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59章、不烦之不凡(上)

最后,横鳅总结了众人所提的建议,又说出了另一番计划——

“这条山路上,我知道一个地方最适合动手。道路穿过深谷,两侧皆是高崖,且一侧有峭壁悬垂。我们事先在山中潜伏,暗堆巨石于崖顶,待他们经过时便如雨砸下,并组织精锐以弓箭、梭枪齐射。他们就算本事再大也不会飞,只要事先没有防备,恐怕当场就会折损大半。若刀阵已破,就算还能剩下几个,届时也逃不出去。”

招叶子连连点头道:“对对对,那些人最高不过四境修为,有悬空高崖阻隔,就算使用法宝也打不到我们,只有挨宰的份。”

这个计划若想成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些玄衣铁卫事先不能有所防备,突然遭受居高临下远距离的致命袭击,只能挨打无法还击,甚至连刀阵都发挥不了用处。

而这一点恰恰是最简单的,因为玄衣铁卫不可能有防备。别说是他们,就连整座巴原上的人都不会想到,竟会有山贼去袭击玄衣铁卫。

但虎娃既然要众山贼大胆设想,这些人还真就想出了这么一条可行的计划。这时不用虎娃再提醒什么,有一名刚入伙不久的小山贼已开口问道:“假如我们真的杀了那些玄衣铁卫,又该如何善后呢?……玄衣铁卫过境之时,会不会有其他的商队或行人跟随?”

大家又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最终又得出了一个结论,假如真干了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机会脱身,还是有希望能逃脱赤望丘的追剿。

计划能成功的先决条件,就在于谁都想不到,众人得手后能脱身的希望也在于此。动手要快,不能留下活口,不让消息泄露出去。如果玄衣铁卫没有如期穿过恶山到达充城境内,任何人首先想到的,都是他们在路上因什么事耽搁了,而绝对想不到他们竟会被人截杀。

等到有人意识到这两小队玄衣铁卫竟是莫名失踪,樊室国和赤望丘当然都会派人来追查,能不能查出是山贼所为且不说,就算能查出来,恶山十大王早就远遁而去了。有了这么多黄金,在哪里不能过一辈子舒舒服服的日子,何必还要在这险恶之地继续当山贼呢!

招叶子提议,樊室国是断不能留了,可以远去巴室国境内,最好的地方,就是原郑室国或相室国接近西荒的地域。那一带几年前刚刚经过一番国战,已被巴室国吞并,逃散、迁居、归乡的各种流民较多,巴室国也鼓励流民迁居开辟新的疆域,外来人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

这伙山贼真不是白给的,其中还有人很了解巴原上最近的形势。虎娃也看出来了,对山外情况了解较多的,也就是横鳅和招叶子这样的人,其他众山贼则所知甚少。

听招叶子介绍时,众山贼都非常好奇与向往,许多人甚至已经在设想着拿着大笔钱财,到遥远的山外去过梦中的好日子了。

对那名小山贼所提出的另一个问题——玄衣铁卫后面会不会有商队和行人跟随?九大王横鳅则表示不必担忧。玄衣铁卫巡视各地,每次穿行险恶山野时,的确有很多人在后面远远地跟着,就是图个安全。

但也从来没人敢紧随其后,不仅是那股肃杀之气令人不敢接近,而且也没人敢冲撞与冒犯玄衣铁卫的威严——谁能公然把他们当成自家护卫般占便宜?就拿此番穿行恶山来说,玄衣铁卫出发半日后,其他人才会跟在后面陆续进山。

玄衣铁卫穿行山野的脚程,要比商队车马和普通行人快得多。像这条近百里的山路,一般商队要走三天两夜,而玄衣铁卫走一天半就过去了。也就是说玄衣铁卫穿行恶山走到一半时,至少已将后面的人甩开了一、两天的路程。

在平常情况下,只要玄衣铁卫过境,沿途的山贼流寇谁都不敢乱动,要等他们走远了才敢下山,对跟随者而言也足够安全了。因此时间也足够山贼动手了,在有人经过之前,早已能把战场清理干净。

虎娃刚说出要杀之人是玄衣铁卫时,众山贼皆惊惧不已,但是现在,又见他们各个谈论得眉飞色舞。虎娃在心中暗暗冷笑,假如出其不意,借助最有利的地形且准备充分,恶山十大王确实有可能杀了那两小队玄衣铁卫。但事后他们还想脱身逃命的话,简直就是做梦。

赤望丘上的高人岂会查不出真相、抓不到山贼。玄衣铁卫无故失踪,樊室国与赤望丘岂能忽视恶山中的山贼?假如事后企图逃走,分明就是告诉别人,他们与此事有关;假如他们没逃走,便是等着人上门来拷问,无论如何都是跑不掉的。

可是众山贼如今就想着,假如真干了这么一票大买卖,如何成功脱身?他们只看到了对自己最有利的可能,而在虎娃眼中,这种可能其实是不存在的,除非樊室国与赤望丘都不存在了。而那些山贼不是不够聪明,却已被地上刺目的金光与心中的欲念遮蔽了双眼。

虎娃已经不必再多做什么了,他站起身来道:“诸位都是聪明人,这笔买卖,接或不接请自行决定。但大家刚才所说的计划,确实有可能成功。我言而有信,这地上的黄金头颅,其中一颗便是给尔等的报酬。”

说着话,他挥手朝地上一抹,九颗黄金头颅飞入袖中消失不见,地上还剩了五颗。

横鳅问道:“仙长,不是说一颗吗,那另外四颗呢?”

虎娃哂笑道:“如果恶山十大王接下这笔买卖,这五颗黄金头颅,便是我预付的定金。待那十四名玄衣铁卫授首之后,我自会再把余下的九颗都给你们。”

招叶子却皱眉道:“这不对啊!仙长方才说,只要我们能商量出一条可行的计划,就答谢一颗金头。刚才我们商量出来了,那么有一颗金头就已经是我们的了。若是再接下这笔买卖并做成了,仙长还应该再付十四颗金头,总计是十五颗,方才说的还少了一颗。”

这还没决定做不做买卖呢,居然就开始讨价还价了。虎娃不动声色地反问道:“听你的意思,恶山十大王是接下这笔买卖了?”

横鳅赶紧解释道:“方才的计划,仙长您都听见了。我这一伙人可做不来,需要找另外九位兄弟一起商量,仙长能不能稍等一天?”

虎娃:“好吧,你就尽快与另外九位大王商量,明天告诉我是怎么决定的。至于这五颗黄金头颅,仍然留在这里。若是尔等决定不接这笔买卖,明天就还我四颗;若是决定去做,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们十颗。”

招叶子插话道:“请仙长在九大王这里休息一天,我这就将此事报告给我家三大王,然后让三大王召集诸位大王齐来商议。”

虎娃摆了摆手道:“我不会住在这里,明日这个时候再来问尔等结果。”然后一指远处道:“这些女子,我也要一并带走。”

他指的就是那些被山贼掳来的女子。招叶子讨好地笑道:“仙长真是好兴致,一夜功夫,须这么多女子陪侍。”

虎娃淡淡道:“我的事,你莫操心。”

横鳅又提醒道:“仙长,您明天还将她们送回来吗?我们今日所议之事,绝不能泄露出去半点风声,万一……”

虎娃打断他道:“既然人被我带走了,当然就不会再送回来,她们也没听见方才的话。你们既收了我一颗金头的报酬,就先干点活吧,打造八顶抬人的凉轿。”

众人这才注意到,远处水潭边的那八名女子早已倒地不醒,竟不知虎娃是何时施展的手段。虎娃要众山贼打造八顶凉轿,两边是木棍,中间蒙以布料或兽皮,人可以躺在上面被抬起来。

凉轿很快打造完毕,众山贼将那八名昏迷不醒的女子放在上面,横鳅又问道:“仙长,需要我们帮忙把她们抬到山中何处?”

虎娃又一摆手:“不必了,我自己来,九大王亦应知如何约束手下。”随着他的手臂挥起、化为凌空虚托的动作,八顶凉轿居然都飘浮了起来。

这是何等仙家神通?若论手段,其实在场还有好几个人都会,不过是三境御物之功。但虎娃竟将区区三境神通运用到如此惊人的程度,堪称出神入化,令人目瞪口呆啊。虎娃转身向山下走去,八顶凉轿很平稳地飘浮在半空跟随。

以御物之功托起八顶凉轿抬人,已然手段惊人,更惊人的是,虎娃竟能坚持那么长时间,始终施展神通托轿赶路,他下山之后走得还挺快,穿过恶山仍赶往充城的方向。这些被山贼掳掠来的女子,他既然看见了,就顺手救走。

寻常修士施展神通,不论御器御物,通常不过片刻功夫。但虎娃午后时分下山,又向北一直走到第二天日出,路上还悄然越过了前方商队夜宿的营地。就算以他如此精深的修为根基,中途也不得不三次停下来调息恢复,在天明时分终于走出了恶山。

他这么做,看上去真是自找麻烦,就算想救人,或许也不必如此。但以虎娃求证的心境,既然遇到了,那就按自己的方式去处置。登天之径的艰险尚且不惧,又何必计较这些,倘有那种心思,干脆也不必修行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