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60章、杀阵(上)

从崖顶边缘往后两步的位置,早就堆好了从半人到头颅大小不等的乱石,再往后几丈远的树丛中,静静地潜伏着一伙山贼。他们人数不多不少正好五十名,是恶山十大王及其精挑细选的手下心腹精锐。

恶山中所有的山贼总计接近五百号,但来的只有这五十人。这是一场出其不意的袭杀,对付的又是身经百战的精锐高手,不顶事的来多了也没用。他们事先都潜伏得很好,调匀呼吸不发出半点动静,只等待着突然爆起杀人。

另一方面,除了横鳅属下的众山贼都已知道十位大王要对付玄衣铁卫,其他几位大王的属下、仍留在老巢中的贼众则概不知情。这种事情绝不能让更多人知道,应尽量封锁消息。

玄衣铁卫确实想不到会有山贼来袭杀他们,在路上时也全然没有防备。可是他们进入伏击地点,崖顶上那些山贼纵身而出、准备将乱石砸落之前,两名小队长还是及时察觉了危险、提前做出了反应。

刀阵刚刚布成,谷壑上下便已是一片杀气生腾,无数乱石从天轰落。有的是被修士以御物之功抛出的,有的是被人抱起砸下的,更多的乱石干脆是被踢落或推落的。五十名山贼各施手段,乱石凌空如雨,大部分石头就是乱砸,也有小部分混在其中带着准确的轨迹。

哪怕是最普通的一名玄衣铁卫,平日挥出刀芒也能轻松斩开或斩碎这样乱石。但此刻是漫天落石,且都带着自高空坠落的巨大冲击力,假如他们没有及时反应过来结阵冲杀,恐怕片刻功夫就会尽数被砸成肉泥。

落雨般的乱石从天而降时,玄衣铁卫的左阵掩护右阵已经在向外冲了,他们突围的方向是道路左侧的陡坡。虽然左侧的山崖也很陡,却不像右侧那样凌空直上,留在路上只有被砸死的份,只有尽力突围冲到高处才有一线生机。

在突遭意外袭杀的情况下,玄衣铁卫的反应速度与判断都极为惊人,仍做出了最合理的选择。刀芒交织如网,无数乱石被斩为碎块,没有听见惨叫声,只见烟尘、火星和碎石崩溅,十四名玄衣铁卫在第一时间冲出来十人。

断后掩护的四人已经被砸在了乱石堆中,其中包括一名小队长,他因为要指挥掩护不得不留在最后,也是他格挡了最多的坠石。左阵已破,右阵还算完整,但这十人多少都带了伤,好几人身上衣衫破碎鲜血淋漓,动作已经不是很利索。

他们冲上左侧的陡坡,落石已经不再那么密集,但仍有几十块乱石砸落,其中十几块巨石竟在半空改变了轨迹、呼啸着打来。除了乱石还有羽箭和飞梭,腾出手来的众山贼已经纷纷射出利箭、投出梭枪,务求一举全歼对手。

玄衣铁卫身处绝境,他们正在往陡坡上冲,无暇向对手发起还击,只能咬牙抵挡这第二轮袭杀。而且在这个位置,就算他们悍不畏死地转身反扑,也攻击不到高崖顶上的敌人。却听一阵野兽嚎叫般的嘶吼,冲出烟尘的九名玄衣铁卫转身挥刀,谷壑中又传来震耳的轰鸣交击声。

九名玄衣铁卫不再突围,而是站定脚步全力格挡斜上方的攻击。只见乱石崩碎、梭枪与箭矢乱飞,这九人没有一个能逃出去,而他们其实也没打算继续逃了。有人被削掉了半边脑袋,有人被斩断了腿,有人身上插满梭枪和羽箭,有人被砸在了巨石下。

不知这九名玄衣铁卫当场死了几人,就算一时未死尽,显然也不可能有活路了,但他们拼死转身反击,也掩护了最后一名同伴继续突围。剩下的那人是另一名小队长,也是这些玄衣铁卫中修为与身手最出色者。

此人挥刀斩出一道匹练般的光华,身形如冲天而起的长虹,格开乱射而来的攻击,脚蹬陡坡一冲到了近三十丈的高处。他没有继续再跑,而是突然转过身来,双脚发力一蹬,身形又凌空跃起,于空中挥刀斩向对面的崖顶。

玄衣铁卫根本没想到会遇袭,更不知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会伏杀他们?这名小队长很清楚,既然有人敢做这种事并事先做好了布置,今日就不会让他们逃掉。但无论如何,他也要看清楚敌人是谁,并且发起了反击。

看这名玄衣铁卫的架势,竟是打算从对面的陡坡跃上这边崖顶、冲入敌阵中厮杀。十位大王哪能让他真的跃过来,早有准备的十件法器各带凌厉的光华,施展神通妙用齐轰此人。

就算这名玄衣铁卫再厉害,身形跃到空中无从闪避,还要硬碰硬以一敌十,也会被当场轰杀成渣。但十位大王刚刚御器出手,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对方在空中挥刀只是虚斩,根本就没有发出真正的攻击。

在十位大王的御器合击下,刀身碎、刀柄断,那玄衣铁卫的身形四分五裂,在空中化为一片血肉飞沫。此人根本就没有抵挡山贼的袭杀,他飞身扑来就是找死。

其实无论他反不反扑,都是逃不掉的,在十位大王的御器合击下都是同样的下场。而这名小队长主动飞身迎来,其势如飞蛾扑火,在挥刀虚劈的同时、身形四分五裂之前,已打出了一点寒芒。

没人看清那寒芒是什么,于空中瞬间化为一条数丈长的金色蛟龙,带着嘶吼扑上了崖顶,随即炸裂成一片金光,伴随着一片惊呼与惨叫。

那名小队长已知自己必死,他冲出来时已受了伤,根本无法抵挡对方高手的合力格杀,但他是一名四境修士,有御器之能亦能祭用秘宝,在身死之前打出了一枚星煞所赐的符骨。

武夫丘有剑符传承,虎娃自己就炼制过不少剑符;而在巴室国中,还有园灯先生这等高手擅长炼制符石,孟盈丘上的高人更能炼制另一种秘宝噬魂烟。赤望丘的传承并不擅长炼制秘宝,但不擅长并不代表不会,这名小队长祭出的符骨就是其中之一。

空中飞出的金色蛟龙,虎娃并不陌生,星煞主持的金天大阵,就曾化为一条金蛟将他击成重伤。身化金蛟,也是星煞所练成的一门吞形之法。星煞炼制的符骨,封印其中的神通法力,便相当于他本人的化蛟一击。

星煞的修为虽高,却不像虎娃那样,只要求证了境界、便能领悟演化出种种神通手段。他并不擅长炼制秘宝,每制作一枚符骨都要耗费很大的心血与代价,且制符的材料须用到真正的蛟骨,稍有不慎便会损毁失败,所以他炼成的符骨秘宝非常少。

就连星煞的一众亲传弟子,大多都没有亲眼见过此物,七名玄衣铁卫的小队长,每人身上也只有一枚。虽然没人敢主动招惹玄衣铁卫,但并不代表玄衣铁卫不会去招惹别人,在有必要收拾高手的场合,这枚符骨便会派上用场。

而这十几年来,玄衣铁卫还从未动用过符骨,外人当然不会清楚他们手中竟有这等秘宝。但对于虎娃而言,不清楚不等于想不到,玄衣铁卫若隐藏了什么威力强大的后手,也在意料之中。

剑符、符骨一类的秘宝,理论上最大的威力,相当于炼制者本人施展神通全力一击。但秘宝毕竟不是人,能施展出何种神通,要看炼制时封印的是哪种法术。秘宝的威力越大,炼制成功的难度就越大,所以一般的秘宝,通常都达不到理论上的最大威力。

比如星煞炼制的这枚符骨,其威力远比不上他如今吞金蛟之形的全力一扑,大约只相当于他修为大成之后、刚练成吞蛟之形时,施展出此等神通的威力。但用来对付崖顶上的那些山贼已经足够了,就看这一击究竟能杀伤多少人。

那名玄衣铁卫已经受了伤,飞在空中更有漫天的法宝光华正迎面打来,能将这枚符骨祭出去就很不容易了,他也没看清对面崖顶上究竟有哪些人,只是勉强锁定了其中一人。

九大王横鳅很“走运”,被玄衣铁卫祭出秘宝锁定的人就是他。横鳅的法器短剑刚一出手,那咆哮的金色蛟龙便凌空扑至,看上去竟似将他一口吞下,实则是他在金色的光芒中瞬间身形碎裂,连崩溅的血肉都化为了轻烟。

锁定横鳅,只是控制了秘宝的攻击方向,紧接着蛟龙甩尾扫向崖顶上的其他人。恰恰就在这时,这条金色蛟龙轰然炸裂。因为祭出符骨的那名玄衣铁卫已经身亡,秘宝中所封印的神通法术也就失去了操控,成了漫无目的的散射。

其余的山贼反应也不慢,金蛟飞来之时,便纷纷向周围闪退,但站得离横鳅较近却未能躲过,炸裂的金光扫中了十多人。包括横鳅在内,恶山十大王当场死了三个。玄衣铁卫遇袭之前毫无防备,而众山贼面对这突然扑来的金色蛟龙,何尝不也是猝不及防!

有的人比如横鳅,连尸骨都不见了,也有人一时伤而未死。

那炸裂的金光毒辣异常,有人从左肩到右胯被斜着扫过,半边身子就似融化了一般;有人看似伤得不重,只是肩上被打穿了一个小洞,但伤口却变成了淡金色,好似有什么东西钻了进去、正在向全身蔓延,就像中了某种恐怖的剧毒。

那其实不是毒,而是诡异神通,只要沾身伤人,法力就能绞入形骸百脉,其伤势难以救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