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59章、不烦之不凡(下)

天亮了,远远地看见了田园村寨,还有村寨上空升起的袅袅炊烟。虎娃就将八顶凉轿放在了田地边的大路旁,那八名女子再过一会儿就会醒来。

虎娃并没有再做什么,转身又走进了恶山。他并没有问那些女子当初从哪里来,又是如何落入山贼手中,将来打算怎样返回家乡等等,只是将她们救出了山贼的魔掌。虎娃遇事虽然不嫌麻烦,但也不会寻事纠缠,他一个人管不了天下所有的事情。

累得够呛的虎娃再度回到恶山深处,找了个地方休息了一会儿,这才继续赶路,不必再以御物之功托起八顶凉轿,速度当然又比来时快了许多。

恶山中不止一股山贼,虎娃昨天下午走在路上,肯定也被其他山贼看见了,但再没有人现身劫他。

原因很简单,虎娃不仅敢孤身穿行恶山,还以神通法力托起八顶悬浮的凉轿,谁又敢轻易招惹呢?且不说能否是此人的对手,也看不出他身上携带了什么财货,与此人动手恐会伤亡惨重。这明显是可能要大大赔本的买卖,山贼当然不会做。

在山贼眼中,虎娃的举止怪异得无法理解。山贼不理解就不理解吧,虎娃并不介意,只要自己清楚在做什么就行。

……

且不提行事不可思议的虎娃,此时恶山十大王都已经聚集在横鳅的老巢。其中五大王和七大王昨天黄昏前已经看见了举止怪异的虎娃穿山而过,心中纳闷不已,随后招叶子赶来传信,他们才知那就是九大王遇到的“仙长”,却无论如何都想不通那位仙长是干什么去了。

除了横鳅,恶山其余九位大王亦各有来历,但也不必细述,虎娃甚至都没有再去详细打听。他们赶到横鳅这里的时间不一,但在后半夜都到齐了,已商量了很久。这伙凶徒知道事关重大、消息绝不能走漏,横鳅的属下已被严令不得离开巢穴半步,而除了来此的九位大王以及传信的招叶子,恶山中其余山贼尚不知情。

而虎娃并不担心恶山十大王不到齐,只要他们都是与横鳅一般人物,将那五颗金头留在横鳅那里,其他人就一定会赶来的。

另外九位大王听说了事情经过,当他们得知这次的“买卖”竟然是劫杀玄衣铁卫时,第一反应也都是连想都不敢想,平日想躲都来不及!可是再看着地上明晃晃的金头,又细述了一番昨日众人讨论出的计划,大家又觉得不是不可以做。人为财死,富贵险中求嘛!

山贼老大沉吟道:“按那位高人所说,我们只要商量出一个可行的计划,便能留下一颗金头。照说就算我们不做这笔买卖,已经得到了一大笔好处啊。”

老二却说道:“那位仙长对我们说了这件事,如果我们不答应,你认为他还会留活口吗?假如消息不小心传出去,我们就算没干,又能有好下场吗?再说了,这一颗金头可不够我们十个人分的。假如十五颗金头都到手,那大家就不必再做山贼了。”

老大刚才其实也就是那么一说,莫说总共十五颗金头,就是放在眼前的另外四颗金头,也舍不得再还回去啊。况且大家已经“密谋”了这件事情,做与不做其实都留下了后患。

老十考虑问题最为缜密,皱着眉头道:“那位仙长既然想杀玄衣铁卫,为何不自己动手呢?最稳妥之计,还不如找机会直接杀了他!那样东西既到手了,也不必去碰玄衣铁卫。”

此话一出口,恶山十大王皆眼神一亮,事情未尝不可以这么干啊!假如真能有办法杀了虎娃、夺了所有金头,那么麻烦不就全解决了吗?

横鳅却摆手道:“你们没有亲眼见到那人的手段,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况且我们能想到,人家也能想到,只要有所防备,我们难有机会。如今之计,恐怕要考虑做成这笔买卖后,有没有命拿到金头,难道他事后就不会杀我们灭口吗?”

老大在众人中修为最高,见识也最为不凡,他最终决定道:“这笔买卖我们可以接,但必须有两个前提。据老九亲眼所见那人施展的手段,应该身携空间神器,否则不可能凭空拿出这么多黄金来。能操控空间神器取物,必是大成修士。宗门未灭之时,我曾听师祖说过,大成修为之心境自有玄妙,只要开口便不会虚言,所应之事也必守诺。我们必须让那位高人明确承诺,既不会对任何人泄露此事、把我等卖了;也不会事后出手、杀了我等灭口。”

老五点头附和道:“大哥高见,就这么办。待会儿他不是要来问我们结果嘛,我们也留点心眼,看看有没有机会直接把此人干掉。假如是那样,事情也就更简单了。”

老大却摇头道:“且不说能不能干掉他,就算我们能得手,恐怕也是伤亡惨重,而且没那个本事从空间神器中拿出金子。且作此议,届时再见机行事吧!”

众人就在岩洞前的空地上等虎娃,一直等到了午后,忽听高处有声音传来道:“恶山十大王已经到齐了吗?上来见我!”

众人原本隐约准备好了布阵合围的架势,而此刻虎娃却要他们上山,恶山十大王只得起身登上峰顶。最高处有一块裸露的巨岩,虎娃就坐在上面,手指前方道:“你们就站在下面说话吧,商议出什么结果了?”

虎娃感应得清楚,这十名山贼首领并非全然是人,其中三大王是一名化形妖修,而二大王则与猪三闲一样是妖族出身,但他既没有点破,也没有追问什么。恶山十大王原本还存了见机行事的打算,但现在这个架势,好像没法出手了。横鳅代表众人上前,说出了大家商议的结果。

虎娃淡淡一笑:“我出言守诺,先付黄金头颅五颗,若尔等能成功斩杀那十四名玄衣铁卫,再付十颗。我事后也绝不会泄露此事是你们干的,更不会向尔等出手,你们还是担心自己的手下是否会走露消息吧。”

老大又迈出一步,躬身行礼道:“仙长,请问您为何不亲自出手呢?”

虎娃冷冷道:“我不便出手,否则哪还用得着你们,其中情由,尔等就不必打听了。你们既然在此求财,我就给你们一个求仁得仁的机会,事后既不会亲自对你们动手,更不会找别人来灭口。你们恐怕也曾经想过,直接杀了我岂不是更省事?而我也不怕你们动这种心思!那些玄衣铁卫不知你们会动手,我却早知你等的各种打算,我既能找到九大王这里,也不难找出你们各自的巢穴。且去吧,得手之后,次日来领黄金头颅。”

……

十天后,两队玄衣铁卫行走在恶山中,他们当然不是第一次巡视各地了,众山贼对其脚程早已摸出了规律。普通商队穿过山中的这条路,总计要走三天两夜,而玄衣铁卫在天亮时进山,于山中休息一夜,第二天中午就可以走出去。

有人会跟随在玄衣铁卫后面穿行险恶山野,但不会离得太近,要等他们出发好几个时辰后才会进山。当玄衣铁卫走到半路时,后面的人至少会被甩开一到两天的路程。而众山贼已经探明,充城那边近日并无商队、行人从另一个方向迎面进山。

十四名玄衣铁卫分成两列,哪怕是穿行无人的山野,也保持着整齐的步履。他们走了将近整整一天,竟然谁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眼见太阳已西沉,这条近百里的山路已经走过了一多半。

他们正经过的地方附近却无法宿营,这是一条狭长而弯曲的谷壑,两侧都是高坡,尤其是道路右侧是凌空的峭崖,地势十分险恶。默不做声、步履整齐的玄衣铁卫们却突然停下脚步了,走在最前面的两名小队长同时开口。左首那人喝道:“有敌!”右首那人喝道:“崖顶!”

话音未落,只听“咔”的一声,十四名玄衣铁卫左手拔腰刀,右手抽出了背后的棍子,双手向中间一合,连成了长柄斩刀。十四个人竟然只发出了整齐的一声响,随即只见身形交错,两队玄衣铁卫瞬间便布成了刀阵。

两座刀阵每阵七人,总计十四把刀锋朝天斩出,其气势如虹、夺人心魄,恍然间仿佛感觉似有千军万马杀出。左侧的刀阵呈楔形,小队长站在最左侧为楔子的尖端;而右侧的刀阵则散开呈扇面形,从另一个方向护住了左侧的刀阵。

这是遭遇强敌时撤退突围的阵式,应该是右阵断后、掩护左阵往外冲。若有人跟在后面,定会惊讶莫名,他们走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拔刀布阵,还做出一队人掩护另一队人杀出重围的样子,此刻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见呢!

威胁来自哪里?方才那名小队长已经喊出来了,就在右侧高崖的顶端。崖高三十丈,在下面根本看不见上面的情形,就连神识也会被厚重的山岩阻隔,这段路就是众山贼选择的必杀伏击之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