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58章、求仁(下)

横鳅瞪了招叶子一眼道:“仙长可是先找到我这儿来的,你怎知我们接不下这笔买卖,又何必替三哥多事!”

虎娃却笑着摆手道:“无妨无妨,我这笔买卖,九大王这一伙人还真接不下,恐怕需要你们十位大王一起来接才稳妥。”他说话时虽然一直在笑,敛在眼神深处的锋芒却越来越冷冽。

横鳅纳闷道:“仙长,您究竟要买谁的命?”

虎娃很平静地答道:“不是一个人,这次总共有十四个人,我前天还在集镇上看见了他们,不会数错的。至于他们的身份,方才招叶子已经说了,就是十天后将要经过恶山的那两小队玄衣铁卫。”

好几名山贼一屁股坐地上了,还站着的山贼也全傻掉了。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虎娃要杀的人居然会是玄衣铁卫!他们就算吃错药了,也不敢去打这个主意啊。别说去杀人了,就算是不小心冲撞了玄衣铁卫,那也是取死之道啊。

得知有玄衣铁卫过境,三大王便派人通知沿途的山贼,这段时间都不要再下山做买卖了。假如有一伙山贼不慎惹怒了玄衣铁卫,恶山中的全体山贼恐怕都会跟着受连累,谁还敢特意去触这个霉头?黄金虽好,也得有命享用才行。

横鳅愣了半天,才张口结舌道:“您,您,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虎娃面色阴沉道:“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吗?”

横鳅躬身缩成一团:“这样的买卖,我们实在接不了,谁也不敢接啊!……这这这,真不关钱财的事!”

虎娃淡淡道:“接不了没关系,你可以拒绝,我根本就没想强迫。”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因为大家不约而同都想到了另一个问题:眼前的小爷居然想要玄衣铁卫的命,这样的消息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如果他们不接这笔买卖,这位凶神恶煞般的小爷恐怕当场就会杀人灭口。

这些山贼杀人灭口的事情干得多了,以己度人,第一念就想到了这种后果,皆心惊胆战,有心想逃却挪不动脚步。他们方才都看见了虎娃的一剑之威,如今大家是在开阔地上围着虎娃,只要这煞星一片剑光扫过,恐怕谁也躲不掉。

虎娃好像早知众山贼会有这种反应,又不紧不慢地抬起一只手,重复了刚才的动作……一颗又一颗的黄金头颅凭空出现、滚落在地。

他淡淡开口道:“我很清楚这笔买卖不好做,所以也不好意思开价太低。这次玄衣铁卫来了十四人,他们每一人的头颅,都可以在我这里换一颗黄金人头,足够你们十位大王分了。”

众山贼刚听说虎娃要杀的人是玄衣铁卫时,皆惊恐万状,可是随着一颗又一颗黄金头颅滚落在地,他们的眼神又在缓缓发生着变化,呼吸越来越粗重。恶山十大王就算干一辈子山贼,抢的财物加起来也不值这么多黄金啊!

还是招叶子最机灵、反应也最快,他也清楚眼下的形势,玄衣铁卫尚远在山外,可这位小爷已经杀到眼前了,断不能与他当场谈崩自寻死路。而那十四颗金光闪闪的人头同样看得他嗓子发干,伸舌头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位仙长,我们不是不愿意接这笔买卖,但实在是没这个本事,也没这个胆量啊,除非……”

虎娃打断了他的话,竟和颜悦色道:“先不要说什么除非,也暂时不要想接不接这笔买卖。诸位能否商议一番,给我长长见识。假如你们恶山十大王去杀那十四名玄衣铁卫,究竟有没有办法成功?只要你们说的计划可行,我便用一颗黄金头颅答谢。”

这只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胆大包天的众山贼都松了一口气,便七嘴八舌地讨论开了,那两名一直昏迷的小头目也被虎娃拍醒,看见地上那些黄金、搞清楚发生了何事之后,也大声加入了讨论。

假设的前提是,先不要去想赤望丘,就谈那十四名玄衣铁卫,集合十位大王的人马能不能把他们干掉?大家分析来分析去,得出的结论是——能!

据虎娃提供的情报,那十四名玄衣铁卫一律将开山劲修至了武丁功之境,其中四人另有神通修为在身,但最高也超不出四境。那么在众山贼看来,十位大王皆有四境修为,手下还有这么多人,若集合精锐围杀,怎么也能把那十四名玄衣铁卫给干掉了。

虎娃听得连连摇头,冷笑着泼了一盆冷水。他开口道:“众位太想当然了,我不知道恶山十大王的修为究竟如何,但假如都和这位九大王横鳅差不多,而精锐手下也和此地的小头目差不多,那么就算十位大王亲自领队,率领所有手下围攻,恐怕也奈何不得那十四名玄衣铁卫。最好的结果,众位可能会斩杀其中几人,但自己也得死伤一片,更阻止不了对方突围离去。事后必然会惊动樊室国官方以及赤望丘,你们想过后果吗?十位大王连同麾下山贼,恐怕一个都别想活!”

讨论的气氛热烈了,山贼们的胆子也就大了,横鳅有些不服地反问道:“我们十位大王手下加起来有几百号人,而他们只有十四个人。我们十位大王皆有四境修为,而他们中只有四人有神通修为在身、且最高也超不出四境,怎可能还让人跑掉?”

虎娃可是武夫丘宗主剑煞的亲传弟子,又参加过千万万马冲杀的国战,眼界当然远非这些山贼所能比。其实在战场上分出胜负,往往并不需要全歼敌人,双方伤亡到一定程度、某一方战阵被冲溃,战局也就决定了,接下来便是一方溃散奔逃,而另一方收拢军阵或继续追杀残兵。

大多数人总是会怕死的,面对刀枪还是会冲上去,被战阵裹挟的勇气、被鼓舞出的士气都非常重要。一旦溃阵挡不住对方的冲杀,士气就会发生逆转,很多人不会明知必死还会顽抗,要么逃跑要么投降。能组织起有序的撤退并企图重新收拢战阵,已算是百战精兵了。

训练有素的军阵尚且如此,那么临时拉起来的乌合之众就更别提了。

那十四名玄衣铁卫是什么人?他们在星煞手下已经训练了二十多年,不仅精通战阵兵法、各个功夫不凡,更重要的是,他们身经百战配合娴熟,而且毫不畏死。虎娃见过他们的武器,只要各持长柄斩刀组成刀阵,仅凭武丁功的劲力劈出的刀芒,就能使很多修士难以近身。

假如玄衣铁卫以高手为前锋,结阵互相策应冲杀,这伙山贼根本挡不住,就算来两支正规的军阵恐怕也不行,乌合之众的战线溃散总是很快的。这些玄衣铁卫就算被几百名山贼围住,恐怕也能突围而去,甚至可以结阵来回冲杀,将溃乱中的山贼都斩灭当场。

虎娃虽没有见过玄衣铁卫动手,但料敌从宽,不难想到这种结果。仿佛怕横鳅等人不信,虎娃最后又开口道:“你们平时劫杀的都是普通人与小股护卫,可曾去碰过真正精通战阵格杀的成批高手?

不说别人,就说你们今日想劫杀我。九大王,你再好好回忆一番当时的情形,我撞晕你的两名手下、伸手制住了你,可曾动用了什么神通法力?临敌搏命,有时并不看谁的修为更高,而是反应更快、判断更准、出手更为坚决勇猛!

你今天带十五人下山,应该算是精锐尽出了吧,可是面对的就是我一个人,而且我也没有动用任何神通法力,结果又如何呢?所以你再想想那些玄衣铁卫,他们不仅精通格杀,而且毫不畏死又配合娴熟,恶山十大王就算带着所有的手下将他们围住,正面冲杀恐怕也不能留住所有对手。”

虎娃以自己举例,真的把在场的山贼给镇住了。无论虎娃后来显露的神通手段多么高超,但回忆他制伏横鳅时的场景,的确是凭反应快、判断准、功夫高超、冲杀坚决,但并没有动用什么神通法力。

山贼们当时都被吓坏了,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此刻经虎娃提醒,他们才反应过来。一个虎娃尚且如此,假如碰到十四个这样的对手呢?

招叶子请教道:“请问仙长,那么在您看来,我们恶山十大王的人马,就不可能干得掉那十四名玄衣铁卫吗?”

虎娃拍了拍手道:“能与不能,在于你们用什么办法,我要你们商量的就是这些,总之直接带人去围杀,是不太可能成功的,甚至会被对方砍倒一片……我只提醒你们一句,那些玄衣铁卫能否料到你们会动手,而你们又何必给他们迎敌冲杀的机会呢?”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众山贼,他们本来就够狠毒也够阴损,接着各抒己见,想的都是各种歹毒的偷袭招数。

虎娃并没有插话,更没有提任何建议,只是随便众山贼自己去想。这原本是一件他们自认为不敢想的事情,可是一旦动了这个念头、真的去想了,很多念头便会随之而来、渐渐压抑不住,因为那些欲念一直就在他们的内心深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