手炼制、赐予玄衣铁卫的符骨,两名小队长身上各有一枚。一名小队长刚遇袭时便被巨石砸死在崖下,还没有来得及使用它;而另一名小队长在同伴的掩护下拼死冲出、祭出了符骨,格杀了包括三位大王在内的十八名山贼。

老大在恶山十大王中修为最高,眼界也最为不凡,他已见识了那符骨之威,在玄衣铁卫的尸身上搜出了另一枚符骨,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其余六位大王见到这一幕,询问之后,几人还有一番私下的密议。

如今玄衣铁卫已死,高人开口自会守诺,他们应能拿到其余的十颗金头。假如杀了出钱让他们做这件事的虎娃,便绝了最大的后患。既然有了这枚符骨,他们难免就又动了心思,不约而同都想到——能否以此秘宝突然偷袭、当场将虎娃灭口?

能够除掉隐患当然更好,可是万一失手的话,后果也可能不堪设想,他们最终也没商量出一个确定的结果来,只说届时再见机行事。

虎娃观战时离得很远,再好的眼力也不可能看清所有的细节,众山贼打扫战场时他已经离开了,更没有看到老大将这枚符骨收了起来。但已有玄衣铁卫祭出了秘宝,虎娃怎会不防备,那些山贼可不是什么善茬,若得到那样的秘宝,未尝不会反过来对付他。

七位大王来见虎娃时,心情都很忐忑,符骨在老大身上,而老大分明是想动手又不敢动手,而虎娃坐的位置也让他难以偷袭。虎娃既有防备,干脆开口点破了,但听在山贼耳中便是料事如神、一切尽在掌握。老大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不得不将此物呈上。

虎娃有惊无险地收起了符骨,以神识感应查探了一番。通常的秘宝,若没有得到炼制者传授的秘诀,很难了解其真正的威力以及精准的操控之法。但虎娃已经见过另一枚符骨被祭出的情景,知道此秘宝的威力如何,查探之下也发现了一些操控的玄妙。

若是老大祭出这枚秘宝,恐怕操控起来会有点勉强,那金蛟一击的威力难以集中于锁定的目标。但就算是这样,也够如今的虎娃喝一壶了。

交出秘宝,老大又问道:“仙长,东西已经给您了,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

虎娃却看着另一人道:“三大王,我见过你的手下招叶子,那人很机灵,身手不错腿脚也快,擅于穿行山野。我从他口中得知你的消息很灵通,竟知这些玄衣铁卫的准确行程。那么我还想问你,这些玄衣铁卫出事后,要过多久才会有人来查探,首先来的又会是哪些人?”

老三赶紧答道:“我确实在山外还有些朋友,但是出了今天这种事情,便绝对不会再与那些人有任何联系了,只会赶紧远走高飞。据我所知,玄衣铁卫只听星煞大人的号令,国君和各城廓都管不着他们。那么如今他们出了事情,其他人也不敢乱插手。但他们没有如期到达充城,时间长了,肯定会引起赤望丘弟子的关注,也会有人将此消息禀告星煞大人。”

虎娃冷笑道:“玄衣铁卫只听星煞的号令,其他人不敢擅自去管闲事,那么今天这个状况,倒是他们活该了,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查探……据你判断,要过多久才会有人来,而首先来的又会是谁?”

老三分析道:“从有人意识到可能出了事,到星煞大人派人来调查,至少要等半个多月吧。就算是那样,也没人能想到发生了什么事,只会认为他们在山中遭遇了什么意外的状况。玄衣铁卫的事情,当然首先还是由玄衣铁卫来查。据我所知,离这里最近的玄衣铁卫在齐烟城,也是两小队。听说此地变故后,他们应该是最先赶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