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百川归海
第058章、求仁(上)

横鳅原先虽然身在一派小宗门,但在附近一带普通人的眼中,他也是高高在上的仙长,亦有俯视凡俗的超然心境。可是因为一场巨变被打落凡尘,他又怎甘心去老老实实再做一名曾被自己俯视的凡人,那不是白白修炼了嘛!

至于踏过登天之径、成仙飞升而去,横鳅倒没怎么想过,他所在的宗门从创派祖师开始,就没人突破过大成修为。在横鳅看来,神通法力便是天赐之能,怎能有而不用,既然当初的风光不在,那他便换一种方式自取所需。

他还反问虎娃:“小爷,您的本事比我大多了,当然能明白这个道理……”

虎娃面无表情,摇头打断他道:“树上结的每一枚果子,虽是天地自然生长,但要把它摘下来收存,才算是人的收获,这便是世道之演化。你身为修士却不明白,所修证的境界本身便是大用,与常人相比,你已得到了太多。算了,如今我也不必与你再说这些了。我想问问,今日在山路上,你见我出示黄金而欲劫掠,却为何一言不发,直接命手下杀人呢?你欲得之物是黄金,为何连命都不想给我留下,甚至连话都不多问一句?”

横鳅莫名打了个冷战,哆哆嗦嗦地解释了一番。原因很简单,就是不想麻烦。虎娃已经落了单,像他这种背着包裹跟在商队后面步行的人,不见了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一刀杀了再将尸首处理掉最方便。

这伙山贼已经凶残惯了,做事干脆得很,杀了虎娃比留下虎娃更简单,于是问都不问便挥刀动手。

虎娃叹了一口气,又问道:“方才那些话,你自己都没想明白,也更说不明白。我只问你最简单的一句话——你这么做,所求是什么?”

横鳅已经在地上跪了半天了,苦着脸答道:“小爷,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求财!”

虎娃伸出一只手道:“求财亦无不可,可为何要杀人越货?”

反正问到现在,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说得越多顾忌便越少,横鳅脱口而出道:“人为财死!”

虎娃居然笑了,这笑容形容不出地古怪:“人为财死?可是你夺的是别人的命,拿的是不属于你的财,你自己怎么没死呢?……若有此心、便应有此证!”

在场众人却没有意识到虎娃这句话有何深义,甚至都没有注意听,心神完全被另一件事吸引了。他们的表情一律变得都很古怪,只听一片粗重的呼吸声,每个人的眼中都燃起了炽烈的贪欲之光。

虎娃伸出的那只手,手心向上张开,一块块黄澄澄的金子就这么凭空飞了出来。

没人能看清楚这些金子是从哪儿来的,就算虎娃目前只能施展出相当于四境御器神通,但一位七境高手所施展的手段,其玄妙变化又岂是普通的四境修士所能比?更何况是在每一境中的修证都谙合大道之本源、诸般妙法信手拈来的虎娃。

金子当然是从兽牙神器中取出来的,可更震憾心神的并非是虎娃不可思议的神通手段,而是那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金子。

一块块金子凭空出现,就在虎娃身前盘旋飞舞,眼见着变形熔化,被法力熔炼为一体,渐渐变成了拳头大小蠕动的金团。虎娃手中还不断有金块飞出、继续熔入金团,使它变得越来越大。

当这团半熔化的黄金变得如常人头颅般大小时,终于不再有金块继续飞出熔入,在渐渐变形中凝固,出现了隐约的五官轮廓,竟变成了一颗看不太清面目的黄金头颅!又听一声闷响,这颗黄金头颅落在了横鳅身前的地上,砸裂了一块碎石,而它还是滚烫的。

这么多金子,是眼前的少年以大神通变出来的吗,他这么做有何目的呢?横鳅跪在那里目瞪口呆,而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紧紧地盯着那颗黄金头颅。

虎娃还在笑,又开问道:“人为财死,这就是你所求吗?”

横鳅咽了口吐沫,抬起头道:“仙长,您这是何意?”想当年,横鳅亦被很多人称为仙长;而如今,他又把这个称呼送给了虎娃,不再像方才那样叫他小爷。

虎娃不紧不慢地答道:“我想和你做笔买卖,这地上的黄金,便是你所求之财。”

所有山贼的呼吸都有片刻的停顿,纷纷看向了他们的首领。这位神通广大的小爷仙长,居然是来“做买卖”的,而他们方才还担心他是来打劫山贼的。这样一笔如山巨资,众山贼恨不能自己站出来替首领答应,管他什么买卖呢,这么多钱干什么都值了!

横鳅小心地问道:“这是什么钱?”

虎娃:“买命的钱。”

横鳅不禁又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地想问“买我们的命吗?”却终究没有敢问出口。而旁边那个小头目已脱口而出道:“仙长,您难道是有什么仇家,想请我们帮忙除掉吗?”刚说到这里,他又意识到这不太可能,凭眼前这位仙长的神通,想杀什么人,难道还需要他们帮忙吗?

不料虎娃却扭头看了他一眼,点首道:“看来还是你最聪明。”

众人闻言都松了一口气,不约而同都想到了同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位仙长的身份特殊,而他的仇家身份也很特殊,他不方便亲自动手,也不想被人查出线索,所以才来收买山贼行凶。

跪在地上的横鳅也终于挺直了腰杆道:“请问您要买什么人的命?”

虎娃却突然又一扭头,低喝道:“什么人?躲到现在还不现身!”左手中发出一声剑鸣,一道剑华向侧后方斩去,将一块山石的顶端整齐地削飞。山石后面有个人哎呀一声滚了出来,跪地叩首道:“仙长饶命!我不是外人,是恶山三大王的手下,名叫招叶子。今天奉三大王之命,有事来禀报九大王的。”

此人长得尖嘴猴腮,年纪约三旬左右,现在的样子很滑稽,乱蓬蓬的头发被整齐地削去了一片顶,恰好露出了中间的一点头皮。虎娃一剑不仅削开了山石,剑光也擦着他的头皮划过,假如再低那么一点点,他的脑袋就得分家了。

虎娃用的是横鳅的法器,施展出的御剑神通可比横鳅本人凌厉多了。

众山贼领着虎娃来到这里时,招叶子其实就已经在了。但此人特别机灵、心眼也活泛,远远地看出架式不对,便在一块山石后面藏了起来。这又怎能瞒得过虎娃的神识,先说了一会儿话,他突然御剑施展神通,将此人给逼了出来。

虎娃看了看招叶子又看了看横鳅,开口道:“既然是来谈买卖的,大家就不用跪着了,都起身说话吧……招叶子,你口中的三大王是谁,九大王是怎么回事,先给我都说清楚。”

刚才那一剑,把招叶子差点都给吓尿了,此刻怎敢隐瞒,源源本本地交待了一切。

恶山闹山贼已经有很多年了,在这么险恶的地方,小股山贼很难生存,而人数太多的又会被集中剿灭。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带的山贼也经历了一个淘汰、分化、整合的演变过程,如今形成了以十名首领各率一伙山贼的局面。

这十名山贼首领自称“恶山十大王”,他们之间的排名可不是看年纪,而是看谁的本事更大、出手更狠辣、行事更强横。横鳅在其中只排名第九,这个地方便是九大王的老巢,但他在山中还有别的巢穴以备不时之需。

十位大王之间有联系,能及时互通各种消息,如果发现形势不妙,都能在深山中迅速地转移。穿过恶山的道路有三条,这三条路上的买卖,被这十伙山贼分别把持。招叶子是三大王的手下,今天是来给九大王送消息的。

据说已有两小队玄衣铁卫到达山外的集镇,约在十天后将会穿过恶山,走的是前往充城最长的那条路,会经过三大王、九大王、五大王、十大王的地盘。三大王得到消息最快,赶紧命人来通知恶山中的其他大王,这段日子就别下山做买卖了,以免冲撞了玄衣铁卫,等他们走远了再说。

这些山贼消息还挺灵通的,毕竟是在此地经营多年的势力,应该有各种消息渠道。

招叶子讲完之后,虎娃看着横鳅笑道:“此地果然不负恶山之名!我刚才就在琢磨,除了你之外,此地应该还有别的山贼。却没想到你在十位大王之中,仅仅排名第九啊?好事,这是好事!”

旁边有一名山贼小声嘀咕道:“十位大王皆是四境修士,其实以我家九大王的修为神通,足以排进前五之列,但是其他大王的属下更多,也比我们更厉害。”

虎娃连连点头道:“好事,这是好事!我真没有白来一趟。”

这话说得有点莫名其妙,而那招叶子不愧很机灵,赶紧开口道:“仙长出此重金,不知要买什么人的命?……如果九大王这边的人手不够,我家三大王也可以帮忙。”

……


阅读www.yuedu.info